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七 只想相见

章一三七 只想相见

    虽然决心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李察可是黑金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说:“下面的话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猜测没有任何真凭实据你只是听听就算了!”

    “没问题”李察答应下来一脸的轻松其实他的心却在一点点向下沉着那幅未来的画面又在他意识反复出现

    那是在无尽黑暗飘流的苏海伦

    “其实……我认为第二次殿下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才去的法罗她过去的目的就是和法罗诸神开战以削弱他们”一口气说完灰矮人全部的力量似乎都离体而去

    谁都知道位面战争最终的大敌就是本位面的诸神而以李察对法罗的了解法罗诸神数量出奇的多神力强大经过了第一次战斗后几乎可以断定传奇法师第二次征战法罗所面对的绝不可能只有一个神明

    李察深深吸了口气才把眼一点有些滚热的东西给压了回去他抬头望着天花板以平淡的声音问:“我现在过去的话能见到老师吗?”

    灰矮人犹豫了一下说:“我也不确定殿下在自己的寝殿沉睡后就由精灵傀儡负责深蓝顶层的运转我们都是进不去的不过你不一定如果殿下有做特殊安排的话精灵傀儡会放特定的人进去不过殿下的沉睡甚至比巨龙还要深沉即使你进去了多半也只能看到沉睡的殿下而已这样的话你还要来吗?”

    “没事我只是想看看老师而已我明晚到深蓝”李察说

    魔力水晶的力量耗尽了魔法阵的光芒也逐渐淡去只留下一片浓重的黑暗李察在黑暗安静地站了一刻深蓝五年如水不断自心底流过

    他忽然迈开大步走出传送大厅在城堡大厅找到了老管家吩咐道:“给我准备三头上等狮鹫我半小时后出发”

    老管家大吃一惊问:“现在?您不是明天要赶回法罗位面吗?”

    “行程改一下等我回来再说对了让刚德带着战士和魔法师们先回法罗把所有的装备都带上等等记得把这个交给流砂”李察说着随便抓过纸笔刷刷写下一张便条用信封装好就递给了老管家

    老管家匆匆而去李察又抓过一个侍者交待他去准备一些活力药剂打包装好侍者匆匆而去李察则站在大厅等待他时坐时站显得烦躁不安

    这时温宁顿匆匆而来看到李察立刻双眼一亮急忙走了过来温宁顿现在仍然满脸青肿气息虚弱脚步虚浮李察眉头一皱说:“你现在还需要休息不在房间里呆着到处乱跑什么!”

    温宁顿脸上微显畏缩但还是走到李察面前苦笑着说:“李察有件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不过……我觉得还是要来和你商量了一下”

    李察皱眉:“说!”他不明白温宁顿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温宁顿明显开始紧张:“是……是珞琪的事”

    “是谁?”李察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有些靠不住了

    在李察如剑目光的逼视下温宁顿越来越紧张额头都开始冒汗口吃也越来越严重:“珞琪……嗯我觉得和其它的门萨有些不太一样我觉得你可以给她一个机会……”

    李察嘴角带着冷笑问:“什么样的机会?”

    “比如……跟你去法罗……”

    “你见过珞琪了?”李察问

    “是……不不是……”温宁顿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冷汗一层层冒出他从没想过在李察面前会如此紧张他甚至有种错觉站在面前的不是李察而是歌顿

    啪!温宁顿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他踉跄后退了几步捂着脸愕然地看着李察

    李察盯着他冰冷地说:“门萨用你作诱饵目的是想杀我我先后决斗两场为的就是救你的命现在你的命是保住了反而打上珞琪的主意了你很可以啊!珞琪长得再好她的姓氏还是门萨门萨!就是那个把歌顿那个该死的男人困在异位面里的门萨!这还需要我提醒你吗?你呢是不是看到她的脸或者胸甚至是屁股就忘了你姓什么了?”

    温宁顿的头深深地低了下去脸象燃烧一样

    李察的声音越来越冷说:“另外温宁顿少爷我再提醒你一次珞琪是我的战利品和你屁的关系都没有!只要我不死你就别想碰她一根手指如果想要女人那就打赢我再说!我们阿克蒙德的传统可是想要得到什么都得依靠自己去抢!现在这个浮岛这块领地都是由我作主就是歌顿回来了也要打赢了我再说”

    “李察温宁顿不是那样的人!”维妮卡不知何时走进大厅看到暴怒的李察不禁赶忙过来劝解

    李察哼了一声目光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冷笑道:“你们两个都够可以的一个十级一个级一个就会和人赌战脱衣服另一个则学会了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挥拳打人然后再被揍个半死!”

    李察指了指自己的头问:“那么明显的陷阱都往里面跳你们这里都长了些什么?是不是觉得有了歌顿这样的老子你们天生就了不起了?阿克蒙德是有尊严但是靠你们这点实力就能捍卫阿克蒙德的尊严?阿克蒙德的尊严没有那么廉价!”

    李察指着维妮卡和温宁顿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因为这种理由救你们以阿克蒙德的现状不应该是家族给你们庇护而是你们应该给家族支持”

    温宁顿和维妮卡完全无言就在这时厅外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这件事不能怪温宁顿是我要求见他并且说服他和你重提一下我的要求的”

    看到珞琪走进大厅李察的瞳孔骤然收缩大步走到珞琪面前忽然伸手扼住了她的脖子竟然单手把她从地面提了起来!温宁顿和维妮卡都是脸色大变但是这次他们谁也没有动一下也没有出声

    “珞琪门萨小姐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不要在这个时候挑战我的耐心!这里是阿克蒙德的浮岛不是门萨家的地盘!”李察盯着珞琪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句话“给我他/妈/的收起你那一套!你的脸蛋或者对别人有用但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没事别玩火不然的话我立刻宰了你!”

    珞琪的身材极好几乎比李察还要高一点可是她此刻被李察提在半空别说说话就连呼吸都不能片刻后脸上就泛起一片紫色

    直到珞琪双眼翻白双手从挣扎到软软垂在身体两侧李察才忽然松手把她抛在地上珞琪骤然呼吸到空气立刻双手捂着自己的喉咙剧烈地咳嗽着根本停不下来整个人都在抽搐着

    她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呼吸缓缓抬头入眼的是李察一双战靴珞琪继续抬起头直到看见李察的眼睛她仰望着李察目光却是如水般的平静

    李察也平静下来淡淡地说:“如果不是你们几个家族在背后捣鬼我怎么会出现在法罗位面?有些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不过你别心存幻想了我是不会因为你而改变我的任何决定的”

    李察还有一句话没有说:“早晚有一日我会杀光门萨”这种话不需要说出来做就是了

    “来人!”李察提高了声音叫了一声两名亲卫即刻进入大厅等候着李察命令李察向珞琪一指说:“把她带回房间去以后她的行动都由管家安排没有我或者是老管家的命令不许她走出房间一步!另外把原本看守她的卫兵都抓起来贬为奴隶!”

    李察这一处置实际上是警告了所有人特别是温宁顿珞琪也终于失色看着李察眼神终于多了一丝哀求不过李察的眼睛既不冰冷也不愤怒而是淡漠让她的心一沉到底

    处理完意外的事件李察再也不理会脸色苍白的温宁顿和维妮卡离开了城堡大厅走向狮鹫站刚才三头狮鹫已经被唤醒并且做好了长途飞行的准备

    李察走到狮鹫站翻身上了一头狮鹫的背一刻也不肯停留拍了拍狮鹫的颈侧狮鹫站了起来用力拍动翅膀缓缓升空然后转向深蓝方向逐渐加速转眼间消失在茫茫的夜色另外两头也都作好了飞行的准备它们一声长鸣先后飞起追着李察所乘的狮鹫而去

    今晚的神圣同盟夜空纯净如洗一轮青色和一轮赤色弦月在夜空交相辉映夜空偶尔会传来狮鹫的清鸣若抬头望可见三头狮鹫正在极高的高空飞掠而过

    李察不眠不休飞过黎明、白昼与黑暗越过山峦、森林与沙漠一刻也不停息一头狮鹫累了就换上另一头让累的狮鹫休息长途骑乘飞行是极为劳累的每隔几个小时李察就要给自己的灌下一瓶活力药剂

    太阳升起又落下当第五弦的染堇之月高悬夜空时深蓝已遥遥在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