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一 圣战 下

章八十一 圣战 下

    “你们的意思是?”教皇终于打破了沉寂。

    枢机主教们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愿意把话说出来,但看他们的表情,显然已经有了共识。

    最终,一位没有接受到神谕的枢机主教毅然说:“信徒们都是神的羔羊,神官和神殿骑士则是神在人间的牧羊犬。我们应该全力执行神谕,却需要留下足够的牧羊犬,以保护神的羔羊们!”

    终于有人带头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枢机主教们顿时心头一松,纷纷点头附合。教皇抬头,看了一眼那位勇敢的枢机主教,目光流露出嘉许,让这位本来心惴惴的枢机主教心大定。

    同样的一幕,正在诸神的神殿内纷纷上演着。一个个战斗神官团和神殿骑士团被组建,并被派往巴洛克王国。

    在通向巴洛克王国的大路上,时时可以看到一支支旗号不同的队伍,鱼贯涌入这个隶属于战神的国度。而运送后勤补给的车队则一眼望不到尽头。如此庞大的军队规模,就是占据了富饶的潘帕斯平原的巴洛克王国也负担不起补给,需要紧急从邻国大量购买粮食和军需品,这还是许多部队自备了部分补给的情况下。

    各个教会的调度紧张而不慌乱,世俗贵族的军队推进也井然有序。他们都知道,能够让诸神联合发下神谕的战斗,都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入侵者会在传送通道度过一个月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当他们从位面传送门内走出时,都会遭到迎头痛击。

    这是众神保护法罗的一项重要规则。在整个法罗的历史上,只有星兽入侵那一次打破了诸神的封锁,从降下神谕到星兽出现在法罗,前后不过是三天时间。

    众神殿和教会备战的态度也各不相同。所有可以在期限内赶到战场的教会都派出了强大的战斗神官团和骑士团,更远一些则通过代价高昂的神殿传送把少部分高阶神官和圣域骑士送到巴洛克王国。

    而那些无论如何也在一个月内赶不到战场的国家和教会,则宣布准备好了第二波的军队,并且承诺在神谕战争及其后的一年内,不对参与对抗入侵者的国家发动战争。几名突然虚弱的诸神教会在备战时都显得略有保留,这也没有让人感到奇怪。

    巴洛克国都此刻正举行着盛大的仪式,一身黄金盔甲的国王阿诺德,正沿着战争大神殿前八百级的猩红长阶拾级而上。在他身后,是多达千名同样身披金甲的王国战争铁卫。神殿门口,迎接的人们已经分成两列,其有主教,有力士,也有穿着牧师袍担任仪仗的少男少女。

    当阿诺德走到高达二十米的神殿大门前时,即刻有少女们捧上了黄金权杖和猩红色的教皇袍。阿诺德直接把教皇袍披在身上,走入神殿。

    他既是巴洛克的国王,亦是战神在人间的代言人。恢宏盛大的祈祷仪式在阿诺德的主持下举行,片刻后,庞然若海的战神意志降临,神的声音如雷鸣般在每一个足够虔诚的信徒灵魂深处回响:

    “拿起你们的剑,去粉碎每一个入侵者!”

    得到神谕之后,阿诺德大步走到战神神殿门口,在千级长阶之顶,俯视着下方广场上集结的一个个整齐方阵,忽然高举权杖,通体金光闪耀,发出巴洛克传统的战吼!

    洛克,挞!

    阿诺德的声音有若诸神般洪亮,远远传了开去,覆盖了周围数公里的范围。凡是听到他这一声战吼的战士,无不热血沸腾!

    这一声巴洛克战吼,来自古语,含义是不胜无归。

    吾以吾剑,荣耀吾神!吾以吾剑,守土卫民!战斗,战斗,不胜无归!洛克,挞!

    广场上,一个个方队开始转向,依次开往他们即将为之生死血战的战场。

    直到最后一个方阵离开广场,阿诺德才回到神殿,然后独自走向后殿,从后门走出,再拾级而上,最后来到神殿后山上的一座毫不起眼的破败小神殿前。

    神殿内积满了灰尘,角落里蛛网层叠,几道锁链从殿顶垂下,锁链的末端从一个盘膝坐着的人双肩和双腿上穿过,将他局限在方寸之地。那人背对着门口,有一头垂瀑般的诡异黑发,黑发光泽流动,似乎是个年轻很轻的人。

    阿诺德站在殿堂门口,良久,才叫了一声:“宗虎……”

    “啧啧!真难得!五年了,这可是你第一次来看我。”这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懒洋洋的,却一点都没有对阿诺德的尊重。

    他根本就不回头,只是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阵阵喀嚓骨节声,然后抬了抬右手,算是打了个招呼,说:“你可是恨不得我快点死呢!既然来找我,肯定是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事。直接说吧,我看看心情如何,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帮你一把,谁让你是我的父亲呢,哈哈!不过,看在你该死的居然把我带到人间的份上,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让我出手的代价可是很大啊,大到你绝对想去撞墙的地步。”

    阿诺德脸上黑气弥漫,他抬头向上,目望穹顶,嘴巴开合无声地念了几句什么,才地下头来,又恢复了心平气和,说:“有强大的异位面入侵者将会出现在巴洛克王国,所有的神明都已发下神谕。这次入侵者的强大,可能仅次于星兽入侵。虽然我相信这次战争必将取得胜利,但是巴洛克王国却有可能在战火被摧毁。我需要你,以尽可能多的保全王国的子民。”

    年轻人哈哈大笑,说:“那是你的国家,你的子民!又关我什么事?我可巴不得把他们男的都杀光,女的都干了!”

    阿诺德脸色更加黑了,但还是强忍着怒火,说:“你……这一次如果出战的话,战神殿的三神器,你可以挑一把使用。”

    “三神器都要动用了?看来你的处境的确不怎么样啊!这样我的要价可就要提高了。”年轻的宗虎懒懒地说,“把三神器都拿来吧,我可以考虑看看。”

    “那不可能!”阿诺德断喝。

    宗虎终于回头,露出的却是一张足以倾城的美丽清冷的脸,雌雄莫辩,然而从嘴里吐出的依然是年轻男人的声音,清朗有力,讥讽道:“不可能?除了我之外,你们还有谁能够真正发挥出三神器的威力?神器落在你们手上,简直就是糟蹋!”

    阿诺德沉默良久,才说:“三神器都可以交给你,当然,战后是要收回的。这样你可以出战了吧?”

    宗虎哈哈大笑,状若癫狂,说:“父亲大人,是不是时间过去太久,你真当我是一个只知道嗜血杀戮的疯子了?这样就想打发我?”

    “那你还想要什么?”

    宗虎伸出两根手指,说:“一,我要自由。二,你王宫里的女人,我要挑几个玩玩。放心,玩过了会还给你的。”

    阿诺德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有这样的要求,说:“这两个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得到自由之后,再不能跨入巴洛克王国的疆域。至于第二个条件,也没问题,除了……”

    宗虎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有‘除了’这个词,那就不必谈下去了。你知道,我就是想玩你最看重的那几个女人。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是国家和人民重要,还是你心爱的人重要,我亲爱的父亲大人!!”

    阿诺德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脸色灰败。他用手指着宗虎,手指微微颤抖,但半天过去了,却一句责骂的话都没能出口,最后叹了口气,说:“我……答应你!等战后……”

    “当然是战前!说不定我就死在战场上了呢?这个机会,我是不会留给您的。”

    “……好。”不知用了多少力气,阿诺德才吐出这个词。

    宗虎再次转头,用一双美丽且深不见底的眼睛盯着阿诺德,说:“您真是一位好国王!”

    阿诺德就象没有听到他的讥讽一样,身上黄金盔甲光芒一闪,地面上就出现一柄战斧,一面盾牌和一顶头盔。然后他又从腰上解下一块金制的腰牌,放在地上。这是国王的信物,持有这块腰牌,就相当于阿诺德本人亲至。有了这块腰牌,宗虎就可以出入任何地方,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

    宗虎露出迷人的微笑,拿起小巧的战斧,嚓嚓几下就把身上的锁链全部砍断,然后把锁链一一抽出。锁链上带着锈迹,并从宗虎身体里拉出条条血丝。每抽出一根铁链,宗虎脸色就会扭曲一阵,要喘息一会才能去抽下一根。

    好不容易所有的铁链抽完,宗虎脚下一软,差点摔倒。他盯着阿诺德,冷笑着说:“我亲爱的父亲,这几根铁链,您还真下了血本啊!我身上的伤恐怕要一周才能养好,这段时间我就在王都里随意逛逛了,如果闯出什么祸,您就替我担着吧。你最好祈祷入侵者不会在这一周内出现。另外多叫上点那些所谓的什么镇国强者,你手下这样的人有不少吧?他们虽然名号挺响,可上了战场恐怕没什么大用,不过至少数量够多,对方就算一个一个剁也得花上一会儿功夫。应该能够挺得到我养好伤,是吧,父亲?”

    阿诺德重重点了点头,然后一声沉重叹息,转身离去。

    PS:爆发!!自然不能只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