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二 脚踏山峦的男人 下

章九十二 脚踏山峦的男人 下

    母巢背上的翼翅快速震动着,身周全是喷涌的狂风。

    克莱斯特破釜沉舟,用掉了保命的接近传奇的爆发技能,逆风而行,终于成功接近了母巢的腹侧,这里应该是许多虫类的盲区。然而他却看到母巢腹侧的褶皱突然拉开,从中伸出一排喷管一样的器官,随后一大片淡绿色的液体就喷到了他的身上!

    克莱斯特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如同阳光下迅速融化的冰沙,身体表面都在迅速溶解,只有他的一件内甲和手中的长枪在溶液中保持完好。

    母巢忽然在空中一个灵活的转身,一口将克莱斯特咬下,然后几口吞入腹中。它的头虽然被击爆,但是伤口一裂开,就又变成巨大的口器。

    母巢振翼的嗡嗡声很快压倒了战场上的其余声音,庞大的身体当空而降,狠狠砸进诺兰德战士的阵形中央。无数兵器在第一时间击在母巢的身上,却如砸在山峰上一样,纷纷被弹了回来。只有几名将军的利器,才能在那光泽流转的虫甲上留下几点痕迹。

    母巢忽然嘶嘶的出了一口气……

    所有感知敏锐的强者,以及在生死间打滚过多次的老兵们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这个时候的母巢,给了他们太强烈的危险感觉。

    母巢一口气喷罢,身体两侧忽然张开无数裂口,一根根短而粗的喷射器官纷纷从胸甲下、褶皱中伸出。随后是一声声密集如闷雷般的轰响,一团团灰绿色液体如炮弹般轰出,轰击在周围的战士身上,一个个诺兰德战士居然被直接轰飞,只有强壮的军官们才能把双脚钉入地面。然而,他们这才发现,梦魇只是开始。

    灰绿液体大多迅速在空气中挥发,化为大团大团的浓雾,逐渐向四周弥漫开去。浓雾中带着强烈的腐蚀和剧毒属性,几乎无人可以立足。而那些被毒液直接喷中的战士,身上连盔甲都会被瞬间蚀透,下面的血肉则不断冒出青烟,迅速销融。

    刹那间,母巢就在诺兰德阵形中央制造出一块空白地带,雷门g再也无法顺利指挥麾下的战士。

    李察望向远方,在那里,上百只羽蛇正拼命冲击着一位大魔导师,让他根本腾不出手来,飓风和闪电在狭小的空间中持续闪动,不断轰在大魔导师的魔法护盾上,不时亮起光陆离奇,却充满死亡气息的光芒。

    而雷门g身边的大魔导师一方面要保护雷门g,另一方面还要不断抵御母巢的精神冲击,显得狼狈不堪。

    母巢在战阵中笨拙地活动了几下,调整过方向后,就不断向雷门g的立足处冲去。它口中喷出就连圣域强者也不敢沾染的酸液,而它冲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大片毒雾,就连母巢经过的地方,毒雾都久久残留,根本让人无法停留。

    李察终于放心了,母巢最大的弱点就是畏惧魔导师,魔法力量比物理力量更容易破开它的外甲。只要有三个以上的魔导师联手轰击,体型庞大的母巢根本无法闪躲,必然会被重创。而虫甲被轰开后,就是普通的强者也有能力杀伤母巢,这也是李察在战局刚开始时不敢让母巢出战的原因。现在雷门g一方的大魔导师都分身乏术,那么母巢就变成了普通战士的收割者。

    战局至此倾斜。

    李察调集最后的魔力,让自己的声音能够再次响彻战场:“雷门g,你这个疯子!你想让所有诺兰德的战士为你的野心和疯狂陪葬吗?投降吧!你就是再挣扎,也依然是全军覆没的下场!我手上还有三十六骑构装骑士!”

    在诺兰德人心目中,构装骑士的威慑力要远大于母巢,因为他们不了解母巢是什么。

    雷门g好不容易避过当头落下的一片酸液,重重地摔在地上,满脸都是血浆泥污。大魔导师从空中飞下,一把将雷门g抱起,然而母巢又是一道酸液射来,那位大魔导师却在此时冲了一记精神冲击,动作一滞,差点没能带着雷门g逃出酸液范围。

    此时在母巢的持续追杀下,雷门g已经根本无法指挥军队,以至于整体战场的局势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听到李察的喊声,雷门g本来脸上闪过坚毅之色,准备血战到底,但是一抬头,却忽然怔住了。刚刚拼死把他带出来的那位大魔导师,此刻脸上不再是从容和坚定,而是流露出一丝惶恐、忐忑和一点期盼。

    面对法罗土著时,所有诺兰德战士都能够做到视死如归,因为他们知道不是战死,就是被俘虏后杀死。位面战争从来没有仁慈可言,对于土著来说,入侵者就是异端,就是魔鬼代言人,是要上火刑架的。

    然而李察不是法罗的土著,他是诺兰德人,还是浮世德的豪门领袖,更掌握着通向诺兰德的位面传送门。

    谁都知道目前的李察手下缺乏高端强者,无论圣域强者还是魔导师,只要能够证明自己的忠诚,想必李察不光会收留,而且还会重用。有生的希望,谁又愿意血战到底?说到底,这是约瑟夫和阿克门g德的战争,是李察和雷门g的战争,是那些与家族血脉相连的家族战士的战争,是那些与家族兴衰攸关的家族成员的战争,却不是他们这些受雇于家族或者只是受雇于这场战争的强者的战争。

    不远处传来一声愤怒和痛苦的号叫,那名灰衣老者一跃飞上天空,身后还挂着一串长长的血线。但他没能跃起多高,就又落向地面,显然受伤极重。他刚一落地,就又被成群的构装骑士围住狠杀。

    灰衣老者在方才最危急的时刻,摆脱了格拉斯堡公爵和苍狼公爵,冲进战阵拦住了正在纵横来去,如出入无人之境的阿克门g德构装骑士团。

    然而阿伽门农提供的这批候选构装骑士们素质极高,丝毫不比那些已经身经百战的构装骑士差,个个悍不畏死。套装能力蛮荒壁垒每每能在关键时候救下他们一命。灰衣老者往往要四五剑才能杀死一名构装骑士,但是在此期间,他自己也要添上一两道伤口。

    最终,灰衣老者一声不甘的吼叫,被一名构装骑士的战锤重重轰飞!

    当他落在尘泥中时,已无力站起,护身力量松懈之下,身体各处伤口再也收拢不住,开始狂涌鲜血。老人大口喘着气,如同被抛上岸的鱼。就在这时,他身旁的污泥中忽然跃出一道身影,扑到他身上,一柄无光刀锋狠狠刺入老人的心口!

    老人一声闷哼,手肘一挥,重重击在袭击者的腰肋处。但落肘处的感觉极为怪异,根本就不象是击在人身上一样。而就在这时,从他心口骤然出现一道强劲的吸力,将他所余的生命精华涌涌不断地吸走。老人喉咙中滚过几个含糊的声音,就再也不动了。

    这位曾经杀得手持战神三神器,身体内流动着神血的宗虎也要落荒而逃的老人,就是雷门g麾下的第一强者。此时此刻,他却死在了一个自己也弄不清究竟是什么种族的敌人手上。

    力量源源不绝的从刀锋传入体内,绯色忽然全身一震,脸色怪异,然后仰首向天,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不知是极度欢愉还是痛苦的嘶喊!

    灰衣老人的死,几乎在同一时刻为战场上的诸多强者所知悉。法罗一方自然是士气大涨,而诺兰德方却是人人面色灰败。

    雷门g的视野中又闪过一道淡金色的光芒,那是神术的光辉,看起来却是如此的熟悉。

    他身边的大魔导师这时认出了那道神力光辉的源泉,苦笑着说:“雷门g大人,看到了吗,那是永恒龙殿的神官在施放神术。李察已经彻底在法罗扎根了,他甚至敢让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官公开参战!”

    这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雷门g已经纠集最大的兵力,用尽政治上的智慧,动员了所有盟友的力量,以巨大的代价,把大军送入法罗位面。然而李察隐藏起来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从走出传送门的被围攻,以及传送地点意外遥远的偏离,再到三十五位构装骑士,数以百计的危险羽蛇,装备斗志和实力都在诺兰德精锐之上的人形骑士团,最后则是庞大如战争巨兽的母巢。

    在这个位面,李察究竟还隐藏了多少秘密,他是如何让永恒龙殿的神官与本位面诸神的神官并肩战斗的?

    雷门g忽然觉得累了,非常的累,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疲倦地说:“我们输了。是时候结束这场战争了,李察说得对,不能让这些忠心战士们为了我流尽最后一滴血。相信李察会给投降的战士们以生存的机会。大师,再帮我最后一次,我需要我的声音为战士们所听到。”

    大魔导师默默地点了点头。

    雷门g身上魔法光芒闪动,他的声音最后一次响彻战场:“英勇的诺兰德战士们,你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和尊严。现在,继续战斗已经没有意义,你们的指挥者,雷门g.约瑟夫,将给你们下达最后的命令。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向李察.阿克门g德投降。”

    这道命令随着声音向四面八方扩散着,许多还在殊死搏杀中的战士悄然间放慢了手上的动作,随后,一个又一个诺兰德战士在迟疑中停止了厮杀,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那名大魔导师也耗尽了魔力,他扶着虚弱的雷门g,静静站在战场的中央。在他们周围,连一个能够站立的诺兰德战士都没有。而庞大的母巢就停在十多米开外,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大魔导师身后,一块泥土正缓慢移动着,悄然接近。绯色无声无息地在地下挖掘着,距离破土而出的地点越来越近。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意识中忽然响起母巢的声音:“你如果杀了这两个人,主人会不高兴的。”

    绯色犹豫着,母巢补充了一句,“是十分不高兴。”

    可是前方是一位大魔导师,刚刚品尝过灰衣老者的美味,绯色无比期待再一次的大餐。

    她在意识中和母巢争辩了几个来回,还是悄悄向后退去。随即她得到了母巢新的提示,于是悄然出土,贴地向战场外围飞掠而去。

    那个方向上,一名大魔导师正向远方逃离,他有着约瑟夫的姓氏,并不准备投降,成为阿克门g德的俘虏。可是纠缠他的羽蛇虽然被轰杀大半,他自己却也差不多耗尽魔力。剩余的几十头羽蛇足以致他于死地,于是死死衔尾追击。

    更远处的空中,魔导师大战已经落幕。红龙卡罗终于依靠强悍的生命和厚重魔法抗性扑杀了魔导师对手,然后掉回头来和丽娜一起夹攻另一位大魔导师。这位大魔导师只能压制丽娜,却无法重伤她。现在红龙掉头杀来,他立刻连逃都逃不掉,片刻之后就惨叫着从空中坠落,身上燃烧的龙炎显得极为醒目。

    红龙卡罗正仰天长啸,忽然莫名的一颤,在一刹那间,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在了它的身上,而且让它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

    在战争后半段才捞到机会一展身手的刚德正在考虑未来骑头龙是不是更加符合自己的气质。而形象狰狞恐怖,自己就守住了一条长长战线的提拉米苏正在忍受刚长出来的第二颗头的嗦。那颗明显小了一号,独目独角的脑袋正拼命论述着‘屠龙者’这一称号对一头食人魔的重要性。

    与此同时,绯色若有所思,母巢也若有所思,就连李察都若有所思。

    此时此刻,站在大战刚刚结束的战场上,李察全然没有获胜后的喜悦高兴得起来的理由。

    诺兰德投降的战士大约有一千人,其中不少身受重伤。强者只剩下雷门g身边的大魔导师,其它全部战死。

    而李察一方的损失也大得远远超乎此前的预料,五万大军加上外围设伏的两万人,一共七万大军,最终幸存的竟然只有不到两万人!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