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 战争,从今夜开始! 下

章九十 战争,从今夜开始! 下

    魔法师的净化术效果比神官差得太多,可是这位大魔导师没有其它办法,不顾损耗魔力,拼命地放着净化术,中和着营地内未散的毒质。其余几个大魔导师在白天的鏖战中损耗比他严重得多,刚才都在休息,这时也不得不跑出来帮忙。

    当军营的混乱渐渐平息后,雷蒙脸色铁青地站在伤兵营中,看着一名名痛苦不堪的战士。这些战士大都受了些皮外伤,经过包扎后,哪怕没有神官和牧师,原本休息几天就都能恢复战斗力。

    这时医官走到雷蒙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雷蒙大人,解毒药剂都已经用完了,但还有好几百人需要解毒。我建议明天打下一个土著城市,城里应该有解毒药剂。”

    雷蒙内心无比挣扎,一时没有出声。片刻后,他才指了指一些躺着的战士,问:“我记得他们都用过解毒药剂,怎么看去没什么效果?”

    医官苦笑着说:“羽蛇的毒性本来就是最烈的,而且这里的羽蛇毒性也奇特,我们的药剂解毒效果大打折扣,他们能够维持现状已经很不容易了。”

    雷蒙点了点头,不再看这些战士,而是向大营走去,吩咐所有的魔弓手一分为二,以后晚必须有一半守夜,一半休息。而今晚从现在开始,所有的魔弓手全部戒备,一定要把天任何飞着的东西都给射下来。

    回到营帐后,雷蒙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李察!”

    不知为什么,雷蒙的直觉告诉他这是李察干的,虽然他也不清楚李察何以能够指挥这么多的剧毒羽蛇。但是这种与土著迥然有异的作战手法,让他直接把目标定在了李察身。

    同一时刻,李察也在营帐内来回踱步,反复权衡。

    现在雷蒙的大营里又恢复了安静,但是警戒强了不止一点。之前李察指挥了几只蝙蝠想靠近窥探,但是立刻被一波魔法箭一扫而空,连精英蝙蝠都没能幸免。李察已经完全看不到军营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通过精英蝙蝠在安全距离外窥探。

    不知在营帐内转了多久,李察猛然下定了决心,即刻沟通了母巢:“让所有的羽蛇都补毒,在天亮前再发动一次进攻!”

    “主人,对方已经有所戒备了。羽蛇对强力魔法箭的防御几乎为零,这次进攻,可能羽蛇会损失三分之二以。”母巢罕见地表示了反对。

    李察的大脑正疯狂地运转着,他用力按住额角,压制着剧烈的头痛,说:“羽蛇的毒性对抗诺兰德解毒剂的效果如何?”

    母巢回答:“按照您的要求,我专门针对诺兰德通用解毒剂对羽蛇的毒性进行了优化。普通解毒剂只能暂时压制毒性,而无法彻底驱除毒素,在没有得到神官净化治疗的情况下,他们会在几天内慢慢死去。只有十二级以战士,才能够依靠斗气慢慢驱毒。”

    李察重重一拳砸在桌子,说:“那就好!让羽蛇补毒,并且配一百头非毒性的羽蛇打前阵,吸引对方射手的注意力。在今晚发动总攻,所有的羽蛇,在喷空毒囊前都没有必要回来了!”

    夜幕下,在动荡之地的深处,矗立一座高达数十米的巨大蜂巢状物体,这就是母巢制造的虫巢。虫巢表面缓缓蠕动着,如同有自己的生命。一头头羽蛇从深浓的夜色中飞来,悬停在蜂巢,用力吮吸着一汪清泉般的毒液。一时间,蜂巢外壁挂满了羽蛇,远远望去,说不出的恐怖。

    片刻后,补足了毒液的羽蛇飞离虫巢,新的一批羽蛇即刻填了位置,继续补毒。

    子夜过后,所有的羽蛇都补足了毒素。于是分脑再次腾空而起,向黑暗中的远方飞去,百头风或电属性的羽蛇当先出发,越过分脑,向雷蒙的大营方向行进。在它们身后,是三百余头毒性羽蛇,构成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滚滚横过天空。

    李察安静地坐在营帐内,把指挥权移交给了前方的分脑,自己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知道,这一去,四百多羽蛇大都再也回不来了,雷蒙的魔弓手并非法罗位面的弓手可比。但这将给没有神官的对手以最沉重的一击。

    这种牺牲,或许就是母巢战斗单位的意义。可是李察是聪明的,也是冷静的,他知道这是在欺骗自己。因为人形骑士的外表象人类所以不愿牺牲它们,而羽蛇一副魔兽的样子,就可以随意牺牲?

    但抛开外表的不同,它们都只是母巢的造物而已。

    战争中的仁慈,有多少是因为生命,又有多少是因为种族,或者是仅仅因为最具欺骗性的外表?

    李察的敌人,一方面是雷蒙的大军,另一方面却是他自己。

    在等待着羽蛇飞到目的地之前,李察一直在思索着应该在战争中掺杂多少个人的风格和情绪。这不是可以计算的,这真的是艺术。

    天快要亮了,这个时候,夜也是最深沉的。

    军营中忽然响起几声怒喝,几支灿烂的魔法箭飞天空,准确地钉入几头羽蛇的身体。那几头羽蛇立刻失去一切生命迹象,直接掉落下来。空中的羽蛇群立刻骚动起来,再也顾不距离和阵型之类的,全部从现有位置开始向军营里俯冲。但是更多的魔法箭带着灿烂光带飞天空,将更多的羽蛇一一射落。

    就在这时,又是一团黑压压的云雾极快地从更高空飘到军营正方,那是更多的羽蛇!它们全速飞行,一一向军营俯冲,大团毒雾猛烈喷向下方。

    军营中,一个个魔弓手正拼尽全力开弓,射箭,再开弓,再射箭,快到已经来不及附加什么魔法效果。几个最高阶的弓手已经放弃瞄准动作,直接对着空中放出一个又一个范围杀伤性的爆裂魔法箭。

    可是空中的羽蛇太多了,而且它们似乎没有一般魔兽对危险的畏惧,根本无视铺天盖地射来的利箭,身边不断惨嘶着坠落的同伴也好像对它们毫无影响,只顾拼命喷吐毒雾,哪怕是中箭掉落也拼命张着嘴,似乎要将最后一滴毒液也给压榨出来!

    “这些东西疯了!”所有的魔弓手几乎都在心里浮过这样的想法。

    空中每时每刻都有羽蛇在堕落,也每时每刻都有毒雾降落。

    几分钟后,天空中所有的羽蛇都被射落,而大半营地也被浓浓的毒雾笼罩,大魔导师们总算是联手护住了补给和中央军帐等几个重要位置。风的呼啸开始响起,只有当羽蛇都被射落后,大魔导师们才升空释放狂风,吹散毒雾。

    没过多久,天就亮了。

    雷蒙看着被拖到一起的羽蛇尸体,面无表情。旁边一名将军正念着刚刚统计出来的伤亡数字,一串串数字听在耳中,又是枯燥,又是刺耳。

    而最后的结论,更让雷蒙脸色一变:“什么?服过解毒剂的战士情况又恶化了?”

    那名将军硬着头皮,说:“是的。目前看,只有十二级以的军官们中毒症状才有所缓解。”

    雷蒙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脸泛起一阵不正常的青色。将军大惊,叫道:“大人,您也中毒了?”

    “我没事。没有什么毒能够毒得死我。”雷蒙站直了身体,脸色更加苍白了,但是眼中却闪过果断,说:“把所有中毒的战士都集中起来,留下五百战士照顾他们。其它的人立刻起营,现在出发!”

    将军一凛,立刻领命而去。

    接下来的两天,雷蒙挥军直进,前路三个公国数万大军都被一击而破。雷蒙却毫不停留,径自向染血之地杀去。他麾下的战士已不足万,气势却一往无前,更胜初进位面之时!

    在动荡之地的边沿,在到处矗立着风化石柱的戈壁,雷蒙终于见到了他一生的宿敌,李察。

    在这块不大的土地,李察光在正面就纠集了超过五万的大军,并且布下密如星罗的工事,同时在外围还布下了后手和伏兵。

    当看到高高站在山丘顶石塔的李察,雷蒙就知道这里是李察选定的战场。而自己初入位面时的三万大军现在已只剩九千多人,强者更是折损了三分之二。况且,早在从偏离了三百公里的传送门出来的时候后,自己的这支军队就已成孤军,再无退路。不凿穿前方李察布下的防线,那么这支已经引起位面土著侧目的队伍就会变成无根浮萍,迟早会在围攻下覆亡。

    李察就是看准了这点,才扼守住了通向位面传送门的要冲。

    看到了战场的布置,雷蒙就知道,李察不仅在构装天资横溢,就是在战争,亦是堪与自己匹敌的对手。而且李察以逸待劳,竟以牺牲数百无比珍贵的羽蛇为代价,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雷蒙远征军没有神官的特点,将雷蒙的军队削弱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从这个过程来看,李察在战略似乎还要更胜一筹。

    虽然相隔遥远,可是李察和雷蒙都已经看到了对方。魔法师的视力,在魔法的辅助下可以达到惊人的距离。

    四道目光的激烈碰撞,已擦出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