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四 收获

    他在桌上铺开一张纸间划上一道竖线然后在左边写下:整整一级的永久魔力重伤让对手了解了自己的实力下次可以针对性地布置陷阱或者是直接强力打击暴露了阿克蒙德没有强者的窘境

    这是李察的一个小习惯每每在重大事件前或者后他都会把得失清楚写下来这样可以让自己更加清晰的思考得失左边一列是付出的代价右边则是收获

    而在右边他想了半天写下的却是这么几个词:很爽!维护了阿克蒙德的尊严抽了门萨和熊彼德那两个老家伙!干掉了两个讨厌鬼!脱光了一个美女

    李察认真思索又把其几个词划去最后留下了维护阿克蒙德的尊严这一条其它几项在李察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收获

    不过他犹豫再三却保留下了‘很爽’这个词

    所以最后看着这张纸李察却是在摇头苦笑他发现付出了巨大代价之后收获却似乎小得可怜只有维护了阿克蒙德尊严这一项或者在将来可能有点潜在回报但谁又知道呢?

    李察长叹一声自语道:“亏大了!”

    珞琪安静地站在书房里听到李察的自语她脸上的表情即刻抽动了一下又恢复了清冷和骄傲

    李察抬头看了珞琪一眼皱眉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脱光!”

    珞琪双手微微一颤但是成功地让自己的表情继续保持平静如水于是就在李察面前她抬起双手缓慢但尽可能优雅地解开一颗颗钮扣松开一条条丝带长裙衬裙内衣一一落地

    当最后一件衣服落地后她向前跨出一步赤足站在地板上就那样着站在李察的面前她的脸色依然平静可是身体却紧张得要命每一根线条都绷紧虽然勾勒出的女体更加完美却出卖了她表面的冰冷一双手更是不由自主的提起护住了胸前小腹的要害地带

    李察靠在椅背上手里端着红酒漫不经心地品着他的心思早已不在酒上而都在面前这具洁白年轻的**上

    珞琪的身材和她的容貌一样完美解去束缚后她有着一双饱满挺翘的乳/峰峰尖处透着淡淡的粉红而她的腰很细和高耸的双峰形成醒目对比再往下越过凸起的腹丘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赤足和她的手一样纤长柔美点点指甲同样透着淡淡的柔粉

    她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让人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

    李察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炙烈的火焰涌动雄性的本能更是蠢蠢欲动难以压役性的武器更是胀硬得让他难受李察不得不承认珞琪是一个有特殊意义和味道的少女单以容貌和身材而论完全是李察看到过的女人最顶级的水准

    在这个力量为尊的时代她个体实力微不足道却能够成为门萨家族的珍珠并有一个以她名字命名的位面可见珞琪的惊人魅力

    而且对李察来说珞琪还有额外致命的吸引力她是死仇门萨家族的珍珠是无数年轻门萨梦的完美情人她还是死仇熊彼德家族族长达里奥公爵的未婚妻这两个身份都让李察有蹂躏她的冲动

    李察忽然有些可惜应该在赌约加上随意处置她这一条的或许干脆就把她要过来当时情况下门萨有很大可能会答应这个要求因为在小门萨的计划根本就没有输的可能他们惟一担心的就只是李察会不会忍住不下场决斗坐视温宁顿的死亡

    温宁顿是个优秀的年轻人但仅此而已他将来或许会有不错的成就却不可能象李察那样扭转整个家族的命运所以在门萨公爵看来即使由阿克蒙德家族长老们来决策温宁顿也完全有可能被放弃掉而贵族们也从来没有仅仅为血缘牺牲的优良传统何况温宁顿和李察还不是同母他的全部价值只在于阿克蒙德的尊严而已

    李察轻抿一口红酒对珞琪说:“把手放下!”

    珞琪犹豫着手放下一点又不由自主地收回去以李察的锐利视线甚至可以看到她身体表面的细细绒毛都在根根竖起!

    然而珞琪似是知道自己的命运终还是把双手放下让所有**部位都暴露在李察面前李察站起来走到珞琪身边在最近的距离看着她然后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问:“知道我现在的感觉吗?”

    珞琪仰着头以平静淡漠的声音说:“知道你每摸我一下就相当于给了门萨和熊彼德那两个老家伙一记耳光”

    这个回答让人震惊的准确以至于李察看她的目光都有了一丝异样然后说:“回答得真是太/他/妈的正确了!”

    李察挑起她下颌的手就逐渐向下再顺着弧线攀升

    珞琪忽然震动了一下猛然咬住下唇

    李察看着她美丽的深蓝色眼睛手却继续向下移动一边缓缓地说:“这种抽耳光的方式无论多少下都不会不耐烦的不过你不打算反抗或是抗议吗?现在这好象不是赌约的内容”

    珞琪默然忍受着李察的抚摸忽然打了个寒战终于幽叹一声说:“我知道但是我更知道你想要做到哪一步我不想那样”

    “哦?”李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饶有兴味地问:“说说看我想要做到哪一步?如果你猜对了的话那赌约就算完成了”

    珞琪轻咬着下唇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李察终于下定决心说:“我听说了维妮卡的事那次赌局输了之后她……按照要求得让他们看得清楚所以不得不摆出各种姿势并且需要自己动手才能把某些部位展示出来……我不想这样”

    李察心微微触动珞琪和维妮卡其实有着相似的地方都在竭力反抗只是以自己不同的方式一个选择主动一个选择被动一个宁可忍受屈辱也不愿意让对方碰自己一根手指头而另一个则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让李察在精神上享受征服的快感不管怎么说在两个庞大家族间的殊死斗争如她们这样的年轻少女往往会陷入悲剧

    浮世德有着基本的规则铁律已经算是地狱的天堂决斗之后门萨公爵和他弟弟的表现已经算是极为反常的了但那是因为李察的强大和危险如果是弱者反而能够得到规则的保护人们根本不屑为了他们破坏规则而更愿意得到重视荣誉与信誉的名声名声这种东西在短视的家伙眼根本没什么用但是没有名声的家族却没有一个能够走得很远的

    若是在浮世德外维妮卡不可能全身而退珞琪也是一样和家族战争更多生命的消失相比她们的遭遇只能算是云淡风清根本就不算什么

    李察已经在位面战争的战火熔炼了一年多这样的事情只能稍微让他的心境波动不过李察仍然承认珞琪不论在哪里都是特殊的一个换个角度看她穿或者不穿也都是特殊的一个

    “好了你猜对了我的心思所以已经算是完成了赌约可以穿上衣服了”李察挥了挥手就退后两步一屁股坐到了桌沿上

    虽然算是放过了珞琪一马但是她穿衣服依然是不容错过的胜景李察可不打算放过了真实天赋的重要性在这一刻充分显示李察看到的每一幅画面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在意识还原甚至愿意的话在绘画上有着大师级造诣的李察可以把任意场景都画下来

    珞琪的动作从容不迫优美典雅就象身边空无一人一样完全把李察视为空气

    看到珞琪穿好了最后一件衣服李察有些遗憾地耸耸肩忽然有些后悔了不过为了面子他当然不会把此刻的心情说出来从另一个角度而言通过珞琪来打击门萨和熊彼德才是李察的目的但是他却认为这件事本身没有多大的价值这从还放在桌上的那张纸上所列的收获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现在李察不得不承认珞琪本身已经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收获了

    他在纸上划了几笔就大致估算出要恢复到十二级可能需要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而要突破到十三级则还要一年左右但这是全力供应幻星血脉的情况下李察现在需要计算一下如果自己全力提升魔力等级的话予要花费多久

    这是一个并不算太复杂的问题但因为要牵涉到不同等级星芒出现的概率和被捕捉的概率因此也需要纸笔和简单计算魔法阵的辅助

    李察快速在脑海勾勒出了计算魔法阵的草图正准备下笔忽然想起珞琪还在书房里他抬头一看少女正安静地站在书房一角用深蓝色的双眸看着他

    李察双眉一皱说:“你还不回去难道要我送你吗?或者你是希望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