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三 暗涌 上

章五十三 暗涌 上

    丽娜拼命的成果,最终可说是收获了那枚血晶。那颗凝聚了森林之子全部精华的血晶,吸收后也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最有可能的就是会觉醒或就此拥有一项强大能力,可说价值连城,丝毫不在顶级祭品之下。然而一旦真让森林之子逃掉,以他那可怕的速度和隐匿能力,根本不可能在森林意志的压制下找到他,哪怕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若说此战的最大收获,却是尼瑞斯、阿伽门农和李察间的情谊。在生与死的边缘,在面对真正大敌之际,他们互相扶助,互相救援,不惜以自身血肉之躯去阻挡敌人矛锋,或是为同伴最终击杀敌人奠定基础。在那一刹那间的决定,根本容不下任何利益纠结的空间,惟有凭本能去做出反应。

    李察、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外表和性格各自不一,其实心底都藏着一座火山。这些年轻人虽然已经开始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尚未被太多的现实吞噬热情。

    至于战后,他们之间反而不需要多说什么,偶尔在一起品酒喝茶,大多数时间都在忙着各自的一摊事,相聚的时间反而少了。

    这天下午,三人又聚在一起,却是例行的讨论下一步的战局。

    基地城市周围的精灵部落肯定已经遭受重创,一棵生命树迁走,至少十几年内没法给附着于它的精灵们任何帮助。而战死的精灵几乎就是两个部落的全部武士,德鲁依战死数量也接近或是超过一个部落的全部,最为惨痛的则是森林之子的陨落。

    李察已经从归附于已的精灵那里得知,所谓森林之子,其实就是绿森林海那颗至高的世界树的眷顾者。那是精灵最出类拔萃的天才,也是天然能够与世界树进行沟通、借助世界树力量的天赋者。

    每个森林之子都有独到的能力,有森林的地方,就是他们的主场。个别森林之子甚至可以和一切植物沟通,所有有绿色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耳目。

    绿森精灵是依附于生命树存在的,生命树发育到了极致,就会成长为世界树。每一片辽阔区域内都只会有一株世界树存在。在这片区域内,世界树就相当于绿森精灵的神,而森林之子则类似于神使或者神子。

    另外,每位森林之子都会随身携带一片乃至数片世界树的嫩叶。他们会在战前服下嫩叶,从而获得世界树的力量,并激发自己某些强大的能力。比如以一已之力重创了李察队伍的森林之子,自身真正实力不过在十八至十级间,可是在森林环境下,又明显激发了世界树的力量,才变得如此可怕。就连资深的圣域强者舍尔都无法稍作抵挡,被他瞬间正面击杀。

    讨论下来,三人都一致认为短时间内精灵们必然不敢再来挑衅,第三棵生命树也有可能迁往林海深处。下次和精灵们的战斗,恐怕需要面对更多的森林之子,以及类似的强者,必须早做打算。

    熊彼德确实留给了他们很不错的遗产,就是对于绿森位面强者的无形威慑。元素萃取和晶化毒素显然留给土著们极深的阴影,所以之前当森林能够稳稳地包围城市时,象战争古树、森林之子这种等级的强者都不曾出现。直到李察他们占据了一棵生命之树,才引起了位面土著剧烈的反弹。若非如此,这些强者如果一开始就投入战斗的话,李察将面临更为艰难的局面。但是这也让三人对熊彼德家族的实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而凝聚了森林之子能力精华的血晶,三人最后商议的结果是索性拿回诺兰德拍卖。三人都已经拥有强大的血脉传承,觉醒过能力。

    特别是李察,就连现有的血脉都必须选择性的放弃,再多一种血脉能力毫无意义。而当李察觉醒了一段真名后,阿克蒙德血脉力量大幅增强,都对银月精灵血脉产生了一定压制。新血脉一旦出现,肯定更会被阿克蒙德压制。

    至于三人下属的追随者们要么已经有强大的血脉能力,要么就是有其它途径可以更快的提升能力,使用这颗血晶同样浪费,或者是现有实力不足吸收这颗血晶,强行吸收的话会变得十分危险。

    但这颗东西对三人和追随者没有太大用处,却不意味着对其它人无用。恰恰相反,在某些身份高贵,却偏偏没有继承到血脉,或者是没能觉醒血脉能力的豪门潜在继承人而言,这颗血晶价值连城!

    讨论到了这个时候,表面上已经没有其它事了,不过三个人一个都没有走,而是默默地坐着,都似乎有心事,但是谁都没有开口。

    最终还是尼瑞斯忍不住,问:“丽娜的情况怎么样了?”

    李察迟疑了一下,才说:“情况还是很不好。她的魔力其实能够恢复,但是……容貌的复元,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她现在知道自己的状况吗?”

    李察摇头道:“还不知道,但我很担心她清醒过来后会受不了。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尼瑞斯看着阿伽门农,阿伽门农沉思片刻,才说:“我能想到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献祭,看看能不能得到类似的神恩。另一个就是晋级,晋入圣域后每一次等级提升,都是对身体全面改造的过程,以适应更加强大的力量。在这个过程,原本身体结构上的缺陷将会得到修补,疤痕说不定也能恢复。另外,也许永恒龙殿的大神官们或许有办法,但是希望渺茫。”

    李察叹了口气,两个办法都需要漫长的时间,而献祭更是虚无飘渺。谁都不敢确定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至少李察在阅读过的那份长长清单,根本没有见过这类神恩的踪影。但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多到无以复加,所以诺兰德人已经形成了习惯,一旦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就会本能地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献祭上。

    “你呢,李察。你这次损失的魔力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尼瑞斯问。

    李察仔细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说:“没事,损失并不算大,大约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恢复到十四级了。”

    尼瑞斯点了点头,看样子松了口气,然后想起一事,说:“对了,李察。关于丽娜的事,我建议你可以去问问珞琪,她说不定会有些办法。”

    “她能够治好丽娜?”李察觉得难以置信。

    “不是治疗,而是安慰!女人的心思很特别,我们不一定能够猜得到,所以问问同样是女人的珞琪,说不定会有些好办法。”

    李察点头答应,三人间的例行会议就到此结束。

    李察先是前往龙法师的住处。龙法师在药物和神术的作用下,现在仍然处于昏睡之,缓缓拔除着体内的龙炎之力。当李察到的时候,一名神官正从房间里走出,脸上略显疲惫。

    “她的情况怎么样?”李察问。

    神官恭敬地说:“已经为丽娜阁下施放了今天的神术。她的情况很稳定,龙炎又被削弱了不少,最迟再有一周的时间,丽娜大人就可以醒来,而且大人的魔力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李察点了点头,走进龙法师的房间。龙法师正安静地躺在床上沉睡着,嘴角边还有着一抹若有若无笑意,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她的嘴唇以上,都盖在一幅轻柔的方巾下。李察轻轻掀起方巾,露出的是只有半张美丽妩媚的面容,另一半面容则被大片疤痕所覆盖。这是龙炎留下的伤痕,即使是神术也难以完全修补受损肌体的生机。看着那一大片的伤疤,李察只能无言叹息。

    他知道龙法师外表强大,其实内心柔弱。美丽的外表和强大的实力就是支撑着她的两大支柱,一但知道自己如今的模样,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

    李察又掀开丽娜的被子,把她胸口的衣服轻轻往下拉了拉,将手放在那幅龙纹构装上,悉心感受着构装内的结构。片刻后李察松了口气,知道这幅构装只有一点微小的损坏,不影响正常使用,而损坏的部分他也有能力修复。

    这幅构装接近于四阶构装,主要作用是强化丽娜和红龙卡罗间的联系,并在召唤时建立一座空间传送门,以便让红龙卡罗可以通过传送门进入战场。可以说,它就是龙法师大半实力的关键。

    李察吩咐侍女好好照顾丽娜,就回到自己的魔法实验室。一进门,李察就看到一个让他头疼的景象。

    珞琪伏在实验台前,正专心致志地绘制着构装的部件。在她左手边是一叠已经绘制完成的构装间体,右边则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魔法颜料与构装基纸。此刻珞琪手握着的是李察的神器魔法笔,纤长五指的动作舒展稳定,一道道或粗或细的魔法线条如水般从笔尖流出。这支神器魔法笔可以随使用者的意志自行调节线条的粗细浓重,同时还能增加使用者手法的稳定性。

    珞琪本来就有一双稳定的手,她的内心更是强大,可以数日如一地从事枯燥单一的工作,而专注程度丝毫不会降低。在绘制构装的时候,眼前的工作台就是她全部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