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 迷茫与责任 上

章一 迷茫与责任 上

    歌顿曾经说过:“诺兰德的兽人也比其它位面的精灵美丽。”这就是公认的位面战争惟一铁律。

    两个位面之间如果搭建起桥梁,那就只能是以一方灭亡的战争,再也没有其它可能。李察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规模再小的位面战争,也往往会绵延数十年,最终死伤数量会以百万、甚至是千万计。

    不过李察并不迂腐,并不会简单地因为心情关系,去判断对错。诺兰德作为强大的主位面,建立起链接的位面数以千计。和这些位面间的战火绵延不绝,许多位面战争已经持续了数百年之久。任何一个位面,无论或大或小,想要和平最终只有两个途径,要么灭绝,要么被彻底征服,然后慢慢灭绝。既然这么多位面都是这样,那么就一定有其中的道理。李察想不明白,那是因为他不懂,却不能说位面战争是错的。

    但是李察隐隐觉得,当所有位面之间都是战争时,却又难说合理了。在幕后,一定有某些原因,只是没有人说得出来。在诺兰德,所有贵族从小就接受位面战争的教育,认为征服异位面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不光是贵族们,诺兰德的强者更是如此。几乎每一个强者都经过位面战争的血火锤炼,每一个家族背后都得有至少一个繁荣的专属位面,才能在战火纷飞的诺兰德大陆站稳脚跟,从而把家名继承下去。

    位面战争,似乎就是诺兰德一切智慧种族的本能。不光是人类,精灵、矮人、兽人乃至蛮族都是如此。如果扩展些看,不止诺兰德,其它同样强大的主位面也都是如此。

    李察失笑,摇了摇手中的酒杯,将大半杯烈酒一饮而尽。他在嘲笑自己,位面历史已有数十万年,不知出了多少惊才绝艳的大人物,他们都没能破解位面战争的秘密,而是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投入到位面战争中去,自己又在这胡思乱想什么,又有什么资格乱想?

    如果没有法罗的位面战争,李察自己亦不会提升得如此迅猛,更不会在短短时间内就积累下巨额财富。并且有了支配自己命运的权力。

    就在他端起酒瓶,再为自己满上一杯酒时,一笔笔数字正在他心底流过。里面有构装数量,有流入流出的金币和财富,有麾下逐渐扩张的军队,有自己和追随者稳步提升的实力和等级,但更多的却是死于他兵锋前的无数生命。

    现在的李察正处于一种很奇异的状态。他想得很多,可是这些却都是自动冒出来的,根本不需要他去动脑搜寻。李察喝尽了杯中酒,又拿起酒瓶,却发现手中一轻,原来酒瓶已经空了。

    李察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还很清醒,可是心底那火烧般的焦燥却更加明显,灼得他难以忍受。然而李察却又不明白自己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他本能地拿出一张空白的魔纹纸,取出从不离身的神器魔法笔,开始信手在纸上涂抹出一大片线条、字符和数字的混合物。就连李察都不知道自己在涂抹着什么。

    很快一张纸就涂满了,李察也觉得心中一直积压着的什么东西似乎被转移到了魔纹纸上。

    李察随手又打开一瓶烈性威士忌,给自己倒上满满一杯,然后站在窗前,一口口浅啜慢饮。不知不觉间,一杯酒空了又满,一瓶酒渐渐见底,最后变成了一个被扔在角落里的空瓶。

    嗒的一声轻响,一个新的酒瓶盖落在地板上,轻快地弹了几下,就滚向门口,最后停在一双踩着拖鞋的雪白小脚前。它撞上了一颗嫩得如同要滴出水的脚趾,这才懒洋洋地躺下。随后,一只近乎完美的纤手捡起了这个酒瓶盖,拿到眼前注视着。

    这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晶莹剔透得如同最纯净的蓝宝石。而她的面容,在最挑剔的人眼中,也找不出一丝瑕疵。

    是珞琪,她穿着一袭轻柔长裙,长发松松散落两肩,站在书房门口,落足无声。她的目光先是从书房中掠过,在胡乱扔在地板上的三四个空酒瓶上凝停了一下,再看了看桌上还放着的两瓶烈酒,最后才望向站在窗前沉思的李察。

    她的气息清冷且带着草木清香,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而李察此刻耳中轰鸣,意识中更是有无数画面闪动,根本没有注意到珞琪的到来。

    李察已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刚刚举杯就c混,却发现杯中已空。他想要找酒,却有些站立不住,只得把酒杯放在窗台上,先稳住身体。不过酒瓶却自己飘了过来,为杯中倒满了酒。

    李察本能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才想起酒是哪来的。于是他回头,看到酒瓶,看到了那双持着酒瓶的美丽素手,再顺着手臂,肩头,直到面容。

    李察足足盯着她看了半分钟,才皱眉说:“珞琪?”

    珞琪只点了点头,安静地站在哪里。

    李察看看手中的空酒杯,不知怎么就伸到珞琪面前。珞琪即在杯中倒上了酒。李察一饮而尽,又把酒杯伸了过来。珞琪明显犹豫了一下,轻声说:“你不能再喝了……”

    李察双眉一皱,珞琪于是不再坚持,为他又倒满了一杯。李察这次没有一饮而尽,又站在窗前,伸手指着无尽的星空,喃喃地说:“你知道吗,那个家伙,应该总是站在这里……”

    话没说完,李察手中的酒杯忽然落地,身体晃了晃,就向地上倒去。

    珞琪急忙扶住李察,可是李察的身体却出人意料的重,几乎把她一并带到地上。

    李察自己也感觉到不对,挣扎着想要站稳身体,然而现在惟一的支撑就是珞琪,所以他几乎是攀着珞琪在往上爬。两个人的肌肤几乎贴在一起,珞琪那高挑的身体更是兼具柔软和韧性。李察脚下一个不稳,又向地上栽去,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抓,拉住了珞琪的裙子,嗤的一声,珞琪的长裙几乎裂成两半!

    于是一条如雪笔直的完整长tuǐ,就竖在李察眼前,甚至大tuǐ尽头也隐约呈现。珞琪的诱惑,遍布全身各处。李察身体僵硬了一下,忽然伸手抓住珞琪的tuǐ,借力站了起来。他这一下抓得极重,珞琪的身体轻轻颤了一下。

    李察站直,盯着珞琪的眼睛,呼吸间都是浓郁的酒气。

    珞琪面上毫无表情,眼睛却毫不退缩地与李察对视着,鼓鼓的小嘴微张,那嘴型似乎就要吐出一句粗口。极清纯冷傲的珞琪,却象是下一刻就要对着李察爆一句粗口。强烈的错位感觉,几乎点爆了李察。李察咬牙,从齿缝中磨出一句:“你找死?”

    说完,李察伸手抓住珞琪的领口用力一撕,将她的上衣连同胸衣一把撕裂,让她的上身也/露出来。

    而珞琪的回应则是忽然埋头,一口狠狠咬在李察的肩上!这一口她已用上了全身的力量,李察身体一颤,发出一声猛兽般的吼叫。可是他的身体却挺得笔直,非但不躲,还在往珞琪嘴里送。

    他此时已是狂性大发,完全淹没了理智,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能咬下一块肉来。珞琪也是绝不客气,下死力气地咬着,可是李察全身肌肉崩紧,硬得有如钢铁,让珞琪牙都开始出血,也没能咬透李察的肌肉。

    她忽然松了口,就那样站在李察面前,毫无表情地与李察对视着,下巴却微微扬起,尽显含而不发的傲慢。

    这是最高境界的挑衅,我就是看不起你,你能拿我如何?

    李察一言不发,直接把珞琪拉起,按在地板上!

    几下撕扯,珞琪身上最后的衣物就尽数化为破布,散落一地。她拼命扭动挣扎,却毫无效果。突然之间,珞琪双眉紧锁,头用力向后仰去,发出一声痛苦的哑叫,双手更是抓紧李察的身体,指甲深深剜入李察背上的肌肤。

    接下来,珞琪有如暴风雨中的孤舟,在一波波凶狠的撞击中抛飞摔落。她再也维持不住清冷矜持,双眉几乎绞在一起,双眼紧闭,从喉咙深处不断发出似哭似笑的叫声,越来越是沙哑,身体更是无规律地抽搐颤抖着。

    珞琪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昏死过去,可是偏偏就不能如愿。在她身上的李察,凶狠残暴如一头奔腾的猛犸,难以想象他并不如何健壮的身体里竟然会有如此火山喷发般力量!

    珞琪觉得自己已经被碾碎了。

    不知过了多久,暴风雨突然停歇下来时,珞琪已失去了全部力气,颓然躺在地上,只有喘息。放松下来后,她身上汗水才一层层地冒出来,额头的汗珠更是密集如雨,彻底打湿了她的长发。

    李察同样耗尽了体力精力,伏在她身上,就这样沉沉睡去,不时发出轻微的鼾声。

    珞琪好不容易有了些力气,想要把李察推下去,可是刚有所动作,双眉就又绞在一起,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呻淫。原来李察虽然已经喷射过,并且把她的身体灌满,可是雄性特征依然挺立如枪,即大且长,把她几乎胀到极限。这么一动,立刻就牵动了下身的伤口,如针刺般痛。

    珞琪喘了口气,猛一咬牙,硬是把李察推了下去,可是自己的小脸也变得惨白。

    PS:新的一卷又开始了~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