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三 荣耀

    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零点看书小门萨的眼已全是恐惧和乞求可是被血色闪电重创后他的身体已然麻痹连话都说不出来

    李察缓缓抽出背上的长刀灭绝对小门萨轻轻地说:“你不是想知道这把刀是干什么用的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了那就是我准备用它来切开你的喉咙!”

    说罢李察把灭绝放在小门萨喉咙上轻轻向下一压血光刹时迸现!

    看台包厢内传出门萨公爵撕心裂肺的吼叫李察头顶的天空忽然阴暗下去一股扑天盖地的气势当空压下一个身影已凌空向李察扑来!他人还未至凌厉无匹的气势已牢牢压住李察让李察甚至连根手指都无法挪动!袭击者的实力已远远超越了普通的圣域强者已接近传奇

    李察完全无从反抗只能认命地闭上了眼睛他没有想到门萨家族居然会如此嚣张居然敢公然破坏豪门和皇室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决斗规则还是在菲利浦在场的情况下

    “死就死了吧……门萨如此行事也绝对活不过十年的”李察闭上了眼睛安然等候着命运的宣判在最后的时刻他心里想着总算为那个男人歌顿讨回了一点利息

    至于以后的命运就不再属于李察了

    扑通!一个重物沉重落在李察身边李察期待的致死一击却没有来到李察诧异地抬头睁眼却看到身边一个彪形大汉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他摔了个头破血流显得无比狼狈这名大汉一脸骇然血不断从嘴里涌出连话都说不出来他低头看着自己腰肋那里居然镶嵌着一枚蛋糕!蛋糕深深嵌入肌体连皮都没破但只看嵌入的形状就可知道凡是波及到的骨头都被砸了个粉碎

    李察看到彪形大汉的面容就知道他是门萨公爵的弟弟十级的强者凯恩门萨伯爵刚刚的袭击者就是他结果刹那之间凯恩却重伤落地伤他的却是一枚松软的蛋糕凯恩呻吟了几声喉头又涌上一口鲜血再也站立不住缓缓栽倒

    李察似有所悟抬头向看台包厢望去

    在皇家包厢内嗜血的菲利浦正擦着肥胖大手上的蛋糕屑哼了一声不悦地说:“浪费了我的甜点!”

    皇帝陛下霍然站起说了声“打完了没什么看头”就向包厢外走去在临出门时他忽然想起一事对侍臣说:“你留下看着他们把所有的赌约都履行完毕!我不希望再有人挑战查尔斯大帝亲手制订的规则”

    侍臣瞬间换上一副阴狠表情沉声道:“尽管放心陛下!”

    李察这时已还刀入鞘迈着不变的步伐向决斗场外走来

    门萨公爵已等在决斗场外瞪圆了眼睛指着李察颤声道:“李察!你……你好你很好!”

    李察轻轻擦拭着手上的鲜血淡淡地说:“我一向很好只是很遗憾您的儿子似乎不算太好”

    熊彼德公爵脸色同样阴冷眯着细长的眼睛对李察说:“敢和门萨和熊彼德为敌李察你的确了不起!可是我在过去的五十年看过太多了不起的年轻人最终都变成一具白骨我只忠告你一句话离开浮世德的话小心看看身后!”

    李察忽然放声大笑指着熊彼德公爵说:“区区熊彼德居然也好意思威胁我?”

    熊彼德公爵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精彩围观的贵族们也同样幸灾乐祸要不是门萨家族庇护已被歌顿彻底打残的熊彼德早就被清出浮岛了不过既然有门萨家族庇护若熊彼德公爵就是赖着不走的话一时倒也没有太好办法

    李察忽然收起笑容以刀锋般的锐利目光盯着熊彼德公爵沉声道:“不过没关系公爵我不会介意这小小的冒犯因为我马上就会帮助您检验一下珞琪小姐的身体是否如她的脸蛋一样美妙听说您还没来得及和珞琪小姐成婚真是遗憾!”

    熊彼德公爵的脸色立刻无比精彩而门萨公爵则陷入彻底的狂怒呛的一声拔出佩剑怒喝道:“李察!你别太猖狂!我现在就杀了你!!”

    佩剑已拔出却无法刺出

    门萨公爵的手上不知何时盖上了一只纤长白晰有若女人的手这只手骨肉匀称看似绵软无力却压得有十七级力量的门萨公爵动弹不得佩剑出也不是收也不是

    门萨无比震怒抬头怒视却看到了一张阴柔且似笑非笑的脸忽如一盆冰水当头浇下门萨公爵的怒意刹那间消退得干干净净!所有豪门有点见识的人物都不会不认得菲利浦大帝随身服侍的近臣这个似乎只会拍马奉承的家伙可是已经服侍菲利浦超过二十年了经过过多少次政治风暴却总能屹立不倒

    侍臣用阴柔尖细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说:“陛下的意思是大帝亲手制订的规则不容侵犯”

    门萨的脸色瞬间由震怒变为思索再由思索变为沉静瞬息数变后说:“请陛下放心门萨家族有千年的历史和荣耀绝不会对承诺的事反悔珞琪!”

    珞琪上前一步站到了门萨身边脸上无悲无喜没有任何表情

    门萨公爵深深看了李察一眼说:“这个赌约是珞琪和您两个人之间的事我的理解是不应有第三个人参与是这样吧?”

    李察微笑着说:“正该如此”

    “那好!珞琪你跟李察回去吧记得一切听李察的吩咐我们门萨不是没有荣誉的家族”

    说完门萨公爵就转身而去根本没有理会脸色青紫的熊彼德甚至连小门萨的尸体都没看一眼

    门萨家族的人鱼贯而去只留下珞琪孤身站在原处

    李察微笑着目送门萨和熊彼德公爵远去才向珞琪示意:“走吧!”

    说完李察就带着阿克蒙德的人向家族浮岛走去珞琪安静地跟在李察身后也向阿克蒙德浮岛走去刚走出几步李察忽然感觉到一缕异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当即回望过去却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正在不远处怔怔地看着自己看到李察的目光望过来他当即把视线偏到了一旁然后转身匆匆离去

    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李察向法斯琪问:“那个人是谁?”

    法斯琪对浮世德各豪门都很熟悉于是说:“应该是约瑟夫家族的雷蒙是年轻一代人物以智慧出名的他是罕见的所罗门堡法师也是一位准构装师”

    李察若有所思缓缓地说:“这家伙我听说过好象很不简单的样子还好他看起来活不了几年了”

    法斯琪倒是有些诧异她只能看出雷蒙身体很弱却无法象李察这样得出准确的结论两揣法决战之后法斯琪忽然发现李察已变得十分陌生原来她一点都不了解李察

    在人们视线看不到角落雷蒙忽然掏出一块方巾掩住嘴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咳得如此强烈以至后背都在强烈抽动好不容易才咳完洁白的方巾上已是一片殷红

    在另一个方向流砂正咬牙切齿地奔向永恒龙殿落步之重似是恨不得把脚下的石板都踏得粉碎从她的牙缝不断挤出几句自言自语式的话:“真不该给你命运双子就让你被小门萨劈死好了!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跟在她身后的诺兰一脸苦笑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决斗场内的贵族们恋恋不舍地离去依然不断谈论着波澜起伏的两场决斗那一道石破天惊的血色闪电更是人们话题的心想必此后许久这两场决斗都会是贵族们茶余饭后最好的话题

    从传送回浮岛走入城堡再到在书房那熟悉的位置坐下珞琪始终默默地跟随在李察身后一言不发除了她之外门萨家族再没有人跟来门萨公爵甚至连一个随从都没有派只让珞琪孤身一人来到阿克蒙德的浮岛

    无论到哪里珞琪的美丽和气质都足以让她成为视线的焦点更是有不少人认得这颗门萨家族的珍珠看到跟随李察回来的珞琪不少人都在私下议论难以掩饰心底的震惊转眼之间李察和门萨之间的赌约就传得沸沸洋洋整个浮岛都知道了

    回到书房李察让侍者送进来一瓶上等红酒就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和珞琪直到这时李察的脸上才突然泛上一阵不正常的苍白他默不作声拿出一瓶活力药剂喝了下去这才不慌不忙地打开红酒为自己倒了一杯李察只让侍者拿了一个杯子进来显然没有给珞琪一杯的打算

    李察坐在桌后静待活力药剂的效果产生才感觉好过了一些但是身体内依然有一种焦糊感觉并且无比的空虚那是过度透支阿克蒙德血脉力量的后果李察都不知道自己身体内有多少地方被烧成焦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