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五 序幕

    手机用户请登陆wap.shouda8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虽然这么说,但是年轻德鲁依的声音中却透着隐隐的不安,眼睛里也透出惶惑。他很有天赋,也很有智慧,其实已经大略猜测到了大长老的意思。

    “朱布,你很聪明,应该知道在这片森林中,真正的主角并不是我们精灵和德鲁依,而是世界树和所有的生命树。”

    “当然。”年轻的德鲁依点了点头。

    精灵大长老缓缓地说:“我们精灵几乎无法离开生命树,一旦失去了生命树,我们的族人难以繁衍,战士们不会变得强壮,德鲁依们甚至会慢慢退化。可以说,生命树就是精灵生存的支柱。而我们呢,又能够给生命树带来什么?我们只能守护它们,为它们驱赶天敌。也就是说,精灵无法离开生命树,而生命树并不必然需要我们精灵。你现在明白了?”

    “您的意思是,我们所依附的生命树已经选择放弃了我们?”朱布一脸震惊,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我们和生命树,并不是紧密的双向联系。而现在,这棵生命树显然已经找到了更合适、也是更加强大的守护者。”

    年轻的德鲁依叫了起来:“入侵者?”

    精灵大长老沉重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生命树为什么要这样做?它这样会打破森林原有的结构的,难道它……它想要成为世界树?”说到最后一句时,朱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我们都在想方设法变得强大,生命树想要成为世界树,又有什么奇怪呢?”大长老倒是显得很通达理解。

    朱布慢慢低下了头,说:“我只是……无法接受入侵者也能够成为生命树的守护者。”

    大长老又叹了口气,说:“这是现实,我们对生命树的作用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我想,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象生命树对李察证明自身价值一样,也向生命树和李察证明我们的价值。”

    “不要!”朱布激动得跳了起来,说:“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连最后的尊严与信仰都失去了吗?”

    大长老苦涩一笑,说:“尊严?我们活了下来,就已经失去了尊严。而信仰呢?我们所一直信仰着的生命树,现在却已抛弃了我们,选择了新的守护者。而实际,它是投降了入侵者。连我们的信仰源头都这样做了,我们除了跟随,还能够做什么?离开生命树吗?”

    朱布.灵风怔住了,他是德鲁依,很清楚部落离开生命树,独自深入森林的下场。整个部落,一定会慢慢的枯萎、死亡。

    “你刚才所说的尊严和信仰,与全族的生命延续相比,究竟哪个更重要呢?”

    面对这个沉重的话题,年轻的德鲁依当然给不出答案。

    “所以,我不阻止族人们去听那位女神官的布道。”精灵大长老看着窗外,缓缓地说:“既然我们已经失去了信仰,那么如果族人们愿意,选择一种全新的信仰也许不是坏事。哪怕那是来自异位面的信仰。”

    年轻的德鲁依沉默了。他能够感觉到生命之树释放生命气息的减少,也知道生命之树几乎把所有能够调动的生命气息都集中到李察身。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精灵,已经被抛弃了。

    在尊严与生存之间,朱布自己可以做出轻松的选择,与生俱来的骄傲,让他并不畏惧面对死亡,但那仅指他一个,如果还要加贡布、依迪、大长老乃至全族,朱布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软弱。这不是他能够做出的决定,他还没有这样的勇气,让全族陪着自己走不归的毁灭。

    李察此时带着战利品和俘虏,已经回到了基地都市。由于冥想耽误了几天时间,所以此刻基地城市内尼瑞斯和阿伽门农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就等李察回来了。

    而在回归诺兰德之前,李察的准备工作却是冗长得让人吃惊,直到一天后才彻底完成。

    队伍陆陆续续踏入传送门,再一一出现在永恒龙殿的传送阵内。李察这次带了许多特殊的东西,几名绿森精灵俘虏,以及几头活着的啄木鸦。不过走出传送阵后,李察立刻发现啄木鸦居然也和人一样,要消耗同样多的魔力水晶!

    这一下,李察不由得暗骂了一声,要把这些东西带到法罗去,显然又是一笔巨额费用。李察叹了口气,命人把绿森精灵俘虏和啄木鸟看管好,自己就向家族浮岛走去。

    阿克蒙德浮岛,开始响起悠扬的钟声,一共响了七声,代表着李察这位代族长的归来。钟声数量意味着来到浮岛的人物的权势地位。七声是专为族长所用的欢迎钟鸣,显然,现在至少浮岛的阿克蒙德们已经把李察视为族长了。

    当钟声响起时,在城堡内某个房间门口,法斯琪一声惊呼,瞬间缩回门后,把房门重重摔,手忙脚乱地锁,然后背靠在门,心则砰砰地跳着。她很怀疑李察是否会遵守诺言,只要没碰见,就算没有见过自己。

    法斯琪现在也着实无法和李察碰面,因为她是两手空空地回来的。艾莉婕并没让她把构装带回来,同时也没有打算履约成为李察伴侣的想法。伯爵罕见的犹豫不决,却把法斯琪放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

    但是考虑到浮岛缺乏强者座镇,同时法斯琪又觉得对李察有所愧疚,所以在收到李察传来的魔法讯息后,还是硬着头来到了浮岛。

    不过李察似乎并不在意她回来与否,而是和老管家简单地说了会话后,就把自己关进家族图馆内,开始一本本地翻找着什么。

    就在李察回到诺兰德不久,约瑟夫家族浮岛陆续来了几名神秘的客人,他们穿着普通的贵族衣饰,脸并没有罩袍兜帽遮挡,但那是因为他们露在外面的面孔模样都是假的。几名神秘客人被引入一个专门的作战室。

    这里已经摆放着两具大型魔法沙盘,其中一个是块看似普通的贵族领,另一个沙盘演绎的则是一处不知名的位面。

    此刻在诺兰德的地图层,可以看到几颗巨大的箭头正从数个方向赶来,合并进入某个贵族的领地。

    在沙盘前,站着一个笔挺的年轻人,正对着沙盘思考着什么,时时会动手进行调整,这样巨大箭头中的一个就相应有所移动。反复调整了几次后,他紧锁的眉头才舒张开来,显得十分满意。然后他又拿出一叠厚厚的清单,开始逐项仔细的检查。清单罗列的都是一队队成建制的兵员和战争器械。每一项后面都附加着密密麻麻的标注。

    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偶尔咳嗽几声。明亮的魔法灯光照在他脸,却在那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容中留下几片小小的阴影。

    雷蒙,不知何时,他又从家族位面中赶了回来。

    这时长长的走廊中响起阵阵脚步声,老约瑟夫公爵带着几位客人顺着长廊走来。

    这时两名武士不知从何现身,拦在了一行人面前,武器出鞘,斜指着地面,魁梧的身材几乎完全堵住了通道。

    老约瑟夫公爵拿出一块令牌,插到了墙壁的机关里,又将自己的手按在一块晶莹的玉壁,片刻后玉壁的光芒转为柔和的淡黄,那两名武士才如一阵青烟般幻化消失。

    老约瑟夫这才带着身后的客人继续向前。

    那几位客人对这种炼金傀儡术布设出来的机关毫不感到奇怪,虽然约瑟夫是家族的族长,但是容貌不能当成鉴别的惟一方式。法师的幻术,术士的魅影,以及刺客杀手的伪装都可以做出完美无瑕的容貌。所以在真正支付得起的豪门,家族重地都是以魔法检验,或者是对身体血脉的扫描检验为主,容貌完全属于被忽略的一项。而最高级的检验,却是直接对灵魂的检视,这几乎不会出错,却也绝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

    能够做灵魂检视的魔法器具,大多是传奇以几乎可以达到神器级别的了。比如说阿克蒙德的家族墓地,如果没有足够浓郁的阿克蒙德血脉,根本进都进不去。而没有相应的实力,就在火山中向攀登的话,轻则感觉灼痛难忍,重则立刻就会透体自焚而死。

    老约瑟夫带着客人们走过一扇宽大的大门。

    门内是一间足有千平方米的大厅,里面近百个或年轻、或了年轻的人在不断忙碌着。四周的墙壁不断用魔法影像勾勒出一幅幅不同位面的魔法地图,每张地图都有详细的兵力分布和运行路线。

    大厅四角,各有一个升高的高台,面坐着几个身带肃穆杀气的年迈将军,他们的办公桌都设置着不止一台魔法影像装置,可以根据他们的需要不断调整切换内容。

    大厅中被过道分成了四大块区域,每个区域中都整齐摆放着半独立的工作间,那些穿着军服的年轻人们埋首在工作台前,对着地图拼命地想要摆弄出点什么。在许多工作台,也设置有魔法影像装置,可以投射出一幅微型的魔法地图。这样的工作台比普通的要大一半,坐着的人也明显更加资深,更加有经验。

    这时一位客人忽然停下脚步,说:“这里就是约瑟夫家族著名的位面战争参谋本部吗?可不可以让我们稍稍的参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