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四 暗涌 下

章五十四 暗涌 下

    虽然珞琪的训练还是不足,魔力等级也不够,不过有魔法笔的辅助,她已经可以帮助李察先完成蛮荒套装系列的一些简单部分。虽然她的成功率不能和李察相比,但已经可以和普通构装师持平,而高于构装师学徒了。不要小看她的作用,在她的辅助下,李察绘制一套套装的时间可以整整缩短一天,在时间的面前,稍微增加的基础材料损耗是绝对可以接受的。

    原本珞琪专注绘制构装的情景是如此动人,可是现在却显得非常异样,只因为魔法实验室还有一个人,流砂。

    神眷者靠坐在窗边,正在翻她那本永远也看不完的时光之书。流砂的坐姿很巧妙,充分显示了适却挺拔的胸线,以及长且笔直的双腿。不羁的流砂早已踢掉了鞋袜,一双赤足在窗外柔和的光线下泛起贝壳般柔和晶莹的光芒,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有了流砂作对比,珞琪的姿势也就显出了问题。她上身前倾,俯在实验台上,双腿却立得笔直,把双腿惊人的长度和背臀曲线完美地展示出来。

    当李察推门而入的时候,两个少女都稍稍调整了下姿势,以便更好地展示优势,打击对手。显然,她们谁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专心。

    空气无形的压力,再配上浓浓的湿气,让李察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他马上觉得外面还有许多重要的事需要自己去处理,由是萌生退意。

    “李察!”流砂已经甜甜地叫了一声,声音甜美藏着杀气。

    李察硬着头皮向流砂走去,问:“流砂,你怎么来了?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元吧?”

    “我来看看你平时都是怎么制做构装的啊!现在看到了,发现还真是一个复杂而且让人劳累的工作呢。”流砂把劳累这个词咬得特别特别的重,盯得李察只能微笑,再微笑,继续微笑。

    好在流砂这次出奇的容易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嘟嘟囔囔地说:“早知道这样,真不该放什么时光之镜!”

    李察立刻想到与森林之子死战时,流砂一记恰到好处的时光之镜救了自己的命。而她为了成功束缚住等级远在自己之上的森林之子,差点付出双眼作为代价。于是李察心一软,伸手把流砂拥到了怀里,用力揉搓她的脑袋。

    流砂舒服地动了动,小心思一下子就变得心满意足,说:“去看过丽娜了?”

    李察嗯了一声,脸有忧色,说:“但是不知道她醒过来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我反而怕她会平静无事。”

    “这倒是!丽娜的内心应该很柔弱的。只有等她醒来,看情况再说吧。”流砂也颇为头疼。这位神眷者聪明绝顶,古怪精灵,但有时在细腻上却有所欠缺,尤其是,她除了外貌之外,没有任何一处与柔弱这个词相关。

    “珞琪,尼瑞斯让我问问你,有什么办法没有?”李察说。

    珞琪听到李察叫自己,才抬起头,淡淡地说:“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只要有人去追求丽娜大人,让她觉得自己的魅力并未有所下降,就可以了。”

    “追求?”流砂和李察对望了一下。李察开始在心底搜寻合适的目标,流砂则觉得说不出的奇怪,虽然她思索了一下以后,不得不承认,这个办法确实有用。

    只不过龙法师本身就是大魔导师,又有召唤红龙卡罗的能力,实力远在普通大魔导师之上,若以身份地位而论,整个城市除了李察三人,也就帕米尔勉强够得上一点追求的边。但是这个老头明显不是合适的人选。而尼瑞斯和阿伽门农似乎和丽娜在年龄上稍有距离。

    看来只有回诺兰德再找了,但也还是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歌顿的十三骑士,虽然并不是帝国强者最顶尖的人物,可也是有名有号的了,再除去家族、立场等等,选择范围就格外的狭窄。要不然,龙法师也不会在过去那些年保持着独来独往的洒脱了。

    珞琪看了看皱眉的李察,又补充道:“不一定是追求,其实勾引也有同样的效果。不管是追求还是勾引,对女人信心的作用大小,只取决于对方的身份地位和实力而已。”

    李察豁然开朗:“好!尼瑞斯和阿伽门农看来都行!这种事,看来只有他们牺牲一下了!”

    战斗情谊太深,有时候反而会有负作用。比如眼前李察说起这种事来,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过珞琪反而摇了摇头,说:“他们未必合适,其实最有效果的,”她顿了顿,小心地收起魔法笔,然后把又一张完成的构装间体放到旁边,直起腰,望向李察,神态自若地说,“是您。”

    “我?”李察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流砂的脸色则更加精彩。

    “我听说,丽娜大人一直对歌顿侯爵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只是好像从来没有得到回应。而您和歌顿大人有很多相似之处,特别是阿克蒙德家族火山般的气质,几乎和歌顿大人一模一样。所以如果是您的话,效果一定会更好。就我观察,丽娜大人看您的眼神,有时就像在看着歌顿大人一样。”

    珞琪的话果然有石破天惊的效果,让李察脸色阵红阵白,连话都说不出来。流砂则又开始弥漫杀气。

    珞琪没有看流砂,而是淡淡地对李察说:“您只是想让丽娜大人恢复信心,又不是一定要勾引上手。偶尔放肆地调戏丽娜大人一下效果同样的好。其实这没什么,取决于您希望今后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丽娜大人而已,无论心里是阳光还是阴雨,以丽娜大人的个性,都不会表现在外的。”

    最后一句话,真是把李察挤兑到了两难的处境上。李察有些狂燥地抓了抓头,说:“要不还是让尼瑞斯去吧!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

    珞琪只是浅浅一笑,没有评论李察这打算推战友下火坑的想法。

    流砂哼了一声,说:“万一勾引成功了呢?”

    “也没什么不好啊,丽娜大人很出众的,容貌总有办法恢复的。平时的话,或许打造一个面具就行了。”珞琪说得云淡风轻。

    “但是……”流砂很抓狂,那不就意味着李察床上又要多一个人?一张床能有多大,才能容得下如此多的人?可是这话却不好出口。

    流砂看到珞琪双眼深处闪动的光芒,忽然明白过来,于是脸色一沉,冷笑道:“你倒是不介意再多加一个人!”

    “不介意。”

    流砂反讥道:“那要怎么加?难道一起来吗?”

    “也可以啊!我是没有资格提出要求或是反对什么的,所以我会接受一切。但是……”珞琪看着流砂,忽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美丽微笑,说:“如果是和流砂大人一起的话,我很期待!”

    至此,流砂败退。

    李察见势不妙,急忙制止她们再说下去。然后让珞琪继续绘制构装,自己则拉着流砂一刻不停地离开了魔法实验室,赶紧把她给送回去。让这两个女人凑到一起,时间稍长,一定就是灾难,而且是李察的灾难。

    在路上,流砂忽然问:“李察大人,如果我们一起来的话,您有什么意见啊?”

    意见?李察怎么会有意见,就象珞琪所说,他还有所期待呢!

    当然,这句话李察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来的。

    但在李察内心最深处,一头小小的恶魔正悄悄冒出弯角,提供了一个隐晦的想法:如果放手让珞琪去做点什么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有惊喜。

    几天之后,龙法师终于醒来,她的房间传出一声低低的惊呼,然后就悄无声息,她让侍女去找了一个战士所用的覆面头盔,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听到消息赶来看望的所有人都被拒之门外。到傍晚时,龙法师终于出了房间,她的脸上已多了一个毫无表情的冰冷面具。

    一场大战之后,绿森位面的局势再度平静,绿森精灵彻底消失,再也没有出现在城市周围。而经历过伏击战的惨烈,又确定了两棵生命树多半都是迁走,李察也不愿再次孤军深入森林意志覆盖的区域。而经此一役,尼瑞斯之前曾有的莫名烦躁完全消失。

    现在基地城市每天的工作除了砍树,还是砍树。城市外的空地区域在逐渐扩大,这么多年以来,首次森林的生长速度终于再也无法抗衡人类推进的步伐,砍伐下来的各种木材堆积如山。

    尼瑞斯已经着手在城外修建木材加工厂,而且一建就是五个。各类普通木材经过初次加工后,至少会变得更容易运输,价值也更高。

    一批法师则在研究那些空出来的土地上是不是可以种点什么。绿森极端的气候环境,浓郁之极的生命气息,对某些在诺兰德堪称珍稀的植物来说却是最佳的生长环境。只不过加速的生长过程会不会伴随变异,却连植物大师都无法断言。

    李察则把冥想恢复魔力放到了重要性的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