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七 原罪 下

章四十七 原罪 下

    李察意外的发现食人魔需要的数量格外的多。食人魔是一个天生强大的种族,过于庞大的食量让他们的数量受到限制,不可能太多。想要抓到1100头食人魔,绝对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为什么食人魔需要的数量这么多?”李察好奇地问。

    “这是根据种族潜力而定的。越是潜力强大,有可能诞生强者的种族,解析起来就越是困难,主人。如果您希望我未来给您创造出巨龙,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估计,那需要您先给我找到万头巨龙吞噬才行。”

    万头巨龙!

    李察只觉得眼前一黑。不要说万头巨龙,就是万头食人魔他都不知道哪里找去。然而李察皱眉问道:“可是羽蛇的解析度超过100%,我不记得给你送去过羽蛇。是你在动荡之地吞噬过太多的羽蛇,还是说这个种族的发展潜力太低?”

    “都不是。羽蛇解析度高,是因为您送来的圣灵之血。祖卡的本体是一头羽蛇,而它已经踏入半神行列。如果您能够给送给我一杯龙神之血,那我至少可以为您创造出红龙,也有可能是黑龙。”

    龙神之血……李察果断决定不再想这件事。

    “好!我知道了。还有一件事,母巢,为什么你会插手刚德的战斗?”

    “您是问对逆戟鲸的那场战斗吗?实际,我一直在收集刚德指挥战斗的数据,他的指挥能力比您至少差了三个大的等级。人形骑士并不是象他那样使用的,所以我接管了人形骑士的指挥权,一是为了将整体的战斗损失减低到最低程度,另一个目的是为刚德演示应该如何使用我的战斗兵种。第一批冲去的人形骑士,都是我最早创造出的那一批。他们的生命已经度过了三分之一,自然需要先使用,并且消耗掉。”

    母巢的回答让李察完全无语。他这才想起,距离母巢创造出第一批人形骑士,已经快一年了。不光是人形骑士,母巢创造出的其它战斗单元自然生命都在三年以下。李察的智慧天赋即刻计算出,用这些没有多少剩余生命的战斗单元去和强大的敌人以命换命,确实是最优选择。

    可是在人的世界里,理智并不是世界的全部。

    李察叹了口气,又问:“有没有办法提高精英人形骑士的生命?”

    “为什么?三年的生命已经足够长了,其实这已经略微超出了最优范围,按照法罗战争的强度,战斗单元的生命在一年左右较为合适,这会让我创造战斗单元的能力至少提高三分之一。”

    “别问为什么,究竟能不能做到?”李察支吾着。

    “主人,这完全没有必要!我创造出的战斗单位中,只有使用了神性的绯色和独角兽是有自己的灵魂的,其它的战斗单元都是没有任何灵魂的傀儡。它们的使命,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敌人。主人,请您记住,所有的战斗单位,都是消耗品,不值得、也不应该为它们投入感情!”

    消耗品,一个非常贴切的词,准确得让人想要骂娘。

    “好!消耗品!”李察恶狠狠地说。

    母巢出人意料地沉默了一会,才说:“主人,您现在的情绪,对您的继续强大十分不利。消耗品就是消耗品,在必要的时候,它们就应该是第一时间被牺牲的。主人,您背负的责任十分沉重,如果您想要把所有的责任都完成的话,那么就不应该有这种情绪了。”

    李察顿时一惊:“你知道我的想法?”

    “主人,我们的灵魂其实有交错的部分。如您可以知道我的存在一样,我也可以感觉到您部分的想法。关于责任,您的想法是如此强烈,完全是硬塞给我的。就是我想忽略也办不到。正如流砂大人跟您说的那样,我其实和您拥有共同的灵魂片断。”

    李巢涌奇异的感觉,今天的母巢出奇的感性。直到这一刻,李察才感觉母巢确实有自己的灵魂,也有自己的想法。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李察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特别是对着母巢问。

    母巢似乎在认真思考,片刻之后才说:“主人,如果您想要尽到所有您公开和未公开承诺过的责任的话,那么就必须舍弃个人所谓的荣誉与对错感,一切决定都要从最现实的角度去考虑。”

    “你是说……”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一切的罪,都由我来背负?”

    “是的。您既然决定走这条道路,就不可能逃开那些凡人眼中的罪。如果不由您来背负,就会由您所爱,所牵挂的人来背负。已经觉醒了第一段真名的您,不应该如此逃避。”

    “我明白了……”李察坐直了身体,说:“谢谢你,母巢。对了,我还想问一句,您有自己的名字吗?”

    “您是问真名吗?”

    “你也有真名?”李察再度惊诧。

    “等我十阶时,就会觉醒真名。”母巢回答。

    “好!我会尽快让你到达十阶!”李察斩钉截铁地说。

    “……早晚有一天,您会后悔的。”

    “后悔是什么?”李察哈哈大笑。

    李察拉开房门,让侍从把刚德叫进来。片刻后,刚德一头雾水地走进来,不明白李察为何突然把他叫来。

    “我们手还有多少奴隶?”李察问。

    “到目前为止,一共收购了三万七千奴隶,头儿。”

    “明天你从奴隶中挑选出200精灵,300野蛮人,还有900矮人,押送到动荡地的边界地带去。如果数量不够,就从其它奴隶商人手里买一些,明白了吗?”李察说。

    “动荡之地!”刚德打了个寒战。李察的追随者,谁都知道动荡之地隐藏着什么。一念及此,刚德就对这些奴隶的命运有了猜测,心下不禁一寒。

    李察把刚德的表情变化都收在眼底,但只是一挥手,淡淡地道:“这是我的决定,你去办!”

    “……是!头儿!”

    三天后,李察悄然回到了诺兰德。他带回了大量的矿产,法罗四个多月的时间内,从收税、到商队分红,再到贩卖附魔装备的收入,一共是一百六十多万的收入。李察用去三十万补充魔法材料,再给了老管家三十万作为领地维持的费用。然后就独自来到家族城堡的地下室,启动了通向深蓝的超远程传送阵,默默地把一个小盒子放在了传送阵的中央。

    盒中装的是十颗高纯度魔晶,每颗可以兑换十万金币。

    超远程传送阵中光芒闪过,盛放魔晶的小盒已然消失。李察并未等待传送阵对面的回应,直接转身离去。

    片刻后,超远程传送阵方出现了黑金的影像,灰矮人捧着盒子,吃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东张西望,吼叫道:“李察!李察?”

    可是地下室内空荡荡的,李察早已离去。若大的地下室内,只有灰矮人的叫声在不停回荡。

    此时的李察,已经离开了浮岛,正走在前往永恒龙殿的路。

    他已决心,从这一刻起,所有的罪与责任,都由自己一肩担起。

    回到绿森位面时,一切都和李察离去时没什么两样。所有的战士依然不是在砍树,就是在炸树。自从深蓝将第二批改良的火药送过来,法师和炼金术士们就不断在实践中发明出全新的玩法。比如说将少许火药封在密封容器,贴到岩木树身选定的凹坑,再由全副武装的战士去用重锤一个个砸爆。爆炸破片穿不透精制全身板甲,但是却会把岩木炸出一个深坑,再由力大的战士去摇一摇或者是撞一下,也就倒了。这种方式省去了在岩木树干钻孔和添装火药的精细环节,过程粗犷豪放,效率提高了不少。

    除了岩木之外,其它的珍贵树种可不能用炸的,而是只能使用伐木斧小心伐倒,再拖回去细细切割。

    在基地城市周围,空地正变得越来越大。绿森精灵们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德鲁依更是如同销声匿迹一样,让想要伏击他们的尼瑞斯郁闷了很久。

    尼瑞斯和阿伽门农都对山德鲁的到来表示震惊,他们没有想到李察居然会找来如此高级的亡灵法师,而且还是很有天赋,看样子很有希望晋阶大魔导师。来到绿森最初的兴奋过后,山德鲁很快就弄清楚了绿森的形势,以及自己的任务。

    于是亡灵法师列出了一张材料清单,然后开始在城外的森林中布设大型召唤魔法阵,以沟通亡灵位面,直接从那里召唤生物。为了帮助他快些完成魔法阵,包括李察和帕米尔在内的众多法师都轮流阵,帮忙布设。山德鲁在亡灵魔法确实很有造诣,设计的魔法阵规模宏大。在众多魔法师的努力下,也花了三天才彻底完成。

    在这三天中,珞琪再次成为焦点。倒不是因为她光彩夺目,而恰恰相反,她是太平凡了。她默默无声的布设着魔法阵,每天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绘制魔法阵的过程一丝不苟,心无旁骛。专注得让她脸似乎有了一种异样的光辉。她做着所有自己该做的事,认真得眼中再也没有其它。

    :明天找个理由加更,反正现在找理由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