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二 决战 上

章一五二 决战 上

    认真想过,刚德觉得自己对上法罗圣域强者的话胜负就在两可之间,自己这把心爱的巨斧会痛饮敌人鲜血,但敌人的兵刃也能痛饮自己的鲜血,所以话就说不下去了。他虽然喜欢大发豪言壮语,却不会吹牛。

    李察失笑,说:“能干翻圣域的现在只有水花。刚德,你现在还差点。”

    刚德挠着头,讪讪地说:“我这不是……急着证明点什么吗?”

    李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和她之间是构装上的差距,这个……怎么说呢?暂时是没法弥补的。秘境指引毕竟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巅峰的成就。可那是七个构装,你身上根本没那么多构装位。承载力上,你也和她不在一个数量级。”

    刚德悻悻地说:“那就算了。哼!反正欺负水花一个小女孩也不算本事,下次还是找提拉米苏打架吧!”

    “成!”食人魔憨厚地笑着,“等我第二颗头长出来,就和你打!放心,用不了多久了。”

    刚德默然片刻,才怒骂一声:“你大/爷/的!”

    “好了!都认真点!以后你们都要独立掌握一个位面的,所以现在就要多学着点怎么领兵。至于我为什么暂时放过他们,那是因为……”

    李察指着远方的联军三千前锋,说:“这条鱼,太小!”

    在接下来的几天,李察似乎畏惧了联军的强大兵锋,逐渐后退,根本不敢和联军正面接战。然而联军也并没有因此得到什么辉煌的战果。因为李察的部队虽然有不少步兵,可是机动力之强,却让联军将领瞠目结舌,他们想尽了办法也追不上李察的主力。

    惟今之计,只有让骑兵脱离大队单独出击。

    可是这一提案却让联军高层再一次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王国骑士团副团长坚决不同意分兵,举出无数李察用兵如神的战例,表明这是李察的阴谋,他完全可以把联军甩得影都看不见,但却没有,目的就是想要联军分兵。

    而扎库大魔导师则冷冷地把一叠纸扔到副团长面前,说:“我们的骑兵集结在一起,足足有七千!而李察现在的部队所有兵员不过千人!你用由王国骑士团作主力的七千骑兵还打不过步兵居多的千人吗?就是白痴也能看出这兵力上的巨大优势了。如果这都打不赢,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猪给吃了?”

    王国骑士团副团长也是十七级的强者,受到如此侮辱,一张刚毅的脸慢慢胀红,又转为紫色。他尽可能地压抑着怒火,但是语声却还是控制不住的颤抖:“这不是兵力对比的问题!而是这十有**是一个陷阱!李察肯定是希望我们分兵。”

    “那好,你来告诉我,李察的陷阱在什么地方?”扎库咄咄逼人。

    副团长说:“李察一直想把我们的骑兵和步兵分开,一旦我们分兵,他就会在某个战场集优势兵力,一举围歼我们的骑兵!”

    扎库夸张地大笑:“你还真把他当战神了!你先看看这些东西,再来说话!”

    副团长拿起扎库扔过来的纸,扫了一眼。纸上列出的是李察目前的兵力情况,非常详细,只有最近四个月母巢新造的四百人形骑士因为根本没有出现在蓝水绿洲城,才没有被罗列进去。在军力之后,则是列举了李察几乎所有的追随者,名字后面都一一注明了等级和职业。当然还有法师团和神官团,由于他们的个人等级并非十分令人瞩目,所以只是表明了各个级别的人数。

    只看着这份情报,李察确实没什么可畏惧的。

    他身边惟一值得一看的也就是罗浮。但红杉王国的贵族们对这位剑士十分熟悉,在圣域强者,他的实力属于三流货色。此外有点麻烦的就是希姆子爵和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了,但是他们两个的麻烦只在于身份,需要留活口而已。

    而且李察军队的主力,就在几个月前不过是些奴隶。奴隶军能有多少战斗力,所有人都清楚得很。

    “看到了吗?我的圣域副团长大人?您有整整七千骑兵,其还有两千王国骑士,难道还对付不了五千多原本的奴隶吗?我真要怀疑您的圣域实力是怎么得来的?难道所谓王国骑士,就只能在女人的肚皮上逞英雄吗?连奴隶都不敢对阵?”扎库的语气尖锐之极。

    副团长整张脸都在扭曲着,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耐下来没有一拳砸在扎库脸上的。他并不知道扎库其实有着非常大的野心。这位大魔导师一心想要在这场战争大放光芒,从而把自己身上的法袍换成暗金色。

    扎库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争到联军统帅的位置,并不只是来走个过场的。莱恩私下承诺过,只要此战获胜,只要他坐上会长宝座,就会把扎库提拔到副会长的位置。

    副团长的手在颤抖,他已无话可说。从纸面上的情报看,确实没有任何打不赢的理由,可是战争如果是靠几张情报,靠纸面推演就能打赢的,那连头母猪都可以当元帅了。但是副团长也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以“私人”身份来参加这场战争,面对如此明显的实力优势,就算他可以无视扎库,却没法对后面的那个人交代不出战的理由。

    扎库拉出了地图,在其一点一指,说:“我详细计算过,只要集我们全部的骑兵,就可以在这一带追上李察的主力!这里周围十几公里都是平原,李察就算在我们侦察范围外埋伏了军队,从得到消息,再到赶到战场至少也需要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你难道消灭不了五千奴隶吗?”

    副团长没法说不能,但是他的直觉却在呐喊,绝不可能有这么简单!如果是这样,李察就不可能以劣势兵力把撒伦威尔打得一败涂地。而撒伦威尔是什么人?副团长这样带过兵的都知道,一个撒伦威尔可以打得法师协会这些法师老爷们完全找不到北。

    扎库用力在地图上一砸,吼道:“就这样!集结全部骑兵,明天全力追击,在国境边缘的日落平原把李察的主力干掉!就算他在这里设下了埋伏,从通知伏兵到进入战场,至少要三个小时以上,我们就打他的时间差,先灭他的主力,再掉过头来吃掉他的伏兵!各个击破!让李察明白什么叫分兵的恶果!”

    副团长看着参加会议的贵族将领们的欢呼和附和,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第二天,联军集结了全部七千骑兵,开始全力追袭李察的部队。然而双方一接触,联军才发现事情不象他们想的那样简单。李察军队的机动力不可思议的高,几十公里的距离,联军骑兵直追了整整一天才拉近到远程冲锋够得上接触战的距离。

    可是这时天已黑了,一天的急行军之后,无论骑士还是战马都没有了冲锋的体力。虽然扎库求战心切,也不得不决定休息,只派了侦察骑兵追踪李察军队的动向。

    扎库看不到的是,在夜幕下,外围有几支部队正在移动着,并且前进到预定的位置,才扎下营地休息。李察的主力则继续后退,又拉开了十几公里距离,才开始宿营休息。

    从高空俯视的话,可以看到李察的几支部队如一把把长矛,矛锋所指,正是日落平原。那里就是李察预定的战场。

    仲夏之月的第七日,注定了是红杉王国历史上重要的一天。

    在日落平原,李察的主力终于被联军骑兵追上。在最后时刻,李察放弃了继续逃跑,于平原上摆出了严整的队形,迎战占据兵力优势的敌人。

    相隔千米,扎库看着李察的军阵,不由得轻轻舔了下因为兴奋而干涩的嘴唇,对副团长说:“进攻吧!争取一次就把他们打趴下!”

    副团长虽然痛恨扎库,可是此刻却不得不尽力。他一挥手,骑兵阵千名王国骑士缓缓出列,摆出冲锋横阵,开始缓缓向李察的阵线压过去。

    李察安然骑在独角兽上,看到对面的动作,微笑着说:“居然一开始就动用最精锐的王国骑士,看来这一仗会比预想的更加容易些。”

    千名王国骑士在拉近到三百米的时候开始冲锋,这些都是七级以上的精锐骑士,手的骑枪长达七米,重上百公斤,全力一枪下去,就是持塔盾的重装步兵都能洞穿!

    然而他们冲到百米时,李察阵营正面的重步兵突然阵形一散,几百名轻装战士冲到阵前,他们半蹲在地,手端着一把把奇形怪状的武器,用碗口大的枪口指着冲来的王国骑士。

    扎库瞳孔一缩,惊叫一声:“矮人火枪!怎么会有这么多!”

    不过扎库可谓见闻广博,立刻扳回失态,又摇了摇头,说:“矮人火枪威力不大,很难打穿王国骑士的板甲,根本没什么用。”

    副团长却不这样认为,在看到数百支矮人火枪的瞬间,他的脸立刻黑了下来。忽然冲到阵前,拼命吼叫着,让第二波骑士立刻出发,跟上冲锋。

    数百支火枪几乎在同一时刻轰响,烟火过处,千名王国骑士只有几十名从战马上滚落。可是火枪的巨大轰鸣却让无数战马受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