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五 决战传送门 上

章八十五 决战传送门 上

    这位游骑已经有些年纪,脸上都是风霜吹袭留下的深深刻痕,但是目光依旧锐利。泡-书_吧()他向开阔地看了一眼,一切平静如常,就准备策马通过这片开阔地。然而那匹陪伴了他很久的老马却不肯迈步,反而嘶叫着向后退去。

    他心一惊,眯起眼睛向前方望去,竟发现空阔地央的影像开始扭曲变形,随后空出现一点耀眼欲盲的光华,光芒在空游动着,把空间就此剖开!

    游骑双眼一时什么都看不见,但他经验老道,即刻用手挡去直射的强光,短暂的失明后,视力慢慢恢复过来,勉强看清前方的景象。

    就在数百米外,一座巨大的空间传送门已然成形,从水波般的光幕,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正从内走出。他们的盔甲式样和法罗各国风格都截然不同,显然是来自某个神秘的地方。

    “入侵者!”游骑几乎失声叫出来。

    他从腰间的挂包拿出一根火红色的短棍,只要一拧,它就可以飞上数百米高空,将魔法讯号远远传送出去,可供百公里内的魔法师精确定位入侵者传送门的位置。

    但在拧动开关时,游骑却犹豫了一下。入侵者的先头部队刚刚从传送门走出,还没有发现他的行踪。一旦发出警讯,那他几乎不可能逃得掉。

    游骑的手越握越紧,大滴的汗不断从额头滴落,额角处青筋高高迸起,不断跳动着。

    战士们正成队地从传送门走出……

    能不能在第一时间定位入侵者传送门的位置,在入侵者还没有完全传送过来时就给予迎头痛击,直接决定了后面的战局。在这场规模牵涉到整个世界的入侵战争,这就更加关键。

    游骑猛一咬牙,双手死命一拧,于是那根赤红短棍砰的一声弹上空,笔直向高空飞起,通体射出鲜艳的红色光芒,在天空拉出一道极为醒目的红色轨迹,久久不散。

    做完这一切,游骑就象被抽空全部力气一样,浑身发软。他立刻掉转马头,拼命向远处逃去。

    入侵者先锋队伍有一名魁梧的将军,正骑在马上,大声驱赶着战士们向前,再向前,好给后续部队腾出空间。眼角一闪,红色的魔法警讯和逃跑的游骑落入视野,他眼寒光一现,冷哼一声,摘下背后大得惊人的战弓,拉满,然后松手,利箭就带着淡淡的火光瞬间远去,跨越数百米距离,一箭射穿了游骑的后心!

    游骑还在低着头拼命向前跑着,但只跑出十几米,上身就砰的一声炸成一蓬血雨!

    将军用雷鸣般的声音让战士们向外围布阵,并且把刚刚从传送门内走出的一队轻骑兵派出去,在周围游走,去猎杀敌人的游骑。

    从传送门内走出的战士越来越多,当规模超过万人时,终于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小小的混乱。将军发号施令的嗓音已经有些喑哑,可是许多刚从传送门内出来的战士仍然处于半眩晕状态,哪里找得到方向?有些人连站着都显得有些勉强。这也是通过临时通道的代价,普通战士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比一场急行军的长途跋涉还要疲累。

    好在第二名将军从传送门内走出,让前一名将军松了一口气。两名将军合力约束下,终于维持住了秩序。然而就在这时,大地突然微微颤动,在远方的地平线上烟尘大起,滚滚推进到目力所及之处,一排骑兵现出身形,正全速向传送门这里杀来!

    两名将军脸色都微微一变,他们目光比常人更为锐利,远远就看出那些都是先锋轻骑兵。但问题是看扬尘的势头,仅仅轻骑就已近万,那么后面的大军呢?又有多少?

    已经出了传送门的战士们迅速就地结阵,重装步兵在前,龙枪步兵在后,两翼散出的游骑也撤了回来,准备迎击。

    近万轻骑已然冲到阵前,对方的指挥官显然已经发现入侵者的气势都是精兵,不敢冲击布好的龙枪方阵,却一分为二,向两翼包抄,准备直接攻击传送门附近的后阵。诺兰德擅长位面侵攻,法罗则打过不少消灭入侵者的战役,富于传送门攻防经验,知道后方那座巨大的位面传送门才是关键。

    在诺兰德大军央,忽然升起一片羽箭,它们拖曳着各色的魔法光芒飞上天空,然后猛然下坠,落入轻骑兵的阵列,数百支魔法箭却产生了上千名最精锐弓手才能达到的效果,一轮箭雨就放倒了两百余骑轻骑。随后又是一片绚烂魔法光芒升起,又是两百骑翻滚、碰撞着倒下。

    在诺兰德军阵央,一个稀疏的方阵显得与众不同。他们个个都是身高臂长的魔弓手,一支支利箭附加着各种魔法效果从他们手射出,再把死亡带给敌人。

    千米冲刺的距离,轻骑兵竟已被覆盖了五轮箭雨,在路途就倒下了千余骑!

    然而这些轻骑兵竟然没有被战损降低士气,完全就是不要命在冲锋,前赴后继,成功绕过前方严整的方阵,直接撞入传送门附近还在整队的战士,立刻造成一片混乱!

    轻骑兵央,一名魁梧将军高举巴洛克战旗,怒吼着在诺兰德阵营来回践踏。战旗已成为他的武器,挥动间一个个诺兰德战士被挑上半空,再在旗杆锋锐的尖端被一一戮死。这名将军周身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道,宛若地狱的杀神。

    然而就在这时,战场上空忽然响起一声冷笑,有人说:“居然在这个地方也能看到圣域强者,真是让我意外!好,就由我来收拾你吧!”

    一名全身黑甲,手提巨剑的强者刚在传送门内出现,就向前迈出一大步,百米距离一蹴而就,走向巴洛克的轻骑将军。

    在雷鸣般的咆哮,两大位面的圣域强者第一次交锋!

    双手巨剑和巴洛克战旗每一次相击,都会迸射出电光火焰,轰鸣的巨响有如春日的惊雷。四溢的斗气都是锐不可挡,周边的战士们都极有经验,早在两者第一次交锋的时候,迅速后退。在两大强者的搏斗,普通的战士不要说插手,就连接近都不可能。

    巴洛克将军越战越是悍勇,可是却渐渐落于下风。他瞪圆双眼,拼死向对手狂攻,可是对面的敌人明明和他斗气只是在伯仲之间,出剑力量、速度和防御力却都全面压倒了他,优势之大,几乎不象是同一个等级的战斗!

    “这不可能……”片刻后,巴洛克将军看着刺透自己身体的巨剑,难以置信。

    在生命最后的瞬间,巴洛克将军意识忽然划过一道闪电。那名对手身上不时有点线相连的光芒闪过,转动之间仿佛有魔法阵运行,他本以为对方的战甲是传奇级别装备,现在想来,那光芒是从对手的肌肤上直接散发出来的!

    是构装,一定是最近听说才出现的构装!

    巨剑轻盈抽出,然后一个回旋,切去了巴洛克将军的头颅,打断了他最后的灵感。这是巴洛克王国战死的第一个镇国强者。

    黑甲的诺兰德圣域挥动巨剑,开始对轻骑兵们进行一边倒似的屠杀。

    诺兰德的战士们也陆续从混乱恢复,最先走出传送门的战士已经能够正常战斗,他们一边杀敌,一边结阵为后来的同僚争取恢复时间。

    反击立刻以明显的优势到来,一个个巴洛克轻骑兵纷纷落马。转眼之间,轻骑兵就战死过半,然而他们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时间!

    大地震动得更加厉害了,闻名大陆的巴洛克重装战骑,终于如一道赤金色的潮水,滚滚而来!在重骑之后,是大片黑压压的步兵,一眼都看不到尽头!

    当雷蒙在亲卫队的护卫下从传送门内走出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片极为宏大的战场,十余万将士正在殊死搏杀!

    双方的阵线犬牙交错,许多地方已经你有我,我有你,交缠成一团一团吞噬生命的漩涡。在空,在地面,甚至在地下,都有强者在捉对厮杀着,每一分钟都有人陨落。

    魔法的光芒不断闪烁,火云,冰风暴,雷云,酸雾,等等大面积的魔法不断在战场上出现,没能厨多久,又会被对方的魔法师驱散。空有着十几个耀眼的光球,那是浮空的大魔导师们,一边互相攻击,一边拼命打击着对方的战线。敢于在战场升空的大魔导师,都不是普通人物,至少不怕成为地面远程打击的靶子。但是诺兰德大魔导师们敢于悍然升空,法罗标准的魔导师也随之升空时,立刻遭到魔弓手强力狙击,象野鸭一样被射下了一大片。除了少数几个真正的厉害人物,其余法罗魔导师们吓得立刻落地。

    在魔法光芒之外,又不时有神术光芒闪动,一队队加持了神术的战士有若杀戮机器,疯狂地悍不畏死般冲向敌人。

    虽然以诺兰德的标准而言,法罗神官放出的这些神术数量少,效果差,神官们数量虽然多,但是真正高阶的没有几个。但是现在,这却是法罗独有的优势。在相持的战场上,一方有神官而另一方没有,战局自然可想而知。

    雷蒙瞳孔一缩,完全没有想到从传送门一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