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七 沉默的爆发着

章一四七 沉默的爆发着

    **她不知如何才能摆脱这缕不灭的邪火只是觉得莫名的烦躁可是她烦躁什么呢?不是昨夜刚刚得到了全新的秘境指引吗?如此强大的力量不正是她所追求的吗怎么还会烦躁呢?

    少女有着恐怖的战斗天赋套装一完成她自然而然就感受到套装的巨大威力她虽然只有十三级但是凭藉套装的巨大加成战力已直追法罗的圣域原本对她来说战力提升就是生命惟一的追求可是现在力量已经到手少女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她一个人蜷缩在房间里就这样呆呆地度过了整个白天甚至没有去做点训练让身体更快地适应新增的力量

    然后到了晚上终于忍耐不住她去找了刚德水花开口就说得到了新的构装想要和刚德切蹉一下然而刚德虽然已是十四级并且也有套装在身但是同为死亡训练营出身的刚德却有着对危险敏锐的嗅觉他从少女身上闻到了浓烈的危险气息于是很可耻地缩了说什么也不肯和少女下场切蹉

    少女当时在刚德面前呆呆地站了片刻忽然对刚德说那我们拼酒吧!

    刚德顿时大喜立刻把提拉米苏、奥拉尔、亡灵法师这些人都抓了过来见证甚至连克拉克和小西索都没有放过围观的人够多刚德才觉得胜得更有光彩!等众人聚齐之后刚德方才豪情万丈地下场

    在他拼命折腾的这段时间少女就是呆呆地站在那连双眼的焦距都不知道在哪里

    酒被拿来了一共三十瓶烈性威士忌足以放翻一打强壮的兽人

    少女浑浑噩噩的下场浑浑噩噩地喝酒浑浑噩噩地看着刚德的表情从平静转为震惊再转为不甘然后浑浑噩噩地看着壮汉栽倒直到这时水花才明白自己似乎赢了?她向周围望去身边成堆的空酒瓶佐证了这一点而奥拉尔、山德鲁等人脸上震惊和敬畏的表情又是一个例证于是水花明白自己确实靠拼酒放倒了刚德那个蠢货

    可是她一点也没有眩晕的感觉刚才喝下去的好象都是水

    水花忽然间心情寂寥只向他们挥了挥手就背上长刀默默离开了房间走上深夜绿洲城的街道

    不过李察求而不得的不开眼家伙她却遇上了

    几个醉熏熏的贵族从对面的街口走出高声谈论着即将归来的商队分红烈酒和女人尤其是女人时时让他们爆发出会心的大笑

    这时走在最前的一个贵族忽然站住了如雕像般呆在那里后面的人被挡住了路于是用力拍着他的肩喷着酒气说:“我说子爵大人你看到什么了居然连路都走不动了!不会是什么绝世美女吧就是有美女在这个时间也只会在其它人的床上!啊……”

    说话的贵族也变成了雕像后面的几个贵族都挤了上来向对面望去于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在长街的尽头走来一个宛若暗夜精灵般的少女她迷茫的小脸在月色下散发着朦胧的光辉美丽得全无一丝烟火气而少女行走的姿态轻盈无比几乎象是踏风而行

    “我没做梦吧?”

    “天哪……”

    “只要睡了她我宁愿少活十年……”

    贵族们呢喃着目光随着少女而移动而少女此刻眼看不到任何东西耳也听不到任何东西她只是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惊慌、烦躁和懊悔着什么

    “你该更勇敢一些的就差一点点了……”这个声音反复在水花心回响着让她感觉要发疯了

    前面有人挡路少女本能地向侧移了两步然后如幽灵般一晃就从贵族间穿过准备按着本能选择的路线继续游荡下去

    这几名贵族一看到手的猎物要飞了顿时酒醒了一半动作快的直接伸手就向水花抓去

    少女的感知何等敏锐这种带着浓烈敌意的笨拙动作立刻激起了她的警觉她轻轻横移一步永眠指引者连鞘横起那名贵族一下抓了个空自己把肋骨撞在了永眠指引者的刀鞘上立刻痛得叫都叫不出来直接栽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着

    “男爵!你怎么了?”

    “该死的这小妞下手真重!”

    “把她抓回去审问!”

    贵族们一片慌乱大呼小叫声几个彪悍矫捷的身影纷纷从黑暗跃出把水花团团围住即使在绿洲城贵族们也都会带上护卫不过为了充分享受冶游的快乐没事不会让他们出现在面前罢了一旦他们遇到危险或者麻烦这些护卫们就会从各个角落里窜出来

    水花终于从迷茫醒来她的视线缓缓扫过围住自己的几名护卫眼开始弥漫杀气护卫一个感知敏锐的忽然打了寒战竟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牙齿也开始不停地相互撞击着

    这时一名贵族青年感觉大局已定肆无忌惮地上下扫视着水花的身体一边高声叫道:“把这个小妞抓起来!一定要活的小心点别伤到了她!少爷我要把她带回去好好‘审问’好为齐顿男爵出气!”

    另一名贵族顿时不悦:“不行!你这太不够意思了吧这么好的货色怎么能你一个人‘审’?”

    前一个人则连连说:“唉!确实是我的不对这样抓住这小妞后我们大家一起审审他个一天一夜!”

    贵族青年们轰然叫好随后都把目光盯在水花身上开始更加放肆地品评她的身材脸蛋

    一名身材高大的护卫从黑暗走出他每一步落下大地都会微微为之颤动!那如山峦般的气势让他的身影显得格外的高大这是一个充满残暴气息的男人手的巨剑至少有上百公斤重斗气几乎要透体而出虽然还未到凝练成实质的境界但已能在身体表面绽放出淡淡的光芒

    一名圣域强者!虽然他的气息比其它圣域强者要弱一些显然是刚刚晋阶圣域不久但毕竟还是货真价实的圣域强者!

    男人发出低沉的笑声:“小家伙最好放弃抵抗别逼我动手!我这把大剑可是不长眼睛的不就是陪我的主人睡一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你迟早要被男人睡我家主人出手很大方的!”

    少女眼寒意四射冰冷地道:“区区一名圣域也来找死!”

    “什么?”男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区区一名圣域?这个绝色的少女自己也才十三级吧居然称他为区区圣域!

    然而不等他多想少女的永眠指引者已然出鞘一刀无声无息地向他刺来!

    男人此时看到少女的双瞳不知何时竟散发出神秘的湛蓝光辉!他心头蓦然一寒一种无法形容的冰寒刹那间占据了他全部意识!他再也顾不上是否会伤及少女狂吼一声斗气勃然而发巨剑全力向少女斩落!

    水花似已与黑暗融为一体永眠指引者在巨剑上轻轻一敲本人已经借力闪现到男人身后在她的视野男人的后腰处正是此刻的破绽随即永眠指引者刀锋上忽然弥漫出一片有若实质的黑暗水花全身的力量都如出闸的洪水般注入刀锋长刀如无声黑电悄然没入男人的腰肋!

    秘境指引黑暗呼吸!

    刹那之间水花已然启动了她的两项套装能力!

    一团血雾无声在男人腰肋处炸开迅速扩散水花则如在水上飘行般退后十米然后站定那团血雾根本没能喷溅到她身上

    当血雾散去众人才骇然看到男人的腰上多了一个恐怖的空缺几乎半个腰身都消失不见!

    贵族们这才意识到少女的恐怖眼前的景象已经让他们彻底清醒过来不知是谁尖叫一声率先掉头就跑一众贵族们随之飞奔顷刻间作鸟兽散护卫们还算尽职尽责完全可说是悍不畏死这个时候没有跟随主人一起奔逃尽责地承担起断后的任务他们紧盯着少女一步步退后隐入黑暗后才四散而逃

    那名圣域强者已经彻底被抛弃没有谁敢来抢夺他的尸体

    刚才的爆发似乎宣泄出去了一些什么少女此刻压夷情已经消去不少她并不喜欢杀戮也没心情去追杀那些喝多了酒的贵族只是一个人走向黑暗

    黑暗深处才是属于她的世界

    第二天一早李察的冥想就被打断侍从告诉李察有好几名贵族冲了过来气势汹汹地要求李察处置水花

    李察有些诧异不明白以水花那清冷孤僻的性格为何会招惹到这些贵族于是李察来到会客厅看到厅里居然挤下了十一位贵族把不大的会客厅挤得满满的有好几个人甚至不得不站着不过好在他们还懂得基本的礼节和敬畏把主位的沙发给李察空了出来

    李察也不客气直接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然后对一名侍从道:“去把刚德和水花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