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 魔动武装

    老魔法师贪婪地看了好一会,显示出让李察无法认同的厚重口味后,才低下头整理白夜扔下的东西,时时会发出一声尖叫:“啊哈,龙蜥将军的眼珠?这可是好东西。这是什么?该死的,冰太厚了!不要浪费力量!我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嗯,人马队长的心脏!也很不错!有心脏而没有脊椎,你可真是浪费……”

    老魔法师嘟嘟囔囔地唠叨了半天,地上的材料有一大半被他分捡出来,随手扔到另外一边。他忽然捡出了一块水蓝色的晶体,尖叫一声:“熊首督军的魂晶!还是上等货!”

    老魔法师抬起头,眼神中全是怨毒和愤怒,用尖利急促的声音说:“熊首督军的阳器和精囊呢?你能拿到魂晶,怎么会拿不到那两样东西?”

    “不小心踩碎了。”白夜淡淡地说。

    老魔法师几乎跳到白夜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胸口,几乎是对着她的脸在喷着口水:“踩碎了?你不知道那东西是熊首督军身上最珍贵的部位吗?一年才能杀到多少个熊首督军,你居然就踩碎了?!”

    白夜无所谓地耸肩,以招牌式的冰冷声音说:“有多珍贵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没有那东西,你这老家伙就硬不起来。你需要我兑现那个承诺的话,现在随时都可以。”

    老魔法师愤怒到了极致,全身都在颤抖着,用比大声说话高不了多少的音量吼叫道:“我不会这样便宜你的!日不落之都这么大,我就不信买不到熊首督军的**精囊!”

    白夜露出一个森然的恐怖微笑,说:“我不相信有人敢卖这东西给你。因为我已经放出过口风,谁敢这么做,那么我事后一定会用鼠魔的槽牙磨碎他的蛋。”

    “你……”老魔法师似乎愤怒得气都喘不上来了,李察甚至担心他会不会直接就此气死过去。

    不过老魔法师的生命力显然比李察想象的要坚韧得多。他当着李察的面,忽然伸手极度猥琐地在白夜胯下用力抓了一把,这才蹲了下去,继续翻捡材料。

    这一幕让李察大吃一惊,而白夜没有闪避,甚至没有反击。可能是看出李察的疑问,白夜以不变的声音解释着:“这是在这里出售物资的代价之一。”

    李察不觉得白夜有必要对自己解释。但是能够让白夜付出这种代价,老魔法师显然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至少曾经不是。

    片刻之后,老魔法师已经分捡完了材料,走向柜台后面,打开了柜子。

    白夜忽然伸手一招,那颗人马队长的心脏就飞向老魔法师,说:“这个东西,算在这小家伙的头上。”

    “你可真大方!”老魔法师看了李察一眼,极度刻薄地对白夜说:“怎么,这小子让你非常爽?”

    白夜居然点了点头,说:“鲜嫩可口,份量十足。”

    李察顿时眼前一黑。

    老魔法师再次怨毒地看了李察一眼,却出人意料地没再说什么。

    他拿出一大一小两个口袋,从大口袋中倒出不少魔晶装进小口袋里,掂了掂份量,就抛给了李察:“拿着,小子!敢动白夜的都不是一般人,希望你能活得长点。以后如果再来日不落之都,而我还活着的话,你可以来找我。”

    李察看了白夜一眼,白夜说:“你应得的,拿着吧。”

    李察不再推辞,收起了魔晶。

    大袋魔晶在白夜手上一闪而逝,被塞进那枚空间戒指里。

    在离开之前,老魔法师突然看了李察一眼,混浊的双眼中骤然闪过一道耀眼的电光。一瞬间,李察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从头到脚过了一遍,似乎连每一个细胞都被透视了一下!老魔法师眼中的电光一闪既逝,而李察则出了一身冷汗,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发火,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并不是任何一种侦测魔法。可是那种让人看透了的感觉,却是让他如此不安。

    “等等!”老魔法师叫住了李察和白夜。他回到柜台后面,从一个尘封的口袋中掏出三张皮纸,递给李察,说:“小家伙,如果你能够答应我,在有能力时就去给我弄来一副熊首督军的**和精囊的话,那这个东西就是你的了!”

    李察疑惑着接过皮纸,本能地先辨别一下材质,发现上面有着一块块忽白忽灰的斑块,心下首先就是一惊。

    这些皮纸多半是用深海斑星魔鱼的鱼皮制成,是可以用来制造三阶构装的材质之一。在皮纸上,绘着一幅幅魔法阵的草图,最关键处还有用方框圈起来的几处注解和说明。李察一看就知道,皮纸上居然是一幅从未听说过名字的构装设计图!

    构装设计图的顶端用诺兰德通用语写着构装的名字,李察轻声读出:“魔动武装。”

    李察手上的这幅魔动武装一看就是三阶的构装,但是魔法阵布局上却事先预留了大片的空白,空白处的面积累计起来多达三分之一。他心中一动,翻看第二张皮纸,上面同样是魔动武装,但空白处却被填补了大半。填补空白的部分,复杂度和难度远超其余部分,让整体构装的难度攀升到了四阶。

    最后一张皮纸上,几乎全部的空白都被填满,只剩下三个指甲大小的部分留空。但这也是一幅相对完整的构装了。整幅构装的难度再次提升,如果不是三块依然残缺的部分,李察甚至怀疑这已经可以算是一幅五阶的构装。但多出三块残缺空白,整个构装能够发挥出多少作用就很难说了。

    这三张设计图,在构装师眼中,就是无价之宝,特别是李察这样综合能力平衡,没有明显短板和缺陷,目前瓶颈只在魔力上的变态。所以李察拿着三张皮纸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不过他还能把持住,并没有一口答应老魔法师的要求,而是看向白夜。老魔法师的要求明显就是针对白夜的。

    白夜向三张皮纸扫了一眼,嗤笑说:“你倒是真舍得。”

    老魔法师重重哼了一声,恶狠狠地盯着白夜,一言不发。

    白夜则浑不在意地一摆手,对李察说:“答应他!反正他也活不了几年了。”

    得到白夜的首肯,李察才答应下来,把三张构装设计图小心翼翼地收好。

    看到交易确定,老魔法师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滑,摸着凌乱的胡子,嘿嘿笑道:“白夜啊,这次你恐怕终于要失算了!哈哈!”

    白夜脸色稍稍一变,却没再说什么,而是拉着李察离开。

    离开了老人的小店,白夜继续带着李察向日不落之都的最高处走去。在路上,白夜淡淡地说:“那个老家伙名叫劳伦斯。但是在二十年前,他还是一位构装师,这里的人都叫他圣.劳伦斯。”

    李察顿时一惊:“圣.劳伦斯?他是圣构装师?”

    白夜点头,说:“没错,虽然他只做出过一件五阶构装。但是四阶构装只要有图纸和材料,几乎没有他做不出来的。在最艰难的时刻,日不落之都能够坚持下来,可以说他居功至伟。没有他层出不穷的高阶构装,以这里的守卫实力可抵挡不住达克索达斯的疯狂进攻。”

    就算只能做出一件五阶构装,也是极为了不起的事。这样的人如果在诺兰德,必然拥有无上的地位,怎么会扎根在绝域战场这种险恶地方?李察疑惑着。

    而白夜继续说:“二十年前,圣劳伦斯曾和达克索达斯的一位传奇法师大战一场。他虽然最终击杀了对手,但自己也重伤而归,从此魔力开始流失,一年时间就降阶到了十级左右,后来虽然稳定住了,但重新升级的速度连普通魔法师都不如。而且他的身体机能也被破坏,失去了稳定的双手,再也做不出构装了。自那时起,他就一直靠开店买卖物资维持生计。由于他是惟一一个愿意长驻绝域战场的圣构装师,这里很多人都曾经受过他的帮助和……嗯,还有折磨。所以尽管他失去了能力,还是会有很多人来他的店交易。他毕竟曾是圣构装师和传奇法师,有时候一句话的指点,就可以让人获益匪浅。另外还有一些人……是来报恩,比如说我。”

    不过李察还是很难把那个猥琐、好色和疯狂的老魔法师与圣构装师和传奇法师两大头衔联系在一起。但他也不会去问白夜欠下什么样的恩情,需要忍受他的骚扰,而且还执意在他的店中销售材料。在白夜这种杀神面前有好奇心,和自杀差不多。

    “为什么不回诺兰德?”李察问。假如回到诺兰德,以圣.劳伦斯在构装方面的知识,照样可以享受到不比大构装师差的待遇。何必象现在这样窝在一个小店里,当一个穷困潦倒的老色狼。

    这次白夜倒是叹了口气,说:“他在这里呆了三百年,所以已经离不开这座城市,这片土地了。他曾经说过,宁可默默无闻地烂在这座为之奋战了大半生的城市里,也不想回到诺兰德享受风光奢华的葬礼。”

    李察默然,他不是很理解这份情感,却可以感受到它的厚重。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