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七 真名

    第二天清晨,李察亲率两千骑兵出战,一路向北,直扑铁三角帝国。

    铁三角帝国边境军团一个步兵团四千人一触即溃。李察却毫无兴趣追杀溃军,而是挥军直进,以每日两百公里的速度在帝国领土席卷而过。一周之内,先后击溃一名伯爵、三名子爵和七名男爵的私军,扫荡了十几座贵族城堡,然后扬长而去。

    帝国反应也算是迅速,第一时间调集了三千铁骑在后面穷追不舍,又动员了两个整编军团随后赶来。

    结果在行将逃离铁三角帝国疆域时,李察突然挥军掉头,与身后追来的三千铁骑决战于帝国的帕潘河谷。

    一战之后,帝国素来引以为傲的铁骑全军覆没。

    李察扬长而去,后方两个整编军团坐拥数倍军力,却不敢再追。

    一日之后,撒伦威尔闻知了战况,猛然吐血数口,就此大病了一场。那三千铁骑也是隶属他名下番号的精锐部队,这次出战是由帝国军部直接调度,他事先不但不知道,连当时的现场指挥权也没由他那个派系的将领掌握。即使撒伦威尔很清楚,就算他的将军拥有指挥权也会败在李察手里,但是这么明显地被帝国内部的政敌阴了,他还是没法咽下这口气。此次被歼让撒伦威尔元气大伤。

    撒伦威尔在帝国内的各个敌人都开始蠢蠢欲动,李施龙图就数次指责撒伦威尔作战不力,屡战屡败,空自损耗军力。虽然李施龙图自己在和巨龙教徒的战争中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至少还能做到攻城掠地,互有输赢,不象撒伦威尔败得这样难看。

    现在帝国下下已经充分意识到了李察的威胁,毕竟不管贵族们如何指责撒伦威尔,其实更多是出于政治目的,他们很清楚这位皇子殿下的实力,也知道换个人带兵可能结局会更糟糕。于是帝国层也开始讨论等东西方两线战事结束后就开始南征。可是撒伦威尔却知道,那场战争很可能与他无关了。

    李察以这种无比强势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归来,然后又在一个午后悄悄和流砂离去。经此一战,李察相信,红杉王国里那些贵族们应该会变得老实许多,该交的过路费一分都不会少了。

    离开的时候,李察带了十几匹母巢特殊调制的魔骑。这批魔骑各方面属性全面增强,完全压倒了熊彼德家族为镇熊骑士们专门培育的座骑。放眼神圣同盟,它们也可算得普通构装骑士的一流座骑。而且此次重新创造的魔骑服役寿命达到十年,而非原本的三年。这才让在它们身加载的座骑构装变得更加有意义。除了魔骑外,李察又抽调了六名阿克蒙德战士和步战骑士。

    惟一让人不快的是,魔骑花的传送费和战士们一样多。

    回到诺兰德后,李察麾下又多了六名构装骑士。算驻守在绿森位面的四个,李察现在已经拥了整整两个小队的构装骑士。

    李察很奢侈地没有急于回绿森位面,而是在浮岛里停留了一夜。

    这一夜,李察进入阿克蒙德的家族墓地,一路到火山口附近。

    在最一层,是六个觉醒了真名的阿克蒙德。李察还记得,那一晚歌顿就是坐在某个墓碑,和自己说了很多话,并且教会了自己精灵秘剑。

    虽然现在回想,除了第四弦苍蓝之月对应的破灭深得神韵之外,歌顿教的其它几式秘剑都有些似是而非,还需要李察自己去慢慢揣摸体会。他几次在危机中使出来的招式,更多是受到弦月之力的牵引,而非主动为之。要真正发挥秘剑的威力,还需要走很长一段道路。

    李察绕着火山口走了一圈,最后选定了一个位置,在面作了个标记。这是整个阿克蒙德家族墓地最高的位置,甚至比那六个墓碑还要高。这就是李察为伊兰妮预定的位置。

    站在火山之顶,李察放眼四顾,这里是一处独立的空间,火山口内岩浆翻滚,李察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敢跳进去的话立刻会化为灰烬。而且火山通道似乎并不是封闭的,仿佛能够通向另一处未知的空间。只是李察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穿越熔岩,到另一端去一探究竟。

    他又抬头看天,穹顶是一片滚动的暗红色,不知道光从何而来。那翻动的暗红看得久了,却让人不由自主的心中发慌。

    阿克蒙德家族墓地,必然隐藏着很大的秘密。不过能够在浮世德立足的豪门,又有谁没有点秘密?

    李察就在火山口随意坐下,他本意只是打算放纵一下思想,考虑一些事情,片刻后竟然自然而然的进入了深度冥想的状态。这一次,李察身的阿克蒙德血脉格外清晰,而精灵血脉除了幻星之外,其它的明显受到了压制,变得模糊不清。

    本该在身周出现的点点星芒,数量少了很多,而却有一片片从未见过的暗红色火云在缓缓游荡着,或许是受到家族墓地异空间影响的缘故。

    李察没有多想,已进入冥想状态的他只是随意挥洒着意识,捕捉到什么就是什么。那些暗红色的火云内充满了狂暴燥动的能量,单论品级,比二阶星芒还要强。然而它蕴含的力量太暴烈了,李察的意识一触到火云,即刻感受到阵阵灼烧的剧痛,痛得他咧了咧嘴。

    可是这种灼痛,却又让他感觉到一丝熟悉和亲切,似乎并不是那样的难以忍受。李察心念一动,就如每次冥想时做的那样,牵动着火云进入体内。火云一入体,里面的能量即刻散入阿克蒙德血脉内,让血脉中的熔浆变得更加炽热!

    李察的意识再度挥出,又捕捉到一片火云。

    就这样在整个冥想过程内,李察毫不刻意,只是随意挥洒意识。意识就象鱼线,每次挥出,无论在哪里,都必然会牵回一片红云。而李察周围的火云数量越来越多,根本收不胜收。

    到后来李察也发现了,并不是他的运气特别好,而是每当意识挥出,那些代表着混乱与爆裂的火云就会自行向他的意识靠。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李察忽然全身一震,结束了冥想,缓缓睁开了眼睛。在这一刻,他的魔力终于攀升到了十四级。

    而伴随着魔力突破瓶颈,李察体内阿克蒙德血脉正逐渐升温,转眼之间就接近沸腾!李察只觉得周身炽热难耐,呼吸中都似乎带了火。但奇异的是,如此炽热,如此高温,却不是想象中那样难以忍耐。

    火山口的岩浆同样翻涌起来,一颗颗黑色岩块如同失去了重力,从岩浆内浮出,再缓缓飘半空。其中一块恰好在李察面前飘过,李察心中一动,忽然张口一吹,吐出一缕几近透明的火焰,冲击在那块黑岩。黑岩被火焰吹袭处立刻熔化,顷刻间就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孔洞,一滴滴深色的熔浆还在向下滴着。

    李察静静地看着黑岩,片刻后才明白刚刚那恐怖的一幕居然出自自己之手。还没等他为此感到惊骇,忽然一串长长的符号从李察的阿克蒙德血脉中浮出。那串符号长得几乎看不到尽头,除了最开头的一小段呈现耀眼清晰的金红色,后面的都暗淡之极,根本无法分辨。当李察的意识接触到那一小段金红色符号时,自然而然的就明白它的意思:

    迪斯马森……意为毁灭。

    李察忽然明白,这就是自己的真名最开始的一段了。觉醒真名,意味着自己掌握了一点可以触摸规则的力量。

    魔法之路有成千万条,可是当初自己却毫不犹豫地选定了杀力第一的方向,从而出现了牺牲能力。现在看来,或许也有受到未觉醒的真名潜在影响的因素在里面。

    一想到自己真名中那长长的还未觉醒的部分,李察忽然想,难道有一天,自己要和山与海比一比谁的名字更长?

    想到这里,李察不禁莞尔。

    然而短暂的喜悦和轻松过后,李察开始渐渐感觉到了身体内隐藏的爆烈。那种力量深藏于阿克蒙德血脉内,如微红的岩石,看似没有温度,然而一旦把手放去,却立刻会被灼伤。

    李察抬起手,放在眼前看着。一颗火球从李察手心中浮现,火球盘旋不定,却凝聚不散。以李察现在的控制力,操控三级的火球术已如臂指。但这颗火球和普通魔法凝聚而成的火球大为不同,颜色明显偏暗红,里面更有一抹抹暗色在流动着,宛若滚动的岩浆。这颗火球比普通火球要厚重凝实得多,更有浓郁的实质感。

    李察随手一挥,把掌心的火球弹出。火球缓缓飞出数十米外,炸成一片暗红火浪,如波涛般向四周荡开,然后才徐徐下落。大多数火焰都落入火山口内,尚余几缕火苗凝厚如液体般挂在了火山口的石壁,就此粘在石壁,燃烧不停,良久才熄灭。

    李察将双手插进口袋里,站在火山口边,俯视着下方翻涌的岩浆。此时他的心情亦如处于两个世界,一边是熔岩,一边是深冰。

    炽热的火风不断从火山口内逆势而,吹动李察的发丝。在他那深深的瞳孔内,倒映出两座火山。

    快十九岁才觉醒真名,李察不知道自己算是快还是慢。可是拥有真名之后,阿克蒙德就在他身烙刻下深深的印记,再也难以抹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