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 构装传奇

    以熊彼德公爵的性格,他无法阻止珞琪在今后出去找情人,特别是情人是来自门萨家族,既然这样,他就会在珞琪生下继承人之后,想办法虐待至死。而这亦是门萨和熊彼德之间的默契条件之一。

    而现在,珞琪最大的价值可说已毁在李察手里,虽说这可以说是她蓄意所为,但李察并不否认在这件事上自己收获巨大,至少非常享受,从bī她脱光到昨夜的感觉,乃至今早的惊艳。就算昨晚缺失了许多的记忆,李察却仍然能够回想起那种恨不得把她róu碎了的疯狂。

    虽然接受了珞琪就要为她抵挡下门萨和熊彼德随之而来必然会有的报复。可是李察早就与这两个家族成不死不休之势,他并不介意再多加上了一重仇恨。要是他怕,之前就不会杀死小门萨,也不会点了珞琪脱衣服作为报复,这和她当时是否在现场其实并没有关系。

    之所以犹豫反复,其实是李察自己心理上的因素。他总觉得,自从把珞琪带回来之后,似乎每一步自己都处于被动之中,除了bī她脱衣服。不,说不定在李察打赢了生死一战后,珞琪就准备好了后续的步骤。要不然怎么解释她三番两次地想跟自己去异位面,昨晚又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自己的书房?如果考虑了后面的结果,那么兑现赌注这一环节就都是在她计划之内。

    李察不惧身边多一个心计深沉的女人,可是很介意在一个女人面前有种事事都被牵着走的郁闷。要不是珞琪屡次挑战李察的忍耐底线,让他心中积郁着一种发泄的冲动,即使是喝得大醉,李察也有可能不会对她做点什么。

    最终李察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想再多都没有用了。他并不是没有担当的人,多了一个珞琪,也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负担而已。其实责任的沉重与否,还是取决于对方在心目中的份量。

    现在时间尚早,李察叫来一个shì女,让她给珞琪送去一套新的衣服,就向书房走去。

    书房中还有着昨夜的狼藉,空酒瓶扔得到处都是,酒杯也躺在地板上。而地板上还依稀可见昨夜大战过的痕迹。这间书房不经李察允许,普通shì者是不能随意进入的。所以所有的痕迹都还留着,书桌上还放着一瓶半空的酒瓶。

    李察站在书房中央,只苦笑着摇了摇头。

    随后他看向书桌,依稀记得昨晚曾经在一张纸上胡乱写了很多东西。可是现在魔法笔依然放在书桌上,记忆中的那张纸却消失不见了。

    李察一怔,努力回想,分明记得有这样一张纸的,可是它去了哪里?房间中的痕迹表明没有shì者sī自进来过,而如果有小偷的话,那没理由放过桌上的那根魔法笔,而去偷一张只是胡乱涂鸦的纸。只要稍稍有些魔法知识的人都能看出,那支魔法笔至少是传奇物品。何况阿克门g德族长的书房会进小偷,那是前些时间家族最困难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事情。

    也许真的是喝多了,根本不曾留下过那么一张涂鸦吧?李察最后不得不这样想着。

    李察这次一回来,就给尼瑞斯和阿伽门农留了信息。所以当李察叫shì者来打扫书房时,老管家知道李察已起床,就匆匆赶来,把尼瑞斯的回条交给了李察。

    信中依然是寥寥数语,不过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四皇子近日心情大好,他邀请李察共进午餐,顺便以期待的口wěn询问了一下最新的构装情况。

    李察看完了信,知道时间还很充裕,于是沉淫了一下,对老管家问道:“珞琪是怎么回事?”

    老管家微笑着说:“我认为,她对阿克门g德没有威胁,所以就自作主张,让她在浮岛内自由行动。现在看,家族中喜欢她的人可是不少呢。”

    李察哼了一声,说:“你认为她没有威胁?”

    “是的。一个八级的魔法师怎么可能对阿克门g德有威胁?”老管家似是而非的回答让李察很无奈。

    李察又皱眉说:“但是她能够活动的范围也未免太大了!昨晚……”

    老管家却洞悉世情地微笑着,说:“我认为,昨晚她为阿克门g德家族做出了重大贡献!”

    李察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说:“你认为?贡献?”

    “是的,贡献!”老管家坚定地说。

    李察忍不住róu了róu自己的头,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这个固执而忠诚的老人一些长久已经形成的观念,只能叹道:“好吧!去安排吧,我中午要和四皇子见一面。”

    午餐的地点依然在那家可以提供众多珍稀食材的酒店,依旧在李察初次遇到尼瑞斯和阿伽门农的包厢内。四皇子和阿伽门农早已在等待着了,但这次李察还带上了法斯琪。这位大美女负责背着附魔箱。箱内可是价值三百万的构装,即使在浮世德,也难免会有人红了眼睛,铤而走险,或是下了黑手,嫁祸他人。

    午餐和上次差不多,尼瑞斯依旧是边吃边说,初次见识了四皇子神技的法斯琪和李察第一次时一样,看得目瞪口呆,好久都忘记了夹东西吃。

    阿伽门农沉默寡言,只是负责吃。而李察上次吃过一次亏后,这次当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深蓝训练出来的他,饭量和吃速同样过硬。

    三个男人很没风度的一通风卷残云,根本没留给法斯琪多少机会。

    尼瑞斯双瞳如水,不断瞟向李察,显得越来越兴奋。这样一来,尼瑞斯立刻散发出惊人的魅力,甚至把法斯琪都给比了下去。

    法斯琪早已看得目瞪口呆,而李察在尼瑞斯火辣辣目光的注视下,也感到很有些不自然,吃东西的频率不觉慢了许多。

    阿伽门农忽然说:“这家伙刚还清了债,所以兴奋过度。别耽误吃!”

    李察豁然开朗,继续埋头苦吃。

    最后席间还要讲点风度的就剩下法斯琪,所以只有她吃亏。

    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后,三个男人才开始谈正事,而这时法斯琪只吃了个半饱。

    最后还是李察看不过去,叫过shì者,专门给法斯琪上了一桌的菜,才让这位大美女脸色好看了些。

    不过看到尼瑞斯笑得几乎如春花摇弋的脸色和阿伽门农似笑非笑的表情,李察忽然明白了,这两个家伙原来是有意如此,好让他有机会在法斯琪面前表现一下。当然,这一次表现的代价就是数千金币。不过对于这样一位拥有不俗武力的大美女,这点代价根本不算什么,无数的人愿意拥有这样的讨好机会。

    李察有些异样感觉,居然在不知不觉间,似乎和这两个家伙有了默契,可是他们之间明明没有打过几次交道。

    三个男人留下法斯琪一个人对付新上的整桌菜,自顾自的开始讨论正事。法斯琪索性把心一横,放下矜持开始大吃。能够修炼到她这个等级的强者,自然知道这些食材对身体对斗气大有好处。

    至于面子和尊严,那是什么?说起来,也是那三个男人先把那些东西扔掉的,才造成眼下她一个人独自据桌大嚼的局面。

    李察把封魔盒递给了尼瑞斯。尼瑞斯打开封魔盒,把每个构装都细致入微地检视了一遍,整整花去半个小时,才面带惊喜地说:“构装的加成幅度比上次的又高了一点!天哪,这才多少时间!”

    李察想了想,说:“在法罗位面,已经是四个多月了。”

    “才四个月!”尼瑞斯有些夸张地叫了起来,更是把座位向李察靠了靠,说:“其它的构装师如果要提高构装的加成幅度,使用的时间完全要以五年甚至是十年来计算!你才用了多久,四个月。天哪!我想过不了多久,你都有可能做成可以用于复合构装的极品了!你知道吗,几年前就曾经在一次拍卖会上出现过一个极品的初阶敏捷,完全可不想象,它的加成幅度居然可以比正常的初阶敏捷还要高,直追二阶敏捷!那幅构装根本就是一个传奇,当场就拍出天价,比你给我的这三套套装加在一起还要贵得多。那简直就是件艺术品。李察!我觉得你再这样进步下去,就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传奇构装出来!”

    李察张了张嘴,从喉咙发出几个含意不明的音符,最后只说出来一句:“我争取……不退步!”

    啪!尼瑞斯重重拍了下李察的肩,用吼的说:“身为男人,怎么能够如此没有勇气!”

    可是四皇子这一怒,却魅力横生,眼波流转,尊贵与妩媚并存,简直比女人还要女人!

    法斯琪正在埋头大吃,猛然一口汤喷了出去!

    三个男人的目光瞬间全都集中在她身上,让她一时间羞愤无地,已轻轻抬起右足。以她的力量,只要一脚踏下去,就可以砸穿楼板,让自己穿到下一层去,从而避开这三个可恶男人的视线。

    法斯琪简直快要疯了,她不明白这位身份高贵长相漂亮得偏阴柔的四皇子,保持皇室礼仪婉婉约约的就好了,干嘛还要用吼的?这还让不让女人活了?

    李察算和法斯琪相处得久了,于是立刻转头,不再看她,定了定神认真地和尼瑞斯讨论着构装的事。

    可是一看到尼瑞斯那恨铁不成钢的幽怨眼神,李察心头就全是无奈。总不能告诉四皇子那幅所谓的‘传奇构装’多半是出自自己之手吧?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