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八 来一场战争?

章一四八 来一场战争?

    **第二天一早李察的冥想就被打断侍从告诉李察有好几名贵族冲了过来气势汹汹地要求李察处置水花

    李察有些诧异不明白以水花那清冷孤僻的性格为何会招惹到这些贵族于是李察来到会客厅看到厅里居然挤下了十一位贵族把不大的会客厅挤得满满的连座位都不够有好几个人甚至不得不站着不过好在他们还懂得基本的礼节和敬畏把主位的沙发给李察空了出来

    李察也不客气直接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然后对一名侍从道:“去把刚德和水花叫过来!”

    侍从应命而去实际上李察根本不需要侍从只要在意识里招呼一声就可以不过李察可不打算让这些贵族知道自己的底牌而现在李察看向他们的眼光已带上了一丝不善对李察来说现在可真的是一小时等价于几千金币上下他时间之宝贵完全不是这些人能够理解的

    李察身体前倾以一手支着下巴认真倾听着这些贵族们的投诉与要求他神情认真姿势却有着不加掩饰的霸气群情沸腾的贵族们在这种目光下不由自主地多次咽下一些对李察的直接抱怨只把一腔怨气尽数倾泻在水花身上于是李察的脸色越来越阴郁

    十一个人声音此起彼伏不时夹杂着慷慨激昂的控诉、宣言、声明和诉求当然对事实的关键部分肯定少不了扭曲与夸张他们越说越是激动特别是为首的安布西子爵更是恨不得跳到茶几上去

    哪怕是对一个公爵来说圣域强者都是需要极力拉拢与珍稀的对象昨夜死在水花手下的男人是安布西子爵的护卫但其实是他父亲奥尔布莱克侯爵为了他的安全暂时派给他的护卫现在一名圣域强者莫名其妙地死在蓝水绿洲子爵回去后根本没法交待

    不过当水花悄无声息地走进会客厅时厅内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少女已认出了昨晚放过的几个贵族全部在场于是目光转冷手更是扶上了永眠指引者的刀柄

    这些贵族们的音量即刻小了一半他们这才想起这个少女是李察的人能够袭杀圣域、又是如此绝色肯定和李察间的关系不一般想到这一层他们的气焰立刻再次消减下去大半

    只要不是脑子坏掉了就不会想和李察正面为敌本来他们的初衷也就是来讨个说法顺便看看是否能够得到些好处毕竟一个圣域强者的生命还是有若干价值的只有安布西子爵骑虎难下不得不硬撑下去无论交涉结果会如何他必须摆出强硬的姿态主要还是给自己的伙伴以及随从隐藏着的父亲的亲信看希望能够减轻一点自己的责任

    又听了一会李察抬起了手于是会客厅内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安静地等着他说点什么

    想说话时其它人都会安静这就叫权威

    李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我大致听明白了你们几个晚上喝多了点遇到了她你们没认出她只是开了几句玩笑结果没想到她突然动手把你们的一位圣域护卫给杀了是不是这样?”

    安布西子爵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道:“大致如此”

    李察忽然呵呵笑了几声笑骂道:“你们几个臭小子居然敢和我的女人开玩笑!区区一个末流圣域而已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安布西子爵等一众贵族顿时目瞪口呆圣域强者是‘有什么大不了的’?安布西子爵好不容易才从震惊回过神来说:“李察大人不能这么说吧!那可是圣域强者啊!您总得给我们一个交待……”

    “交待?你还敢要交待?”李察的笑容逐渐变得不那么阳光了甚至开始有些阴冷:“你们几个家伙和我的女人开玩笑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李察把开玩笑这个词咬得很重立刻让这些贵族们知道了他的态度也明白李察根本不打算接受他们那粉饰过的说法换个角度看就是李察没有把他们的身份地位放在眼里

    一名贵族一看形势不妙立刻试图缓和下气氛连忙笑着说:“李察大人!那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而安布西子爵……”

    但是李察再次抬手这名贵族马上乖巧地闭嘴李察淡淡地说:“行了这么一件小事已经浪费了我很多时间到此为止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下次可就不是死个护卫那么简单了这里是蓝水绿洲是我的地盘你们最好把我的人认全了”

    安布西子爵满脸胀得通红怒道:“李察!你太张狂了!此事到此为止?你承担得了后果的话我们就看看此事是不是真的到此为止!”

    李察看着安布西子爵说:“你的父亲是奥尔布莱克侯爵?”

    “正是!”子爵昂起了头同时心底松了一口气这个李察总算记起他的背景了

    但安布西子爵没想到李察冲他平淡地挥了挥手就象是在驱赶一只苍蝇而且说:“可以了!如果奥尔布莱克不服的话尽管派军队过来我们打一仗好了!”

    安布西子爵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想到李察居然开口就要打仗而且还是一副十分等不及的样子原本的结果不是应该李察道歉然后给予赔偿吗?虽然他本人还是会被父亲责备但总算是得到一个合乎贵族颜面和规则的结果他虽然嚣张跋扈却也不是特别愚蠢水花既然能杀掉圣域强者实力就算不到圣域也是无限接近了想让李察把她交出来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就算是立场对换他也不会答应但是奥尔布莱克的圣域护卫也不能白死道歉和金钱赔偿安布西子爵自认为已经是解决争端的最低要求了谁知道李察的态度竟然如果强硬和恶劣半点风度也不讲

    无奈之下安布西子爵只得强撑场面指着李察恶狠狠地说:“好很好!你等着!我会联合其它有荣耀的贵族一起来讨伐你的!”

    李察淡笑着说:“你如果再敢指着我说话的话那我可就要砍掉你的手了”

    安布西子爵羞怒交加却不敢真的再用手指着李察他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扬长而去但是却连摔下房门都不敢

    安布西子爵离开后李察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仍留在房间内的贵族们说:“你说我要怎么样才能够让人们学会尊重我一些呢?是不是再多杀几个?”

    被李察目光扫到的贵族无不一身冷汗他们立刻对李察大加颂扬表示纵贯线计划宏伟瑰丽李察更是王国新一代战神早就威名远播无需再杀人立威了而当李察含笑反问了一句‘是吗?’之后他们才悉数省悟过来于是立刻又出了一身冷汗

    李察见敲打得已是火候就把这些贵族通通都轰了出去然后才转过来看着水花和刚德

    水花的头早就低了下去忽然咬牙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挤出一句:“对不起”

    “你说什么?”李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水花的头死命地垂着就是不肯抬起来也不肯让李察看到她的脸李察忽然之间明白了她话所指于是哈哈一笑说:“你是说昨晚的事?没关系不用怕给我惹麻烦再碰上类似的事就连那些贵族都可以杀几个!不用怕”

    说到这里李察又叹了口气说:“有些想打一仗了!”

    “我也是!现在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发痒”刚德深有同感

    李察站了起来来回在客厅内走了几圈才说:“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最好时机再忍忍吧!”

    片刻之后刚德和水花一前一后的离开李察的会客厅走出楼门后刚德停下脚步刚想说什么结果水花一头就撞到了他的后背上

    “喂!你怎么好象没睡醒啊?”刚德揉着自己的后腰龇牙咧嘴地说少女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大无意识的一撞威力堪比受封骑士的一击

    “没什么!”少女的表情一看就是在说谎她不等刚德说话就转身如风一样瞬间远去

    刚德目瞪口呆抓了抓自己的头一脸茫然地自语道:“不就是想叫找你一起去找几伙马匪开开荤嘛干什么跑这么快?”

    这时已在远处的少女心正在用力跳着只是在想:“他说我是他的女人……这这是什么意思?”

    又是一个月在平静过去

    第一支通向矮人帝国的商队成功回归并且带回了巨大的利益超过三百万金币的收益让所有人都为之疯狂李察从抽取了四分之一的货物他不需要金币只要矿石和金属

    这支商队的巨大成功让红杉王国所有的贵族都看到了这条商路的巨大价值也第一次直观地认识到了李察那25%的权益份额的含金量这是一笔连王室都要嫉妒的财富如今却落在一名小小的开拓骑士手里好吧就算他是一名爵士但是由于李察的功绩不是建立在国内所以纵贯线计划虽然取得了空前成功但是他的贵族位阶却没有得到提升不需要其它人提醒李察就知道暴风雨快要来了

    这场暴风雨李察已经等了很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