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 圣战 上

    “你也应该清楚,红杉王国的三位公爵,其实或多或少都和李察有些联系,而李察展示出来的实力,很可能背后站着一位传奇,甚至是半神。”

    红衣主教此时已骑虎难下,硬着头皮说:“如果他是异位面来的入侵者,一切就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教皇睁开了眼睛,用手指轻扣着桌面上的报告,想了一会,淡淡地问:“同样的报告,现在想必已经递给稳定之神,时间之神,以及新战神路德瑞斯的教皇了吧?”

    红衣主教扑通一声跪下,惊号道:“啊!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这份报告是我……真的是我……”

    教皇抬手一压,红衣主教立刻收声,教皇这才淡淡地说:“记住,我们是神的仆人,在神的面前,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负责。如果你没有想好,那就再回去想想,想好了再来找我吧。这份东西,你也可以先拿回去。”

    红衣主教拿回报告,几乎感激涕零,然后一路后退着出了教皇的办公室,这才敢转身离去。

    教皇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轻轻揉着额角。

    他的办公室内如幽灵般的出现一个秀美少年,少年站在教皇身后,用一双纤美若女人的双手为教皇揉着肩膀,一边轻声地问:“倪下,刚才主教居然敢欺骗您,怎么不惩罚他?”

    教皇轻出了一口气,说:“他没有说谎,虽然这份报告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但李察确实很有可能是从异位面来的入侵者。”

    “啊!”少年一声惊呼,说:“那我们应该立刻动员战斗神官团和神殿骑士团,把入侵者彻底绞杀呀!”

    教皇沉重地叹了口气,说:“你想想李察是什么人,就算他真的是入侵者,我们又拿什么去绞杀他呢?何况,如果不是,那就意味着……”教皇顿了顿,极为艰难地,有若耳语般吐出两个字:“新神。”

    少年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当然知道李察的战绩,用两年时间扫平染血之地,连续两次大败撒伦威尔,随后以无比的强势一举击溃红杉王国法师协会,迫使法师协会妥协,让出了从未放手过的魔法装备经营权。随后李察消失了一段时间,重新出现时再以无法形容的跋扈,率领几千铁骑突入铁三角帝国境内,如风卷残云般扫荡而过,如入无人之境。

    如此之人,仅凭神殿的战斗神官团和神殿骑士团,如果能够拿下,那真是痴人说梦。

    何况与李察的战绩同样出名的,是他的法师团和神官团。虽然他们已经得知,李察的神官团是以三女神的牧师为主组建,但是谁不知道三女神的真正实力?不敢去触碰真相,是因为一个比入侵者更沉重百倍的词语,神战。

    那是神的领域,凡人的禁区,一旦触碰,即使最初的本意是为了维护信仰,也得不到宽恕。

    “那,难道我们就这样放任他吗?”少年不甘心地问。

    “也只能这样了,除非有新的神谕。”教皇有些疲惫地说。

    少年再次沉默。他当然知道,勇气之神内安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降下神谕了,就连教皇都无法沟通到他的意志。而且这段时间以来,神官和牧师们的神力非但没有增长,反而在缓缓下降。一时间,人心惶惶。在这多事之秋,再去招惹李察这样的大敌,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然而就在此时,教皇忽然全身一震,腾地站了起来!少年吓了一跳,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教皇就拉响了桌边的缎绳,召人的铃声即刻响了起来。

    “快去,把我的教皇服拿来!快!我感觉到勇气之神又将降下神谕了!”教皇一连声催促道。少年吓了一跳,随即狂喜,如飞奔去。

    片刻后,勇气大神殿上钟声铮铮响起,教皇头戴冠冕,身披华袍,手持黄金长杖,跪倒在勇气之神的神像前。在教皇身后,是成排的红衣主教。有不少主教衣冠不整,跪下以后还在匆匆地扣衣领,扶正头冠。

    教皇开始吟颂神的赞美诗,身后的红衣主教随声应和,激昂高亢的赞美诗在高大的殿堂回荡着,而两边廊柱后的唱诗班少男少女们已经伸直了脖子,胀红了脸,用尽全身的力量把音量节节拔高。

    勇气大神殿渐渐开始绽放光芒,片刻后,一个森然、庞大的意志悄然降临,神殿内顿时一片欢呼!有的红衣主教甚至激动得近乎昏厥!对神职人员来说,神就是他们的一切,越是高级的神职人员,就越是如此。

    教皇全身都伏在了地上,用心倾听着神的声音。

    “有非常强大的入侵者,将在一个月后出现在巴洛克王国的疆域内。必须尽一切力量,彻底消灭入侵者!”

    最新的神谕让教皇一惊,在整个历史上,能够让勇气之神使用非常强大的这个形容词的入侵者寥寥无几,超过这个形容词的更是仅有一次,那就是星兽入侵之役。

    而另一个让教皇心情沉重的地方,就是勇气之神的意志太模糊了,就连他都聆听得有些吃力,看来至多不超过五名红衣主教能够听到神谕。而在以往,勇气之神的神谕清晰得可以让绝大多数红衣主教清晰接受。

    这可以有两个作用,一是让勇气之神的神谕广为人知,以免教皇或是教会高层垄断神谕,借机谋私。二是可以检验红衣主教们的信仰强度。多次聆听不到神谕的红衣主教很快就会被悄悄安排退休,让位给新的神职者。

    而现在,勇气之神的声音如此微弱,教皇几乎可以确定,勇气之神一定出了什么状况,目前正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联想到其它几个神明都莫名的处于虚弱甚至是沉寂的状态,难道在天穹之上,曾经爆发了不为人知的神战?可是且不说几位神明千百年来都是处于同一阵营,就算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了神战,那作为勇气之神在人间的代言人,教皇是应该有所知情的。

    两个神明之间的争斗,神国和凡间的战争同等重要,打击信仰之源也即是对方神明的教会和信徒,和打击神明本体也是同样的重要。也正因为如此,信仰战争的发起者只能是神祗自己,没有神谕擅自攻击其他神明的行为,就是渎神。

    神谕结束后很久,教皇才缓缓站起。他的动作显得迟缓而老迈,也就错过了许多东西,比如说大多数红衣主教的惊惶失措。

    当教皇转过身时,他们都已经恢复了神圣庄严,仅从脸上看,根本分辨不出谁没有接收到神谕。当然红衣主教们的这种作态不指望瞒过教皇,只是在同僚和下属面前保留尊严而已。

    几个真正接受到神谕的红衣主教却没有欣喜,而是个个若有所思。当他们信仰的神明出现问题,甚至沉寂或是陨落,那么他们这些高级神官全部都要完蛋。能够接受到神谕的主教,都可以感受到勇气之神的虚弱。

    “枢机团的主教们,现在跟我来,我们需要召开一次紧急会议。”说完,教皇就向礼拜堂后走去。十二名红衣主教跟在教皇身后,不过其一半很淡定,这些是接受到神谕的。另外一半则多少有些不自然,他们未曾接到神谕。

    枢机会议室古典而庄严,甚至庄严得有些昏暗。这里面积并不大,刚好坐下教皇和十二枢机红衣而已,但会议室的挑高却达十二米。魔法壁灯发出有些昏暗的光芒,连穹顶的勇气之神的事迹壁画都若隐若现看不清楚。

    教皇的目光只落在自己面前用了不知道多少代的教典上,缓缓地说:“各位,今天的神谕,你们当有听到的,也有没听到的……”

    一部分枢机主教脸上顿时现出惊慌。教皇很少会公开讨论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私下交谈,然后做出足以维持主教体面的安排。

    教皇继续说:“但这一次,听没听到都没关系。关键在于,我们应该如何执行伟大的内安的神谕。”

    教皇将神谕复述了一遍,所有的枢机主教就陷入了沉思。

    按照正常来说,教会应该尽起精锐,派出阵容庞大的战斗神官团,纠集当地贵族们的私军,和入侵者决一死战。但在目前情况下,是否应该如此做,却又有些值得商榷了。当诸神虚弱时,他在人间的信仰就变得至关重要。

    “神谕的地点,在巴洛克王国。”一位年纪几乎和教皇一样老的枢机主教提醒道。

    巴洛克王国!枢机主教们迅速在心闪过这一国度的资料。

    巴洛克王国实力比红杉王国要强大得多,境内有七大公爵,疆域辽阔,实力直追帝国。如果不是巴洛克王国一直致力于打通连接南方大海的通道,恐怕就会掉头北上西进。那么在动荡之地周围的一连串公国恐怕没有一个能够阻挡得住巴洛克的铁骑。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却是,战争之神路德瑞斯的教会本部就设在巴洛克王国。

    而且路德瑞斯是没有受到影响的诸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