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九 邀战 下(第五更!后面还有)

章三十九 邀战 下(第五更!后面还有)

    [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索丝蕾尔拼尽全力才钉住身体,止住去势,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丝僵硬,就在这时,李察忽然双c混微张,向她吹了一口气!

    一缕无色透明的火焰从李察口中吹出,笔直喷向索丝蕾尔眉心,索丝蕾尔心底骤生一道无法形容的寒意,惊骇到了极处,尖叫一声,左手也多了一把短刀,双刀交叉挡在身前!

    双刀刚刚架好,刀锋上就骤然亮起魔法光芒,双刀刀锋都在颤抖着,随后啪啪两声脆响,短刀附着的魔力全部爆裂,刀身也布满龟裂!

    索丝蕾尔拼命把已碎成无数破片的双刀掷出,然后完全顾不得仪态了,直接扑倒,就地一个打滚,这才闪掉火焰的攻袭,那缕透明火焰在索丝蕾尔上方一探即收,

    索丝蕾尔惊骇玉绝,刚刚撑起身体,却发现李察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边,长刀灭绝正放在她的颈侧,

    城堡顶层,老熊彼德脸色已是极为难看,而他身后一个中年男人更是一声低低惊呼:“难道他来自绝域战场!?”

    “哪来那么多的绝域战场?他才十四级!”熊彼德公爵怒吼道,能在绝域战场立足的都是圣域强者,也有不怕死的年轻人跑去开眼界,但那都需要家族或者师门护航,而且自身力量至少要达到十六或者十七级,否则光等级差就足够要命了,

    可是他心底却是惊疑不定,虽然这是常识,但他总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没什么底气,李察击败索丝蕾尔的方式简练直接,却又匪夷所思,事后回想,就是花费最小代价,又能以最快速度击倒索丝蕾尔的惟一方法,

    这种战斗方式,正是在绝域战场上经过殊死搏杀,却又成功活下来的强者的共同特征,对于能够在绝域战场那种地方活下来的怪物,等级高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蕾尔的脸蛋,淡淡地道:“你回去练两年再说吧!时间还长,不急,我会等你的,”

    说完,李察手中长刀了一眼,忽然笑道:“真不愧是达里奥!要是换了我,肯定做不到跟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顺便提一句,珞琪在我那过得不错!”

    熊彼德公爵脸皮再厚,此刻一张脸也胀成了酱紫色,双手握拳,全身都在颤抖,没有任何一个熊彼德敢回头向他看上一眼,惟恐被事后迁怒,

    李察再向熊彼德公等着你,别让我等太久,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罢,李察转身离去,

    在他离去后很久,整个7-7号浮岛,还是一片死寂,

    李察在熊彼德家族浮岛上放话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浮世德,

    听到这一消息的贵族们反应不一,

    门萨公爵一位宠姬在当晚被公爵虐待至死,

    约瑟夫家族表面上一片平静,但是本来每日只是看看书,欣赏一下日落月升,准备安然度过生命最后阶段的雷门g听到此事,沉默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清晨,他就离开了家族浮岛,披挂整齐,率领着战士们又开始投入位面征战,

    菲利浦听到shì臣汇报了此事之后,只是说了一句:“阿克门g德家的小子,终于要露出獠牙了,”

    皇帝的这一句评价很快流传开来,李察这下更是名声大振,

    很多贵族都很热切地希森位面去,试试李察的獠牙究竟有多锋利,现在李察公开承认辛克蕾尔是他杀的,长刀灭绝也在他手里,更把约战的场地指定为绿森位面,这可是重的两个位面之一,要说位面座标被夺取后就此找不回来了,谁都不会相信,

    然而让人大失所望的是,熊彼德家族此后却全无动静,他们既没有召集强者,也没有从位面和领地调集军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想要和李察决战的意思,

    贵族豪门们无奈之余,也对熊彼德公爵的脸皮厚度深感钦佩,在此背景下,索丝蕾尔反而跃入大家视瓶高级些的角色,而辛克蕾尔由于很早就参加位面战争,她的名气远在索丝蕾尔之上,而在在辛克蕾尔战死之后,熊彼德双花就渐渐被人们遗忘,

    而经此一役,索丝蕾尔再次成为贵族们交物,作为熊彼德家族惟一敢于挑战李察的人物,她得到了广泛的赞誉和认可,当然,在赞美之余,贵族们都不会忘记加上一句:“可惜熊彼德家族实在没有男人了,”

    李察没时间去关注熊彼德家族的动向,他只是按自己的节奏在处理着各项事务,

    在他将要进入绿森位面之前,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深蓝在法罗矮人火药研究上取得了重大进展,并且对配方进行了改良,新配制出的火药威力更大,也更加稳定,

    而且作为对李察慷慨解囊,帮助深蓝维持财政平衡的报答,灰矮人难得大方了一回,用超远程传送送来了一个空间盒,里面装了一个立方米的新式火药,附带了一千个炼金起爆装置,

    这是非常好的消息,

    李察收下了火药,再带上这段时间花费了近五十万金币购买的魔法材料,和尼瑞斯回到了绿森位面,

    绿森位面已经是一个月过去了,

    李察第一件事就是把构装分发下去,立刻建立了一支由十个构装骑士组成的队伍,这已经算是小有规模了,

    然后,李察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那些火药在绿森位面环境下的特性和最佳使用方法,黑金送火药来时,同时附上了详细的特性和使用说明,这些火药第一个用途,就是对

    火药的性状很稳定,平时几乎不会爆炸,但是当剧烈撞击达到一定强度后就会被引爆,

    李察先是在岩木上涂上了一小块火药,然后让重甲,只听一声轰鸣!重甲战士踉跄后退,双手虎口出血,而岩木树干则出现了一个大坑,只剩下一小部分还连在一起,另一名重甲战士上去两斧就把这棵岩树伐倒,

    不过看轰击火药的那名战士伤势,这些改良火药的威力比预想的还接下来几天,李察放手让手下人研究火药的用法,经过众人反复实验,倒是真的衍生出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用法,

    最终确定下来的方法,是先在岩木上钻一个小孔,然后塞进一根和孔洞等粗的钢条,钢条前端粘附了一块火药,最后则是由一名重甲战士狠狠一锤砸在钢条末端,火药就会在岩木中心爆炸,瞬间威力足以将岩木炸断!

    用这种方法,一名伐木战士一天出数倍,

    李察终于放心,放手让手下人去做,他则把自己关进魔法实验室里,一连数日不眠不休,只是全心全意只有珞琪在帮助和服shì,当第七天李察在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后终于成功地制出一张新的魔纹构装时,情不自禁地把手边的珞琪抱了起来!

    直到这时,李察才发现,珞琪似乎瘦了不少,神色也憔悴了很多,不由心中微有歉疚,

    “这是什么构装?它的耗费好大!”珞琪问,

    李察叹三十万金币的材料报废,任何一个小失误,想要修正的话就是几千金币,小错误累积多了,也就没法修正,最

    如果论整幅构装的材料消耗,哪怕李察一点错误都不犯,也是蛮荒壁垒套装的一倍以上,这可只是一幅构装!算下来,李察手边储备的价值近两百万的魔法材料,就因为试制这幅构装已近损失殆尽,

    李察现在只希望这幅构装会如它的说明那样厉害,但不管怎么说,李察成功绘制出了这幅构装本身就是一个里程碑,因为它是三阶构装!

    李察至此,一只脚已经踏进大构装师的门槛,从构装水准上正式和神圣同盟皇家构装师卢诺平起平坐,而且这幅构装的设计精妙复杂,绘制难度远在普准天赋以及扎实得可怕的功底,也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掌握它,

    李察出神地看着手中的构装,片刻才说:“它的名字,是魔动武装,”

    “魔动武装?”珞琪反复念着这个名字,最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问:“这是你设计出来的吗?是几阶的构装?”

    李察摇了摇头,说:“不,它是一个真正天才人物的心血结晶!别看它只是三阶构装,但是以后却有提升到五阶构装的潜力,不过设计出它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好色疯狂的老头,而且没有几年好活了,”

    “您是打算自己使用这幅构装吗?要不要我来帮你安装?”珞琪问,

    李察沉淫了道:“好!”

    PS:七夕,兄弟们都激动了啊,好吧,俺也疯狂一回,这更结束,继续开工,争取再来两更!

    uduu,夜月猫猫,沙怀楚怀沙,龙淫香魂,feegao,pathpass,推倒苏海伦(这名字起的ymia,奥黛雷赫的哀羞苏海伦的喜悦,苏怀石,Silver(老牌帝国主义了)罪恶之城城主(带崽的)ieshuna(天津卫?)

    最后,最是说说俺自己,七夕啊,俺居然晚上大半时间是在飞机上过的,这他/nǎi/nǎi的,俺不成了那搭桥的鹊了吗?

    再PS:继续开工后面更可能很晚,等不及的可以明天再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