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七 伏笔

    宾客纷纷点头,流露出动心之意。一个高级位面的价值,可说在任何有形宝物之。就是几个大家族共同瓜分,也都能获取足够满意的庞大利益。

    雷蒙此时放缓了声音,说:“现在李察刚刚从绿森位面回来,我们在这时发动攻击的话,一定会打他个措手不及。如果能够在法罗杀掉他,那当然就是一劳永逸,如果我们做不到……那么手握法罗的控制权,并且摧毁了他快速崛起的根基,我想到了那时候,我们也就有了与他和谈的基础。这就是为什么此次联军,我坚决不同意让门萨和熊彼德加入的原因。”

    “和谈?”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皱了皱眉。

    “是的,和谈。”雷蒙坦然和他对视着,虽然从个人实力来看,十个雷蒙也不够他一根手指杀的。但是气势,反而是雷蒙更胜一筹:“如果我们没能在位面战争中杀掉他,那就是后患无穷。虽然摧毁了他的根基,但是对一位未来的圣构装师来说,想要东山再起,其实再容易不过了。而以神圣同盟的立场,我们能够公然在诺兰德杀掉李察吗?那样一定会召来皇帝陛下的怒火,而且苏海伦殿下也必然会插手。至少我们约瑟夫家族,还没到能够同时对抗两位殿下的地步。”

    众人全都沉默。

    “所以,如果我们在法罗位面杀死李察,又或者将来在绝域战场想办法弄死李察,就不会有任何后遗症。”雷蒙想了想,补充道:“其实,就我个人观点而言,如果站在神圣同盟立场的话,留下一个依附于皇室的大构装师,不是不能接受的结果。”

    “好,就这样办!”威严的中年人终于重重点了下头。在座的大人物都明白雷蒙的言外之意,敌人不仅仅存在于异位面。

    雷蒙满意地环视一周,说:“好,我们现在来最后确认一下兵力对比。这次我们几个家族投入到法罗位面的联军一共有三万人,其中构装骑士五十骑,圣域和大魔导师一共二十位。在兵力具备压倒性的优势。从阿克蒙德家族近期的各项军备采购清单推算,我估计李察一方的部队不会超过五千人,至少有战斗力的战士最多就是这么多,没有圣域和大魔导师,他在法罗本位面的盟中或许有三至四位达到圣域水准的强者,但无力和我们对抗。李察本身是构装师,但是向皇室交了为数不少的构装,所以他自己手最多就有五名构装骑士。所以,这一仗我们的真正敌人,其实是法罗本土诸神的势力,而难点,却在于如何把李察从法罗找出来。”

    “等一等。”中年女人又提出一个问题:“你刚才说李察手最多只有五名构装骑士,可是阿克蒙德最近居然公开在招募候选构装骑士!这件事已经在整个神圣同盟都传开了,你怎么看?”

    雷蒙笑了笑,说:“很简单,李察是在震慑。想要以此传递出一个信号,那就是他的麾下很快将会有一支强大的构装骑士队伍,让所有还在打阿克蒙德领地的人们都重新考虑一下战略,至少也要犹豫犹豫。这样一来,就可以给阿克蒙德以喘息的时间,而李察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假如我们不马动手,那时他手下可真就要出现一支可怕的构装骑士队伍了。其实,我敢确认李察手没有多少构装骑士,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时间。只要稍稍计算一下就可以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李察绝对做不出多少套装,除了交给皇室的之外,他手能够剩余五套套装已经是十分不可思议了。此外,人脉也是他的瓶颈,阿克蒙德不团结的传统,给我们帮了大忙。”

    中年女人点了点头,她也是如此认为。

    “既然大家都已同意进攻法罗,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启动棋子,拿回法罗的座标!”说着,雷蒙拿出了一枚奇异的炼金机械,摆在了桌子。这台炼金机械精密异常,有些象魔法钟,顶部一字排开十几个表盘,每个表盘都分为四个区域,里面各有一个指针。

    贵宾们互相看了看,然后一个个走到台前,把手按在了炼金机械,每一个人按过,炼金机械就会点亮几分。当最后老约瑟夫也把手掌放去后,炼金机械忽然间通体闪亮,射出一道长长的光束,直向空射去。

    这道光束似乎不属于这个位面,作战室的天花板丝毫没能阻挡,被它直接穿透,消失在无尽虚空中。

    在法罗位面,一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忽然从沉睡中醒来!

    他左右看了看,营房中的另一位战士正睡得深沉。这就是底层军官的待遇了,两个人共用一间营房。这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嘟嚷了两句,就起身出房,看样子是想起夜厕所。和他同房的军官并没有多加注意,只是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绿洲城内,此刻夜深人静。

    那座伪装成魔法塔的时光灯塔正静静地矗立在城市一角,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如果有人再来进攻绿洲城时,就会发现时光灯塔已经真的可以当成魔法塔使用。李察早已运来大量部件,为它附加了魔法塔的功能。只不过这座魔法塔无法升级而已。

    时光灯塔大门处,站立着两名守卫。他们都是下马的人形骑士,负责检查进出魔法塔的人员。人形骑士最为公正严格,没有灵魂的他们也从来不懂得什么叫作人情。用来担任重要地区的守卫是最为合适的。

    神秘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刚走近时光灯塔的大门,两名人形骑士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其中一名人形骑士用生硬的口气说:“手令!”

    “在这里。”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在怀里翻找着,一时似乎没有摸到,于是他一边嘟嚷咒骂着什么,一边似是无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进一步贴近两名人形骑士。

    自由阿克蒙德战士的手终于从怀里抽了出来,然而泛着寒光的不是手令,而是一柄短剑!

    短剑迅速刺入一名人形骑士的腹部,那名人形骑士登时张大了嘴,却叫不出声音来。而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几乎与此同时撞入另一名人形骑士怀中,伸臂扼住了他的脖颈,用力一挟,就将人形骑士的脖颈扭断!

    然后自由阿克蒙德战士抢下人形骑士的附魔长剑,挥剑如风,迅速刺入人形骑士屁股、大腿、肩胛等几处看似根本不致命的地方,几剑下去,凶悍无伦的人形骑士却当即僵住,然后缓缓停止了挣扎。

    他曾经和人形骑士多次并肩战斗,很清楚这些骑士外型虽然与人类相似度极高,但应该是另外一个种族,一个生而为战士的种族,它们的致命之处也和人类绝不相同。战斗得多了,看到人形骑士战死,慢慢他也就知道人形骑士哪里才是真正致命的要害,那些部位可以阻止他们发出警讯。

    自由阿克蒙德战士迅速走入时光灯塔,直奔传送阵大厅而去。在路他先后解决了四名守卫,冲入大厅,然后摸出几颗魔力水晶,迅速娴熟地插在传送阵,启动了位面传送阵,立刻踏了进去。

    当外围巡逻的卫兵们有所警觉,冲入传送大厅时,只看到传送阵光芒四射,而里面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已然消失。

    永恒龙殿内,传送阵忽然亮起,那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从里面走出。他神态自若,就向龙殿的大门走去。守卫传送阵的神殿骑士看到是一名阿克蒙德战士出现,并没有在意,只简单问了一句,便放他离开。

    这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快步向永恒龙殿大门走去,快到大门时,他忽然伸手刺入自己的胸口,居然从胸腔深处掏出一枚小小的淡紫色水晶!水晶晶体中流转着一缕金色的时光之力。这名战士用力捏碎了水晶,那缕金色时光之力就如电般射出,随即消失在夜空深处。

    这时,他的身后传来诺兰大神官的声音:“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李察有没有交待过什么……你在干什么!”

    随着诺兰的惊呼,那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即刻被几道栅栏形的淡金光辉束缚住,然后丝毫动弹不得。他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浮空而起,被强行转身,然而诺兰看到他胸前的伤口,和还紧紧握在手中破裂的紫色水晶,立刻暗叫了一声糟糕!

    此时此刻,雷蒙面前的炼金机械忽然闪动起一阵淡金光芒,表盘所有指针都剧烈颤动起来,最终各自指向了一个数字。当所有指针都静止下来后,雷蒙脸色露出喜色,说:“法罗的座标到手了!”

    片刻后,约瑟夫浮岛传送阵一阵闪烁,雷蒙的身影已在里面消失。他正赶往位面征服大军集结的地点,准备亲自率领军队进军法罗。

    几名贵族陪着老约瑟夫站着,都默不作声。虽然他们的目光还停留在炼金机械或者魔法地图,但其实他们心中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法罗可是十倍的从容不迫,而雷蒙的生命所余无几,去这样的位面简直就是自杀。只要法罗的战事拖得稍长一些,或许,他们就再也看不到雷蒙了。

    :一点钟还有一更,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