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一 权谋的礼物

章七十一 权谋的礼物

    李察看到了实验室南边的架子上摆放着一个个整齐的封魔盒,那些都是他留给珞琪,用来封装完成的半成品构装的,他默默点了点数目,发现居然有二十一个封魔盒!

    珞琪完成一个构装半成品需要大约三天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在不过三个月的时间里她没有休息过一天,始终如一地在工作着,并且显然绘制构装的水准又有所提升,而且李察走了,自然也把神器魔法笔带走,留给珞琪的是一支精个构装师学徒来说已经够用了,但对于一名正式构装师就显得有些简陋,

    基本上珞琪现在完成的每个半成品都让李察可以节省半天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二十一个半成品可以为李察省下至少十天时间,这对时间极为看重的李察来说,意义自不必说,

    李察站在珞琪身后,直到看着她把一根线条绘制完成,才叫道:“珞琪,”

    珞琪抬头,有些惊讶地看的微笑:“主人,您回来了,”

    李察看了看她正在绘制的构装,点了点头,说声‘很不错’,然后随手指出几处还需要改进的地方,

    看到这几个需要改进之处,珞琪皱眉,说:“不知为什么,每次到这里时,我的魔力输出总是变得很不稳定,难以控制手里的魔法笔,”

    李察这才恍然,珞琪还只是一个九级的魔法师而已,而且是刚刚晋升上来的,这几处转折想要完美绘制的话,至少得的支持下,也才在十级时作到了完美绘制,现在珞琪能够在九级的时候把它完成,已经学徒,在这个等级可能都无法绘制出来,

    李察想了想,就说:“这段时间,你多花点时间在冥想上吧,尽快把魔力提升上来,等你到了十级,我就教你一种全新幻想》,”

    没想到珞琪一脸惊讶,低呼道:“难道是苏海伦殿下的深蓝冥想术?”

    珞琪反应之大出乎李察的预料,他疑惑地问:“确实是老师的冥想术,但我教你的只是初级版本,这并不是秘传法术,怎么了?”

    珞琪轻轻叹了口气,头垂了下去,片刻后才说:“看来您还不知道深蓝冥想术的珍贵,但您就不怕我将来有一天会背叛吗,毕竟我姓门萨,”

    李察笑了几声,伸手拍拍珞琪的脸,说:“尼瑞斯和我谈起过这件事,我答应过他,不会给你背叛我的机会的,其实没有什么事比背叛一位未来的圣构装师更加糟糕的事了,”

    珞琪展颜一笑,说:“您就那么有信心会成为圣构装师?”

    “不是有信心,而是一成的承诺,”李察恍然间想到了那若梦幻般的一晚,和那不可思议的深蓝咏叹,

    珞琪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圣构装师似乎并都似乎在看向更远的地方,

    这时李察走到货架前,随手打开一个封魔盒,取出里面封存的半成品构装看了看,对珞琪的手工非常满意,然后有些好奇地问:“珞琪,难道这三个月里,你都一直在绘制构装,没有休息吗?”

    “有啊,冥想的时候不就是休息吗?”珞琪说,

    李察默然,这句话十分熟悉,他还记得在深蓝时自己就曾经不,没想到今天居然在珞琪口中听到,其实不止一次,李察从珞琪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为什么这么拼命?你不累吗?”李察问,

    珞琪拢拢额前的乱发,恬淡地说:“现在就是我过去一直梦想着的生活,怎么会累?”

    李察点点头,说:“好了,珞琪,我现在还有一件事,需要听听你的想法,丽娜最近的状况不是很好,而且我听说过去她为了维持在绿森位面的局势,变卖了自己全部的史诗级装备,所以我现在准备给她一些补偿,你说是直接给她史诗级装备呢,还是为她作一件构装?”

    “您的目的是让她的心情好起来,并且适当提升实力,是吗?”珞琪反问,

    “确实如此,”李察好手,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流砂给气着的,

    珞琪想了想,说:“那我的建议是,您直接给她可以买到史诗级装备的金币,让她自己去选择如何增强实力,同时,为了让她有更好的心情,您可以选择送些小礼物,不需要多少钱,只要能够显出您用了心思即可,”

    “小礼物?”金币不是问题,但小礼物却让李察为难,他手上除了构装,就没东西,

    “如果您需要的话,小礼物我这里也有,”说着,珞琪拿出来一个小盒子,送到李察面前,

    李察打开盒子一看,发现里面放着两枚耳环,淡金色的椭圆形环上,坠着一颗水滴型的黑晶,这副耳环所用的材质,李察几乎闭着眼睛都能够感觉得出来,全是绘制构装时最常用到的几耳环,居然是用魔法材料剩下的边角余料作的,

    “这是你做的?”李察问,

    “嗯,为了练习双手的稳定性,另外……那个,我偶尔也会想要一些饰品,女孩子都喜欢这些的,”珞琪悄悄吐了下舌头,

    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李亲近,

    “为什么不去买一些呢?”

    珞琪耸耸肩,说:“没钱,没时间,也没机会啊!在绿森这种地方,就是想要,又要怎么买呢?”

    没时间和没机会倒是可以理解,没有钱这句话,却忽然让李察想到,原来自从把珞琪弄来之后,自己确实没有给过她钱,当然,直到不久之前,自己都不可能放她出去逛街购物,

    珞琪又对李察说:“我想,对现在的丽娜来说,这副耳环要比史诗级装备更加值得重视呢!这是您亲手做的,”

    “啊!这个,不太好吧!”李察愕然说,这副耳环本身的价值没有多少,但如果是他亲手做的,就另有含意制,李察总是觉得很是做不出这种事来,

    “没什么不好的,”珞琪把首饰盒盖好,塞进李察的口袋里,说:“丽娜现在对您很重要,而我的时间并不值钱,一个小小的谎言,就可以让丽娜心情好起来,也可以为您节省大量的时间,又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为什么不呢?去吧!您可是想要成为么一点小小的权谋心机都承载不了,如何让我们信服呢?”

    李察无话可以反驳,而且类似的话,他似乎也在哪里听到过,

    但最后,李察拍了拍珞琪的小脸,就离开了魔法实验室,去找丽娜,直到走出实验室后,李察才想起在哪里听到过类似的话,那是母巢,

    在基地城市最外围的魔法塔内,龙法师丽娜正和以靠在沙发上,出神地看着窗外一片茫茫的绿,不知在想着什么,

    只有在独处时,她才会摘下脸上的面具,而此刻着一件黑色的魔法师长袍,是最普通的式样,虽然也能勾勒出她火爆的身体曲线,不过却包裹得很严,那些深V开领的风骚法袍,现在都老老实实地躺在衣柜里,

    “丽娜!是我,李全身一颤,匆忙答应了一声,就手忙脚乱地去抓面具,好不容易才扣在脸上,系好带子,然后深呼吸了几下,平复,这才赶去开门,

    李察站在门外,显得笔挺、干净而且阳光,

    “怎么这么慢?”李察问,

    “没什么,在……在忙着整理东西,进来吧!”说谎,

    进了龙法师的房间,李察顺手把房门在身后关上,四下打量了一下房间里似乎有点小小变化的布置,就顺势坐到了沙发旁的椅子上,但是这样一来,整个客厅有沙发了,而她的习惯,是沙发是用来躺的,

    以往,丽娜可是会毫不客气地躺上去,根本不管这个姿势会让李察在她胸口里看到很深的内容,但是今天,她却端正地坐在沙发上,

    李察上下打量了一下龙法师的新装束,微笑着说:“这套衣服可不适合你,另外,在房间里也没有外人,面具还是摘了吧,”

    “会吓到你,”丽娜犹豫着说,

    “我可是早就看到过了,”李察显得毫不在意,

    龙法师一咬牙,真的摘了面具,扔到一边,露出有着大片疤痕的脸,李察却是很认真地看着她的脸,然后微笑着说:“哪怕只有一半,也是大美女!”

    丽娜脸微微一红,啐了一口,不过心倒确实放松了一些,

    PS:帕,还没中秋呢,水花选的那张封面上的月饼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