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九 非战之罪 下

章七十九 非战之罪 下

    阿伽门农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这也可以办到。我可以提供标准十四级,潜力十七级的候选构装骑士,但是他们没有奥尔良的姓氏,也没有配备座骑。他们可以和你签订魔法奴役契约,将来其它待遇需要等同于标准构装骑士。每提供一个人,我需要得到二十万的补偿。你需要多少人?”

    李察这时开始皱眉,经过这段时间的积累,他手积存的套装已经有十五套了。而且还有珞琪完成的大量半成品,这样在法罗位面,只要有一个月时间,李察又可以完成五套套装。

    虽然李察的大脑正在高速运作,反复权衡,但他还是敏感地注意到阿伽门农所说的候选构装骑士,没有奥尔良也就是铁血大公爵的姓氏,他很清楚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李察的双眉随即舒展开来,决定对两个曾经同生共死过的朋也放开一部分自己的秘密,于是伸出两个手指。

    “才两个?不是?如果是这个数量,那我直接送你好了。”尼瑞斯叫道。

    “十二?”阿伽门农试探着问,明显有些不相信的意思。在他看来,李察能够再多五个构装骑士就是想象的极限了。

    “二十。”

    李察平静的声音,却如一声炸雷,将尼瑞斯和阿伽门农都惊得跳了起来!

    “怎么可能?!真的假的?”尼瑞斯惊叫。

    “要是假的,我让你亲一下如何?”李察哭笑不得,随口开了那么一句不太合适的玩笑。

    尼瑞斯一怔,倒是开始认真考虑。结果把李察弄得毛骨悚然。

    看到李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尼瑞斯才哈哈一笑,说:“让你乱说话!这下老实了?好了,我有一个新的提议,要不要考虑一下。你把十套构装卖给我们,价格就按照皇室收购价。而我们为你提供二十个候选骑士,其中十个归你,另外十个在为你效力半年后再还给我们。你看如何?”

    李察在心中快速计算了一下,皱眉说:“你们哪里拿得出八百万?难道分成的利润都不要了?”

    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对望一眼,倒是苦笑,耸耸肩说:“倾家荡产。”

    “构装骑士是不是很加积分?”李察问。这一问是关键,在基本战力没有达标之前,先行增加构装骑士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特别是构装骑士如果不够数量,就形成不了威慑力。

    瑞斯用力点了点头。

    “那五百万,但你们给我十个魔法奴役契约卷轴。”李察说。

    阿伽门农叹了口气,说:“李察,这不行。我们还想和你作长久的朋,就不能在正规的交易中让你吃亏,当然,我们也不会让自己吃亏。”

    李察微笑,说:“放心,五百万我依然是赚的。别太小看我!”

    “五百万还是赚的?!”尼瑞斯的双眼亮了,忽然大叫一声:“李察!我爱你!”然后作势欲扑。

    李察端坐如仪,岿然不动,嘿嘿笑着看着尼瑞斯。四皇子的动作僵在半途,额头开始滴汗,然后乖乖坐了回去。

    李察悄悄松了口气,这种事情,果然是谁没有下限谁就胜利。

    双方顺利谈定了所有事情,李察于是派了一个人去绿森追奥拉尔,让他把龙法师丽娜也叫回来。丽娜现在可是他这一方最高战力,而且双方现在的信任也足够了。

    李察并没有向尼瑞斯和阿伽门农要金币,相反还搭了留存备用的两百万,全部换成了武器装备。其中大头全是手弩和破甲弩箭。价值七百万的附魔装备,可以让李察武装出一支千人的杀戮机器,这是在诺兰德都不常见的超级精锐。

    出发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候选的构装骑士们已经集结,先行进入了法罗位面。而李察更是把雇佣来的二十名十级左右的法师全都拉去了法罗位面。这一次,李察可谓倾巢而出,杀气腾腾,准备给胆敢进入法罗的敌人以迎头痛击!

    而此刻在永恒龙殿中,流砂正站在时光之前,默默地祈祷着什么。一条条时光光带从她身溢出,缠绕在时光之。而时光之多出了一个透明的光罩,竭力抗拒着时光光带的拉扯。

    汗从流砂额头不断流下,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了,可是那光罩却动都不动。此刻流砂已经透过时光之感知到有人正从诺兰德向法罗传送,目标座标正是设在绿洲城的时光灯塔。李察的第一反应是利用临时传送和永久通道间的时间差,调集已方的一切力量,在绿洲城下再打一次绞肉机之战。

    而流砂的想法却更是彻底绝决,她试图通过时光之,以时光之力影响传送者的落点,最好把他们传送的目的地搬到某个绝地里去。比如说动荡之地的时光乱流,又或者是大海的中央,活火山腹内也可以。

    然而任由她如何尽力,直到神力已将耗尽,也没能将传送者的落点挪动分毫。对方架设的临时通道,出乎意料之外的稳固,也由此可见,对方有备而来,势在必得。

    流砂脸色一冷,以手抚心,慢慢闭了眼睛,就准备向永恒与时光之龙祈祷,再以透支神恩的方式强行拖动传送者的落点。但她也知道,这一次透支,恐怕真就是最后一次了。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头忽然一痛,已被人用法杖结结实实地敲了一记,祈祷自然就被中断。流砂捧着头,大怒,回头一看,原来是梵琳站在身后,就是她用大神官的权杖给流砂脑袋来了一记,干脆利落地中断了她向老龙借高利贷的做法。

    “大神官,你怎么……”流砂刚想说什么,一看从梵琳右手中正透出数条时光光带,缠绕在时光之,立刻把到了口边的抱怨咽了下去。

    梵琳叹了口气,说:“流砂,你啊,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就当是我给你最后的告诫,千万不要去透支自己根本不可能还的神恩!一定要给自己留一线希望,哪怕是一点点也好。不然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这一次我可以帮你,但也是最后一次。你确定需要我的帮助吗?”

    流砂咬着下唇,却丝毫没有犹豫,轻轻点了点头。

    梵琳摇了摇头,再叹息一声,说:“你啊,和我当初一样,直到把最后的神恩都用完,才发现未曾用到自己身哪怕是一点点……”

    梵琳轻轻摇动大神官权杖,右手一提,时光之就开始缓缓移动。

    流砂看着梵琳那高贵而美丽,神圣、纯净却又孤单的身影,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鼻子微微发酸。

    “快说,准备把落点挪到哪里去?”梵琳急促地说,她也显得十分吃力。

    流砂双眼一亮,急忙道:“地下,海中央,或者火山口,时光乱流区都行!”

    梵琳哭笑不得,笑骂道:“你倒还真狠!比我当年强多了。我那时候也就给亡灵个治疗,给看不顺眼的年轻美女加个衰老术什么的。认真点,告诉我相对于时光灯塔,落点需要挪移的距离和方向!”

    流砂略微一想,说:“西南,七百公里!”

    梵琳怒了:“不可能那么远!四百公里之内!”

    “那三百一十七公里。”

    梵琳长出了一口气,右手一引,然后说:“成了,那里有什么?”

    “一个本位面人类王国,不过某个强大神明的教会本部座落在那里。”流砂说。

    “真够狠的,比我当年强多了!”梵琳赞道,随手弹了下手指,几点淡金光芒就落入到时光之的光幕内。流砂一怔,没有看懂梵琳此举是何用意,于是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只是把传送弄的声势更大些而已,这样一来,法罗位面的本位面诸神只要没死,应该都会知道有人来了。”梵琳轻描淡写地说。

    流砂看着梵琳,无言以对。

    前后两代神眷者,在某些方面其实惊人的相似。

    在法罗位面,一场风暴正在悄悄地酝酿着。

    此刻勇气之神内安的勇气大神殿内,教皇正坐在高背椅,鼻梁夹着单片水晶眼镜,用心地翻阅着面前的一份报告。报告并不长,总共只有三页,可是教皇一字一句地读着,等他的目光终于落到整篇报告的结尾处,已经快用去一个小时。

    在他的办公桌前,站着一位红衣大主教,姿态毕恭毕敬,虔诚而卑谦。可是由于过于紧张的缘故,这名红衣主教半秃的头不断冒着油汗,时时需要擦一把。

    好不容易教皇看完了报告,然后闭眼睛,半天后才张开一线,缓缓地说:“你这份报告里,指控红杉王国现在的子爵李察,就是当年出现在白岩公国的入侵者?”

    “是的。”红衣主教又忍不住开始擦汗了。

    “你应该清楚,这份指控的意义,也应该清楚李察子爵实际是什么样的人。”教皇依旧半眯着眼睛,似睡似醒地说。

    “是的,我清楚。”红衣主教觉得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勉强坚持着才能够站立。

    :应该说点什么呢卖个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