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五 追忆蛮荒岁月 下

章六十五 追忆蛮荒岁月 下

    听完古尔扎巴的话,李察面色肃穆森冷,丕平.撒尔逊偶尔流露出的暧昧态度早让他预感到此行并不平静,但还是完全没想到当初一个轻轻的约定,原来竟包含着如此沉重的内容。「域名请大家熟知」

    他无法想象当年山与海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离开的,一直以来,记忆中关于那场离别,最鲜活的是她阳光般的笑容,重逾山峦的拥抱,以及没有回头的挥手。然而此时,真实天赋一格一格搜索着记忆,最终在那个沉默的凝望上定格。整个世界都沉入那双眼瞳,一边是无法形容的期待,另一边却满是苦涩的绝望,只在最幽暗的深处,才保留了一点等待奇迹的火种。

    李察望着远方,已经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

    “可能会死的……”李察默默想着。

    他现在已不是当初那除了魔法与构装什么都不懂的少年,而是经历过位面战争的残酷,亦开始懂得使用政治手段去削弱和打击对手的领袖。他很清楚,即便有山与海的愤怒作为约束,也阻挡不了某些人的冒险。那背后战利品太过诱人,能够勾引出人心中最深藏的贪婪,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这种贪婪,或许荣耀可以,但依然有人会不要荣耀。

    何况那些有资格与山与海生孩子的蛮族青年强者,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只要指使另外一些人做就是了。这是非常浅显的手段,蛮族部落多如繁星,政治也一样是门必备的艺术。

    李察把双刀和命运双子重新背起,仔细地调整着全身上下的装备,直到配重达到他心目中最完美的方案。

    然而就在整理装备时,李察心中忽然毫无征兆地浮上一幅画面,那是在深广的圣庙中央,山与海仰卧在地,在她身上,一名陌生的蛮族强者正在用力撞击她,以最凶猛的方式展示着雄性的本能。

    少女面无表情,她色泽微深的肌肤光滑如缎,却美丽得如此凄婉而无助。

    腾的一声,李察双眼中竟喷出两缕暗红色的火!

    刚刚那幅画面即刻被粉碎,然而该死的智慧天赋却记住了每一个细节!那些细节是如此bī真,如此传神,直觉告诉他,它们不可能是假的。

    李察的心中一沉,这幅画面浮上时他确定自己没有启动任何能力,就那样突兀地出现在意识最深处。但是解析天赋却捕捉到了一缕几乎不可能被发觉的时光之力,若非他之前莫名其妙地吸收过一些时光之力,几乎不能觉察到来源。李察的心又是沉重的一跳,难道这幅画面亦如当初那几幅画面一样,是未来将要发生的某个片段?

    李察胸中的阿克门g德血脉又在翻涌着,刚刚觉醒的真名绽放出强烈的金红色光芒,一种无法形容的浓烈毁灭情绪不断冲击着李察的心灵,让他恨不得将这片大陆彻底粉碎!

    用尽全部心力,李察才控制住内心深处的爆裂,双瞳深处流转的岩浆也逐渐在黑暗中沉寂。

    李察用稳如磐石的双手整理好了装备,头也不回地说:“你们走吧,记住,回去后不要再叫其它人来了。来也是送死,我下次不一定会保证不杀人。”

    古尔扎巴羞愤交加,但是被干脆利落地击败,他根本连反驳的资格都没有,于是闷声上了暴龙,率领着踏风部落的战士们呼啸而去。

    李察举起左手,看着手腕上缠绕着的兽牙手链,感知了一下方向,即以不快不慢的步伐向山与海走去。

    他与山与海仍然相隔遥远,在这一路上还会不断遇到蛮族青年强者的狙击,甚至是狙杀。然而李察决心已下,无论要深入大陆多远,无论需要击败多少强者,他都会走下去,直到见到山与海为止。

    李察只是想让她知道,自己现在已有能力来看她一眼,四年后的约定之日,自己必然有能力成为她的约定之人。

    四年是个非常漫长的时间,有信心和没有信心,必然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看到山与海后,李察即会立刻掉头逃跑,离开卡兰多大陆,直到他晋升大魔导师后,才会再回来。他不准备给蛮族的对手们任何使用阴谋的机会。只要李察活着,那些企图染指山与海的人,在这四年中,心头就永远扎着一根刺。

    当李察再次起步时,在千万里外的地方,少女正赤足在大地上飞奔着,她每一步落下,都会让大地为之颤动。

    在她身旁,一头小山般的象犀兽正在全力飞奔,鼻中不断喷出白气,显然体力已快到了尽头。象犀兽的背上,正放着山与海的石棍。它如果稍稍跑偏了方向,或是速度慢了点,少女就会踢上一脚,每次都能把庞大的象犀兽踢得离地飞起,掉落在正确的轨道上。然后巨兽就得乖乖地跟在少女身后,充当驮兽。

    很快这头象犀兽就瘫在了地上,口吐白沫,说什么都爬不起来了。于是少女拿起石棍,继续向前飞奔,很快就找到了一头新的象犀兽。

    在这片广袤无际的草原上,游荡着许多象犀兽,它们是连暴龙都不愿意招惹的庞然大物,却不得不被少女当成驮兽使用。象犀兽脾气暴烈,即使少女通过天赋直接沟通它们的意识,下了清晰的命令,它们也不肯屈服。

    但一般少女三拳两脚下去,它们也就服了。

    李察并没能得到多少清静时光,因为身后又追上来一队踏风部落的骑士。显然古尔扎巴这位踏风部落青年勇者‘前十’的位置并没有足够的说服力,并没能阻止部落的其它已经出发了的年轻勇士前来继续试试。

    比如这次就是一位由‘前三’的勇士带队,并且成功追上了刻意保持体力和状态的李察。

    这一次李察没有客气,半分钟后,这位十六级的‘前三’战士留下了十几颗牙齿,灰溜溜地离去。命运双子不止是能增幅魔法,身为传奇级别的法杖,它本身的材质硬度根本不容怀疑。用法杖杖柄捣进嘴里的话,掉十几颗牙是至少的。

    然而‘前三’战士离开才仅仅半个小时,踏风部落年轻一代‘第一武士’就追了上来。

    看来踏风部落的这些勇士差不多时间得到消息,只是“前十”的居住地靠近登陆点,才最先追蹑到了李察的行踪。如果依次推算的话,后面的路会十分难走,该来的,将会接踵而至。

    看到李察刚刚战过‘前三’战士,‘第一武士’大度地表示李察可以休息一个小时,他甚至可以给李察提供水和肉干。

    李察却没那么多时间浪费,直接开战,用了一分钟结束战斗,打折了‘第一武士’的双臂。

    这一下,终于不再看到踏风部落的武士了。然而一小时后,李察又被一队蛮族战士拦住去路。

    这次是逐风部落。

    直到黄昏日暮,李察前进了三百公里,和逐风部落战了七场,挑翻了他们从第二十到第一的七位年轻战士。

    夜幕低垂,李察没有休息,没有睡觉,只来得及喝几口水,就遇上了夜风部落。

    如果说白天的蛮族还是战士,那么夜风部落就是蛮族中的流氓。他们在夜幕下成群结队地出动,荒原上任何地形都能成为他们天然的掩蔽物。他们的武器包括短弓、投矛和骨刀,最致命的武器则是吹箭,所有的武器上都涂抹了剧毒。

    夜风部落的战士出现在李察周围时,根本没有什么年轻勇士出场挑战,直接就是一片吹箭招呼。

    李察本来坐在地上闭目养神,当吹箭飞来时,他蓦然张目,瞳孔深处迅速被暗红占据!

    李察一言不发地站起,左手做了几个简洁的手势,瞬发出一个魔法护盾和一个远程攻击防护,在双重魔法保护前,以阴狠而不以攻击力见长的吹箭纷纷落地。李察面若寒霜,随手一捞,插在地上的长刀灭绝已出鞘!

    一点电光从灭绝尖锋处亮起,迅速沿着刀身跳到李察身上,激起几道电光,然后又消失不见。

    下一刻,李察已隐没在黑暗中。一丛投矛呼啸而来,刺在他原本站着的位置上。

    黑暗中突然溅起一片如旗的血光,几名夜风部落的战士颤抖着从草丛里跳起,踉跄走了几步,然后倒了下去。

    鲜血从他们身体下涌出,又迅速被干渴的大地吸收。

    李察如幽灵般从夜幕中闪现,灭绝弹跳了几下,轻盈地从另外几个夜风战士的身上掠过,就如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那几名战士身体骤然僵硬,然后一颤,又是一大片暗红血色涂抹在视野上。

    夜是寂静的,只是偶尔会有几声暗哑的惨叫。可是当夜风拂过时,血腥气息却越来越浓。

    草原上夜行的动物不少,特别是荒原土狼,它们对血腥味最是敏锐。但是今夜不同,如此浓冽的血气,非但没有引来嗜血的食肉凶兽,反而让它们纷纷逃远。

    李察脚步忽快忽慢,心中始终充盈着浓冽的杀机和毁灭意识,魔力源源不绝地输往魔动武装,又化为让他成为杀戮机器的斗气力量。而凶悍绝伦的长刀灭绝,则似已变成李察身体的一部分,就象他双手的延伸。甚至当灭绝划过蛮族战士的身体时,李察都可以感觉到他们体内血液的温热!

    一个个夜风战士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倒下,这群蛮族中的夜狼这才发现,原来李察比他们还要擅于利用黑暗。

    PS:嗯,明天争取再多点~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