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九 战争!

章一四九 战争!

    承载之书内储存了三颗爆裂火球和两个自然召唤。而一个月的时间,李察通过冥想全力增加魔力,增加了整整四百单位的魔力,现在他哪怕是用牺牲放出一个七级魔法,只要没有额外增加牺牲的威力,也不会掉落魔力等级了。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李察除了最终在流砂身上完成了晦涩心情之外,还完成了两套套装。母巢创造出的七匹魔骑业已抵达绿洲城。有了座骑,也就有了构装骑士。李察挑选出了五个十二级的阿克蒙德战士,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构装骑士小队。这五名套装构装骑士,都有着相当于十五级的战力。而且李察用全精良级的装备把他们武装到了牙齿,这才罢休。

    此刻万事俱备,只差一个战争的由头。

    在查克特男爵冲入绿洲城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一场战争的导火索。

    当查克特见到李察时,李察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和男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察当然有理由心情好,在过去的一个月,他冥想时的效果格外的好,魔力提升速度几乎是以往的一倍。也就是说,过去一个月里李察魔力提升速度是普通法师的八至十倍。魔力快速提升的主要原因是高阶星芒出现机率比过往更高。这让李察决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继续培养幻星血脉,一定要看看第四阶时会发生点什么。另外对于捕捉星芒来说,智慧与真实天赋同样有重要作用。而李察至少找到了提升智慧天赋的方法。

    坐在李察对面的查克特男爵则是风尘仆仆,头发又脏又乱,粘在了一起,双眼也布满了血丝,显得过去几晚完全没有睡好觉。和上次离开时相比,他瘦了,更憔悴了很多,几个月不见,就象老了十岁一样。

    查克特下意识地搓着双手,用有些神经质的声音说:“李察大人,您一定要帮我!不然我的父亲,我的家族就完了!”

    李察先是吩咐人送上来一杯红茶,里面加了少许烈酒,让查克特稍稍安静一下,才说:“不着急,查克特。有什么事慢慢说,你到了这里,就是安全的了。”

    查克特果然显得放松了些,苦笑着说:“李察大人,这次家族的灾难,其实是由您给我的那批魔法装备引起的……”

    查克特有些凌乱地述说着,不过片刻之后,李察还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查克特送给伯尔伯爵的那些魔法装备被法师协会发现后,法师协会曾经秘密和伯尔伯爵接触过几次。他们私下承诺,如果伯尔伯爵承认向李察购买魔法装备是非法的,那么法师协会就不再追究伯爵在这次事件的责任,而会把矛头指向李察。假如伯尔伯爵肯配合法师协会站出来指控李察的话,那么法师协会承诺不仅将归还价值十几万金币的魔法装备,还会在今后向伯爵供应装备时给与一定的折扣优惠。

    在双重诱惑和无声威胁下,伯尔伯爵终于抵挡不住,承认自己违反了法师协会的规定,从李察手收购了大批量的魔法装备,并且写下了书面材料。

    随后一段时间,法师协会变得全无动静,但也没有归还收缴的那批魔法装备。伯尔伯爵心不安,思前想后,还是没敢向法师协会讨要。

    然而,就在一周前,来自法师协会的十几位黑袍执法法师,在数百名精锐骑士的协助下突袭了伯尔伯爵的城堡,擒获伯爵,并且占据了城堡。随后伯尔伯爵被带往法师协会总部的所在地洛桑,关入秘法监狱。伯爵和法师协会妥协的那篇认罪声明,现在却成为审判他最有力的利器。值得深思的是,法师协会的宣判隐去了违法交易的供应方名字,没有正面提到李察。

    消息传出,整个红杉王国一片哗然!

    法师协会的强硬动作一时让所有的实地贵族即不安,又愤怒,声讨之声不绝于耳。想要审判并处罚一名实地贵族,还是属于伯爵位阶的这样真正的大贵族,就是国王也不能随意这样做。而法师协会却做出来了,虽然他们有很好的借口,但是贵族们还是要问个明白,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利。

    然而,伯尔伯爵是立贵族,并不属于王室和三大公爵的任何一系。在平时这让他避开了豪门之间的冲突,但是现在,却也使他在危急时刻发现身边居然没有强而有力的盟友。而且在这次的事情上,不知为何,王室和三大公爵出奇地保持了沉默,其它的贵族们只是不断向法师协会施加压力,提出抗议,但法师协会的态度却出奇强硬,一律不予回应。

    既然没有组织者,贵族们的抗议虽然气势汹汹,但也没有哪个真的愿意跳出来和法师协会这个庞然大物进行一场战争。所以舆论再是声势浩大,实际上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听任伯尔伯爵受审。

    听到这里,李察问道:“审判的结果会是怎样?”

    “最好的结果就是没收那批魔法装备,再罚一大笔钱。”查克特苦笑着,迟疑了一下,才接着说:“最差的结果……就是囚禁,甚至是绞死。”

    李察立刻皱眉,说:“绞死?法师协会有这样的权利吗?就连国王都没有权利随意处死一名伯爵!”

    “理论上是如此,但是实际上却有许多变通的处理方式。比如说在秘法监狱内秘密处死,然后对外说是死于身体不适,或是年纪大了,甚至还可以说是自杀。这样的手段很多。”

    李察想了想,也就明白法师协会多半会采用这种方式,至少给其它贵族们一块遮羞布,哪怕这块布实在是小了点。

    “那么领地呢?”

    查克特双手一摊,说:“分割,然后逐渐蚕食鲸吞,就是这样。”家族的家长陷于这样不名誉的死亡,继任者能力再强,恐怕也很难全部保住原有的利益。而法师协会肯定不会让伯爵领被下一任平稳掌握,分裂继承是最可能的形势,而在这个过程,家族内乱加上外部的侵蚀,伯爵领必将不复存在。

    李察点了点头,端起红茶,轻品一口,才不疾不徐地说:“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帮你。但你真有勇气和法师协会为敌吗?我是指……战争!”

    查克特先是大吃一惊,显得有些惊慌,随后他冷静下来,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而决绝。他哑着嗓子,狠狠地说:“干了!我领地全部动员的话,能够拉出两千战士!只不过其真正能够打仗的也就一千人,另外一千装备不齐,训练也不到位。”

    李察知道动员两千人,对一个男爵来说绝对属于倾巢而出,于是说:“好,你回去集结军队吧,什么时候凑齐了两千人,什么时候我就会干预这件事。”

    查克特男爵霍地站了起来,吼道:“一周!一周后我就会把军队集结!”

    李察拿出一幅染血之地的地图,指着自己尚在建设的领地,说:“很好。这块是我的领地,你就把部队集结在这里。一周后我和你汇合。”

    查克特男爵忽然单膝跪地,向李察行了一个附庸对领主的礼节,然后就大步离开了会客厅。

    整个过程,流砂都一直在旁边安静地看着,听着。

    李察则在会客厅来回踱步。

    流砂说:“有点奇怪呢,法师协会这样做,其实对王室和三大公爵打击最大,这是对王权赤/裸/裸的挑战。为什么他们都保持沉默?这后面肯定有原因,不过我们可以向苍狼公爵打听一下。还有,法师协会没有直接提到你的名字,却把查克特男爵放了回来。”如果没有法师协会暗放水,以他们抓捕伯尔伯爵的速度和实力,查克特男爵根本不可能顺利离境。

    李察点了点头,说:“看来法师协会比我们原先预想的还要难对付些。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猜测的,无非是打算拖我下水之类的。至于王室那边,我觉得,有可能是法师协会和他们商量好了,准备瓜分我在染血之地的利益。这条商路的利益,一年可是以千万级别衡量的!而王权的威严,事后可以用联合声明之类的来维护补救。”

    “那你准备怎么办?”流砂问。

    李察笑笑,说:“还能怎么办,先打一仗再说吧!反正不管他们有什么算计,战争本来就是我们所想要的。在战场上打过,就可以知道这法师协会是什么货色了。”

    “也好!伊俄那家伙现在天天都在盼着战争呢。”

    听到战斗神官的名字,李察重重地哼了一声。

    流砂也哼了一声,别有所指地说:“我们永恒龙殿的战斗神官,至少没有随便脱衣服的习惯!”

    李察神情一窒,忽然把流砂拦腰抱了起来,拖进卧室,一把把她扔在床上,然后就扑了上去。流砂奋力挣扎着,叫骂着,反抗着,最后还是沦陷了。不过整个过程,她始终没有使用神官格斗术,不然李察能否得手,还是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