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九 命运之怖

章二十九 命运之怖

    无广告、、更他看到绿风,就从座椅支撑了起来,充满期待地问:“绿风,你回来了!有没有带回好消息?”

    “抓到了一个大人物!”

    “大人物?”年迈的精灵大长老一脸激动,但他随即平抑了一下心情,认真地问:“你如何判定他是大人物?”

    绿风早有准备,递上一柄魔法巨剑,说:“这就是那名骑士所用的武器,您可以试试它的威力,”

    精剑,左手拿起一柄精灵们常用的骨刀,不过这柄骨刀骨质更加致密光滑,上面雕刻着的花纹也更加细致优美,精灵大长老挥动魔法巨剑,就向骨刀砍去,只听丁的一声脆响,,精灵大长老手里的精制骨刃已断成两段,断口十分光滑,

    精灵大长老呼地出了一口长气,骇然道:“好厉害的剑!连被生命之树祝福过的骨刀都挡不住剑锋,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低!”

    绿风欣慰地道:“如此一来,我们就有机会把朱布灵风救回来了,”

    大长老缓缓点了点头,说:“灵风是除我之外,整个部落惟一能够他是我们部落存在的基础和希望,我们必须要想方设法让入侵者察希望,”

    绿风点了点头,说:“擒获了这名入侵者的重要人物,交换灵风的把握已经大了许多,问题是,我们今后怎么办?入侵者依旧在从恶魔之门源源不断的涌出,他们的数量无穷无尽!”

    精灵大长老脸上的皱纹深了许多,沉声问:“我们现在损失的战士已经有多少了?”

    “自从新的入侵者从魔鬼之门抵达后,部落里的成年战士已经战死一百零人,战争树人也毁灭了二十棵,灵风被入侵者抓走,”

    “那就我们部落半数的战士都已死在魔鬼的爪牙下?”精灵大长老苦涩

    绿风的声音同样苦涩:“是的,”

    精灵大长老走到窗前,看着巨树枝叶间不断跳跃欢叫的几个幼年精灵,叹道:“也许……我们当初应该尝试着与他们谈判,而不是直接发起战争,前后的入侵者明显分属不同的部落,”

    绿风一怔,大声道:“大长老!他们是从魔鬼之门出来的入侵者!不管他们分属多少个部落,都是入侵者,我们绝不能和入侵者妥协,必须把他们都赶回魔鬼之门去,然后摧毁魔鬼之门!这是战争!”

    精灵大长老叹了口气,问:“这是所有德鲁依的意思吗?”

    绿风一怔,说:“有名德鲁依是支持我的,”

    精灵大长老点了点头,默然片刻,部落里一共就十名德鲁依,其一伤一俘,也就只有一名德鲁依不赞同绿风,剩下的都是绿风的支持者,即要与入侵者死战到底,

    精灵大长老缓缓地说:“只凭魔鬼之门周围的三个部落,根本不是入侵者的对手,或许我们应该作好迁移生命之树的准备了,”

    “这怎么可以!生命之树已经在这里生长了上千年!”绿风大声吼道,

    “那怎么办?入侵者找到这里的话,长老也动怒了,

    “不可能!我们绝不会让入侵者有机会染指生命之树的,”

    “是吗?你们几个德鲁依有把握战胜入侵者?”精灵大,

    绿风的脸上泛起一层绿意,怒道:“我们会以生命捍卫生命之树!”

    “如果你们全都战死了呢?”

    绿风一怔,他从来没有想过从精灵大长老口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他此前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依眼,死亡不过是回归自惧,

    精灵大长老又追问了一句:“如果所有的德鲁依全都战死会放过这些还没有成年的族人吗?假如入侵者的大军出现在这里,你们可曾有十分之一的把握战胜他们?”

    绿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斗志如火,但是自从新的入侵者穿越魔鬼之门抵达绿森后,他们的处境更是每况愈下,

    魔鬼之门的长久存在,在过去的年月里一直消弱着他们部落的力量,虽然周边其他部落没有停止过提供各种援助,但是长期消耗他们的部落在衰弱,

    新的入侵者更为狡猾如狐,更具有攻击性,近来又多了许多令人生畏的强者,他们的武器和盔甲突然就有了不可思议的威力,绿风就从没见过能够把战争树人一下斩断的武器,

    绿风再怎么样欺骗自己,也只能说和入侵者拼命而个人作为代价,那些战争树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再也回不来了,行动迟缓的它们绝对逃不过入侵者强者的追杀,如果不是灵风太过重要,那么这种交换就是不折不扣的惨败,

    “绿风,你好好想想,是否因为你们这些德鲁依的荣誉和信念,就需要让整个部落、让生命之树为此毁灭,你们七个德鲁依,真能够背负起这样的责任吗?记住,这是几百条生命,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付出一百多条生命,”精灵大长老沉重

    绿风张了张嘴,最后只是说:“我不相信,那些入侵者能够穿透森林意志的保护,”

    “希望你是对的,”精灵大长老充满了疲惫

    绿风没有再说什么,行了一礼,就离开了树屋,他直接从空跃落,幻化成一头猎鹰,飞下数百米,落在生命之树的树根处,再变幻回精灵形态,在绿风面前,是一个幽深的树洞,两名精灵武士正守在洞口,

    “打开洞口,”绿风吩咐道,一名精灵武士即刻在树洞洞壁上一拍,封锁住洞口的藤蔓即刻垂落,让开了通道,

    绿风大步走入树洞,一路盘旋深入,一直到十几米深的地下,才踏上平地,这是一个天然的洞穴,无数生命之树的树根垂下,将宽大的空间隔成了十几个小间,每个小隔间都关押着一个或者是几个人类战士,这都是在一个月前抓获的俘虏,而自李察到达绿森位面后,这座牢狱新增加的囚犯就只有一位精英人形骑士,

    精英人形骑士此刻席地而坐,双目微闭,面无表情,对于身处的困境毫不在意,

    绿风怨愤的目光射在精英人形骑士身终无奈地转向其它牢室,这位人形骑士从不开口,不管什么情况,怎么折磨,他都是一副平淡的表情,只是偶尔望向精灵们的目光,会包含不易觉察的杀机,

    这不是语言障碍,德鲁伊们已经发现入侵者的领导人不乏能够使用他们语言的,在讯问,人形骑士的表情虽然很少,但明显不是一点不能领会的,就算完全听不懂,刀架在脖子上的意思够直截了当了吧?

    绿风感到烦燥不安,这名骑士的反应太镇静了,镇静得让人无法相信,他本能地感觉到其有什么阴谋,却又找不出切实的证据,他忽然控制不住自己,对人形骑士相邻一个牢室内的两名战士说:“现在要你们已经没有用了!”

    说着,绿风弹出两颗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生长蔓延着,十几秒后就布满了两名战士的身体,将他们牢牢束缚起来,

    这些藤蔓身上生满了几厘米的利刺,深深地扎入战士们的身体,随后藤蔓居然开始一起一伏地鼓胀着,空的利刺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战士们的血肉强行撕裂,吸进了藤茎!

    两个战士凄厉之极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牢狱,其余的战士们感同身受,他们有的畏惧,有的大吼大叫,有的则拼命地士安然坐着,偶尔向被吸血藤蔓吸食着的战士看上一眼,脸上依旧平静如水,

    两名战士的惨叫很快变弱,乃至于消失,吸血藤蔓的茎叶则多了许多血色的脉络,它缓缓蠕动着,居然开始绽放出大片美丽的白花,花根处一团团球状的茎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里面是新的吸血藤种子,

    绿风脸色阴沉,又射出四枚种子,活活虐杀了四名人类战士,可是人形骑士依然平静,最后,绿风实在觉得这样下重哼了一声,脸色铁青地离开了囚牢,

    在生命之树顶部的树屋内,大长老正在里面不安地走动着,绿风不能说是错,他也没有错,这只是两种道路之间的争执,道路度去看而已,要么和入侵者不死不休的战争,结局就是整个部落和生命之树的毁灭,要么与入侵者妥协,部落和生命之树都能够延续下去,

    长久的消耗已经使得部落未来的生机岌岌可危,这是尊严与生存之间的抉择,无论选择了什么,都是如此的痛苦,

    大长老的心忽然跳动了一下,胸口涌上一阵强烈的不安,这是生命之树在恐惧着什么,并且向他示警,但是这里是森林的深处,受到森林意志保护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