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二 脚踏山峦的男人 中

章九十二 脚踏山峦的男人 中

    雷蒙脸色越来越苍白,命令却是越下越快,慷慨激昂的声音不断回响在战场上空。泡-书_吧()他收拢阵型,形成凿击之势,拼尽全力向李察所站的丘顶攻来!在他看来,只要把站在丘顶的李察击倒,把那面仍然在飘扬的战旗斩断,法罗军队就会士气全失,开始溃败。而且,他率领大军来到法罗的最大目标并不是占领这个位面,而是铲除李察!并且夺取他的前进基地和时光灯塔。

    如此一来,战场上局势就变成了李察的伏兵围着雷蒙的部队狠杀,而雷蒙则率领全军拼命攻击着李察的防线,李察自己则亲率部队依据山丘地势,死死地顶住雷蒙部队的疯狂冲击!只要李察能够顶住,那么诺兰德军队就算能够突围而出,也已只剩残兵,不足为患,而若李察的阵地被凿穿,则溃败的就会变成法罗人。

    所以在这座几十米高,并不算很大的山丘上,双方战士都杀红了眼睛,每一寸土地都在殊死争夺着!

    战局很快就变成了混战,双方的强者已悉数出战,缠斗在一起。在最危急的时候,甚至李察自己都要亲自冲入前线,以阵阵让人眼花缭乱的刀法把诺兰德的战士们从阵地里硬顶着杀回去!

    这也让联军的贵族将领们目瞪口呆,连格拉斯堡公爵都忍不住在战斗间隙说了一句,“我听说您是一名大魔法师。”

    李察耸了耸肩,把手长刀还鞘,雪白的锋刃上依然是片血不沾。“魔法师也可以学一点防身术的嘛。”在这种双方前锋已经交叉并且胶着的场合,他一边要指挥一边要杀敌,实在没有第二张嘴吟唱魔法了。

    战场越来越炽烈了,李察的嗓子已经喊得哑了,身上粘呼呼的,说不清是血还是汗。放眼望去,整个山丘上似乎每个角落里都在厮杀着,到处都是血腥气,止不住往鼻孔里钻。

    血战还在进行,似乎永无尽头。

    时间似乎在突然之间就得慢了,感觉也因此有些模糊。

    李察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时候魔力已经行将枯竭,而眼前的敌人似乎杀都杀不完。砍倒一个,就又会出现一个。他甚至开始吝惜于使用魔法,而是把所余的魔力都输入到魔动武装内,以战技解决对手。

    李察的头在剧烈地痛疼着,智慧天赋运转已经到了极限,而敌人都已攻到眼前,更多时候李察只能先应付完眼前的战斗,才能稍有余瑕扫一眼全局的战况。

    在远方天际,一头红龙正在翱翔翻飞,追杀着一位大魔导师,而丽娜自己则和另一位魔导师在激烈对战着。

    苍狼公爵和格拉斯堡公爵正合力对抗着一位灰衣老人,却还尽处下风。如果不是两位公爵都启动了先祖护佑的终极能力,而流砂和伊俄的神术又不与祖灵冲突,他们两个可能根本就支持不了多久。

    在李察的意识,所有的追随者都在激烈地苦战着,而精英单位也都遇到了阻碍,诺兰德战士象是一堵城墙,牢牢地矗立在他们前方,说什么都不肯倒下。每一个被辛辛苦苦凿开的缝隙,都会在瞬间被填补起来,那条阵线似乎永远不会被撕开的样子。

    然而从空分脑传回来的画面看,一切并非那么绝望。雷蒙的后方正在松动,恐怖的人形骑士正如切割机一样,极为缓慢但却一寸一寸地压入诺兰德阵营内。

    并不是诺兰德战士不够强,而是人形骑士实在太可怕。他们本就对普通诺兰德战士有着战力上的优势,战斗更是悍不畏死,毫不介意和诺兰德战士以伤换伤,以命搏命。更可怕的是,无论如何沉重的伤势,只要不是机能完全失去作用,就几乎不影响到他们的厮杀。这样的对手,任何人遇到了都会感到畏惧,哪怕最凶悍的战士也是如此。

    李察忽然振奋起剩余的魔力,竟飞上天空,以染血的长刀指向前方,怒吼道:“我的战士们!你们看到了吗?我们的战旗依然飘扬!!”

    这一瞬间,无数法罗战士回望,看到了空的李察,看到了猎猎飞舞的染血战旗!随即发出惊天动地的战吼!似乎无所不能的诺兰德战士,第一次遇上了真正的敌手!

    “是时候了!”李察一刀刺倒了又一名试图爬上石塔的诺兰德战士,在意识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大地忽然震动起来,远方一座石柱后,三十名骑士列成锋锐的箭矢阵型,正全速冲来!为首的骑士体貌特别突出,头戴狰狞巨盔,手持战斧,胯下魔骑格外的高大,最醒目的还是胸甲正火山世界树的徽记。正是在法罗领兵已久的刚德!

    仅仅三十骑,奔腾而来时,气势却要压倒了千军万马!

    不知是谁尖叫了一声:“阿克蒙德的构装骑士团!”

    近边的诺兰德人都发生了小小的混乱,向蹄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无论在哪个位面,构装骑士团登场,都会引起瞩目。

    雷蒙看清构装骑士的数量,顿时如遭雷击,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他完全没有想到,李察居然在法罗有整整三十骑构装骑士!

    就象雷蒙用五十骑构装骑士直接凿穿了巴洛克战争铁卫的阵线,并且一举击杀了巴洛克国王,李察这三十骑构装骑士也足以凿穿雷蒙相对薄弱的后军阵形。而本就处于兵力劣势的诺兰德人,一旦失去严整的队型,就是再如何精锐,也必会遭到屠杀。想要阻止行将到来的灾难,只有构装骑士或是真正的强者才能拦住他们。

    “构装骑士,我们的构装骑士……”雷蒙刚想到这里,骤然心一凉。原本五十骑的构装骑士团战到现在只剩下十余骑了,而且为了突破对方防线,还编成小组分散到了战场的各个角落,根本就来不及集结!

    危急关头,雷蒙高叫一声:“克莱斯特先生,拦住他们!”

    一位圣域强者应声而起,一展手四米长枪,周身斗气勃发,耀眼的青色光芒大盛,准备强行拦截刚德和构装骑士团。

    即使是圣域强者,想要正面硬挡多达三十骑的构装骑士,也是有死无生。但是眼下,如果不拦住他们,那战局就将立刻崩溃。

    克莱斯特脸色庄严肃穆,腾身而起,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向阿克蒙德构装骑士团。而远处,一名诺兰德大魔导师飞速赶来,只要克莱斯特能够抗下第一次撞击,就能得到后援。

    然而就在这时,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气息忽然笼罩了他的整个身心!这位名为克莱斯特的圣域强者骇然回头,看到不远处一棵巨大石柱后,一头无法形容的庞然大物正徐徐升空!

    在这头足有数十米长,高近十米的恐怖生物面前,克莱斯特觉得自己就象只虫子一样微不足道,虽然他面对的巨物长相才真正象一只虫子。

    那是母巢,是在最关键时刻,亲自进入战场的母巢。此刻它的数十只复眼已经盯住了克莱斯特,宛若看着一头已经爪下的猎物。

    克莱斯特刹那间全身冰冷,几乎无法动弹!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然而多年的战斗本能让他立刻作出反应,斗气狂展到极处,瞬间摆脱压制,一闪之后就出现在母巢头顶,用尽全力将他的长枪向母巢头部刺下!

    枪锋和母巢的头部撞击,居然发出金属蜂鸣的声音,圣域强者的全力一枪,只刺入十厘米左右。对母巢那颗一米方圆的头颅来说,显然连虫壳都没刺穿。

    克莱斯特脸上涌动异样的潮红,奋力燃烧斗气,他在圣域之也已达到高阶,本能让他感觉到眼前这头魔兽模样的东西甚至比阿克蒙德的构装骑士团更危险。他当机立断以自身重创作为代价,迸发出远远超出自己平时水准的力量,长枪枪锋上闪动血色电芒,枪锋如同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开始不断嘶吼、颤动!母巢的头部迅速布满龟裂,而后在狂暴斗气的肆虐下,轰然炸碎!

    “终于干掉它了……”克莱斯特心头一松,用力过度后的空虚感觉油然而生。虽然不知道母巢究竟是什么,可是让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冲进诺兰德的队伍,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样的灾难。

    然而,克莱斯特忽然看到自己立足的地方出现了许多裂缝,然后一颗颗复眼从里面探出。一齐盯住了他!

    这一次,还没等克莱斯特反应过来,意识就响起了一声奇异的尖啸,随后一道精神冲击如重锤般狠狠敲击在他的灵魂上,让他眼前一黑,一头就从母巢身上栽了下去。

    每个圣域强者都有极为坚定的意志,克莱斯特一声狂吼,居然在半空止住下坠的势头,又掉头提枪向母巢杀来。

    又是一记精神重击砸在克莱斯特身上,让他几乎维持不住浮空。随后,母巢上百只复眼一齐盯住了克莱斯特,一记记精神重击汹涌而来,冲击得克莱斯特的灵魂都摇摇欲坠!

    克莱斯特只觉自己就象是暴风雨的海燕,全部意识只剩下最后一件事,那就是冲近母巢,干掉这个大家伙。

    PS:出,嗯,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