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 责任与迷茫 下

章二 责任与迷茫 下

    李察仰天躺着,鼾声如雷。即使在宿醉之中,他的双眉也是紧紧锁着的。本应年轻的脸,双眉间却多了些刀刻般的线条。

    珞琪双眼闪动着复杂的光芒,纤手抚过李察的咽喉,忽然以手作刀,作势轻轻一切,轻声说道:“切了你!”

    李察全无反应,酣眠如死。

    珞琪静静地看着他,眼中的神色渐渐变了,开始漫延杀机。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一阵极为强烈的危险感觉,不觉心中一凛。可是想要寻找这种感觉的来源,却怎么都发现不了。珞琪的手始终放在李察的喉咙处,只要稍加运力,就能捏碎李察的喉骨。可是现在,她手上的动作却没了原本的杀机。

    “我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就为了那个想把我卖个最高价的爷爷?”珞琪自语,嘴角浮上一丝自嘲的笑。

    她却没有注意到,李察手腕上那串兽牙项链中最大的一颗原本已经泛出暗红色光芒,却随着她杀机消退而变回了一颗普通的兽牙。

    珞琪的目光扫过李察匀称健美的身体,最后落在那根刚刚让她崩溃疯狂的罪魁祸首上。它作恶多端,直到现在仍然挺立如枪,似在炫耀着自己方才的辉煌战绩。珞琪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盯着那凶器,咬牙恨道:“早晚切了你!”

    凶器昂首以作回应。

    她慢慢爬起来,捡过李察的外衣穿上。至于她自己的长裙,现在已彻底变成一片片破布。珞琪穿好衣服,忽然看到桌上那张涂得密密麻麻的魔法纸。她心中一动,拿起那张纸,看着李察的涂鸦。

    纸上写着好几个名字,包括苏海伦,歌顿,伊兰妮,流砂,和山与海。在每个名字旁边,都涂着许多数字和单词。比如说苏海伦,她的名字旁写着“每年四百万”,“苏海伦的喜悦”,“圣构装师”和“让你醒来”。而在歌顿周围,则是“还给你一个更强盛的阿克门g德”,“早晚干掉你”,等等等等。而在山与海旁边,却只有一句话“五年内,去接你。”

    在纸上,还以简洁有力的笔法画着许多绘像,神态各不相同。

    苏海伦是无助地飘浮于虚空中,蛮族少女则是定格于行将远离时,背身挥手的那一刻,苍凉、洒脱且厚重。看着这一幅画面,珞琪仿佛感觉到少女每一步落下,都会让大地颤动的那种沉重。歌顿是模糊的,那就是一团燃烧的火。而伊兰妮则不存在,只勾勒着一座火山,火山口的最高处,生长着一棵无法形容的鲜花。还有流砂,那是一个站在祭坛前的绰约背影,在她头顶的虚空中,还是代表着神恩的时空光带。

    这些画,笔法简约至极,可是每一根线条中都包含着让人窒息的力量!那是李察全副情感的彻底爆发!

    看到这里,珞琪忽然明白了,这张纸上就是李察的所有责任!

    她咬着下c混,望向李察的目光已充满了复杂。就是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心情究竟是什么。

    最终,珞琪咬牙切齿:“你这头猪!”

    她用尽全力,把李察拖向他的卧室。房间就在隔壁,但是短短的几步路,让珞琪又出了一大身汗。

    第二天直到快中午时分,李察才从宿醉中醒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昨晚已经被某个人视为了猪,只觉得此刻头痛得象要裂开一样。

    “下次得喝点好酒,这样太难受了!”李察róu着自己的额角,想着。可是他这么一动,却感觉身边居然还睡着一个人!

    李察酒意骤然全消,身体悄然绷紧,随时可以发出致命一击,这才张开了眼睛。

    在他身边,珞琪如小猫般蜷缩着,紧紧地抱着他的一条手臂,还在沉睡。她完全是裸/身/躺着,完美的身体曲线从哪个角度看都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尽管已看过她身体的每个地方,可是这一刻李察的心脏仍然漏跳了几拍。

    不过,李察旋即想起,怎么会是她?

    昨晚发生的事,完全是一片空白。李察努力回想,才从记忆里捞出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然而这些画面却让他震惊,原来昨晚所有能够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李察忽然想起,珞琪不是应该被软禁起来的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书房?

    不过看着熟睡的少女,李察忽然有些不愿意叫醒她了。他重新躺在床上,开始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没过几分钟,非常敏感的洛琪就感觉到了李察的异样,悠悠醒来。她张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到李察也在近在咫尺的距离望着她。她的眼睛依然清澈,神情淡若柔水,可是身体上点缀在雪白肌肤上的块块青紫印痕,却说明了昨夜的战斗有多么疯狂。

    李察原本看到她清醒了,脸上即刻罩上了一层冰霜,随后又慢慢溶化,转为平淡。他看着珞琪,问:“你是怎么出来的?”

    “你是说软禁吗?是这样,我说服了老管家,他认为我没有危害,所以就把我放出来了,让我可以在浮岛内自由行动,但不能离开浮岛。”珞琪说。

    李察脸色又是一寒,淡淡地说:“你说服人的本事倒是不小。”

    “确实,现在家族里的人都很喜欢我。”珞琪说,又不忘补上一句:“除了你!”

    “这不是你的家族,你姓门萨。”李察冷冷提醒着她。

    珞琪根本不生气,清清淡淡地说:“血缘是一个很有效的判断标准,但不是全部。我听说,冠以阿克门g德这个姓氏但没有荣耀的人也有很多。前不久还刚刚证明了这一点。”

    “怎么证明?”

    “你让三骑士杀的那上百人难道不是证明吗?”

    珞琪的反问让李察无言以对。这是他少有的在词锋上输阵,李察皱眉,说:“但是血缘和姓氏仍然是最重要的归属!”

    “我的姓氏所能给与我的就是bī我去嫁给一个上了年纪的变态和虐待狂。所以我对门萨的全部意义,就是我的脸蛋和将来的生育。如果我珍视这份归属感,那是不是应该很开心的嫁给熊彼德公爵,然后在他的各种折磨中拖个几年后死去?现在,你还觉得我身上最重要的标签是门萨这个姓氏吗?”

    李察再次无言以对。他不得不承认珞琪确实很能够说服别人,包括他自己。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她开口。李察的目光又掠过珞琪身上的块块淤痕,故作平静地问:“那个,昨晚我们似乎做了些什么。你……”

    珞琪似是完全知道李察心中所想,平淡回答:“我是第一次。”

    她是如此直接,却让李察有些慌乱了,讪讪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珞琪却更进一步,撑起上身,然后把左tuǐ高高举起,露出最sī密的部位,以让人崩溃的淡定从容声音说:“你可以检查,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她狂放之极的动作,和平淡表情又构成了让人难以抵抗的刺激。李察还没来得及多想,身体就先一步反应,人间凶器再一次挺立如旗!

    李察这一下恼羞成怒,翻身把珞琪按在下面,就准备再次占据她的身体,一边恶狠狠地说:“那好!我就再检查一次!”

    当然,两人所说的检查只是用词一致,方式……实际上也有可能是一致的。

    珞琪闭上了眼睛,安静地等待着。可是就在密切接触的刹那,她虽然极力忍耐,可是眉宇间却还是忍不住轻轻皱了一下,双手更是下意识地抓紧了床单。昨夜一场大战后,她早已伤痕累累。现在还没怎么恢复,就又要被侵入,让她痛得就象被刀割一样。再怎么样镇静,她身体的本能反应却控制不住。

    李察看着她微颦的表情,停止了进一步的动作,翻身下了床,先是róu了róu时时剧痛的额头,随后舒展了几下身体,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李察转身看着珞琪,神色复杂,缓缓地说:“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再想想的。这段时间你先安心呆着吧,我会让管家给你换一个地方的。”

    珞琪也下了床,可是刚走了一步,就脸色一变,双tuǐ一错,差点摔倒。不过她顽强地站直,对李察说:“我的作用不止在床上。”

    “我知道。”李察说完,飞快地穿上衣服,就离开了房间。当房门在身后关上时,李察才松了口气。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他都没有时间好好想想。在这种情况下,面对珞琪这样一个少女实在压力太大。

    在房间内,珞琪嘴角浮上一丝浅浅的笑,淡然自语道:“哼,再给你加上一份责任!”

    正如珞琪所说,她最大的价值就是用在家族之间的政治联姻上。而这是有悠久传统,并且有着约定俗成的严格要求。在婚姻之前,准备联姻的少女必须保持纯洁,在为对方家族生下第一个可以成为继承人的男孩后,才能够开始寻找并约会情人。当然,能否这样做,也取决于双方家族的势力对比。

    PS:战后更加精彩这句广告语怎么样?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