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六 这才是生活!(七夕第二更)

章三十六 这才是生活!(七夕第二更)

    李察定了定神,才从头开始仔细阅读资料,这才发现它并不是一颗全新的种子,和母巢共享灵魂,但是同样需要吸收养料和神性成长,而且创造战斗单位的能力只是母巢本体的三分之二,它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投放到其它位面中去,哪怕能力只有母巢本体的三分之二,也是位面战争的一大利器,

    只不过,母巢口中所说的‘一点点代价’,其实只是一万颗位的神性而已,

    而已……

    看到这里,李察直接把这件事忽略,

    另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是母巢行将抵达七阶,当李察再次回归法罗时,估计就可以再次成功晋阶,

    处理完母巢,李察在意识中和刚德打了个招呼,片刻之后,一个如山一般的身影就冲进了李察的住处,不由分说就给了李察一个熊抱,差点让李察背过气去,

    李察好不容易从刚德的熊抱中挣脱出来,上下打量着这个钢铁铸成的大汉,大笑着一拳砸在他胸口,说:“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遇上什么麻烦?”

    “和铁三!这帮家伙没事总想把爪子伸到我们的商路上,老子当然不能跟他们客气!他们来一次,我就和他们打一次,前前后后砍了他们三千多人,我们伤亡了一千五左右,”刚德说,

    李察在意识中清点了一下人形骑士的数量,发现只有一千两百多,比预计的战损还要多了一百多,皱眉说:“这种伤亡,看起来打得很艰苦啊!”

    刚德不好以前习惯了和头儿你一起战斗,总是试图模仿你,但怎么都办法达到同样的战果,而且铁三角帝国的兔崽子们数量总是很多,”

    “哦,他们的指挥官是谁?”李察问,

    “一个叫威伦的家伙来得最多,撒伦威尔也来过一回,我一个不小心就被他给包围了,他***,那一仗打得实在艰难,战死那一仗,不过这老小子最后还是让我给打回去了,呸!谁说铁三角的兔崽子们不怕死来着?”刚德愤愤地说,

    李察倒是大吃一惊,说:“撒伦威尔都被你打回去了?他的兵力是你的几倍?”

    “两倍不到,”

    “他打跑的?”李察问,如果兵力以一对二,手上没有母巢兵种的话,李察都不敢说能够在正面对决的情况下战胜撒伦威尔,李察纵横战场的秘密其实就两个,一个是母巢兵种的超强战力,另一个则是母巢和追随者指挥起来可以做到如臂使指,第二条刚德可都不具备,

    ,说:“那老小子在打仗的时候还敢耍帅,象以往那样站在车顶指挥,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所以我就不管那么多,带上一队骑士就冲着他的方向狠杀!不砍了那老小子,老子就不准备活经打,才冲了几下就穿透了他们的阵形,然后那老小子见势不妙,直接跑路了,”

    李察听完,半天不语,最后拍拍刚德的肩,叹道:“遇到了你,也算他倒霉,”撒伦威尔显然还没做血战到底的结果八成是刚德被灭,但是撒伦威尔没敢赌最终的运气,

    就在不久之前,李察还和,结果李察离开法罗之后,撒伦威尔又被刚德以蛮不讲理的战术击败,这位铁三角帝国的皇子确实有雄才大量,只不过看起来运气确实不怎么好,

    李察看了看时间,说:“刚德,去召集一支全骑兵的部队,要两千人左右,既然我回来了,我们索性到铁三角帝国里去转一圈,好好教训一下他们!”

    刚德双眼一亮,大声叫好,然后问:“现在就出发吗?”

    李察笑道:“哪有那么快!不要着急,准备得充分些才好,我们后天再出发,”

    李察和刚德一起走向军营,他要亲眼看一看自己的军队现在是什么样,刚走到半路,就看到伊俄匆匆赶来,这芒比以前暗淡了不少,但却变得更加沉稳厚重,身上隐隐散发出缕缕杀伐气息,

    李察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伊俄,有些吃惊地说:“又要突破了?够快的啊!”

    战斗神官却没理会李察,视线直接越过了他,落在了流砂身上,微笑着说:“你终于回来了!”

    流砂叹了口气,感觉又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李察横跨一步,插到了伊俄和流砂之间,说:“她什么时候能回来,现在可是我说了算!怎么样,十五级的大神官,我们找个地方切蹉一下神官格斗术?”

    “乐意奉陪!”伊俄立刻答应,

    战斗神官似乎已经彻底忘记匆匆赶来的最初目的了,当先向旁边一座空弃的营房走去,看着战斗神官的背影,流砂总觉得他身

    李察紧跟着战斗神官进入了营房,他的微笑中同样有一丝阴谋的味道,原本李察对于神官格斗术的理解远比不上伊俄,可是现在却不同了,李察的第二意识无时无刻不在推衍精研着神官格斗术,这么长时间下来已渐渐融会贯通,再和绝域战场的所见所学结合后,李察相信,绝对会给伊俄一个大大的惊喜,

    营房的门重重地关上,把流砂和刚德都拦在外面,

    房门关上后,里面突然传出伊俄的一声惊呼,随后就是一连串乒乓作响和重物坠地声,整个营房都颤动了一下后,世界重归安静,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李察从里面走了出来,未来的圣构装师此刻衣衫破烂,满脸青肿,一只眼睛更是肿得已经完全睁不开,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看到流砂和刚德,李察咧嘴一笑,可是他的嘴角同样高高肿起,这么一笑就牵动了伤口,痛得李察吸了口凉气,笑容变得扭曲而且古怪,

    不过伊俄没有出现,

    刚德立刻叫了起来:“头儿!那小子呢?”

    李察嘿嘿一笑,用拇指向身后指了指,说:“在里面昏着呢!”

    流砂咬牙切齿,连续几个治愈扔在李察身上,对这些皮肉伤来说,实在浪费,李察笑得很是得意,向房间里指了一下,说:“那里还昏着一个家伙呢,给他也来一个治疗吧!”

    “不给!这家伙既然这么能打,让他自己治疗自己去吧!”流砂怒道,

    李察哈哈大笑,不顾刚德就在旁边,用力在她c混上亲了一口,不过李察嘴上的青肿还没消,亲得太用力的结果,就是在下一刻痛得直吸凉气,结果让流砂又是气恼,又是心痛,神术跟不要神力一样又在李察身上扔了好几个,

    经过这么一个插曲,李察倒是不能立刻去军营了,即使有神术效果,伤势也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恢队面前出现,李察心中一动,对刚德说:“你去准备吧,我需要休息一下!”

    刚德嘿嘿地笑着,声音说不出的怪异,笑得流立刻掉头溜走,刚德一走,流砂这才发现现场似乎只剩下她和李察,这可很是不妙,果然,李察直接把她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挣扎脚踢上了房门,

    过了不知多久,一片狼藉的营房中忽然响起伊俄的怒吼:“李察!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同一时刻,李察仰躺在地板上,摊成大字型,呼呼地喘着粗气,他现在感觉比刚刚和伊俄的格斗还要辛苦得多,流砂则依偎在李察身旁,轻轻用手指划着他胸膛,重重哼了一声,

    论起神官格斗术,还是流砂造诣最高,

    流砂懒洋洋地问:“你是怎么把伊俄打倒的?比我想的要快得多啊!”

    “这家伙觉得自己的格斗术比我厉害得多,所以一开场就冲了上来想要速战速决……”李察说,

    “然后?”

    “然后他就被我打昏了啊!”李察笑得天真无邪,

    流砂大吃一惊,说:“什么?他上来就被打倒了?那么后来……”

    “后来啊……嗯,我只是收点说,

    流砂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下次别再这样了,”

    李察用力点头,答应道:“放心,下次不会受这么多伤了!”

    流砂大怒,手开始向下滑去,李察这才惊慌起来,失声叫道:“喂!你这样胜之不武……啊!!”

    在法罗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当阳光重新照耀法罗大地时,精疲力竭的李察用尽全部意志,才从床上爬起来,他站到窗前,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忽的才是生活!

    好在距离出战还有整整一天,无论战斗神官虽然严格说起来是被李察给暗算了,但是输了就是输了,他绝不会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而且此次战败后,伊俄也不准备短时间内再找李察缠战,那样的话和无赖无异,他准备等李察正式升到十四级,

    然而在内心深处,伊俄却对未来一战的结果毫无把握,

    PS:真有勇气的话,两个人没有走不到一起的理由,仅以此句献给还处在经常犯二年纪的兄弟姐妹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