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 豪门的义务

章四 豪门的义务

    那幅初阶敏捷确实是神来之笔,但现在李察构装水准稳步提升,如果肯花时间也不是做不出来。飞速更新只是他现在制造构装不光是为了卖钱,还要设计构装骑士,为自己和追随者量身定制构装,以及不断创作和制作套装,哪有时间再去做大量初阶敏捷,只为小概率情况下出一个特殊的精品?

    除非他能够象大多数诺兰德的构装师一样,建立一个专门的工作室,构筑几条稳定的采购和销售渠道,然后潜心研究和磨砺技能。但是那不是李察为自己选择的道路。

    那幅初阶敏捷也不是谁都做不出来,任何圣构装师,以及技艺精湛的大构装师都有机率出品,罕见的原因只是能做的人没人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做而已。原因和李察一样,要做一堆的初阶敏捷出来,才有可能偶尔产出一个精品。

    因此,李察那幅初阶敏捷既然能够卖出几百万金币,其实也没那么简单易得。至少神圣同盟另一位皇家构装师卢诺,不管给他多少年都是做不出来的。

    好在阿伽门农终于看不下去了,对李察说:“他有事求你,所以表现失常。”

    “阿伽门农,你!你!”尼瑞斯几乎要跳了起来。可是他回头看看李察的脸色,颓然坐下,说:“好吧,我确实有事求你。我想……我想……”

    阿伽门农又接话道:“他想和你一起征战位面。”

    李察倒没想到是这件事,皱眉不语,反复思量,揣摩着尼瑞斯的真正动机。他在法罗有太多的秘密,这是完全不能与人分享的。而且尼瑞斯毕竟是皇子,自己和他走得这么近,弄不好就会牵涉进皇储争夺中去,这可是大忌。

    尼瑞斯恨恨地盯着阿伽门农,那眼神简直象是要把他千刀万剐。可是阿伽门农怎会把他这不痛不痒的威胁放在眼里,继续对李察说:“尼瑞斯真正的想法,是想和你一起在位面战争中赚钱,以壮大他自己的势力和增加积分。”

    “积分?”李察听到了一个很陌生的词,这个词听起来很象苏海伦的风格。

    不过解释积分制度是一项颇为耗费口水的工作,阿伽门农绝对不肯做这种事。于是尼瑞斯只得详细向李察解释皇家最新实行的积分制度。这里面包括了成就兑换,时间加权,移动平均,乃至结果分布的各种处理方式等等要素。把一项制度弄得如此复杂,显然就是想把不那么聪明的人摒除在外,这又是明显的深蓝风格。

    不过尼瑞斯随即表现出了不俗的能力,简洁明了的就把制度解释得清清楚楚,显然对如何最大化利用这套规则已有心得。尼瑞斯的结论很简单,参加位面战争,通过位面战争壮大自己的军队和势力,就是最快捷的途径。

    但这也是最难的途径。

    先不论位面战争想要最终获得实际利益的不确定性,皇子皇女们争夺的是储位,并不是说仅仅成为一个优秀将领或者位面战争领袖就足够的。如果深陷位面战争的漩涡,牵扯太多精力和资源,就有可能失去在浮世德的先手和优势。所以除非找到可靠而有力的代理人,皇子皇女们基本不会自己跑去开发一个新位面。

    换而言之,皇帝磨练他们的是下棋的能力,而不是自己跳上棋盘去厮杀。

    等解释完积分制度,尼瑞斯看着李察,认真地说:“但是我必须提醒你,李察,如果你同意了我的要求,就有可能被别人认为是在支持我,从而有可能受到其它皇子势力的排斥,甚至可能是直接打击!如果你不愿意介入皇室内部的斗争而拒绝我,我不会介意的。”

    李察坐着不动,双眉紧锁,不断思索着其中的利弊。他在处理这类涉及到高层政治的问题上毫无经验,如果歌顿在,应该能够给李察不少指导。

    就在这时,阿伽门农又说一句:“在神圣同盟的历史上,只有没有实力的家族才会回避这种斗争。此外,”他突然露出个阳光而坦然的笑容,“李察,你现在能拿出来的,也就是你自己的支系吧。”

    这句话的潜在含意对李察似乎有冒犯的意思,阿伽门农并没有把他真正当作阿克门g德的家族掌舵人。但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就算李察现在支撑起了阿克门g德浮岛的门面,可实际上,甚至连歌顿这一系的力量,他都不能掌控和使用。

    所以阿伽门农是在提醒李察,如果他现在支持尼瑞斯,还只是个人行为,尚且影响不到家族。就算影响了,损失也不象李察想象的那么大。就象虽然阿伽门农在尼瑞斯身边,却不代表铁血大公爵就是为四皇子所用了。不得不说,这个常常语言精炼到简省的少年,有一副好口才,每每直击重点。

    直接点说,就是李察现在可以输的东西并不多,而赢却能赢很大。

    法斯琪这时也插口说:“确实如此。选择支持皇子是每个豪门的权利和义务,他们需要为帝国选出更合格的未来王者。”

    李察于是下定了决心。虽然阿伽门农说的是支系,法斯琪提到的是家族,不过意思都是一样的。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和家族实力有关,哪怕是支持错了对象,但只要家族实力足够强大,就是皇帝也要顾忌再三,不会做出出格的事,而且一个家族的支系之间立场不同是司空见惯的。实质上,皇帝不过是最大的贵族而已。有些贵族的家族历史甚至比皇族更悠长。

    “好吧,那么在这件事中,我又能够得到什么?”李察问。

    尼瑞斯大喜,说:“你需要提供一个有开发价值的位面,我们一起战斗。我的回报是,会为那个位面提供从容不迫的神恩,并且在那个位面中的一切收获都会分你一半。”

    “成交。”李察没有过多考虑得失,不过补充了一句:“我会拿出绿森位面。就是我们上次一起去过的位面。”

    “绿森?你的主位面不是法罗吗?不过绿森确实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位面。可惜熊彼德耗费了十几年也没有开发出多少成果来。听说那里的土著很麻烦。”

    李察说:“我觉得绿森更加合适。法罗现在的局势已经稳定,暂时需要消化成果,不宜过多开启战端。”

    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对望了一眼,问:“那你会和我们一起去绿森吗?”

    “当然!”李察微笑回答。

    最重要的事情敲定后,三个男人明显轻松了许多,开始随意闲聊起来。其实十句话倒有八句半是尼瑞斯在说,李察只能插一两句。而阿伽门农更是半天才会蹦出几个词语,内容倒多半是揭穿尼瑞斯的牛皮。

    不过聊了一会,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就都看出李察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于是问了起来,李察只是苦笑着解释了一下自己最近总会莫名烦燥的现象。

    阿伽门农和尼瑞斯都若有所思,互相看了一眼,随后阿伽门农微微点了下头。于是尼瑞斯告诉李察有办法可以解决,但要等段时间才能帮他处理这个问题。

    午饭终于结束了,李察又向尼瑞斯和阿伽门农订了一批武器装备。筹备位面战争需要时间,所以尼瑞斯计划了十天时间来集结属于他的部队。而在进入绿森位面之前,尼瑞斯还将举行一次献祭,以试图获得从容不迫的神恩效果。

    回到浮岛后,刚刚吃过晚饭,李察就收到了一封来自白夜的信,信上只有一句话:“明天正午,我带你去绝域战场见识一下。”

    绝域战场!

    那里据说是磨炼圣域强者的熔炉,也是通向传奇的不二之途。

    最近百年以来,大陆新晋传奇几乎全是出自绝域战场。说是几乎,是因为在诺兰德大陆上为人所知的例外只有一个,苏海伦。

    从这位传奇法师的历史来看,她伴随着深蓝的建立战争突兀地出现在大陆众生的视野里。这个女人似乎无需磨炼,也未经苦修,一出现便呈雷霆万钧之势压制住了凶恶的极地灰矮人,随后又自然而然的就成了传奇。而且一进传奇境界,她依然保持着张扬无比的气势,体现出了远超同类的可怕实力,被传奇法师虐待出心理阴影的传奇强者,数目绝对不少。

    虽然白夜没有说明,但李察知道,白夜多半是应阿伽门农要求,为了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而来。要不然她不会突然提出带自己去绝域战场。

    虽然李察不明白自己莫名的烦燥和绝域战场有什么关系,但是能够提前见识绝域战场的机会可不容错过。李察立刻把老管家叫进书房,递给他一张清单,上面全是极效药剂,让老管家设法在明天中午前收购齐全。这种极效恢复药剂阿克门g德可没有能力生产,也没有任何存货。极效药剂动辄上万金币一瓶,阿克门g德恨不得把一个金币当成两个来用,当然不可能储存。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