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一 突进

    章一五一突进

    按照李察所说的条件,法师协会完全不可能接受。这样一来,战争完全不可避免。

    在纵贯线战役,李察已经展示出了不可思议的战争天赋。可是法师协会却不同于普通的势力,十位大魔导师,光是想想就会让人感觉到沉甸甸的。所以哪怕是跟随李察征战过染血之地的贵族,也并不看好李察在此次战争的前景。

    那些聪明些的贵族,还会认为李察其实是以进为退,最终目的是和法师协会谈判,最终齤共同瓜分在红杉王国的利益。就象政治家们常干的事一样。

    但是第二天,法师协会西奥多会长的一纸声明,却把这个猜测击得粉碎。西奥多的宣言简洁却不留余地:“法师协会将尽一切力量,彻底消灭一切破坏秩序者!”

    李察则不以为然,只是向红杉王国的所有贵族发出了借道的要求,提出在贵族领地内自由通行,以便进行和法师协会的战争。任何阻拦李察军队的人,李察都将视他们为法师协会的同盟而加以攻击。

    短短数日之内,熊熊战火就开始在红杉王国燃烧!

    这场战争规模之大,来势之猛,牵涉之广,让伊俄这样的战争狂徒都为之热血沸腾!有生以来第一次,战斗神官觉得李察看起来也不是那样的不顺眼了。

    法师协会纠集了三十多个大小贵族组成了高达四万人的联军,最让人瞩目的是联军竟有王国骑士团的身影。王国骑士团是专属王室最精锐的力量,总数量高达两千。他们很好的填补了法师协会缺乏地面高端战力的缺陷,虽然骑士团从副团长到骑士都声称以个人身份参战,但已经很隐晦地向王国内的贵族表明了王室的立场。

    再加上法师协会的多年积威,结果王国内过半贵族都加入了联军,其还有不少参加了李察纵贯线计划的贵族。他们虽然在商路上同样有着利益,但是在李察和法师协会之间,却都不看好李察。

    出人意料的是,三大公爵都在这场战争保持了缄默,即使是与王室关系密切的格拉斯堡公爵也没有任何表示。

    法师协会的联军一形成,李察立刻派人赶回蓝水绿洲,把所有在绿洲城的贵族军队都监视起来。李察已经放言,绿洲城的所有武装力量全被征用,或者允许他们放弃所有武器盔甲和战马为前提,回到王国领地去。敢于反抗的,一律就地斩杀,不留俘虏。想要保持立的,则需要交出所有武器和战马,可以保留盔甲。

    留在绿洲城内的贵族和将军们大多和李察并肩作战过,早就对李察产生了深深的畏惧。所以大多数选择立观望,但也有极少数将领自恃武力,李察和手下大将又都不在绿洲城内,只有一个少女般的流砂,于是悍然反抗。

    流砂则亲自上阵,带领人形骑士对战叛军,就在绿洲城外,一百名人形骑士几个来回冲锋,就杀得三倍于已的敌手溃不成军,最后几乎把叛军斩杀干净,自己只付出几骑伤亡。

    如此战果,虽然有人形骑士高出不止一筹的实力因素,却更多是因为流砂喷涌如泉的神术。流砂让贵族们从此懂得,一个强悍的神官完全可以扭转一场小规模战斗的结局。

    安定了后方的局势,流砂就率领留下的兵力离开了绿洲城,只有这里留下都是奴隶转变身份的千余军力。贵族们联合起来,兵力几乎是李察留守兵力的十倍,不过在挑头的被流砂当场斩杀后,其它人都安分了许多。杀掉李察这一千守军是很容易,问题是如何面对李察接下来的报复?而且除了纵贯线计划的贵族们之外,蓝水绿洲还有保存下来的原绿洲议会成员金辉战旗、猎魔之枪等大商团的势力还在虎视眈眈。

    稳定了后方之后,李察在自己的领地内集结了全部兵力,并且重新整编。

    在李察的阵营也有王国贵族,但还没超过十个,真正有实力的不过区区三人。除了查克特男爵外,让人意外的是希姆子爵居然坚定地站在李察这一边,这还不够,本是白白胖胖的子爵这次却象一头正处发情期的小公牛,跳着脚叫嚣要把法师协会那些法师老爷都送到深渊去喂恶魔,甚至比李察还要激动。

    子爵倒也不是空喊口号,而是直接把领地上所有能拿出来的战士都带了出来,甚至连最基本的守卫力量都没有留。不仅如此,子爵甚至还扣下了属于格拉斯堡公爵的一百鹰旗骑士,以自己的安危作为筹码要挟他们服从自己的命令。

    除希姆之外,实力侯爵安列克虽然没有公开宣布阵营,却默许了罗浮加入李察一方,并且把自己在染血之地的全部势力都交给李察掌管。罗浮因为信仰的关系,早已被牢牢地绑上了李察的战车。

    最后,李察最强大,也是最让人意外的一位盟友,居然是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伯爵夫人不光公然站在李察一方,而且还亲自率领了五千武装到牙齿的精锐战士到达李察的驻扎地。

    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参战的名义是保护肚子里未来孩子的爹。她无论如何不能放弃生个拥有独角兽血脉孩子的希望。这还算是说得过去的理由,可让李察无语的是,伯爵夫人竟还宣称很欣赏李察的血统,为了未来孩子的优秀,她不介意让李察占点便宜。

    可是李察介意。

    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的加入直接让贵族盟军的数量超过了李察的私人武装。这可不太符合李察的想法,而且不客气地说,假如他们不听指挥的话,还不如李察自己独力作战。

    李察的整编这次很简单,他把贵族部队打散成数支两千规模的部队,每个部队配备了一个猩红盔甲的骑士。无论是行军或战斗,只要听这名骑士的就可以了。李察则亲自率领自己的部分部队,开始直插洛桑!

    在王都和洛桑一带,法师协会还在集结军队。战争来得很突然,联军又成员众多,这么点时间,能够赶到集结地的贵族只有三分之二,还是主力部队不包括后勤和工兵,仓促之间,也没有把所有战争潜力都动员起来。

    李察的领地距离洛桑不到四百公里,李察推进得极为迅速,只用四天时间就前进了一百五十公里。沿途经过了位大小贵族的领地,当地领主的私军不管是多是少,领主本人是否有善战美名,在李察兵锋前都是一触即溃。除了三大公爵之一汉密尔顿公爵的一个直属封臣男爵,在李察送来过境通告的时候,极为爽快地收下了象征性的借道费用,得以完好无损。

    李察兵锋锐利,立刻让洛桑的法师们乱成一团。

    法师长老会和联军贵族还在为联军的领导权争执不休,然而在大战迫在眉睫的压力下,协会方面匆匆决定派出扎库大魔导师作为统帅,由另外两位大魔导师辅佐。而贵族方面则公推王国骑士团副团长作为副帅,辅佐扎库大魔导师。

    同时法师协会派出数十位法师随军,勇气之神内安的神殿也派出了一支二十人的庞大神官团。不过除了一位十四级的大神官外,其余都是不到级的小牧师,在大规模的战斗,他们不能说完全无用,但也只是聊胜于无,比凑数好些。

    联军匆匆凑起三万大军,迎击李察,并且派出五百轻骑和两千步兵作为前锋。结果前锋和李察的先锋骑兵遭遇,双方一打照面,李察手下的两百骑士立刻掉头就跑。联军的五百轻骑仗着人多马快,一路狂追,很快就把步兵远远甩在后面。五百轻骑就这样在步兵的视野消失,然后再也没了消息。

    先锋首战失利,没有让扎库警觉,反而让他愤怒不堪,痛斥了王国骑士团副团长的无能。因为率领前锋的正是副团长的手下。

    联军大军继续推进,这次前锋再也不敢冒进,三千前锋齐头并进。

    在远方的一处高岭上,李察正驻马山顶,遥望着远在地平线上的敌军前锋。在他的独角兽两旁,是两匹光是背长就接近两米的巨大战马,它们通体黝黑,脖颈和体侧竟可见片片紫黑色的细鳞,马头上各生着一根弯曲的长角,和独角兽细而长的独角不同,两匹魔骑头上的倒和恶魔的弯角有些相似。

    魔骑背上的骑士,分别是刚德和食人魔法师。他们终于摆脱了靠两条腿奔跑的命运,有了自己的座骑。

    提拉米苏给自己加持了一个锐目的魔法,瞪圆了眼睛向远处望去,然后翁声翁气地说:“才三千人!主人,我们去端了它吧!”

    “领兵的可是个圣域,还有一个大魔导师呢。”李察笑着说。

    “法罗圣域算个鸟!”刚德呸的一声一口口水吐在地上,扬了扬手史诗级的双手巨斧,说:“我这把饥渴的大斧……嗯,那个……似乎也能……”

    PS:嗯,PS一个吧,即使有不如意的地方,也得PS一下。PS是种生存的技能,你们看现在谁的照片不PS?

    PS可以忘,定时不能再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