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五 第三种结局

章一三五 第三种结局

    **李察不是没有经历过女人更不会缺少女人以他现今的实力、身份和地位无论在诺兰德还是法罗想要女人的话要多少就有多少而且随着他力量和势力的进一步提升得到的如珞琪这一等级少女的机会亦会越来越多

    门萨公爵可以把珞琪作为筹码送给熊彼德公爵就是觉得吞并熊彼德的利益远远大于珞琪本身这就是贵族间简单而清晰的逻辑而李察自认为现在或许还不如熊彼德公爵但是在不久的将来熊彼德公爵又怎么可能和他相提并论?

    这是李察的想法也是贵族普遍的认知然而珞琪确实是特殊的她成功地打破了许多人的认识其也包括了李察的要不然在李察原计划是准备狠狠地羞辱蹂躏她的在打击门萨和熊彼德方面李察早已下定决心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但在李察的锐利目光下珞琪仍然安静地站着没有离开的意思

    李察脸色转冷淡淡地说:“难道你真打算和我发生点什么?那我可不会拒绝的”

    珞琪轻叹一声说:“李察你真想放我回去吗?”

    “不然怎样?”李察反问

    “但你想过现在我回去的话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珞琪轻声说

    “你的名誉而已不是吗?”

    珞琪浮起一个苦涩的笑说:“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在这次赌约之后熊彼德公爵受到了巨大的羞辱按照正常的做法他应该解除和我的婚约然后我会回到门萨作为家族耻辱的象征从此成为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玩物我的身体也可能成为交换某些东西的筹码和工具但是熊彼德公爵不会这样做!他反正已经没有退路注定要被门萨吞并所以他一定会把婚约继续下去甚至可能提出要求立刻成婚从而彻底得到我而那时我在熊彼德家族内的全部记忆大概就是各式各样的侮辱和虐待如果你打听一下就应该知道熊彼德公爵有虐杀少女的嗜好所以我现在回去就只会有两个结局成为门萨们的玩物或者是成为熊彼德们的玩物”

    李察承认她说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维妮卡和她不一样她的遭遇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秘密而且歌顿这一系目前至少名义上的掌控者是李察李察的心没有寻欢作乐的位置也不可能容许族内其它人把维妮卡变成玩物但是其它的贵族豪门成员众多这种事就层出不穷了

    见李察没有说话珞琪望着李察轻叹道:“为什么是我?”

    李察摊师了笑“你正好在现场”随即正色说:“因为你是最好的选择可以同时打击门萨和熊彼德特别是熊彼德打击对手的时候最好是先把咬人的狗给废掉”

    珞琪则说:“的确……不过我想问一下我可不可以选第三个结局?”

    “第三个结局?说说看”李察有些意外她已经不止带来一个意外了

    珞琪毫不犹豫地说:“让我留下”

    李察神色不变反问:“留下?以什么身份呢?”

    珞琪的声音平静带着坚定:“随便什么身份侍女囚犯逃难者或是你的情人床伴都可以但是我只接受你如果你让其他人来动我的话那么我会自杀因为这样和回去没有任何区别”

    李察终于露出一丝无奈带点讥讽的表情说:“不想当门萨和熊彼德的玩物却想当我的玩物吗?看来我弄了一个大麻烦回来好了说说你的真实想法如果想留下的话你最理想的方式是什么?”

    珞琪犹豫了一下才认真地说:“我很聪明也会一些魔法还觉醒了血脉能力我希望能够通过这些东西得到一个位置而不是通过脸和身体”

    李察笑笑说:“你很有野心但是这想法也很不切实际换一个!”

    珞琪脸色有些苍白咬牙说:“那就再加上我的脸和身体”

    李察终于点头说:“这还差不多够资格得到我的庇护好了你先下去吧我会让管家安排你的你可以先在浮岛住下明天我就要回法罗位面了等我下次回来时再想想应该怎么安排你”

    珞琪说:“你可以带我一起去法罗”

    李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不必了我不希望带个累赘而且位面传送很贵所有人都知道我们阿克蒙德很穷”

    说完李察拉响了叫人的铃绳老管家走了进来李察吩咐给珞琪找个住的地方另外谁来要人都不放之后就让老管家带着珞琪离开

    书房里终于安静了李察坐在桌前开始规划重回法罗后的行动

    首先他要再梳理一下此次的收获在收入上枫香琥珀七百万三套套装三百万外加矿石和金属这些总计换取了一千零几十万的武器装备零头则交给老管家用以维持浮岛、领地的运转以及招募部队战士的费用四百件折锻黑曜铁武器器胚以百件为代价换得附魔在一个月后李察就会得到整整三百件构装骑士级别的武器

    这次回归李察从诺兰德得到足以武装一千名最精锐骑士的装备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他暂时都不用为装备发愁了哪怕是算上还要匀给苍狼公爵的两百套骑士装备李察手上也能剩下八百套装备这可是母巢近两百天的产量

    不过李察计算收益的过程很慢他的心不时会浮上珞琪的身影而且都是某些不经意间做出却又让人喷血的场景一幅幅冲击力极强的画面挥之不去让李察的效率变得十分低下

    同一时刻在浮世德一间幽静的酒吧内雷蒙正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缓缓从天空一侧移来的七弦弦月一口一口吞着有些苦涩的烈酒酒浓得象火入口即燃从雷蒙的喉咙到胃里点燃了一道火线

    当雷蒙又给自己倒上一大杯烈酒时忽然有一只手伸过来压住了他的手

    雷蒙并不是一个人在喝酒在他对面还坐着一个穿着罩头外袍的人低垂的帽檐遮挡住了她大半的面容只能从身材判断是个女人她用略显沙哑的声音说:“你不能再喝了除非你想在三年内死去”

    雷蒙惨然一笑说:“现在活着不是比死了更加痛苦吗?”

    神秘的女人缓缓地说:“今天这件事你本来可以介入的”

    “介入?我怎么介入呢?就算我能够阻止李察难道再把珞琪送回门萨再让她重新坠入熊彼德的地狱吗?!”雷蒙双眼通红如野兽般低吼着就算已经满身酒气话都说不清楚但雷蒙依然压低了嗓音让声音只能被对面的神秘女人听到

    这就是雷蒙的悲哀即使想要借酒浇愁但在喝醉之前他的身体总会先承受不了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雷蒙的神志总是清醒的

    他有点粗鲁地挣开女人的手然后一口把大半杯的烈酒倒进嗓子里吐出一口酒气才说:“我了解她就象她了解我一样她是一个很聪明也很有想法的女孩我知道她一旦去了阿克蒙德的浮岛就一定会想办法留下来不管跟谁总比回到熊彼德那个老变态身边强”

    神秘的女人看着雷蒙再喝下一杯酒忽然说:“我可以帮你”

    “帮我?你疯了”雷蒙听到她的话立刻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却透着凄凉哀伤“看看凯恩门萨的下场!我们那位皇帝陛下终于显露了他的一颗獠牙表达的意思还不够清楚吗?这次的决斗赌约他不容许任何人插手干涉必须执行到底以维护皇室的尊严你难道想和嗜血的菲利浦陛下对抗?”

    神秘女人哑口无言

    她深藏在头罩下的面孔看上去还很年轻至多和雷蒙差不多大对他们这些年轻一代而言无论怎样惊才绝艳皇帝陛下都是一个无法违逆的庞然大物

    发泄过后雷蒙看起来冷静了一些长叹一声缓缓地说:“其实说到底还是我没有力量保护珞琪如果我能够让约瑟夫家族全力支持我或许还能改变珞琪的命运但是现在的我只剩下几年的生命任何一位豪门的族长都不会为了一个只能再活几年的年轻子弟去全面对抗门萨这样的豪门我甚至连跟门萨做交易的价值都没有了啊”

    “命运可以改变!现在去阿克蒙德那里还来得及”神秘女人沉声说

    “已经来不及了”雷蒙摇了摇头随后看着窗外长出了一口气说:“其实这或许就是她一直想要得到的改变命运的机会我无法帮她实现或许……李察可以吧?”

    雷蒙说完最后一句话时有风吹过即使是在四季如春的浮世德竟也让人感到无边萧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