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七 传送阵

章五十七 传送阵

    “理论上可以无限使用。但实际上,它吸收的生命力量相当庞大,即使是一名强壮的战士,也负担不了过多的使用。所以兽魂项链更多是被当作底牌或保命手段来使用的。”老人的介绍罕见的真实,没有过多虚假的修饰。

    这让李察对他产生了不少好感,说:“好,这串项链我要了。多少钱?”

    老人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李察胸前的黑晶铁徽章,眼闪过贪婪,却立刻压抑下去。带着真诚的笑容说:“二十万金币,年轻的魔法师先生。”

    李察微微沉吟,然后点了点头,取出两枚高纯魔晶放下,然后把项链收了起来。

    李察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目光在货架上逡巡着,然后似是不经意地问:“您这里很多东西,都似乎不是出自诺兰德的产物。”

    老人说:“您的眼光很准。这个货架上的饰品大都来自卡兰多大陆,是蛮族流传的兽魂法器。它们的激发基本都需要鲜血甚至是生命精华,对于生命力强悍的蛮族来说不是问题,然而对诺兰德的人类来说却是很沉重的负担。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们却是对诺兰德风格的有力补充。在最关键的时刻,它们完全可以成为出人意料的救命手段!”

    李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老人的话是有些道理,但却有失偏颇。

    卡兰多大陆蛮族兽魂法器威力巨大,但那是建立在蛮族特殊体魄和修炼方法上的。蛮族战士大多生命力强横,力大无穷,能够轻松负担兽魂法器的消耗。然而,蛮族战士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这种代价要长时间才能看得出来。

    实际上,流失的生命就是流失了,所以蛮族强者的寿命往往比诺兰德强者要短得多。而如果是诺兰德强者使用魂器的话,生命流失还要严重。所以这类兽魂法器还真就只能在生死关头使用。

    李察虽然没有点破其的玄妙,但他的表情已经告诉老人许多。老人立刻笑得更加谦卑了。

    李察环视着整个店铺,说:“我看你这里有很大一部分货源来自卡兰多大陆,看来你对卡兰多大陆很熟悉了?”

    老人立刻说:“岂止是熟悉?我们撒尔逊家族甚至还在卡兰多大陆上拥有一块小小的领地!这在整个诺兰德可都不多见!”

    “领地?蛮族就放茹们占领他们的土地?还有,你们如何维持两块领地上的联系和统重?”

    李察的问题点到了关键点上,老人的笑容更加亲切,回答得也十分详实,渐渐的,撒尔逊家族的情况和历史就浮上水面。

    撒尔逊家族发迹于大海,其祖先是最早发现卡兰多大陆的航海家之一。随后在漫长的岁月,撒尔逊家族逐渐依靠通向卡兰多的秘密航线,在两个大陆间进行贸易,日益积累起巨额财富,并购买领地,逐渐成为诺兰德的贵族,由于经营有方,爵位随着一代代的积累而提升。到现在,撒尔逊已经是一个侯爵领了。

    撒尔逊家族某一代祖先偶尔在海上救了一位蛮族的命,并将他送回卡兰多大陆。没想到那位蛮族身份高贵,是一个大部落的酋长,为了感激撒尔逊先祖的救命之恩,就把海边的一座小岛送给了他们。这座小岛距离大陆只有十几公里,上面有天然的港口和平原。撒尔逊家族从此建立了更为庞大的船队来往于两块大陆之间,甚至在小岛上建立了传送阵!

    一座通往卡兰多大陆的传送阵!

    李察心跳不可抑止地加快了,这座传送阵解决了他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前往卡兰多漫长的船程。船队要在海上飘流近两个月,才能够抵达卡兰多,这还是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在船上的时间,几乎就是无所事事,而法罗、或者绿森位面时间正在加速流逝。李察心目的承诺是去把山与海接回来,而不是在卡兰多被蛮族给打到海里去。

    所以李察一直致力于位面征战,在时间流速加快的异位面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势力,以等待可以堂堂正正踏上卡兰多大陆的那一天。

    而现在有了一座通向卡兰多的传送阵!

    李察一时间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他已去过绝域战场,现在又有魔动武装在身,一身强横血脉能力不说世所罕见,也是不可小视。李察已经对自己的实力颇具信心,很有提前到卡兰多大陆历练一下的想法。

    说不定,这一次就可以见到山与海了。

    李察没有透露出心底真实的情绪,而是问:“千年王朝和卡兰多蛮族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而你们的领地与千年王朝接壤,后来没有受到排挤吗?”

    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老人苦笑着说:“何止是排挤?原本我们撒尔逊家族是千年王朝的一员,可是自从王朝战鹰在蛮族大陆全军覆没后,千年王朝曾想要征用我们家族的传送阵,以此作为桥头堡再次进攻卡兰多大陆。当时的族长最终拒绝了帝君的要求。”

    “很艰难的决定。”李察同情地说。

    “不,不是艰难!”老人脸上忽然闪过与商人气息截然不符的坚毅,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撒尔逊家族无数代以来,都是靠沟通两座大陆为生。在卡兰多的领地和传送阵,就是家族的生命线!帝君的要求,将彻底断绝我们撒尔逊家族在卡兰多大陆的根基,这会毁了整个撒尔逊!让我们家族为帝君的私人恩怨作为奠基石吗?这件事,每一个撒尔逊都会拒绝!如今的撒尔逊虽然穿着贵族的外衣,但骨子里还流着祖先的海盗血液!”

    “一个很勇敢的决定!”李察又赞了一句,然后问:“那么,你们后来投靠了神圣同盟?”

    老人脸上一红,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当年和王朝军队打了几仗,虽然撒尔逊们都很勇敢,但是王朝的军队太多了。不过,也不能算是投靠,因为最终撒尔逊没有加入神圣同盟,而是选择成为了一个独立贵族。”

    李察略为意外,说:“这很出人意料,为什么?”

    “为了自由!”老人气势十足。

    李察想了想,微笑道:“是为了生存吧?”

    老人的脸再次一红。

    结盟和附庸有着本质的区别,在当年的情势下,如果撒尔逊加入神圣同盟,那么千年王朝绝不会容忍,而会不惜一切代价彻底消灭撒尔逊。当时的撒尔逊却在神圣同盟还没有坚定有力的盟友,一旦战争形势升级,神圣同盟未必会冒着与千年王朝全面开战的风险继续支持撒尔逊。所以撒尔逊宣布成为独立贵族,对神圣同盟和千年王朝都持立态度。家族贸易平等向两大帝国开放。

    看到老人的表情,李察却轻轻叹了一口气。当年的撒尔逊家主是何等的智慧勇敢,才最终能够将撒尔逊家族带离险境。之所以能够成功保住家族,除了神圣同盟的支持外,和千年帝国的几场大战一定是打疼了帝君,才最终看着这样一个特殊的侯爵脱离了千年帝国。

    老人也叹了口气,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血与火共同燃烧的时代。

    共同一叹后,老人以洞悉世情的眼光看着李察,说:“您如此关心撒尔逊家族的历史,想必不仅仅是为了买几件蛮族的魂器吧?”

    李察也笑了,说:“是的。我是想租借贵族的传送阵,去一次卡兰多大陆。”

    老人看了看李察胸前的黑晶铁徽章,问:“以您的身家,应该不会看上卡兰多大陆的那些特产的收益吧?”

    “不,我去卡兰多,只是想去见一个人。”

    “似乎有点故事!是个美丽的女孩子吧?”老人双眼放光。

    李察倒认真地想了,山与海漂亮吗?他倒是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只是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

    “她……算是美丽吧!她让我几年后强大了再去找她,因为如果我要去找她的话,据说所有蛮族的年轻勇士都会来挑战我的。现在距离约定的五年还很早,不过,现在我已经想去试试了。”李察回忆着,缓缓地说着,说得格外的多些。

    老人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异样神色,随即被掩饰得无影无踪。他随即神色一正,说:“这样啊,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可以作主让你使用传送阵,单程费用是25万。”

    “可以!”李察不假思索地回答。

    “什么时候准备使用呢?”

    “就在最近吧,我准备好了就会通知您。不过,我们现在需要重新介绍一下彼此了!”

    李察向老人伸出了手,说:“李察阿克蒙德,暂时代阿克蒙德的族长,神圣同盟皇家构装师。”

    老人明显吃了一惊,惊呼道:“上午那个构装发布会就是你开的?”

    “是的!”

    老人呼地出了一口长气,说:“真是了不起的家伙!好吧,我是丕平撒尔逊,曾经撒尔逊家族的族长,当年千年帝国那些家伙就是我打回去的!”

    李察也吃了一惊,然后笑了起来。

    一老一少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通知我一声。传送阵在家族领地上,过去的话可是还需要几天时间。另外,我得提醒你一声,传送费用一共是五十万,不打折!”

    李察笑了起来,说:“你不能因为我是构装师就涨价啊!”

    老人摇了摇头说:“没有涨价!这是往返的费用。”

    李察哈哈一笑,说:“谢谢您的祝福!”

    说完,李察留下联系方式,就离开了老人的店铺,信步而去。

    老人看着李察的背影,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嘴里啧啧有声,赞道:“唉,真不知道该说你啥好,是无知还是勇敢?五年……嗯,居然敢打殿下的主意!那可是全卡兰多的殿下!不过……这么年轻就带着绝域战场的痕迹,圣庙传承的时间又没有到,这淬应该能活着回来……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