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八 决战前夕

章八十八 决战前夕

    然而现在,公爵周边领地上稍微弱小一些的对手都被消灭了,剩下的全都是有强大实力的大贵族,甚至是大公国。而就在红杉王国内部,对苍狼公爵的快速扩张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对声音。苍狼公爵以一介公爵领,已经快要把整个白岩公国给打垮了。如果真让他吞并了白岩公国,那么最受威胁的就是红杉王国的王室。

    当初红杉王国王室跳出来半公开地支持魔法协会,不能不说也有想通过李察牵制苍狼公爵的因素在里面。只是没想到李察的实力足够强,几乎以一己之力赢得了战争,反而把王室的力量坑掉不少。

    即使如苍狼公爵这样的一时枭雄,面对这样无解的局面,也感觉到深深的疲累和无力。这一次他的运气够好,那么下一次,再下一簇?

    但李察没有直接回答苍狼公爵的问题,而是说:“现在我能够确认的,就是佩林的问题,是由时间之神西奈的神谕直接导致的。”

    其实这句话言外之意就是,要想彻底解决的佩林的困境,要么就是让西奈收回神谕,而这在历史上还没有过先例。要么就是干脆把西奈推下神坛。后者原本只是存在于疯子的妄想,但是随着李察的到来,却让苍狼公爵看到了一线曙光。

    终是要与神为敌啊……

    公爵想着,心却渐渐的平静下来。

    而李察望着脚下的茫茫黑夜,却也在想着自己的敌人究竟是谁。似乎,他的敌人非常非常的多,甚至可以说陌生位面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敌人。在诺兰德,李察还有继承自歌顿的许许多多敌人,比如熊彼德,比如说门萨,等等。

    李察忽然想到了歌顿。这个男人的敌人似乎也是多到数都数不清,他成年的后半生,就是在战争与扩张度过。然而,当歌顿仅仅带着十三骑就向浮世德进军时,当李察失踪后,歌顿毅然与四大豪门同时开战,每战必胜时,当这个男人毫不在乎地向苏海伦借下一笔笔天数字的债务时,李察终于明白,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把这些所谓的敌人放在心上过。对歌顿,那些世俗眼的大敌,不过是他前进路上的一个个小麻烦。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的心在哪里。

    若目光放得长远,李察的真正敌人似乎在卡兰多,在那大雪山的圣庙上空似乎盘恒着巨大的阴影,正俯窥着山与海;他的敌人也似乎在位面深处,那不知来处,永远也无法消灭干净的阴影生物群。他的敌人更深藏在时光之后,能够让如同无所不能的苏海伦也为之永寂飘流。

    李察忽然觉得,整个世界似乎变得不再真实。他的意识正在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地带徘徊着。

    李察双眼闭上,然后又张开,一张一合之间,目光又已深邃许多。

    被夜幕隔在对面的,不是他的敌人,而只是他攀登道路上的一点麻烦而已。

    这是一个安静而和谧的夜晚,风柔和吹过。但当它从众多忙碌的战士经过后,已悄然带上了杀气。

    石塔下忽然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塔下的守卫们叫到:“格拉斯堡公爵到!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到!”

    片刻后,一身黑色盔甲的格拉斯堡公爵就出现在塔顶,在他身后,则是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今夜,伯爵夫人脱下了长裙,又一次穿上打制精美的锁甲,居然也添了淡淡的英姿和杀气,而那含而不发的气势,几乎不弱于格拉斯堡公爵。而在她身后的安娜,此时居然完全被伯爵夫人压制,显得黯淡无光。

    李察这才明白,原来这才是伯爵夫人的真实面目。一个只懂得找男人上床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打造出那么一支精锐的军队。

    格拉斯堡公爵倒是第一次见面。格拉斯堡公爵心机深沉,一向是苍狼公爵的死对头,然而这次格拉斯堡公爵几乎拿出了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二,已经抵达战场的就超过万人,后续还有一万增援部队,很快就可赶到。从这个数目来看,公爵手上全部的精锐都已参战,让李察大为意外。

    格拉斯堡公爵高而瘦,一头花白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上每一道皱纹都如刀刻般深邃。和苍狼公爵相似的是,他也有一双如狼一般的眼睛。

    当希姆子爵从领地发回消息,声称格拉斯堡公爵的军队也将加入李察联军的时候,李察原本以为公爵只会派兵过来,却没想到公爵本人竟然亲自到来。于是迎上一步,微笑着说:“公爵阁下,您的到来真让我感到吃惊。”

    格拉斯堡公爵淡淡地回礼,说:“希姆留在领地上了,我到这里来,他能在家里老实点。”

    李察微微一笑,表示理解。血脉繁衍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头等大事,入侵者战争实在太过危险,事实已经证明了,哪怕是镇国强者也会陨落。

    格拉斯堡公爵又看了一眼旁边默然不语的苍狼公爵,淡然说:“何况,我和比列两个老家伙现在王国里也算是能打的了。另外,我都把全部家当押在你身上,当然要亲自过来看看才能放心。”

    李察向石塔下一指,微笑着说:“现在就这些,您看着放心吗?”

    格拉斯堡公爵站以石塔边,向下方环视一周,已从火光分布看到防御阵地的布局,于是紧扣的目光稍稍舒展,说:“你从来都没有让人失望过。”

    李察笑笑不语。

    格拉斯堡公爵的目光在石塔顶的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几乎每看过一个人,眼角就会跳上一跳。

    苍狼公爵是老对手了,两个人都是法罗镇国强者,无论领军还是个人战,都不止一次的交手,同时也多次并肩对外征战,可说彼此非常熟悉。然而此时重见,格拉斯堡公爵却感觉到苍狼公爵身上多了一种陌生感觉。

    李察的那几名追随者,一个个明明等级都不是很高,却都让他有种受到威胁的感觉。最后,当格拉斯堡公爵的目光落在李察身后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女法师身上时,瞳孔骤然一缩,双眼如同被针刺到,让他立刻闭上了双眼,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这时苍狼公爵才说:“老朋友,不能用我们过去的眼光来看待李察身边的人了。”

    格拉斯堡公爵吸了口气,张开双眼,点了点头。他的双眼已经布满血丝,瞬间就变得通红。这是格拉斯堡公爵的秘术,可以大约探知对手的实力强弱。这种秘术比苍狼公爵所掌握的更加霸道,也更加精确,代价则是一旦探查到实力在自己之上的人,就会受到毫不留情的反击。所幸格拉斯堡公爵的探测毫无敌意,对方也没有反击的意思,因此只是眼睛受了点微伤。

    定了定神,格拉斯堡公爵说:“其实,我这次还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王室远征军和其它几个公国远征军组成的联军,今天清晨和入侵者进行了第二次决战。结果一战之下,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联军全军覆没,我们红杉王国的王储和法师协会的五位大魔导师全部战死。”

    王室一向和格拉斯堡公爵站在同一阵营,也一直在打压着苍狼公爵。可是听到这一消息,苍狼公爵却顾不上为对手的倒下欢喜,而是心底泛上一阵寒意。王室远征军虽然数量不多,却绝对是精锐。

    “联军有多少人?”苍狼公爵忍不住问。

    “七万。”格拉斯堡公爵苦笑着说出这个数字。

    苍狼公爵的双眉骤然锁紧,声音也变得有些干涩:“七万大军,全军覆没?入侵者不是昨天才和巴洛克王国军血战了一场?”

    “是的。”

    苍狼公爵的心前所未有的沉重。入侵者先是一举击溃了有备而来的十几万巴洛克联军,几乎让巴洛克王国的镇国强者一扫而空。随后又仅仅经过一夜的休整,就再度挥军直进,全歼了兵力数倍于已的联军。

    这战果也揭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事实。要知道在战场上,全歼一支军队比击溃它要困难得多。一旦战损到了一定比例,纪律再严明的军队都会溃散,尤其是联军性质的队伍,这个比例会更低些。因此,可能性只有一个,就是两军交战时间相当短,也就是说入侵者有着压倒性的武力优势,甚至形不成拉锯战,才会使得大魔导师这种可以自主离开战场的个人强者,连逃逸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兵锋,如何阻挡?在入侵者前方,数百公里内虽然国度林立,但精锐兵力却已在前后两次决战消耗殆尽,入侵者兵锋所向,可说是门户洞开。

    现在在入侵者前方,反而是李察手下集结的力量最为雄厚。而在李察与入侵者之间,那几个小公国的军力,恐怕想要拖延一下入侵者都办不到。

    “入侵者现在还有多少人?”李察问道。

    “根据最新的情报,他们可能还剩下一万三千人。在和联军决战前,入侵者大约有一万千人参战。”格拉斯堡公爵说。

    “两位公爵大人,伯爵夫人,你们都见看到过我麾下战士的表现。假如是我统领一万千精锐战士和七万联军战斗的话,你们认为结果如何?”李察问。

    PS:犹豫不定,是否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