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一 意义

    #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一路上,有不少人对李察抱以好奇和惊讶的目光,

    日不落都市中来来往往的都是强者,其中也有不少很年轻的人,但是年纪又轻等级还低到这种程度的,倒真不多见,强大的世家或许会送年轻子弟来绝域战场开开眼界,但是在这种险恶的地方,十三级魔法师的脆弱程度就如同诺兰德战场上的魔法学徒一样,即使配了护卫都不一定绝对安全,

    不过既然李察身边走着的是白夜,这些人也就聪明地选择了对李察视而不见,

    最后,白夜带着李察登上了日不落之都的最顶层,从这里看,那座千米巨塔显得无比壮观,巨塔底部已被永恒龙殿占据,回归诺兰德的传送阵也在这里,

    “很壮观吧,这座塔,至今为止,诺兰德上能够和它相媲美的建筑也没有几座,但是修建这座塔的种族却被诺兰德给彻底灭绝了,”白夜的声音,为这段历史更增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味道,

    白夜再向李察身后一指,说:“你回头看看,”

    李察回头,居高临下,入眼又是黄昏之地的末世景象,这一次立足点比初来时更高,视野也更强更宽广,

    “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绝域战场吗?”白夜问,

    李察摇了摇头,他略微猜到一点,但并不确定,

    白夜淡淡地说:“位面战争是我们的宿命,也是所有真正强者的必由之路,或许你会认为位面战争过于残酷,但是没有从源天强大的诺兰德,如果诺兰德在与达克索达斯和其它主位面之间的战争中落败,那么你现在眼中所看到的景象,就是彻底毁灭,这一位面毁灭了,我们和达克索达斯还会开辟新的绝域战场,这是最为残酷且真实的战场,杀戮就和呼吸一样,是这里每个人的本能,而当一个人刚刚接触位面战争时,往往会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是怀疑杀戮的意义,甚至开始怜悯敌人,另,并在其中寻求快感,来麻木自己,”

    李察心头一震,苦笑着说:“我好象两者都有,那该怎么办?”

    白夜淡然说:“记住!杀戮只是你的手段,而不是你的目的,你只要考虑这个手段是不是能够达成你的目的就行了,多余的事,不必去想,”

    李察苦思良久,才说:“我明白了,”

    需要杀戮的时候就杀戮,不需要的时候就放弃,一切原来如此简单,

    在踏进传送阵前,李察还在沉思,

    这次绝域战场之行,对他来说无异于一场残酷的心灵洗礼,从整个诺兰德的层面来说,位面战争早已不可避免,要么继续提升,要么象黄昏之地一样毁灭,在这义,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事,所以对李察来说,要么面对,要么回避,而白夜则用自己为李察展示了应对杀戮的态度,

    再次回到诺兰德时,李察觉得自己的心已包上了一层铁,

    在可见的未来,黄昏之地,必将是他人生中的一站,

    李察大公爵的浮岛上,虽然在黄昏之地呆了整整十天,不过黄昏之地的时间流速是诺兰德的八倍,因此在诺兰德只过去一天多一点,听到李察回来的消息,阿伽门农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把替李察保管的装备都还给了他,

    在看到李察第一眼时,阿伽门农的眼角就抽动了一下,这位沉默寡言的年轻人盯着李察整整看了几分钟,直把李察看得有些毛骨悚然,才点头说:“你终于没事了,”

    “你知道我有事?”李察有些奇怪地问,话说白夜突然带他去绝域战场的具体原因,他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回想起那天吃饭的时候,阿伽门农和尼瑞斯的表情,他们显然当时就看出来了点什么,

    好在这次阿伽门农并没有吝惜口水:“每个在位面战争中呆过一两年的人,拓期,多少总会有些心理问题,去次绝域战场不是最好,却是最直接的解决方法,要么从此坚韧,要么彻底疯狂,”

    李察神情立刻变得有些苦怪,反盯着阿伽门农,问:“你也这样干过?”

    “没错,”

    “是你自己的主意?”李察就不相决断和勇气,在黄昏之地那种地方呆久了,除了极意志强大的人,其它人都会疯的,

    “不,是白夜bī的,”果然如此,

    和阿伽门农简单聊了几句,商定了下批附魔装备的交付,李察就离开铁血大公爵的浮岛,回到阿克门g德的浮岛,

    在走向城堡的路上,李察路遇法斯琪,她拦住李察,仔细看了半天,才肯定地说:“李察,你好象又有些变了!”

    李察微笑:“又帅了吧?”

    法斯琪当即败退,于是李察哈哈大笑,径自回到书房,他要抓紧时间向老管家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就要重回法罗,进军绿森位面之前,他必须在法罗重新布局,以防意外,

    走出书房后,经过长长的走廊,李察忽然看到可可站立在落地长窗一角,正低头纠结挣扎着什么,

    李察并未在意,只是瞥了她一眼,脚下并未停顿,匆匆走向楼梯,可可也看到李察,却是神情明显一变,

    她些许的表情变化已被李察捕捉在眼里,于是停步问:“可可,有事吗?”

    “不不,没有什么……”可可拼命摇头,

    李察点了点头,并未深究,下楼匆匆奔仓库区而去,

    直到李察走远,可可才用力跺了跺脚,对自己恨得不行,她明明是有事想要恳求李察,可是真的看到李察,却又无论如何开不了口,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再见李察时,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一急之下,她的眼泪又已落下,

    她抽泣了一会,向老管家的办公室要出发了,这时老管家肯定在他身边,至少要到晚上,等李察离开诺兰德后,老管家才会有时间见她,

    深夜,可可轻轻敲响了老管家办公室的门,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但老管家的办公室中还亮着灯火,一般这个时候老管家还没有入睡,总要到一点左右,老管家才会睡下,而第二天六点左右,他又会起来,这一作息几十年如一日,几乎从未变过,

    老管家的办公室很狭窄,各类文件堆积如山,占据了办公室大半地方,看到可可,老管家示意她在桌前坐下,然后批阅完了手里可,等候着她说明来意,

    “我想……问一下父亲和哥哥的事……”可可惴惴不安地说,

    老管家扶了下眼镜,慢慢地说:“你没有和他们通信吗?”

    “有通信,但信中说,他们现在的状况很不好,”

    “稍等,”老管,点月内不能够还上欠款的话,领地将会被地方贵族议会暂时代管,”

    “我希望……能够向家族借一些钱,帮助父亲把这段时间顶过去,”

    老管家深深看了可可一题,另外,你拿什经用完了,”

    可可深深的低下了头,轻声说:“先……先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还钱……我,我再想办法,”

    “你没有办法,”老管家很直接,

    可可忽然哭了起来,呜咽着说:“我已经尽力了!可是……现在又多了一个珞琪!我……我哪一点都比不过她,”

    老管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刷刷刷写下几行字,再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了可可,说:“我想,这能给你再争取半年的时间,”

    可可接过一看,那是一张同意支取2000金币的支票,从老管家sī人帐户中支付,

    “啊!这不行!”可可站了起来,她舞弊,还经常以自己的名义资助一些穷困的阿克门g德战士,以及一些有前途,步战骑士,比如说以前的埃尔文,所以老管家几乎没有什么积蓄,而这笔钱,可能就是他现在手头上所有的现款,

    “好了,拿着吧!这是我最后能老管家叹了口气,把支票又塞回到可可手里,然后说:“至于你自己,好好向珞琪学学吧!”

    李察并不知道发生在可可身上的事,他也不需要知道,现在他重新回到法罗位面,正把所有在营地的追随者都召集到一起,对着染血之地和红杉王国的大地图开始布置任务,

    染血之地的马匪已经被清剿得七七八八,各种凶悍的异族在纵贯线战争中大伤元气,迁居到了地形更的染血之地深处,潜伏下来休养生息,要彻底把他们清出这片土地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