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 琐事

    “但是……主人,您想要招募多少构装骑士呢?我想,报名的人一定会很多的。”老管家很婉转地没有提构装数量的事,也智慧的没有去问为何构装骑士效忠的是李察个人,而不是阿克蒙德。

    李察沉吟片刻,说:“先招募三十个!”

    “三十!……好的。”

    李察说:“好了,就这些。你先去办,另外通知一下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就说我准备明天中午回归绿森位面,请他们也做好准备,到时候在神殿集合。”

    老管家匆匆离去,李察也离开房,走向城堡底层的库房。先前订购的价值八百万的魔法装备已经到位,他需要最后检察一下。

    这次订购的不是单兵装备,而是可以用作据点防守的城防巨弩,一共十五台,并且为每台巨弩配备了三十支弩箭,包括透箭、爆裂、追踪等特殊效果的魔法弩箭,考虑到绿森位面的特殊环境,弩箭中还特别准备了一批可以激发酸雾的魔法弩箭。

    但在走廊,李察又遇到了可可。少女看起来心事重重,看到李察本能地就向后一缩,但是不知为何又有了勇气,竟然前几步,来到李察面前。可是她张了张嘴,立刻胀红了脸,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李察皱了皱眉,他几乎把这个少女给忘了。一次的叛乱事件,他没有给可可真正的惩罚,却也不代表着他真正原谅了她。而在那之后,李察已经在法罗和绿森两个位面打开了局面,每次回到诺兰德,时间都十分紧,每个行程都得以分钟来计算,哪还有时间分配给可可?

    “李察,我……我……”可可越是着急慌张,就越是说不出话来。

    李察努力把自己的表情变得柔和一些,说:“不要急,有什么事慢慢说。你是有事要找我吗,管家没法帮你?”

    可可终于鼓起了勇气,说:“管家大人已经尽力了,所以我……我只能来找您。是关于我父亲和哥哥的事,是这样的……”

    李察站在走廊,耐心地听着。可可轻轻抽泣着,话也说得断断续续,虽然长篇大论,但是次序有些混乱,又是以描述居多,所以就连李察都听得有些吃力。不过李察没有打断她,整整一刻钟过去,才听明白一个大概。

    实际还是那两件事,她父亲的债务以及哥哥的罪名。而现在这两件事又联系到了一起,因为可可寄回去的钱,有大半被用来打通各种关节,试图为她的哥哥减轻罪名。

    然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各地的贵族领主,包括法庭的法官们,在这类已经产生很大影响的案件,都会尽可能的维护公正和正义。

    他们的立场也不是不可以偏转,但那只是偏转而已,最多就是轻判一些。而且偏转所需要的代价也很大,至少不是可可那点收入可以达到的。虽然可可的收入已经算是不菲了,至少是受了家族雇佣,在战场殊死搏杀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的数倍。

    战士们倒是没有对此提出异议,因为在阿克蒙德的传统中,传承后代和在前线开疆拓土同样重要,否则也就不会出现阿克蒙德的传承原则。但如果让他们知道可可至今还没有过李察的床,或是在叛乱中可可曾经扮演过什么样的角色,那事情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版本。

    看着可可,李察实在没法现在就给她一个答复,只能让她把父亲和哥哥的材料都准备一份,他要先看看再作决定。

    傍晚时分,当李察回到房时,一叠厚厚的材料已经放在他的桌。由于这是李察指名要的材料,所以显眼地放在桌中央。

    李察用去整整半个小时仔细地翻阅了每一页材料,里面都是案卷,控诉材料,各种证词证据,等等。看完所有材料后,李察又思考了整整十分钟,却发觉自己难以做出决定。

    可可父亲的债务也就罢了,哥哥这起案件却是性质恶劣,在地方影响极大,证据确凿充分,而且法官的判决也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最终对她哥哥的判决是二十年苦役,甚至可以说这已经是明显的轻判了。

    在这个等级分明的社会,在这力量至的时代,以李察目前的身份地位,确实可以强行把这件事压下去,宣布可可兄长的无罪或是轻罪。这就是可可乞求他的原因所在。然而,面对贵族法庭最终的判决,李察提起了笔,却感觉无法落下。

    他最终叹了口气,把案卷合,放到左角的文件篮里,那是代表以后再议的区域。

    而在李察面前,右方区域等待处理的文件还有高高的一摞,不少文件里露出夹着纸条的一角,那是老管家已事先看过并且提出了处置意见,他只要看个结果签字就好。但是目测至少有二三十件大事,必须由他亲自来做决定。

    这时李察微微觉得有些烦躁,他拉了拉亚麻衬衣的领口,把纽扣松开,觉得自己更应该去冥想或是绘制构装。

    在这一刻,李察才发现急迫地需要一个能够帮助自己治理领地的帮手。至少要能够代替他处理领地这些日常的事务。

    不过李察明天就要离开了,下一次何时回来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继续埋首于文件堆里。一个想法忽然浮现,也许艾莉婕是最合适的对象。

    李察看过艾莉婕的领地,那里确实被治理得井井有条,一切都蒸蒸日。她缺乏的,其实是几乎所有阿克蒙德的通病,那就是钱和时间积累。想要领地能够快速发展,前期大量的金钱投入是必不可少的,而很多基础建设在一段时间里都无法看到即期效益,然而这些投入又是必须的,否则必会影响到长远的发展。

    艾莉婕原本和歌顿一样,继承到的只是一小块爵士领地,因为他们都不是家族原定的爵位继承人。但是现在,她已经统治着一块伯爵领地,而且一切都发展得很好。其实在领地治理和发展,歌顿比她还要稍逊一筹。歌顿的强大来自于他奇迹般的扩张速度。

    至于李察,他实际能够控制的只有浮岛,原本歌顿位于诺兰德大陆各地的领地事实都处于半独立状态,由当地的附庸们在治理着。那些当地领主根本不大理会李察的命令,并且暗中还和各方势力在联络着。就连阿克蒙德传统的精神象征,黑玫瑰古堡也落到了所谓的家族长老议会手里。

    而李察现在只当什么都没看到,只要那些地方领主不公开的反对他就行。哪怕是公然的反对,比如说占据了黑玫瑰古堡的家族长老议会,李察也无动于衷。现在还没有到和他们算帐的时候,不过时机已经快成熟了。

    至于黑玫瑰古堡,现在的确只有名义的象征地位了,因为阿克蒙德真正的精神支柱:家族的火山墓地,已经被歌顿搬到了浮岛。

    最终,每个强大的阿克蒙德都渴望能够得到火山墓地的承认,从而在那里得到一块属于自己的位置。所以李察一点也不急,只要墓地还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最先忍受不了的一定是他的对手们。只要对手们按捺不住动了,李察就可以自如地选择战场和决战时机,从而一举击溃他们。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当李察批阅完所有的文件时,天边居然泛起了鱼肚白。看着桌厚厚的文件堆,李察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些文件都是些琐碎的小事。可是在涉及到的人们眼中,这就是天大的事。

    老管家能够安排人们的生活,做好后勤,却无法决定军略武备以及与此相关的人事,更不用提外交了。

    这才是领主的真正生活。

    刚刚早六点钟,老管家已经敲响了房的门,为李察送来了早餐。

    李察拿起可可送过来的材料,沉吟了一下,交给了老管家,说:“这件事你看看应该怎么处理,我实在难以决断。实在不行的话,就解除可可的伴侣义务,放她离开浮岛。”

    老管家一怔,但是没说什么。当接过那份文件时,他只觉得沉得有些坠手。

    可可,如果离开了浮岛,却又该如何生存,再拿什么去支持她的家族?

    中午到了,李察已经等在永恒龙殿中,和赶来的尼瑞斯与阿伽门农汇合,再次回到了绿森位面。

    李察在诺兰德呆的时间并不长,而绿森位面已是快三个月过去了。其实在位面局势平静时,强者们都不太愿意呆在次级位面,而是更想返回诺兰德去。

    在主位面力量提升得更快,能够得到更多的历练机会,而且对强者们来说,生命流逝的速度是恒定的。不管位面时间流速如何,他们在异位面呆了八年,就是生命流失了八年。

    回到绿森第一件事,李察就是进入魔法实验室,先看看珞琪的进展如何。珞琪现在已经可以绘制许多构装最基础、最常见的魔法阵,仅从学习速度来看,进展甚至不比当年的李察慢太多。

    当李察走进魔法实验室时,珞琪正伏在实验台,全神贯注地绘制构装,全然没有注意到李察的到来。她身的装束极为简单,就是一件束腰长袍,为了避免影响活动,头发扎成马尾然后简单地在脑后盘起来,脸全然没有一点点的彩妆修饰,就是最天然的素净和美丽。

    看着珞琪,李察忽然想起一句谚语,认真工作的男人是有魅力的。而现在,他觉得认真工作的女人同样有魅力。

    :临时有应酬,晚了,周末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