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七 从构装师到统帅

章八十七 从构装师到统帅

    雷蒙正不断发出命令,诺兰德大军已成为一个整体,从高空看,就如一个带有无数锯齿的轮盘,正在缓缓旋动着,不断将对手撕下,磨碎。

    构装骑士团初次在法罗人面前展示了威力,无论多么严整的队形,多么坚强的意志,在成建制构装骑士的铁蹄前都脆弱不堪,被反复凿穿。哪怕是最精锐的部队,被凿穿两次后也就溃败了。

    而在强者战,随着宗虎的逃亡和阿诺德的战死,法罗一方的强者们终于被全面压制。

    大战从正午厮杀至黄昏,终以法罗联军的全面溃败而告终。十二万法罗联军,最终逃回去的还不到三万。

    是役法罗共有十三位镇国强者和三位十八级以上的大魔导师战死,诸神的神官团也死伤惨重。法罗标准的圣域和魔导师们战死近百人,各路贵族联军领袖也战死多名。战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巴洛克国王阿诺德战死,战神大神殿的高级神官也伤亡过半。仅此一战,路德瑞斯的教会就元气大伤,没有十几年的功夫根本恢复不过来。

    诺兰德位面远征军也死伤惨重。三万多的大军一战过后只剩下一万七千人,几乎死亡过半。幸存的强者仅有四名圣域和五名大魔导师,而且身上多少都带了些伤。五十骑的构装骑士战死十一骑,重伤十骑,只有不到二十骑还具备战斗力。

    夜幕低垂,无数火把被点燃,诺兰德的远征军借助月光和火把,开始打扫战场,救治伤员。雷蒙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上信步走着,脸色阴沉如水。他完全没有想到刚刚进入法罗,还没有站稳脚跟,就遭到迎头痛击。

    哪怕就是一个和诺兰德相去不远的高级位面,哪怕这里辽阔无边,但是这里的人们要花去多少时间,下多大的决心,才能够在位面传送门外集结起超过十二万精锐大军?

    如果不是雷蒙果断指挥构装骑士团突击军,利用巴洛克骑士不熟悉构装骑士的强横战力特点,一举击杀位于军的阿诺德,伤亡恐怕还要多出不少。

    战场上到处弥漫着血气,呻吟和惨叫声此起彼伏。诺兰德的战士们已经在不远处搭建了营地,而在另一片空地上,数以万计的法罗俘虏正挤坐在一起,茫然而恐惧地看着天空。

    就在雷蒙身前不远处,两名诺兰德战士正含着眼泪,将一把短刀狠狠刺入一名战友的心口,终结了他的痛苦。在异位面远征,初始阶段是最残酷的,因为没有神官和牧师,所以很多平时本可以治好的伤势,这时却都变成了致命伤。军队虽然也携带了魔法药剂,但面对海量的伤者却是杯水车薪。

    雷蒙已经指挥过不知道多少场位面战争,对这样的情景早就见得多了,但是每次看到,他心里都会有切实的痛。他又咳嗽起来,几点血沫被夜幕掩盖住了。好不容易咳完,他取出一块方巾,擦了擦嘴,然后将染上了斑驳腥红的方巾随手抛在地上。

    雷蒙回到营地,走进一位大魔导师的营帐,问:“大师,找到时光灯塔的位置了吗?”

    这名大魔导师是位面传送与时空方面的大师,闻言苦笑,说:“我已经大致测出了位面固定通道的所在地。但是,它离我们目前的位置至少有三百公里。”

    雷蒙虽然早已料到传送出了岔子,但还是吃了一惊,“三百公里!误差怎么可能会这么大?”

    “我也不知道,但是测算出来的位置就是这样。”

    雷蒙摊开了一张刚刚缴获的法罗位面地图,说:“指给我看看,那个地点在哪里?”

    大魔导师的手指在地图上缓缓移动着,最后停留在某个地方,说:“时光灯塔应该就在这里。”

    雷蒙看着地图上的标记,意外地发现位面传送门居然建立在一个城市里。“染血之地的蓝水绿洲城?这可有些奇怪了。难道李察短短时间里,已经发展得这么好了?”

    雷蒙盯着地图,皱眉苦思,随即他的手指开始在地图上移动,策划心目的进军路线。这支大军来到法罗,完全是没有归途的远征。只有夺得李察手的位面传送通道,他们才能够回到诺兰德,才能够得到后续补给,尤其是牧师和神官。

    雷蒙的行军路线是贴着动荡之地的边缘在移动。因为动荡之地上有一个非常醒目的标注,这里有时光乱流。即使是诺兰德人,也没有几个愿意在有时光乱流出现的区域里地走。一条突然出现的时光乱流,就能够要了一名圣域强者的小命。

    这条行军路线相对平直一些,沿途经过三个公国的疆域。雷蒙已经预料到必然会遭遇到节节抵抗,但是连十二万的联军都被打垮了,这些公国的军队,雷蒙还没有看在眼里。但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染血之地和动荡之地交界处的一块戈壁上,就再也挪不开了。

    这里易守难攻,地势颇为复杂,扼守着通向染血之地深处的交通要冲,是一块天然的战场。

    雷蒙的双眉渐渐皱紧,他预感到,在这里可能会有一场苦战。如果他是李察,那么一定会放弃无险可守的绿洲城,而在这里布下重兵,利用地形的便利,与远征军决一死战。不过问题是,李察是一个天才的构装师,但他同样是一位出色的将军吗?

    此刻雷蒙看不到的是,就在他所盯着的那片区域,正有数万名奴隶在火把的照耀下,轮流挖掘着工事。

    壕沟逐渐延伸,石块垒就的城墙则逐渐升高。荒原央那座高仅数十米的石丘,已经被彻底变成了一座要塞。李察的军队正源源不绝地进驻到刚刚完成的工事里,而奴隶们则把成堆的物资运送过来。

    李察在石丘上就布置了超过两万的军队,另有一万五千人埋伏在战场外围,或是扼守边缘处的据点。当诺兰德远征军死攻石山不下时,埋伏的军队就会第一时间突袭他们的后路。在这片不大的区域内,李察集结了超过四万的大军,并且构筑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坚固工事,准备在这里再上演一次绞肉机战役。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察正调集越来越多的兵力,。

    李察手上有强大的神官团,而诺兰德远征军却没有。所以在战争厨失血的话,就意味着覆亡。如果雷蒙知道李察能够调集如此兵力,对他的评价一定会从将军上升到统帅。

    在石丘上一座刚刚建成的石塔顶部,李察正站在这里,俯瞰着整座石丘。居高临下望去,可以看到整座石丘以及周边地区火光点点,奴隶和战士们都在抓紧一切时间修建工事。

    此刻巴洛克王国及周边贵族联军在传送门之役惨败的消息已经传了回来,战士和奴隶们立刻就变得极为卖力。入侵者的残暴和强大已经被证实,这些工事就是他们能否活下来的保障。

    此刻站在石塔顶部的除了李察的追随者,就只有苍狼公爵比列了。公爵此刻一身青灰色的铠甲,自然而然的有种属于强者的威严。

    他看着下方点点火光,慢慢地说:“李察,这次的入侵者,是不是和你有关?”

    李察没有收回目光,唇角勾出一个弧度,“您怎么知道?”

    公爵哼了一声,说:“入侵者出现在遥远的巴洛克王国,他们可有众多可以选择的目标。而你征集了能够弄到手的所有军队,倾巢而出,却到了这里就开始拼命修建工事,摆明了要在这里决一死战的意思。虽然人们都以为你得到了某位秘教神明的神谕,但是你我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想你再会打仗也绝对不会判断出入侵者一定会经过这里,那么原因应该就是,你知道入侵者是什么人,而且知道他们是来找你的。所以你就预先选择了这里作为战场。”

    李察微微一笑,说:“您真是目光如炬。没错,这些入侵者都来自我的家乡,而且他们肯定是冲着我来的。不过这一战最终结果如何,我也没有任何把握。所以,我的建议是,您应该早点安排好佩林。比如这次献祭,该是做出最终决定的时候了。”

    公爵沉默良久,忽然叹了口气,说:“十年的不确定,和四年的确定生命,确实是让人痛苦的抉择。”

    “但是做出最终决定的时候已经到了。”李察重复道。

    公爵重重吐了口气,然后说:“是啊,再不决定,上次神恩的时间就快到了。”

    “那么,您的意思是?”

    “……四年。”公爵很有些艰难地说。

    “好,我马上通知流砂,献祭明天清晨就可以举行。”李察说。

    公爵犹豫了一下,说:“李察,佩林的身体,真的没有办法彻底治愈吗?向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献祭,不是说可能会得到任何想要的神恩吗?”

    李察明白苍狼公爵的难处。公爵在三年几乎马不停蹄地东征西讨,先后打垮了四个强大的对手,这才在最后阶睹到了足够有价值的祭品。苍狼公爵的行为可谓穷兵黩武,如果不是李察在背后源源不断的提供装备甚至是直接的武力支持,公爵早就入不敷出,被庞大的军费拖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