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三 追忆蛮荒岁月 上

章六十三 追忆蛮荒岁月 上

    蛮族青年法师忽然极度愤怒的一声尖叫!前方一个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居然轻轻停在巨兽头顶,手中一对长刀向下刺去,深深刺入巨兽头顶!

    巨兽头骨的厚度还要超过她双刀的长度,可是双刀一刺入,巨兽猛然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号!它八只tuǐ同时一软,庞大的身体轰然落地,在地上犁出一道长长深沟。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蛮族青年法师一失神的功夫,手心里的猎物居然被别人给抢了,让他无限愤怒。更让他怒不可遏的时候,是在看清了出手的那人之后。

    “白夜!”蛮族青年的吼声如雷鸣般在周围回荡着,“你不老老实实呆在你的黄昏之地,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手上正缺点材料,所以到别的地方逛逛,碰碰运气!”白夜脸色森然,似乎永远不会笑的样子。

    蛮族青年脸色冰寒,眼睛眯了起来,说:“那你遇到了我,显然运气不是很好!”

    “那可不见得!要离,我们又不是没打过。”白夜针锋相对。

    蛮族青年挥手就是一颗雷电电球扔了过去,只不过这颗电球与之前那普通的火花电芒不通,球体光芒内敛几乎不外放,透着青蓝色。

    电球离手时,蛮族青年冷冷地说:“不再给你一个教训,你还以为天下之大,没有你走不得的地方呢!”

    白夜二话不说,直接挥刀突进,瞬间已出现在蛮族青年法师面前一臂之地!然而迎接她的却是一张青蓝色的电网!

    雷火四溢!

    白夜全身衣衫破裂,踉跄后退,一头短发全变成黑灰。要离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皱眉看着腹部的伤口,然后忽然身体一颤,黑色兽皮上突然多了七八道裂口,露出下面皮肉翻卷的伤口。

    两人一言不发,又缠战在一起!他们一个用魔法力量,一个以斗气武技,却贴身搏杀,人影倏忽来去,最激烈的时候几乎已经无法分辨出身影,只见青蓝色魔法光芒和两道雪亮的金属反光交融成一团!

    片刻之后,光团陡然熄灭,两人相距百米,互相狠狠地瞪视着对方,却都再也没有力气进攻。

    这一次大战,仍可算是平手。蛮族青年一脸的不甘,重重吐出一口带血的口水,骂道:“你只是运气好而已。”

    真算实力,他还是要略胜白夜一筹的,可就是没打赢过,虽然也没输。

    白夜冷哼一声,极度鄙夷地说:“若是苏海伦殿下在此,可从来不在乎对手运气会有多好。”

    要离脸一红,默不作声。

    就在这时,那头似已死得透了的黑色巨兽忽然翻身而起,全速奔逃,瞬间就已远去,最终消失在地平线处。

    要离用力一拍额头,呻淫道:“该死的,忘了这家伙最会装死!”

    白夜也是一时呆住。

    在蛮荒大陆的某片草原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一身古铜色肌肤的男人靠在一头暴龙庞大的身躯上,打着盹。他并不如何高大健壮,与大部分蛮族相比最多算是中等身材,躯干却充满了力量的美感。看他写意酣睡的样子,就象身下是全世界最舒服的床褥。他身上的兽皮衣服磨损严重,有些地方都变得油亮,但穿在他身上,恰好适合了他的气质。

    他的耳朵动了动,懒洋洋地张开了半只眼睛,然后身体动了动,似乎想要爬起来,却最终被浓重的睡意打败了。他翻了个身,嘴里嘟嚷着:“不就是约定之人吗?根本用不着我吧,反正闲着没事干的白痴多的是。我可不想现在就和山与海那小妞打一架,力气留到四年后再说吧,好困……”

    草原上鼾声又起,他沉沉睡去。被他当作靠垫的暴龙本是卡兰多大陆上的一霸,现在却老实地蜷伏着,动都没法动一下。它简单的头脑早就被恐惧充满,全身一丝力气都不剩,完全是瘫在地上。

    ……

    整个卡兰多大陆上,不知多少年轻的蛮族强者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匆匆赶来。

    李察还不知道,自己吹响兽魂之牙的举动,无异于用烧红的烙铁在那些骄傲且暴躁的蛮族青年强者屁股上狠狠一插,顿时让这些野猪少年们纷纷竖了鬃毛,红了眼睛,鼻孔喷气,再用蹄子奋力刨土,发誓要将李察拱入泥沼,再来回踏上几遍。

    李察在这片深黄浅褐色块拼贴而成的荒原上漫步着,他的神态从容自在,仿佛只是午后在自家城堡的小花园里散布,每个动作都透着说不出的韵律。

    他一身冒险者常穿的旅行服,罩头的兜帽盖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刀削的下巴和线条分明的嘴c混。双刀都被包裹在布里,背在身后,命运双子则挂在腰间,双脚上则踏着一双兽皮靴。

    他的脚步轻快从容,看上去迈动的频率不是很快,但是每次点地,都会滑出很远。羽落术居然也可以这样使用,估计绝大多数魔法师都从未想过。

    李察渐行渐快,并且基本保持着直线行进,当接近一群羚牛时,受惊的羚牛群立刻开始狂奔。它们初起步把李察甩开很远,然后李察渐渐跟了上来,与羚牛群并排前行,最后把狂奔着的羚牛群甩到了身后,距离越拉越远。而李察迈动步伐的样子,看上去就从未变过。

    信风从大陆深处吹来,温和、干燥,渐渐变得密集而强劲。眼角余光里的景物轮廓也慢慢拉长,变成深深浅浅的线条。

    速度是有激情的。李察的身体渐渐适应了环境,终于调整到最佳状态,感知向四面八方延展,恍若下一刻就会融入风中。

    血脉中的世界树越发沉静,每一片枝叶都停止了哪怕最细微的颤动,仿佛已经成为广大天地的一部分。而正休憩的岩浆却似乎将从沉睡中苏醒,金色的迪斯马森字符好像散落的阳光在湖面上闪烁了一下,于是几乎静止的深红之流缓缓起步,渐渐地有了起伏,最后踏上了李察奔行的节奏。

    被毁灭唤醒的深红之流行走于世界树脚下,平静一如诸神最爱聚会的伍尔德之泉,在它露出摧枯拉朽的獠牙之前,是如此跃动着勃勃生机。

    苍茫的荒原上,只见一道孤单的身影正在快速移动,横穿广袤无垠的荒野。他所过之处,惊起牛马飞鸟无数,几头嗜血暴龙瞪圆了小眼睛,一路目送着李察远去。

    直到最后,它们都没有去挑战这前所未见的猎物的打算。只要一生出这个念头,它们就会本能地感觉到恐惧和不安。这种直觉,是这片土地赋与在其上生存的生物的礼物。

    在李察来的方向,数十骑正在全速奔驰着。这些都是蛮族勇士,骑乘的大多是耐力与速度兼备的角马,然而为首的一名年轻蛮族武士骑的却是一头嗜血暴龙!

    几十蛮族骑士几乎很少考虑地形,凭借高超的骑术和优秀的坐骑,基本按照直线前进。每隔几十公里就会稍稍停留,一名上了年纪的猎人即会跳下角马,仔细辨认一下地面上的痕迹,再用力在风中嗅嗅,然后就会指向某个方向,数十骑士即再次出发。

    他们来自距离李察出发的村港不远的一个大部落,并由蛮村中最有经验,也是看到过李察的猎人引路。出发时李察才走了一个多小时。可是这一追,就是从上午一直追到黄昏。

    蛮族骑士们疲累不堪,不得不停下来宿营休息。而在百公里外,李察正躺在一颗荒野中常见的巨树下,透过巨树顶端几根稀疏的枝干看着星空。白天的卡兰多天空格外高远,而夜晚却不同,满天星辰比诺兰德更加璀璨,好象这片土地更加接近天空,似乎扶摇直上便能伸手触及。

    巨树下,还有几头常见的嗜血暴龙,它们聚集在一起,东倒西歪地沉睡着。李察和这窝暴龙相隔十余米,却相安无事。

    这一夜,李察随性地躺着,双手枕在脑后,任由明亮得有点耀眼的星光迷乱视觉,脑海里则回想起点滴往事。

    他也说不清自己的心绪,也分不清在心目中苏海伦,山与海,流砂,等等,究竟是何想法。对她们三个的感觉似乎完全不同,却又有相通的地方。李察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那些感觉是什么?

    是爱吗?他不知道,也分不清楚。

    只是李察知道,她们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已和伊兰妮、歌顿处于大致相同的位置。在李察的心目中,那块地方,是留给家人的。

    就象现在,李察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想要来卡兰多大陆,真的只是想要看一看山与海吗?真实和智慧的天赋从不让他自欺欺人,在意识里,它们一遍又一遍地发出警告,此行的风险与收获不成比例。但是,有时候,人生并不是都能用数字来诠释。

    在满天的星辰下,李察静静地思索着。只不过在这个年纪,他思索了,却注定得不到结果。然而李察却知道,自己并不缺少面对的勇气。

    这就够了。

    PS:……~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