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 初入绝域战场 下

章六 初入绝域战场 下

    “出汗的话会引来许多依靠气味追踪敌人的生物!你必须学会控制。”前方的白夜冷冷地说。

    李察更是尴尬,连忙答应了,小心翼翼地收紧肌肤,分配体力,并控制着心脏和血流的速度。这对别人来说需要长时间的训练,还总会顾此失彼。但对李察而言,有了黑暗世界战技的底子,加上对白夜的观察和模仿,在真实天赋的帮助下,很快就能够精确控制全身上下了。

    “还不错,学得很快。”白夜难得夸奖了李察一句。

    两个人在山腹中穿行着,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白夜才说:“现在安全些了,可以放缓速度。我给你讲一下这里的情况吧。”

    随着白夜的讲述,李察才知道绝域战场原来不止一地。

    这块战场名为黄昏之地,原本是一个异常辽阔壮丽的高级位面,但是它同时被两个主位面诺兰德和达克索达斯所连接。

    在连绵战火中,本位面的文明分别被诺兰德和达克索达斯所灭亡。于是,有一天,在位面大陆的中央,两个主位面的大军相遇,就此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大战!战争持续了数百年,整个位面上的土著生命几乎都在已经在战火中毁灭。

    来自主位面的无数强者在这块大陆的各个角落不断战斗,他们全力一击的威力都足以移山填海,并且不断收割着位面上的各类天然资源。但对位面伤害最深的却还是传奇法师们,他们不断抽取位面自身的能量,化为威力恐怖的魔法,轰向对手。

    随着位面本源能量的干涸,生机也渐渐消失,这一位面逐渐变成死地,不再适合低级生命的生存。位面本身虽然失去了价值,但是它却连接着两个主位面,并且在长期的战争中,两边的位面通道已经变得无比稳固,甚至无法轻易地断裂开来,也就成为天然的战场。

    这即是绝域战场黄昏之地的由来。

    现在黄昏之地,两大主位面设下的传送门遍布大陆各地,除了双方修建的几座超级堡垒外,可以说大陆上任何地方都不安全,随时有可能遇到对方的人。

    由于双方都发现传统意义上的大军根本无法战胜对手,因此现在都不再派遣普通的炮灰战士,而是以圣域强者为主体彼此缠战。这才是位面战争最残酷,也是最真实的形态。

    “为什么会以圣域强者为主体彼此厮杀?这个位面还有什么值得占领的价值吗?”李察疑惑地问。

    在地下山腹中走了这么久,李察很少看到生命,就是有,也都是些没什么智慧的低级生命。这可和诺兰德的地下截然不同。诺兰德的地下黑暗世界,可是有着不比地面弱多少的强大种族和文明。

    而且李察一路走来,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矿产,地下暗河倒是不少,但里面奔流着的河水富含重金属毒质,少有生命能够消化承受。这确实如白夜所说,已经是一块濒死的位面,没有任何价值。

    不过白夜的回答是:“为了消耗。”

    “消耗?”

    “是的,消耗对方的强者乃至可以构成武力的一切资源。这就是绝域战场存在的目的。诺兰德和达克索达斯进行了上千年的战争,彼此之间对对方位面的座标都了如指掌。但是直接位面传送到另一个主位面去,无异于自杀。所以绝域战场就是最合适的消耗对方战争潜力的手段。每一个圣域强者乃至传奇强者的诞生都意味着大量的位面资源。绝域战场上,两个主位面之间比拼的就是让对方失血的能力。一旦有一方支持不住这种消耗,失去了在绝域战场上的全部立足点,那么就变得非常危险。因为绝域战场本身会成为一个攻击的最佳桥头堡,可供我们把大军源源不绝的投送到对方位面去。”

    白夜淡淡地看了李察一眼,说:“所以,在绝域战场上,第一件事是活下去,第二件和第三件事还是要活下去。”

    她领着李察转过一个弯,随即指向前方,说:“去看看黄昏之地的真正面目吧!”

    李察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绕过一根粗大的石柱,就踏上一座平台,眼前骤然开阔!

    在李察眼前,出现得是一片根本看不到边际的宏大世界,崎岖的大地一直向远方延伸,直到在天际尽头与天空融为一体。

    大地由黑色与深灰构成,一块块深浅斑驳的区域错落点缀在大地上,有如块块未愈合的创伤。而干涸的巨大河床则象大地被剖开的伤口,不知从何而始,也不知至何为终,长到无法想象。

    仅仅目测,那条干涸的巨大河流至少宽数十公里,最开阔的地方可能有上百公里。如果不是视野内尽是大地,李察都要怀疑这不是河流,而是一道海峡!

    天是阴沉的,浓密的云层遮蔽了整个天空,以至云层的下端许多地方都是厚重的黑色。但在云层中,却还存在着几道巨大的裂隙,从李察的角度自下而上的望去,也只能看到裂隙厚厚的云壁,根本无法一窥上方的天空是什么模样,只有一道道血色的光芒顺着云隙倾泄而下,给大地涂抹上一条浓重的深红色带。

    血色天光照耀的地方仅仅是极少数,而乌云遮挡了天光,因此在大地许多地方,是夜一样的黑。但那里并不是绝对的黑,可以看到一条条如极光般的绚烂光带在闪烁游走着,显得无比瑰丽。然而远远的看到极光光带时,李察心底却不由自主地涌上深深的寒意。

    那些光带和动荡之地深处的光带一样,都是时空混乱破裂时,散溢出来的能量所凝成。光带看似薄薄的一片,实质上里面都有可能包含着一个全新的巨大位面。时光光带内,完全是另一个时间和空间,一旦被它扫中,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流落到哪里。

    除了时空光带外,偶尔可以看到黑暗的大地中闪耀出一个个光点,那是魔法或者斗技产生的光芒。此刻李察站立的平台距离地面足有数千米高,这么远的距离上都能看到光芒闪耀,至少也得是八级魔法的威力。而且,在云层下的天空中,偶尔也会传来一两次闪耀的光芒!正在战斗的人,即使不是传奇强者,也相去不远了。

    这是一片无法形容的末日景象,混乱、阴暗、狂暴且绝望,到处都是血与火的味道,却看不到任何生机。

    这就是绝域战场,黄昏之地。

    达克索达斯的位面与诺兰德有些相似,不过它的力量来源更多偏向于混沌和黑暗,因此生物物种和诺兰德各种族有类似的地方,类人生物同样有着重要地位,但受到混沌和黑暗气息的影响,它们要更加高大、强壮、好战和暴虐。

    达克索达斯也有着高度发达的文明,它们更加倾向于武力,而诺兰德则是财富构筑的秩序与武力并重。至于达克索达斯智慧生命的特点,用白夜的话说,就是把人和怪物切碎了,再胡乱拼接在一起。

    “走吧!我们大致需要十天时间赶往日不落之都,然后你可以从那边的传送阵回去。路上肯定会遇到不少达克索达斯的爪牙,有得是让你开眼界的机会。”

    说完,白夜飞身跃出了石台,在空中自由下坠了几十米后,身体才在空中一扭,伸手在峭壁上一搭。在这一瞬间,白夜充分展示了她对身体和力量的控制精度,她的手臂不断加力抵消着下冲力,直至舒张至极致,然后五指一松,身体又开始逐渐加速坠落。当速度临近危险时,她又用手在峭壁上一搭,再减缓了少许下坠冲势。就这样,转眼之间白夜就消失在李察的视野里。

    李察本想给自己加持一个羽落术,但是这样下降的速度太慢,远不是白夜的对手,而且没有丝毫的灵活性。如果有敌人隐藏在旁边,缓缓飘落的法师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活靶子。

    李察于是一咬牙放弃了取巧和舒适的想法,而是学着白夜的样子从石台边跳了下去。他当然不可能象白夜那样以近乎笔直坠落的速度下山,而是落下数米就贴附在石壁上,然后手脚一松,再下落数米,再贴附在石壁上。这样一来,速度比白夜慢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下滑千米之后,李察也渐渐有了心得,身体更加协调,选择落脚点也更快更准,于是速度开始逐渐加快。

    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山崖下,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白夜已经结束了一场战斗,正在数十米外切割一具尸体。那是一头形似老鼠的生物,长短大约一米出头,但是首部却长了一个和人有些类似的头。

    白夜双刀灵动,顷刻间就把它肢解彻底,骨肉皮全部分离,血液全部倾洒在大地上,这也是血腥气特别浓重的由来。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手法,皮毛上竟然没有粘连多少血液,更没有血水滴落,完好得就像已经过各种工序处理的成品。

    白夜将它的骨骼和牙齿全都挑出来,再在血肉中剔出几颗黑色如钻石般的晶体。她把晶体收入口袋,将骨骼和牙齿用鼠皮一包,做成一个小包裹,背在了后背上。~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