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九 做过才会有奇迹

章六十九 做过才会有奇迹

    这时,李察忽然觉得脸上不痛了,而代之以难以忍受的麻痒。不光是脸,全身各处的伤势也同是如此。一时间如同有千百蚂蚁在身内到处乱钻乱爬,说不出的难受。李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脸,一碰之下发现伤口的血肉都在疯狂蠕动着,顿时大吃一惊!

    李察忍不住就想跳起来,却被山与海一下按住。

    “别动,你的伤很快就会恢复,忍着点。”

    李察是有被神术治疗经验的,立刻反应过来这是伤口正在复原,于是依言放松了身体,以免浪费能量。可是伤口恢复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简直就象被强大的神官释放了治愈一样,甚至一些普通神术也无法治愈的伤势也在迅速好转。

    李察心念一转,已经知道这一切必定和山与海带来的那个巨蛋有关,于是好奇地问:“那是什么蛋?”

    少女一脸轻松地说:“九头蛇蜥的蛋。我正好路过它的窝,就顺手抄了个蛋出来。”

    李察虽然已可说见多识广,听到九头蛇蜥的名字,依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一种他只在深蓝图书馆见过文字记录的魔兽。九头蛇蜥身上有着巨龙的血统,却不象普通巨龙那样能够飞行。它们力大无穷,又以无比强悍的恢复能力而著称,体形比除了传奇龙族外的任何巨龙都要庞大。如果在地面战斗,连巨龙都不是它们的对手,绝对属于陆地霸主之列。

    山与海居然敢去偷九头蛇蜥的蛋,不管她的口气如何轻松随意,过程肯定凶险无比。

    也惟有九头蛇蜥的蛋,才能有如此奇迹般的恢复效果。

    李察无言,惟有叹息一声。他正变得越来越强大,可是欠下的各种债,却也变得越来越多,多到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清还。

    少女忽然展颜一笑,凑近李察,说:“好不容易见到了,那么,礼物!”

    李察脸色一变,身体本能地往后倾了倾,却知道是躲不开的,只是尽尽人事而已。少女已经贴上了李察,却没有李察预料中的连啃带咬,而是以双c混在他脸上轻轻一碰。李察还没有反应过来,少女就往他怀里一钻,说声‘困了’,然后就响起有些慌张的轻柔鼾声。

    李察的手抬起又放下,最后还是象以往那样,róu了róu少女的头,然后就让她那样蜷在自己的tuǐ上睡着。李察托着她的脖子,帮她调整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轻轻梳理着她满头发辫,一一触摸那些贝壳、骨头、石块和兽牙打磨成的饰品,细细品味感受着上面苍凉遒劲的蛮荒气息。

    此次相见,李察变了,山与海也有些改变。她变得少了些天真无邪,而多了点心事和沉重。

    但无论如何,这一夜过得很安宁。

    再不情愿,天还是亮了。

    当清晨的第一线天光照在身上时,山与海如一头睡醒的小狮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坐了起来。首先映入眼瞳的是一张熟悉如血脉的面孔,山与海立刻象在深蓝那样先狠狠在李察嘴上啃了一口,享受过好味道,这才算是睡醒了。

    她睁着大眼睛,四下看了好几遍,才明白这里不是深蓝,于是眼中闪过一丝暗淡。

    少女从头上摘下一对洁白如玉的贝壳,取下其中一片,编在李察的兽牙手链上,然后又把那串手链再绕回李察手腕上。

    “如果我有话要对你说,会在我手里的这片贝壳上写下,然后同样的话就会在你那片贝壳上出现。它们只能用一次,但无论你身处在哪个位面,它们都能沟通联系。”少女说。

    李察点了点头,感觉这串兽牙手链更加沉重。

    “我该回去了,圣庙的那些老头可是很没耐心的。”少女又象一年前那样,用力向李察挥了挥手。

    李察想了想,对少女叮嘱道:“你要小心圣庙中的那些人。”

    “他们才……好的。”

    在少女转身离去时,李察忽然向她的背影叫道:“到了约定之日,我不一定能够打败你,但会击败其它所有人!”

    山与海这次回过了头,留下一个灿烂的笑,然后一路远去。

    李察目送着山与海的背影远去,她头上那几根小辫子却犹在心中跳动着。

    李察心中忽然一片萧瑟,整理了装备,再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就向来处奔去。吃下九头蛇蜥的蛋后,一夜之间他的伤势已尽数恢复,甚至连失血的虚弱都不曾有。唯一还有些隐痛的左肩,是曾被黑乌萨死亡和腐蚀能量的掌风拍实的地方,由此可见九头蛇蜥恢复能力的强大足以媲美高阶神术,如果不是特殊的伤口,恢复只是一夜之间。

    李察已做好了再经历几场恶仗的准备,却再也没有遇到一个敌人,顺顺利利的就回到了撒尔逊家族的岛屿领地。

    当李察从诺兰德这一段的传送阵走出时,片刻后撒尔逊家族曾经的老族长就跑了过来。老头看到李察,当即一脸遗憾:“唉,太可惜了,没能白赚到那二十五万金币!”

    李察先是大笑,然后一把抓住老头的领子,恶狠狠地道:“老头儿!你早就知道山与海的身份了,对不对?”

    “那当然!”老头笑得奸滑,“象我们这种专跑两块大陆贸易的家族,怎么可能不知道卡兰多的殿下是谁?当初听你一说,我就大致猜到了。”

    李察气道:“那你不告诉我!”

    “告诉了你,你说不定就不敢往深走了。而现在看起来,你此行的收获不错,不是吗?”老人笑着说。

    “那可不一定。”不过李察心下也承认,如果早就知道了山与海的身份,以及登上卡兰多大陆会遇到什么,他多半会放弃此行,而是再等一段时间,等实力提升后再踏上卡兰多。

    这次蛮荒大陆之行,也可谓九死一生。

    老人似是知道李察心底的想法,洞悉世情地笑笑,说:“有些事情,总要做过才知道是否会有奇迹。就象当初千年帝国帝君向我们下了最后通牒时,没有人觉得我们会胜利。甚至就连拒绝最后通牒时的我,也丝毫没有信心,只知道这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

    李察沉默一会,然后展颜道:“以后我还会用到你的传送阵。”

    老人双眼一亮,嘿嘿笑道:“下次让我白赚二十五万吧!”

    李察笑眯眯地说:“休想。”

    片刻后,四头狮鹫排成一线,从撒尔逊家族领地陆续升空,向浮世德方向飞去。

    目送狮鹫远去后,老人才叹了口气,说:“还是和年轻人在一起好,有活力!”

    几天后,李察带着四头累得精疲力竭的狮鹫回到了浮世德。长途飞行之后,四头狮鹫都已经接近虚脱,李察却还是精神不错,除了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四肢感觉有点僵直外,丝毫没有几天几夜未曾入睡的疲累。这是九头蛇蜥蛋的残余功效,大量暖流沉在身体四处,在高空烈风的冲击下,一点点泛起,洗练着肌体。

    李察回到了家族浮岛,首先把老管家叫来,问了问浮岛近期的状况,并且要来了各个领地最新的情况报告,准备带到异位面去再仔细看。

    李察都从卡兰多大陆回来了,法斯琪却仍然没有回来。他想了想,对老管家说:“给法斯琪去一封信吧,就说我明天要回绿森位面了,然后她就可以回来了,不用躲着我。”

    “是,主人。”老管家答应了。

    李察想了想,忽然失笑,说:“现在浮岛还是需要她的。她回来后,你告诉她,哪怕我突然回到浮岛,也不会到她的房间去的。所以她只要那时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没有让我看到,我就权当没见过她。”

    老管家说:“您放心。关于法斯琪小姐,您还有什么特殊要交待的吗?”

    李察想说什么,却又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至于那七套套装,也不算什么特别的事情,李察只当报答艾莉婕在动荡时期的支持。所以他也不打算再提起这件事。

    李察在房间中来回踱步,反复思索,片刻后说:“还有一件事,面向所有的阿克门g德家族成员,招募构装骑士!”

    老管家大吃一惊,忙确认李察的命令:“招募构装骑士,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招募已经够资格成为构装骑士的阿克门g德战士,而我会为他们提供构装。”李察平静地说。

    “这……这太让人吃惊了。”一向镇定的老管家也不禁为之震惊,这是在整个神圣同盟都没有听说过的事。构装骑士是各大势力嫡系中的嫡系武装,无一不是经过长期培养、考察、筛选,从来没有过公开招募的先例。

    李察一边思索,一边说:“不过除了构装位、等级和潜力这些必须符合的标准之外,我还要求绝对的忠诚。所以所有想成为构装骑士的阿克门g德,在安装构装之前,必须签订魔法奴役契约,要为我服务二十年后,才能重获自由。当然,构装那时也就属于他们了。在魔法奴役契约有效期内,所有待遇都和其他构装骑士一样。”~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