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四 兵器的用途

章四十四 兵器的用途

    然而绝大多数捕奴团都选择了拒不交税,甚至在遇到查税的骑兵巡逻队时,还会公然大打出手。**泡!书。吧*短短一个月内,就有支骑兵巡逻队,合计上百名骑兵被捕奴团杀害。捕奴团下手极狠,一旦动手,往往不留活口。甚至一个大型捕奴团公然袭击了李察的一个收税据点,把里面连税务官到守卫兵的上百人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尸体则剥光插在木桩上,立在了收税点周围。

    一时间李察设在西北区域的其余五个收税点人人自危。

    捕奴队都是些彪悍亡命的家伙。他们一向是不稳定的根源,个个极度凶残嗜血,多年亡命的生涯使这些捕奴高手都桀骜不驯,很难让他们听命顺从。

    然而刚德和战斗神官更不是好惹的主,前者出自死亡训练营,视杀人为家常便饭。后者则是站在神的立场上,认为剿灭不服从的异教徒就是为神尽责,所以甚至比刚德还要狂热。两人出发点虽然截然不同,但是在对待敌人的态度上却高度一致,那就是严厉打击,绝不姑息。

    伊俄甚至喊出了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口号。

    所以刚德和伊俄带上了五百人形骑士,开始巡行西北捕奴团活动的区域。刚德早早就放出消息,一切捕奴团见到了他的人,必须立刻解除武装,全体接受彻底的搜身检查。凡是不放下武器,甚至是放下武器迟了的捕奴团,一概杀光!

    伊俄的理论是,只要这里有奴隶可抓,那么就绝不会缺少捕奴团,杀光了这一批,还会有下一批来。这就是他的腐肉理论:有腐肉在,苍蝇总会有的。

    这条充满了霸气和残暴的命令立刻在铁三角帝国甚至是红杉王国内都激起了轩然大波,反对李察之声不绝于耳。大多数捕奴团背后都是有各国贵族支持的,反抗李察收税,其实也是出自幕后贵族们的授意。其实李察收的税并不重,可是整片染血之地加在一起,利益就达到了一个天数字,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眼红。所以许多贵族暗是巴不得李察倒霉的,稍好些的心里认为李察收的钱已经够多了,少了这点税也不算什么。更加阴暗的则希望李察在染血之地的统治垮台,或者至少是不够稳定,这样他们也能在其掺上一脚。

    染血之地这块肥肉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几乎没有一个人希望看到李察独吞的程度。只不过这些贵族们都忘记了,李察来到法罗才两年多。在李察之前,染血之地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那个时候染血之地根本不是什么肥肉,而是只有亡命徒和冒险家才敢深入的恐怖地带。如实力侯爵安力克那样能够在蓝水绿洲插一脚的,已经是贵族们能够做到的极限。

    而贵族却忽视多年来无人能够啃下的染血之地,却被李察在两年内扫荡成功,并且先后大败铁三角帝国和法师协会联合军。贵族们更加畏惧以前盘踞在染血之地的异族,却不是非常畏惧李察,虽然前者被后者几乎连根拔起。这也符合人类普遍的心理,那就是对不熟悉的事物更加的敬畏。

    无论贵族们此刻是何心态,刚德和伊俄这两个战争狂人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行动了。第一天,他们就遇上了三支捕奴团,其有三支捕奴团出口不逊,并且悍然反抗。毕竟刚德带的骑士还不够多,五百骑士,也不过就是大些的马匪而已。再凶悍的马匪,遇到捕奴团的话也要绕道走。可是五百骑兵,和五百骑士,区别是本质上的。

    所以第一天,刚德激战三场,击杀捕奴团战士七百余人,自身伤亡四十余骑,劫夺了上千名异族奴隶。第二天,在被拔除的收税点周围,就多了七百多根木桩,上面全都钉着捕奴团战士,为收税点死难的人作陪。

    战况如同插上了翅膀,瞬间就传遍了染血之地周围的国度。三支捕奴团有一个幕后老板是红杉王国的侯爵,他愤怒之极的派出使者到蓝水绿洲城抗议,使者却被搁置在旅馆里。无论刚德还是伊俄都在外征战,哪有时间专门回一次绿洲城,就为了见一见侯爵的使者?这名使者自然愤怒之极,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一天天干等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刚德又截获了两支小规模的捕奴团,他们都是没什么幕后支持者,并且已经老实地登记交税,因此得以安然通行。

    然而平静的日子仅仅过了不到一周,刚德就遇到了最大的挑战,一个战士近四百,并且有一名圣域强者坐镇的捕奴团,逆戟鲸!

    当双方相遇时,激战毫无悬念地爆发了。这一仗杀得惨烈无比,刚德自己受伤多达十几处,最重的是腹部被深深刺了一剑。而死在刚德巨斧之下的捕奴团战士则超过四十,并且这是刚德大半时间在和对方圣域强者缠战的情况下的战果。而战斗神官第一次在战斗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耗尽了自己的神力,随后他挥起可当链枷使用的权杖,砸碎了至少十几名敌方战士的脑袋。战斗神官丝毫不惧近身格斗,他也就是在李察手下吃过两次大亏而已。

    战斗到了后半程,母巢终于从动荡之地发来命令,直接接管了人形骑士的操控。于是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一队队人形骑士舍生忘死地冲向对方的圣域强者,他们丝毫不顾身上的伤痛,也根本不闪避攻击,只求把手的斧枪巨剑插入圣域强者的身体!直到这一刻,人形骑士们才真正显露出他们的可怕,这是些根本不知畏惧,也不会在意疼痛的杀戮机器。他们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将手的武器送入敌人的身体。哪怕是意志再坚定的强者,身上遭受创痛时都会本能地有所反应,可是在这一刻,母巢却直接切断了人形骑士的痛觉!人形骑士身上不管被切出多么恐怖的伤口,都象是切在木头上一样,毫不影响他们冲锋砍杀的动作。

    甚至有些人形骑士在砍斧劈斩时,大片内脏都从肋下的创口喷出!然而他们落斧的动作却毫不变形走样,力量也不因此稍有削弱。

    面对这样的敌人,即使意志最坚定的强者,也迟早会崩溃发狂。那名圣域强者只坚持了一会,精神就已崩溃,狂吼着进入了最后的疯狂!

    当圣域强者最终倒下时,他身上至少有三十多道伤口,有十几把斧枪巨剑插在他身上,几乎把他钉成了刺猬。在他周围,则倒着三十余个人形骑士的尸体,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

    惨烈一幕,让刚德和伊俄也为之失声。

    从母巢开始介入的一刻,就连刚德都插不进这边的战局,人形骑士前仆后继,填满了圣域强者身边每一处可以利用的空间。

    望着那名圣域强者的尸体,刚德心说不出的怪异和别扭,最后惟有长叹一声。他一身武力,放在法罗也算是强者了。眼看着这名值得尊重的对手最终被人形骑士活活用数量堆死,任何强者看了都会心有戚戚。

    一时之间,刚德和伊俄都不由自主地想,如果是自己遇上这样的敌人应该怎么办?他们都是战斗智慧不凡的人,转眼之间就想到了惟一的应对方式,就是在人形骑士还没有围上来之前,立刻有多远就逃多远。一旦被具备足够数量的人形骑士围住,绝无生还可能。

    操控人形骑士围杀了圣域强者后,母巢的意志就悄然从战场上消退。然而捕奴团战士们手上动作明显见缓,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看着圣域强者战死的现场,那几分钟血肉横飞的惨烈,最后强者那凄厉而又不甘的吼叫,依然徘徊在他们的耳边眼前!

    逆戟鲸战士们的战斗意志为之所夺,可是人形骑士们却始终如一。不仅是在对手,甚至是在刚德和伊俄眼,这些人形骑士都是无法形容的恶魔。作为他们的对手固然是悲剧,与他们并肩作战却也让人无法愉快。虽然人形骑士又恢复了接收刚德和伊俄的命令,然而他们一时失神,都忘记了应该下什么样的战斗命令。

    但是逆戟鲸战士已彻底失去斗志,战局顷刻间就已呈一边倒的态势。逆戟鲸战士一声哗叫,就开始四散而逃。刚德和伊俄这才反应过来,率队追杀,最后还是让几十名战士逃掉,而他们也无心去追。

    这一战双方战力基本相当,刚德一方只是略占优势,但是最终战果却是人形骑士付出一百骑出头的代价,几乎全歼了逆戟鲸捕奴团。战局的转折点,就是母巢的突然介入。

    此战之后,刚德和伊俄才明白过来,人形骑士应该如何使用。可是他们却不约而同地把这件事深深地埋在心底,不再提起。

    此时,在染血之地部,距离地面几百米的天空正飞行着一只异常硕大的虫子。它有着巨大的胸部,狭小的头和收缩的腹部,三对翅翼快速震动,让它以空以百公里左右的速度飞行。在它周围,还飞舞着数十只战斗蝙蝠,就象一个小规模的空军团,在染血之地的上空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