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 解析 (第六更)

章四十 解析 (第六更)

    书迷群4∴⑧0㈥5李察取出一把裁刀,顺着某道纹路把魔动武装裁成五个部分,分别置于身体五个部位,这不是五个构装,而是一个完整构装的五个部分,其它的部位还好说,背部的两个构装组件安装必须得有人帮助,

    珞琪虽然应该是第一次装置构装,但是她认真倾听李察的详细解释将特制的药剂涂抹在构装组件和李察身体相应的部位上,然后以魔力激发构装组件,双手托住构装组件,稳稳地将它安放在相应的位置上,

    构装组件发出一道强烈光芒,数十根魔力构成的能量回路刺入李察体内,整幅构装渐渐沉入皮肤下面,最终与他融为一体,只在体表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花纹,

    李察握紧双拳,额头不断渗出细细汗珠,融入构装的过程,就如同被烙铁烙印皮肉一样疼痛,不过李察对身体有着精细入微的控制力,双拳虽然紧握,身体却纹丝不动,以免影响了构装植入的精度,

    第二幅构装组件安放完成后,李察长出了一口气,珞琪则适时的拿过一块毛巾,为他悉心的擦去汗水,

    李察忽然抓过珞琪的细看了半天,随后又延着珞琪的双臂逐渐向上摸去,直到肩背和胸脯,

    珞琪坦然站着,任由李察动作,心中却一动,想到了什么,忽然间跳得快了一些,

    而此刻在李察的意识中,珞琪身体表面已经全是密密麻麻的数据,可是这些数据却和他直正想要知道的东西依然有差距,李察凝聚意识,双手再次在珞琪身上游走着,试图让,好把自己所需要的部分筛选出来,

    李察的力在处理所有的数据,甚至连一刻不停地在自行解析神官格斗术的第二意识也暂时调了过来,可是冗余和无效的数据实在是太多,让李察的三级智慧也不堪重负,

    李察张大眼睛,竭力捕捉着珞琪身上每一点细微的变化,就在他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之时,双眼忽然一阵疼痛,随即猛然感觉到有某种竟然喷出两道淡色的光芒!

    而在李察眼中,珞琪的影像正随着他的心意在变化着,体表一切无用的毛发、衣服都被移除,她体内筋脉分布和魔力流动则渐渐变得清晰,这才是李察想要看到的东西,

    李察猛然感觉双眼一痛,头脑中阵阵眩晕,连忙从刚才的奇妙状态中退出来,休息了一会才有所恢复,而珞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来李察的不妥,连忙过去帮他按摩头部,

    李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相隔许久,真实天赋终于进化到了三阶能力,解析,

    三阶解分析李察所看到的一切,并且在李察已有知识范围内对目标进行分析,另外,在启动解析能力时,李察现在可以穿透大约十厘米的障碍物,包括衣服盔甲这类物品,只有具备强大封魔效果的容器才能隔绝李察的解析能力,最后,在启动解析能力时,李察还兼具了强大的看破幻像、隐形的能力,

    李察心底涌上淡淡的欣喜,现在实力的每一步提升对于他来说,都是如此欣喜,也如此淡然,

    他站了起来,看着珞琪,问:“你以前学习过魔法阵吗?”

    “一点皮毛,很多原理部分都是我自己看书学习的,”珞琪说,

    李察点了点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知道珞琪这个女孩有着异常丰富的魔法理论知识,有时候都让他感觉到惊叹,李察深知基础要扎实到如此程度需要付出多少努力,那不是靠天赋就可以的,而是需要大量时间的堆积,需要无数枯燥的学习,

    其实在珞琪单纯清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执着而且耐得住寂寞的心,珞琪掌握变化,但这是无人指导只能自己看书的原因,

    李察沉淫了一下,说:“珞琪,你有一双非常稳定的手,虽然你的魔力并不深厚,但是控制力却很强,这就具备了基础……你想不想学习绘制构装?”

    “构装!?”珞琪虽然一向淡定,这一刻却也禁不住呼吸急促!她从不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但是,就算她今后只能成为构装师学徒,那也是一条完全不同的崭新道路,

    接下来,李察就在魔法纸上留下了几个最常用的基本功能魔法阵,让珞琪有空的时候自己练习绘制,同时他教给了珞琪一些操控和稳定魔力的技巧,再接下来就是让珞琪自行练习了,

    李察冥想了两个小时,补足魔力后,就走出魔法实验室,直奔尼瑞斯的住处而去,

    尼瑞斯正一身劲装,手持长剑,与皇家卫士对练,他丝毫不动用斗气,纯以体力、身体反应和精湛剑技应对十二级的皇家卫士攻击,那名皇家卫士周身偶尔会闪现出斗气光芒,吼声如雷,运剑如风,李察一看就知他已用尽了全力,

    然而尼瑞斯剑技精湛之极,长剑挑抹牵引,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将皇家卫士长剑挡开,运劲巧妙之极,有时实在难以抵挡,尼瑞斯就施以凌厉诡异的反击,攻敌所必救,以此解围,

    尼瑞斯动作翩翩如风,仪态优雅之极,让人一见就不禁叹服,能够不动用丝毫斗气与十二级的皇家卫士战得旗鼓相当,已说明了他武技的精湛,

    李察是见过尼瑞斯挥动传奇巨斧的,那种风雷俱动、挡者粉齑的声势,不愧雷霆毁灭者之名,而尼瑞斯现在展示出来的剑法却是走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似乎更加注重以技克力,颇有暗杀术的味道,能够把两种截然不同的战技掌握得这么好,可见这位外表清秀婉约,脾气却常常显得急躁暴烈的四皇子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不过在绝域战场和白夜呆了整整十个日日夜夜,用智慧天赋将白夜几乎每场战斗都强行记忆下来之后,李察的目光已大为不同,他现在一切战斗,都有意无意地在模仿着白夜,

    以白夜标准来衡量,尼瑞斯的战技未免华丽有余,简洁不足,而且会为了潇洒从容的姿势而放弃厉一剑刺来,被尼瑞斯轻轻一挑挑得剑锋向上飞起,失去了重心,这时尼瑞斯则是从容地一引长剑,再刺向卫剑反震力量扑向地面,长剑贴地一扫,多半已经将那卫士的双脚切了下来,

    在李察看来,尼瑞斯错失了无数次机会后,终于抓到一个机会,用长剑在皇家卫士手臂上一拍,若是尼瑞斯那柄传奇级别的巨剑,就算不用斗气,也可以一剑,

    辛苦赢了战斗,特别是在当着李察的面,尼瑞斯显得心情大好,旁边皇家shì女立刻递上了热毛巾,尼瑞斯一边擦汗,一边笑着对李察说:“今天怎么突然有心情事?话说回来,你从哪儿弄来的火药,居然威力这么大!现在我们一天可以轻松清理几万棵树,根本没有能力把它们都运回来,”

    李察微笑着说:“这是法罗位面矮人的发明,怎么样,让人震惊吧?很难想象一个次级位面居然也能找到这种东西,”

    尼瑞斯倒是没有一般诺兰德人常常有的大诺兰德情节,听后摇头道:“那可不一定!无论哪个文明,只要耐心去寻找,就一定会有所发现,这可是绝不亚于位面内资源的巨大财富,如果到了一个新位面,只是征服和掠夺,那就太可惜了,”

    这段话让李察只觉得眼前一亮,回味许久才说:“尼瑞斯,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尼瑞斯苦笑摇头,说:“我可没参加过几次位面战争,哪可能有这种感悟?这些话都是到绿森前,父皇教导我的,”

    李察问:“关于火药,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我觉得它的用途应该远不止此,”

    尼瑞斯想了想,才说:“这东西看起来很有用,但其实用途可能很有限,你带来的法罗矮人火枪我也看过了,威力实在有限,连普通步兵的大盾都无法击穿,至一个训练有素的射手,射程和射速更是远远不如,一个十二级射手射出的魔法破甲箭,就可以贯穿全身板甲了,”

    李察摇了摇头,说:“十二级射手要训练多久,又能有多少个?矮人火枪只要是个身材稍微粗壮些的普通人都能使用,而且只要时间和火药充裕,想开多少枪就可以开多少枪,而射手呢?动用特恐怕射上二十箭就要力尽了吧?不客气地说,用你训练一个十二级射手的钱,我可以武装几百个火枪兵,放在战场上,一个十二级射手的作用连这队火枪兵的零头都比不上!”

    “但是火枪精度差、射程短、射速缓慢!”尼瑞斯眼光毒辣,立刻说出了火枪三大弱点,

    “既然我们能够用十几年的的长弓,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尝试着改进矮人火枪呢?”李察反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