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九 激怒

    牺牲发动时李察可以激发出一个威力远远超过平常水准的魔法这个魔法的威力足以达到正常水准魔法的数倍而代价则是释放这一魔法的魔力永久性从李察体内消失也就是说如果李察在牺牲状态下释放三个级魔法的话他的魔力水准就会退回到十一级去

    这是一个不到生死关头不能轻易动用的能力这个能力倒是很符合阿克蒙德血脉的特征疯狂决然不留退路但是李察盯着手腕上的符号心却有另外的想法这是一个非常疯狂的念头拥有精灵血脉又传承深蓝冥想术的李察魔力增长速度要比普通的魔法师快上数倍哪怕他保持普通魔法师的晋级速度牺牲就可以一周用一次了

    魔法之途漫长无尽李察越是走得深远就越是发觉走在前面的那些存在的惊才绝艳苏海伦莫德雷德白夜甚至歌顿李察现在有种感觉一直以来和他们间的差距没有缩短反而有所扩大

    想要拉尽和他们的差距李察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选择走一条更加极端的道路而牺牲正好符合李察的抉择那就是杀力第一

    在诺兰德的第二天还是预定献祭的日子

    用过早饭后李察终于恢复了大半的状态于是带上刚德和几名卫兵出发前往永恒龙殿流砂早已做好了准备李察也不是第一次进行献祭于是很快就开始了仪式这次仪式上的神恩列表总算恢复了正常李察只看到了三个选项除了他希望得到的加强位面通道的选项外一个是时间类神恩给了李察八年的额外生命最后一个则是一件传奇装备熔岩戒指这枚戒指可以大幅提升魔法伤害特别是火焰类魔法此外还有一定魔力增幅的作用熔岩戒指让李察颇为心动不过最终还是选择强化位面通道他现在频繁往来于法罗和诺兰德之间越早强化位面通道就越会受益

    而且李察还有另一个考虑现在忠于李察的人基本都在法罗里母巢更是在法罗将来为了提升势力他还需要把大军从法罗带出来积少成多位面通道传送费用的降低就会显得格外重要这是一个越早获得收益就越大的神恩

    在李察选定了神恩后献祭仪式很快结束在法罗之间单次位面传送的费用从两万降至了一万五

    不过在献祭的过程不断有时光之力缠绕在李察那串兽牙手链周围兽牙手链上最大一颗兽牙则不断散发出高热把所有的时光之力都排斥在外这再次提醒了李察这串兽牙手链的特殊让他想起了山与海

    所以仪式结束后李察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旁边的流砂问琥珀色的眼睛充满了疑问

    “没什么”

    “嗯好”看到李察不愿回答流砂也就没再问而是托着自己的项链给李察看:“你看我的滴水项链又强化了现在该叫它泉水项链了”

    李察知道滴水项链是轮回套装的部分现在强化到泉水项链主要提升是神力增幅和神术效果增加上这亦是最实用最有效的提升可以让流砂的神术效果再提高一成主持献祭总是会收获一定神恩的看来流砂把这次的神恩都用来强化滴水项链了现在的泉水项链论效果已接近传奇物品但在拥有时光之书的流砂手里它能够发挥出的效力远超普通神官

    不过李察没有详细查看泉水项链的属性而是后退了一步看了一会才微笑着说:“很配你”

    这是一个让流砂意外的答案她怔了怔却没有笑而是靠在李察的怀里闭上了眼睛透过胸膛她可以听到李察那强劲有力的心跳

    神殿内这一刻很宁静

    但没过多久流砂就主动打破了宁静轻声问:“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午吧”

    “好的”这一刻流砂又不想思考了

    片刻后李察还是离开了永恒龙殿每次停留在诺兰德的时间都十分短暂也无比忙碌回到浮岛不久一名侍从忽然急匆匆地闯进李察的书房慌张地说:“李察少爷!不好了温宁顿少爷在浮世德和人发生了冲突现在已经被对方扣下了!”

    “什么?”李察第一反应是侍从一定弄错了什么

    阿克蒙德再怎么衰落也还是浮岛十四豪门之一自己又刚刚晋升皇家构装师怎么就会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谁又敢这么做?更何况李察对温宁顿的性格很了解这个和自己同岁的少年性格十分沉稳根本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侍从焦急地说:“温宁顿少爷是和门萨家族的小公子发生的冲突对方把少爷扣下说是要送到决斗场去李察少爷温宁顿少爷伤得很重不能拖延啊!”

    “门萨?”听到这个名字李察反而冷静下来说:“把前后的经过详细说一遍”

    这名侍从一直跟随温宁顿已经有七八年了对温宁顿向来忠心尽管心急如焚但他也知道这件事十分重大于是强忍着心的焦急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其实经过很简单温宁顿在浮世德内采购需要的原料结果路遇门萨公爵的小儿子双方的家族已是无法化解的血仇因此路遇后口角一番总是难免的只是不知门萨的小儿子在温宁顿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一向沉稳的温宁顿竟骤然暴怒当场一拳砸在了门萨小儿子的脸上!

    小门萨的鼻梁都被砸断了这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当时有许多人看到是温宁顿先动的手而且动手的级别已经完全够得上一场决斗的挑衅最终只带了几名普通侍从的温宁顿被门萨家族的人当场打成重伤还被小门萨扣下押在决斗场旁的一座酒店内

    小门萨扬言要么阿克蒙德想办法把人领回去要么就和温宁顿进决斗场决斗一旦进了决斗场生死就无法干涉了

    决斗逃跑是贵族名誉最大的耻辱许多贵族都视荣誉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李察并没有急着动而是思索了一会才淡然说:“这么说小门萨的目的并不是温宁顿所以他一时不会有事小门萨只是想通过温宁顿把其它人引出来现在看来这个人只能是我了”

    侍从不敢插口了他尽管担心温宁顿却知道这时候多说什么反而可能有不测效果

    李察轻轻敲着桌子片刻后说:“小门萨和温宁顿说什么了?”

    侍从不敢隐瞒说:“我只是听到一点点似乎和维妮卡小姐有关”

    侍从即刻离去片刻后就把维妮卡带到了书房

    李察先是挥手让侍从离开再关上了书房的门然后看着维妮卡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在李察的目光下维妮卡显得有些不自然

    李察面色平静左手手指却在下意识地不断曲张着然后淡淡地说:“温宁顿被小门萨给打成重伤现在被扣在决斗场边的酒店里据侍从说小门萨是在温宁顿耳边说了一句关于你的话温宁顿才失去冷静先动手揍了小门萨现在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我……”维妮卡脸色转为苍白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过看到她这个样子李察就知道必然发生了什么于是加重了一些语气说:“虽然我觉得小门萨是冲着我来的温宁顿暂时应该没有事但是时间久了什么变化都有可能发生你最好珍惜一些时间”

    “那是一周之前的事了……”维妮卡说

    同样是在浮世德年少气盛的维妮卡被门萨公爵的长孙激怒和对方进行了一场秘密的赌斗双方都是级的战士不同的是维妮卡已经有血脉能力原本她有绝对信心战胜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装备了两件史诗级装备手里只有一件精良级武器的维妮卡下场自然不用再提

    李察眼角微不可察地抽动了一下问:“赌注呢?”

    维妮卡的脸色苍白显然又想起了那一天的事迟疑地说:“如果居里特门萨输了就要在浮世德的广场上就侮辱了父亲一事当众下跪道歉如果我输了……就要就要脱光给他看”

    “后来呢没再发生点别的什么吧?”

    “没有”

    “我明白了小门萨和温宁顿说的应该是你身上某一个部位的特征这才激怒了他”李察淡淡地说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想隐瞒!”维妮卡眼已有泪水在旋动

    李察淡然笑了拍拍她的肩说:“没事我们阿克蒙德可没有一直忍让的习惯而且小门萨也成功的激怒我了”

    李察提高了声音叫道:“来人!”

    一名侍从走进书房李察即刻吩咐他去把刚德和法斯琪叫上并且通知流砂、尼瑞斯和阿伽门农让他们在半小时后到决斗场边的酒店

    “告诉他们有好戏看晚了就看不到了”李察如是说

    侍从如飞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