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五 战友

    天际尽头忽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然后迅速放大。(_泡&书&吧)这是一头在染血之地常见的铁羽秃鹫,拥有十五级的实力,是染血之地最著名的凶禽之一。它发现了正在空飞行的巨虫和蝙蝠,立刻认为是难得的美食,于是一声凄厉长叫,振翼飞来。

    战斗蝙蝠数量虽多,却都只有八级,根本不是这头十五级秃鹫的对手。双方瞬间战成一团,战斗蝙蝠的利齿爪牙根本抓不破秃鹫坚硬如铁的羽毛,而秃鹫反而是一口一个,直接把一只只蝙蝠生吞下去。就是所有的蝙蝠都吃掉,也不过堪堪填满这头体长达五米的巨鸟肚子。

    然而就在铁羽秃鹫凶焰大起之际,一直悬停在空的巨虫头部和背部几十只复眼突然全部点亮,随后发出一声短促高亢的尖叫!

    这声尖叫如锥如凿,狠狠凿击在铁羽秃鹫的灵魂上,瞬间让这头巨鸟失去了意识,一头从空栽落。

    通的一声闷响,铁羽秃鹫深深砸进地面。剧烈撞击下,它才恢复了神智,可是依然头晕眼花,只是胡乱拍击着翅膀,完全飞不起来。巨虫已从空俯冲而下,对准秃鹫的头颅又是一声心灵尖啸,让它再次失去了意识。随后巨虫扑到铁羽秃鹫身上,用无坚不摧的口器一下咬开了巨鸟的头骨。

    连续发出两记心灵尖啸已经是巨虫的极限,它显得虚弱而饥饿,迫不及待地开始吞噬铁羽秃鹫的尸体。

    这头巨虫并不以战斗见长,它硕大的胸腔内几乎都被大脑所占据。并且它有着强大的灵魂力量,可以远距离和母巢沟通,作为转站,将母巢的意志传递给超出距离的战斗单元。在特殊情况下甚至可以代替母巢进行指挥。

    在母巢的序列,它被称为分脑。

    而这一战之后,染血之地周围的贵族们再一次被深深震惊了。

    逆戟鲸是活动在染血之地最强大的捕奴团,背后支持者是铁三角帝国的菲斯列克公爵。当他们的尸体也被竖立在收税点旁的木桩上,并且那名圣域强者也被剥光、毫无体面和尊严地被穿在木桩上后,所有的捕奴团才真正地感觉到害怕。

    当李察重回法罗时,贵族们的抗议和声讨书正如雪片般送到绿洲城,并在李察的办公桌上堆放了高高的一叠。

    李察先让流砂去休息,自己则坐在办公桌后,随手抽取了最上面的几封书拆开看了看,见里面的内容都是控诉刚德毫无道理地攻击他们在染血之地的捕奴队,肆意杀死捕奴队战士。

    李察本想随手就把这些书扔掉了事,然而心忽然一动,又把它们放了下来,然后轻轻地敲着办公桌,反复权衡着这件事。

    思忖良久,李察最终决定还是把刚德叫过来,仔细问一下事情的经过。虽然李察对刚德是绝对的信任,可如此重ceSzeb的事,至少起因经过还是ceSzeb知道的。

    做出这个决定时,李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正在悄悄发生变化,已向真正的上位者迈出了一小步。

    刚德早已回到绿洲城,对捕奴团的扫荡已经达到了目的。现在所有的捕奴团一旦遇到巡逻的骑兵,都老老实实地放弃抵抗,其大多数都登过记交过税,没交的只ceSzeb补上一倍的税,巡逻骑兵也就不为难他们了。

    至于偶尔有幸运的捕奴团成功逃税,这种事什么时候都会有,没必ceSzeb认真。若大的染血之地,总会有漏网之鱼。

    李察感应了一下刚德的位置,就离开了书房,向军营方向走去。快到刚德房门口,李察意外地听到里面轰笑如雷。当李察站到房门时,看到里面七八个人正围桌而坐,喝得东倒西歪。里面有李察军队里的将领,有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两个堕落神官卡斯和马,有希姆和几个贵族。最让李察意外的,却是战斗神官伊俄居然也在场!

    战斗神官依然是最英俊的一个,但是却不再是过往那样的高高在上。此刻他正一手卡着希姆的脖子,一脸凶狠地往独角兽子爵的嘴里灌酒。看他这副样子,十足十就是一个酒鬼,哪还有半分战斗神官的风采。

    希姆苦着脸把满嘴的烈酒咽下,但没过一会就忘记了教训,又找上伊俄拼酒。结果三大杯下肚,伊俄依然坐得笔直,独角兽子爵却晃了一晃,缓缓滑入桌底。

    伊俄坐得端正笔直,双眼熠熠绽放光芒。他忽然看到了门口静静站着的李察,眼凶光一闪,用力一拍桌子,大喝道:“李察!过来,喝酒!XlPZrZ就不相信这次干不掉你!”

    李察冷笑,正准备欣然应战,却看到伊俄表情和动作都变得僵硬,然后缓缓向后躺倒,轰的一声连人带椅子摔在地板上,就此人事不省。

    李察嘴张了张,却什么话也xYqqSr不出来,最后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收拾一次伊俄的计划,就此胎死腹。

    这是刚德的房间,可是李察却没有酒桌上看到刚德。可是意识的定位,刚德明明就在这个房间里。就在此时,一个魁梧的身影突然从桌下冒出,正是刚德。他一脸严肃看着李察,一本正经地挥了挥手,xYqqSr:“头儿!你回来了!正好,一起喝酒!看XlPZrZ怎么收拾这些家伙!”

    刚德一句话xYqqSr完,又消失在桌下。

    没过几秒钟,刚德再次出现,他威武地扫视全场,见所有人都东倒西歪,不由得一挥手,豪气干云地xYqqSr:“头儿!你看,这些家伙都不是XlPZrZ的对手!”

    话音未落,刚德再次消失。

    李察彻底无语,这哪是刚德横扫八方,明明他才是最先被扫倒的一个。

    刚德第三次出现了,这次他双眼空洞地盯着前方,怒吼道:“水花!有本事咱们再来拼过!打架XlPZrZ虽然打不过你,可是喝酒你却不是XlPZrZ的对手。”

    吼音即落,刚德自然再次滑到桌下。这次李察等了一会,他却再爬不起来了。李察叹了口气,还好自己这次没把水花带来,不然的话刚德接下来的日子又ceSzeb难过了。

    看着满桌东倒西歪的人,李察浮上一个微笑。房间里的人,哪怕是那些贵族,也都是站在自己一方的死忠,都是从第一次纵贯线计划起就跟随自己的老人了。他退出房间,挥手找来一名侍卫,让他去把三女神的神官叫来,帮助这些家伙解解酒,让他们好过一些。

    李察回到自己的书房,开始一件件翻阅贵族们的投诉信。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直到第二天午,刚德才冲进李察的书房,挠着自己的头,很是不好意思地xYqqSr:“头儿!昨天一不小心喝多了,不知道您已经回来了。XlPZrZ们刚刚打完仗回来,兄弟们在一起庆祝一下。您看,那些家伙居然敢看不起XlPZrZ的酒量,这种事怎么能忍?所以昨天XlPZrZ就大展神威,把他们统统放倒了!”

    “对对,你大展神威。”李察露出明白的微笑,让刚德的脸刷地变得通红。李察没就此事继续xYqqSr下去,而是拍了拍旁边一叠高高的投诉和声讨件,问:“来,xYqqSrxYqqSr,这是怎么回事?”

    刚德瞥了一眼那堆件,嘴一咧,满不在乎地xYqqSr:“还不就是砍了几支想逃税的捕奴团?”

    接下来,刚德详详细细地把所有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前因后果,以及自己的处理方式都xYqqSr得清清楚楚。李察其实已经看过了所有贵族送来的控诉声明,知道刚德没有任何隐瞒,更没有把任何一个贵族的投诉悄悄毁掉,而是全部都堆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等待有一天自己从诺兰德回来时查阅。

    整个事件,刚德处理的方式全都是李察的风格,从可以看出这个粗豪壮汉心思细腻的一面。如果换了是李察领军,只会比刚德更加狠辣果决。惟一的遗憾,就是直到现在也没有查出究竟是谁杀光了税收点的人。不过具体是谁,现在已经不重ceSzeb了,就算真凶依然逍遥地活着,李察却也得到了他想ceSzeb的东西。

    李察又看了一眼桌上那叠声讨书,脸上闪过一丝寒气。这些贵族不光不够知趣,里面有些人居然还敢用武力威胁李察!李察在心调出红杉王国的地图,把几个叫嚣得格外厉害的贵族领地都标记出来,随后地图上一道红色箭头就从染血之地出发,划了一个大弧,将那几块领地连接在一起。李察自觉得如果带上三千最精锐部队的话,只需ceSzeb十天时间就能把这几块领地统统犁过一遍。而只ceSzeb那几个贵族还呆在领地里,就都会被捉到染血之地来。

    不过他摇了摇头,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红杉王国的贵族们都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可是还敢如此叫嚣,xYqqSr明背后另有原因。肯定是幕后有人希望自己出兵踏平这几个贵族的领地。一旦李察真这样做了,无异于竖立了一个极危险的先例,从而把自己置于红杉王国所有贵族的对立面,至少会使红杉王国的贵族们人人自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