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九 战争,从今夜开始! 上

章八十九 战争,从今夜开始! 上

    苍狼和格拉斯堡的凝重稍稍冲淡了些。假如是李察领兵,那么王室联军必然败北,只是不太可能败到全军覆没而已。入侵者能够跨越位面而来,必然凶残,联军要是打赢了才是奇怪,不然诸神也不用联合下达神谕了。

    看到两位公爵的表情,李察又说:“而现在,我们可是集结了超过五万大军,而对方只有一万三千而已。”

    说着,李察伸手往脚下一指,油然流露出强大的自信,说:“所以我准备把他们都打回老家去,就在这里!”

    格拉斯堡公爵放松下来,说:“也许这次不必诸神派下化身干预了。”

    “也许。”苍狼公爵也点点头。

    诸神派下化身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先不说降临仪式需要海量信仰之源,可能会牺牲多少信徒,只说神之化身直接降临的区域,由于瞬间承载了强大力量,其影响会在今后的几年到几十年中显现出来,或是气候变异,或是婴儿出生率异常,如此林林总总。如果降临区域的凡生是先祖崇拜的话,甚至会减弱祖灵和家族血裔的联系。而出于某种不能言说的考虑,诸身化身的降临区域总会是某个先祖崇拜的强大家族附近。而且诸神化身,战力未必比传奇更强。

    格拉斯堡公爵默算了下时间,说:“看来最迟五天后就要和入侵者决战了。”

    不料李察摇了摇头,说:“不,战争今晚已经开始了。”

    几百公里外的一片平原,又竖起了密密麻麻的营帐。相距不远的战场仍弥漫着浓浓的血气,等待大餐的夜鸦成群结队在天空中一圈又一圈地徘徊着,叫得人心烦意乱。

    雷蒙依旧和以往一样在营地内信步走着,不时和路熟悉的将士打着招呼。

    率领这支部队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他却已能叫出许多人的名字。但是今晚的风有些冷,让雷蒙不由自主地裹紧了披风。他最近越来越感觉到身体的虚弱,然而胸腔内却总有火焰在燃烧着,燃烧着他的生命。

    在雷蒙前方,出现了一座单独的营帐,里面不断传出呻吟和惨叫。这里是伤兵营,能够躺在这里面的都是有希望救回来,并且还能够继续战斗的战士。那些重伤垂死的战士们早都在清扫战场时就被战们亲手终结了痛苦。而伤势虽不致死,却会留下残疾无法继续战斗的战士,会被抛下,让他们在陌生的位面中去寻找自己的归宿。

    雷蒙在伤兵营内走着,心中充满了痛苦。“如果能够有神官在就好了,哪怕是牧师也行啊!”这个念头又不由自主地从他脑海中浮现。在过去,雷蒙已不知有多少次为此痛苦,今天只是重复了过去。

    只要有神官,成千万的重伤战士就可以重新站起来,再次拿起他们的盾和剑。

    雷蒙安慰了下一个正在等待包扎的伤兵,走出了营帐,站在夜风里冷静一下有点发胀的头脑,又用力摇了摇头,似乎是想把身后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从耳朵里驱逐出去。

    这时马蹄声响起,一位将军策马而至,在雷蒙面前跳下马,行了一礼,说:“雷蒙大人,俘虏已经清点完毕,一共一万四千人,其中伤兵两千。”

    雷蒙心头又是一颤,又来了。

    然而他脸仍是一片平静,伸手要来了法罗地图,看了看行军路线前方的形势,然后又向这名将军投去一眼。

    这是约瑟夫家族的一名将军,已经跟随雷蒙多年。在位面征战中,两人一起有过酣畅淋漓的大胜,也有几乎身临绝境的时候。这名将军从来没有对雷蒙失去过信心,而雷蒙也知道,不论什么事交给他去办,就一定能够近乎完美地执行他的构想,丝毫不用担心结果会发生偏差。

    此时此刻,这名将军面容依旧刚毅,可是眉宇间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疲倦,脸的汗渍和血污都没有清洗过。

    雷蒙心下一叹,想要把这些一直忠于自己的战士们活着带出去,就容不得有半点仁慈。他已经见识过太多位面战争的血腥,但是此次远征法罗的残酷,却依旧超出雷蒙的想像。仅仅是两天两场大决战,他的部队就损折过半。其中因为得不到神官治疗而死去或是被抛弃的战士超过五千人。

    雷蒙抬起头,当着身边众人的面,说:“我们没有办法照顾俘虏。所有的俘虏,都按照昨天的方式处理。”

    那名将军面无表情,淡淡地说:“您放心。”

    跟随在雷蒙身边的将领们大多都有丰富的位面战争经验,但听到雷蒙的命令,仍然有人面露不忍之色,看向雷蒙的目光也有了一些异样。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所谓昨天的方式,就是把俘虏全部杀光。

    雷蒙一知道自己的大军距离位面传送通道居然有数百公里之遥,立刻就决定不留俘虏,并且放弃所有不能恢复战斗力的伤兵,大军全速前进。

    这些命令,都是由雷蒙当众颁下的。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位面战争的残酷,也都知道此行没有退路,只有抢到位面传送门才算初步胜利。但人们对于敢下这种命令的人,多少总会有些异样的想法。

    领命的将军匆匆而去,片刻后,惨叫声就响彻夜空。夜幕下的血腥气变得越发浓郁了,引来大片贪婪的夜鸦,不顾下方人类的营帐连绵不绝,一次一次更低地盘旋着,试探着,哪怕有弓手不耐之下,射掉了几只,也只是让它们飞高了些,却不肯散去。

    雷蒙在医疗营地转了一圈后,才回到自己的营帐,躺下休息。明天还有一整天的行军,可能还会有三五场小规模的战斗,没有足够的体力,他可支撑不下来。

    夜空高处,几只蝙蝠正在徘徊着,和寻常蝙蝠不同,它们血红色的双眼居然透着锐利的光芒。而在数十公里外,宛若小型母巢的分脑正悬停在空中,接收着精英蝙蝠传来的所有影像,然后再传递给远方的李察。

    同一时刻,李察正从石塔走向自己的营帐。他已透过精英蝙蝠的双眼,看到雷蒙的大营正渐渐安静。经过白天的一场大战,再精锐的战士也会感觉到疲劳。

    李察面沉如水,意识轻轻一动。在距离雷蒙营地十几公里外的一片乱石林中响起呼啦啦的拍翼声,一头接一头羽蛇从乱石中飞起,张开双翼,向雷蒙的军营飞去。

    这些以天蓝和深绿双色为主的羽蛇越飞越高,快接近营地时就平展双翼,以滑翔姿态向军营空掠去。它们飞得高,这种姿态下飞行又几乎毫无声息,就算有点拍翅的声音,也被盘旋着依然未曾散尽的夜鸦群掩盖了。因此只专注于防范陆敌人的哨兵们并没有注意到危险其实已在空中接近。

    羽蛇在高空中开始定位,相互间拉得很开,从各个角度飞越军营的空,然后不断从口中喷出大团大团的毒雾。湿重的毒雾从空中缓缓飘降,百头剧毒羽蛇都来回喷吐了几团毒雾后,才有一名哨兵偶然间抬头,于是咦了一声,指着空中道:“那好象有什么东西在飞!”

    另一名了年纪的哨兵漫不轻心地看了一眼,就说:“只是些这个位面的飞禽走兽而已,大概又是被血腥味吸引过来的?没必要太在意,看好你的位置。你的眼睛不是用来往天看的。”

    “可是,我觉得它们似乎在吐什么东西。”年轻哨兵争辩道。

    “那是你的眼睛花了!”老哨兵觉得自己的尊严遭到挑衅。按他的经验,敢在大军军营空盘旋的,都是些没脑子的动物而已。魔法师一记魔法,就能够把天空扫荡干净。况且白天,大家都被那一群群打不散杀不尽的夜鸦搞烦了。

    两名哨兵的争执惊动了当值的队长,他走进哨位,冷着脸道:“在吵什么?不知道军规吗?”

    “队长,您看!”年轻哨兵一指天。

    队长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他的目力远超普通战士,瞬间脸色就变了:“羽蛇!该死的,这可不是野兽,而是魔兽!噢,不对,它们在喷毒!快拉响警钟!”

    警钟打破了夜的沉寂,军营立刻沸腾起来,合衣而卧的战士们直接冲出了帐蓬,转眼间,一支支闪耀着魔法光芒的长箭就飞天空,几乎立刻十几只羽蛇直直地坠落。

    此时大多数羽蛇已经喷空了毒囊,立刻按照李察的命令开始四散撤退。而大团大团的毒雾,这时才缓缓从空中落到地面。

    一些战士开始觉得眼前模糊,呼吸变得困难,然后浑身力量一下子就象是被抽空,甚至连握紧兵器都有些困难。体弱的战士则直接栽倒在地。而受打击最重的则是伤兵营,那里的毒雾浓得几乎隔着几十米都得看得见那层蓝绿色的雾气。

    一名才从营帐里奔出来的大魔导师见状大惊,立刻用掉两个高效活力的卷轴,连续释放出十几个狂风术,这才把笼罩在军营方的毒雾彻底吹散。

    然而这时军营内已到处都是痛苦挣扎的战士。他立刻升天空,再次施放净化,并大声命人把备用的解毒药剂都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