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零 赌注

    维妮卡想说什么却又没敢开口她已经看出来李察决心做点什么却担心李察的安危毕竟现在阿克蒙德不象门萨整个浮岛上除了法斯琪外连一名圣域都没有而门萨家族至少有一名二十级的强者在浮岛坐镇可是不知怎么原本性格火爆的维妮卡现在却对李察十分畏惧这是根本说不清楚的感觉她自己也很奇怪

    李察并不发火也不会吼叫咆哮直到现在他都显得十分平静

    在等待的时候李察对维妮卡说:“下次出现这种事情不要一个人扛着记得告诉我”

    维妮卡咬着嘴唇迟疑地道:“可是……”

    李察笑着说:“我知道每个阿克蒙德都有单干的倾向这没关系但那要等你真正长大了再说”

    刚德和李察早有默契出现的时候身后还背着一个附魔箱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法斯琪倒是显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李察走出传送阵时才想起来一件事向维妮卡问:“对了那位小门萨多大是什么实力?”

    维妮卡想了想说:“他今年应该二十一岁是十四级的魔法师”

    李察点了点头说:“实力还说得过去这还有点意思!”

    片刻之后李察出现在决斗场边的酒店顶层小门萨已经把这一层都包下了在场的都是些年轻人不止是门萨家族从几十个年轻人李察还辩认出了卢诺的学生冯斯特以及熊彼德家的年轻一代麦卡

    李察扫了一眼就摸着自己上唇的短须笑了起来:“来的人可真全啊看来和我有仇的家伙都在这里了!”

    别人都没有注意但是刚德眼光芒一闪他跟随李察很久知道李察一些下意识小动作的含义李察一开始摸上唇的短须那就是动了杀心

    说完李察的目光才落到了温宁顿身上这个少年满身是血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还有一个面容阴冷的青年正一脚踩在他的头上

    李察不用放侦察术只看青年鼻梁上崭新的伤口就知道他必然是门萨公爵的小儿子

    李察走到离小门萨面前不到五米处才站定双臂环抱淡淡地说:“行了我已经来了你可以把你的脚收回去了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少各个家族的人也都到齐了没有人是傻瓜再踩下去你就是踩门萨那老头儿的脸了”

    小门萨脸色当即变得铁青李察的反应和他的预料完全不一样让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最终他还是收回了脚冷笑着说:“真是没想到你的嘴比构装更厉害如果你一会想下场好一点的话最好学会管住你那张嘴”

    “其实我杀人最厉害一会让你试试!”李察笑着说

    小门萨眼立刻溢出杀气

    这一层酒店还站了不少其它家族的人就象李察刚才所说浮岛上各大豪门几乎都有人在场看来这一次门萨是铁心准备把事情弄大不过到场的并不都是看热闹的人也有许多站在李察一方的人比如说尼瑞斯和阿伽门农

    不过尼瑞斯的脸色显得难看盯着对面一个青年忽然说:“三殿下你怎么也在这里?”

    那名穿着普通的年轻人正是尼瑞斯的哥哥菲利浦的第三个儿子他阴冷地冲着尼瑞斯一笑说:“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尼瑞斯看了看现场脸色愈发难看说:“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

    三皇子耸了耸肩说:“千万别这么说我可负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这件事可是小门萨和阿克蒙德家的小家伙之间的矛盾我只不过是路过顺便上来看看而已你看二殿下不也到了吗?”

    尼瑞斯瞳孔一缩顺着三皇子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个长相普通的白净胖子这个年轻的胖子看上去全然无害不知从哪搬了一把椅子坐着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架势看到尼瑞斯的目光扫来这个胖子才冲他咧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胖子完全没有存在感几乎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把他忽略直到三皇子指出他来尼瑞斯才注意到角落里还有这样一个胖子在坐着

    可是看到这个白白净净的胖子阿伽门农同样一脸凝重因为他知道这个名为尼禄的胖子就是菲利浦的二皇子当前积分遥遥领先于第二名二皇子是所有皇子长得和菲利浦最象的一个不光是外表象脾气性格也很象也就是说如果某个人觉得他好欺负那就离死不远了在那具肥胖的身体里隐藏着让阿伽门农也为之警惧的力量最近一年已经没有人看到过尼禄和人动手了但是在一年前却有某位接近圣域的强者不知道尼禄的身份在酒馆里为了女人和他起了冲突结果被打成重伤

    知道了这件事的人得到的结论是接近圣域的实力根本试探不出尼禄的实力

    尼禄和三皇子也在场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而随着流砂、诺兰和希茜的到场代表着皇室和永恒龙殿两大势力全部到了所以至少在表面上一切要按照浮世德的规矩来

    小门萨环抱双臂一脚把温宁顿踢到李察身边傲然道:“这个家伙可以先交给你这样你们阿克蒙德可以好好交待一下后事但是这家伙侮辱了我那就要接受我的决斗要求这场决斗我是不打算取消的你一会准备好给他收尸吧!”

    李察看着小门萨的眼睛忽然笑了说:“何必弄得这么麻烦?你们不就是来找我的吗既然这样那就干脆点我来和你决斗吧!”

    小门萨眼寒光一现微露喜色旋即又压了下去说:“这可是你说的”

    小门萨身后一位高大青年冷笑着说:“就算决斗也先等这场打完了再说”

    李察以看白痴的表情看着青年人而且肆无忌惮地放了个侦察术在他身上这是非常无礼的举动因此那名高大青年勃然大怒指着李察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李察打断:“原来是个十二级的魔法师好吧你和门萨老头儿是什么关系如果关系够近的话我可以考虑和你决斗一场先拿你热热身如果没什么关系那你***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这没你插嘴的份!你算什么东西一头狗乱叫什么!”

    李察说到后来已是声色俱厉那位青年人竟不由自主地小退半步随即醒悟过来脸色顿时胀得紫红!可是在有众多贵族在场的情况下他还是得保持起码的风度但声音已经忍不住颤抖:“我是门萨公爵的嫡系侄孙家父红松子爵我现在是荣誉爵士这个身份够了吗?”

    李察即刻点头:“可以!身份流着门萨老头儿的血就行了!一会我们决斗”

    那年轻人一怔他可没真想和李察决斗双方都是十二级的魔法师谁胜谁负都还难说阿克蒙德和门萨是有血仇但那是门萨公爵直系和歌顿一系之间的事其它的门萨和艾莉婕、索伦之间都还没到发起战争的地步所以话说回来他可不想为了真为了门萨去死毕竟他还前途远大未来的大魔导师正在向他招手

    年轻人的迟疑都被李察看在眼里当即哈哈大笑朗声说:“原来所谓门萨的荣誉和勇敢就是只敢和比自己等级低的人物决斗!”

    十几位门萨家族的年轻一代脸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小门萨更是眼象要喷出火来李察的话无异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如果他们不做回应那么就连门萨公爵都很难抬起头来

    小门萨厉声道:“弗奥多答应他!”

    那位名叫费奥多的年轻人脸色同样很难看他本想表现一下好争取上位谁知道却被李察轻而易举的拖下了水他也颇有心机知道李察多半是想拿他乘机立威

    李察的目光终于落到小门萨身上微笑着说:“接下来是我们之间的事了你想和我决斗的话只放了温宁顿可还不够”

    小门萨目光森冷说:“你还要什么条件?”

    他已经发现口舌之争对李察全无作用索性直接露出了獠牙而且小门萨也觉得弗奥多多半不是李察的对手可是至少能够起到看清李察实力的作用并且能够消耗一些李察的魔力

    李察的目光却越过了小门萨落在人群一位异常美丽的少女身上她的气质在骄傲透着奢华却又清冷如冰即使在美女如云的当下也显得格外醒目若论容貌身材甚至比流砂还要略强一点只是流砂气质独一无二却又不是她能够比得上了

    少女象牙般的肌肤和宛若雕塑的容貌在整个浮世德都很有名李察也曾有听闻于是李察向少女微微躬身一礼微笑着问:“这位就是美丽的珞琪小姐吧?”

    “很好!”李察再次把目光落在小门萨身上向珞琪一指说:“想和我生死决斗的话很简单把她加到赌注里来我赢了的话珞琪就要脱光了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