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三 单方面的约定

章九十三 单方面的约定

    ~~活下来的人中,还有五千多受伤很重,虽然死不了,但也不可能再留在军队中了,如果他们能够在一天时间里得到神官的治疗,这些普通战士里大部个位面,神官和牧师的数按法罗标准,李察麾下军队神职者数量多到了奢治疗普通战士,就连低层军官都不可能全部在伤势还未造成永久性伤害前得到救治,

    母巢的兵种受到覆没式的惨重损失,羽蛇最终只幸存下来几十只,人形骑士还存活的不到四百名,剩下几只精英蝙蝠了,工蜂倒是还有好几百,只可惜这东西不能拿来战斗了,

    现在,李察嫡系的部队总数已降至四千不到,好在周围各大势力同样元前的实力已经跃居顶级贵族之列,铁三角帝国由于距离遥远,此次战争几乎没有多少损失,但,至少一年内他们没有办法对李察公开发动战争,而一年后,李察又是一个全新的李察了,

    此战另一大损失,就是苍狼公爵,

    此刻苍狼公爵躺在一座营帐内,双眼失神地望着营帐帐顶,胸膛缓慢起伏着,他的脸色极为黯淡,失去了所有光泽,皮肤上出现不正常的死灰色,在腰侧可以看到几个并不起眼的伤口,那是被灰衣老人刺中的部位,伤口上正闪动着淡金色的神术光辉,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里面所有的肌体组织都已坏死,变成纤维,就象一段已经彻底枯朽成灰的木头,能量都无法让它再度抽芽,

    公爵身边站起,向李察轻轻摇了摇头,

    在这个营帐里,还站着菲伦、费米和希优三位女神的大神官,但是既然流砂都束手无策,她们三个更不可能有什么办法,

    李察说:“你们先出去一下吧,我和公爵说几句话,”

    当营帐里的人们都离开后,李察蹲在公爵身边,指尖跳跃着几缕闪电,送入他体内,苍狼公爵变得振作了一些,吃力地转过头望向李察,然后缓缓抬起紧握的右手,

    在苍狼公爵的右手里,紧握着一枚小而精致的印鉴,它以青金铸就,顶端蹲踞,印鉴内流动着一丝微弱而不散的力量,与苍狼公爵的气息十分类似,

    看着李察,苍狼公爵浮出一丝无奈的笑怎么好,这次应该挺不过去了,”当阿克门g德构装骑士团进入战场,灰衣老人显然是意识到了战局极危,竭力想摆脱格拉斯堡公爵和苍狼公爵的纠缠,在尝试数次未果后,发出了一记极为恐怖的杀招,方圆十几米里的战士全部倒下,不分敌我,

    格拉斯堡公爵当时的位置在侧后方,虽然也是重伤,但总算勉强脱出了那道恐怖的死气,苍狼公爵运气不好,正当其锋,还是被灰衣老人的剑直接命中,

    李察很想说,或许会有奇迹,但是话到了口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法罗的镇国强者有着不输于任何人的战技和勇气,战争伊始,苍狼公爵和格拉斯堡公爵这两位原本的生死仇敌就并肩迎上了那位灰衣老人,然而双方实力相去甚远,即使有伊俄在身后源源不绝的神术支持,两位公爵最终仍只能以双双重伤为代价,换来了灰衣老人的一些伤势,

    在最后衣老人无力逃脱,被构装骑士围攻,仍然在濒死之前灭杀了超过十位构装骑士,那可是由二阶套装武装起来的裸装圣域的实力,如果不是两大公爵死死拖住了对方最强的强者,李察的追随者们和联军的圣域强者必将死伤惨重,

    李察默默接后的交待,

    苍狼公爵缓缓地说:“李察,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当然!”李察紧紧握住苍狼公爵的手,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哽咽,

    “帮我……照顾佩林,让他跟着你,这需要麻烦你……四年,另外,我的领地……交给……托夫勒,我的另一个儿子,但是过程可能会有麻烦……”公爵断断续续地说,吐出的气息会冰冷几分,

    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你放心,托夫勒一定会成为新的苍狼公爵!”

    现在的李察,已经有决心,也有能力不让方丹男重演,

    苍狼公爵出了口气,双眼失神地望向上空,象要透过厚重的帐林,我其实是背叛了……法罗,不知道我死后,我的灵魂……能不……”

    最后一缕热气从苍狼公爵的口中吐出,带着公爵最后的自语,缓缓消散,

    不知过了多久,李察才站了起来,走出营帐,扑面抚去他胸口堵着的那块东西,

    李察随手些俘虏都在哪里?带我过去!”

    很快,在一间单独的营帐,李察看到了雷门g,这时的雷门g早就没有了曾经从容睿发凌乱,满身的血迹泥污,正蜷缩在地上,拼命地咳嗽着,从口鼻中喷溅出点点猩红,似乎样子,

    李察冷冷地站在门口看了一会,解析能的状况全部揭示出来,这才开口:“雷门g,就因为你自己要死了,所以才要拉着这么多人一起为你陪葬?”

    雷门g慢慢地止住了咳嗽,极为吃力地撑起上的笑,“是,因为我要死了,所以才想在临死前把必须要做的事情给做了,”

    看到他是如此坦然,如此的理直气壮,李察忽然觉得有股热血冲上头顶!

    李察一言不发,直接伸手抓住雷门g的脖子,象拖死狗一样上一贯,指着山丘下一片狼藉的战场,在雷门g耳边怒吼起来:“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下面躺着近六万具尸体!就算法罗人的命不值钱,但那里也有近万诺兰德的战士!现在他们都死在这里,会尸肢解,再被喂食给猛兽,这么多的生命,就为了你那狗屁的必须要做的事?什么是必须要做的事?!”

    雷门g对李察的暴怒无动于衷,他根本没有向那边投去一瞥,平静地说:“在中,我一共损失了两万战士,超过十名强者,其中至少有几千人不是在战场上战死,而是因为受了伤而被我抛弃的,自进入位面以来,法罗的军队死在十万了,哦,对了,我还杀了五万多的俘虏,你是不是觉得更加愤怒了呢?但是,这就是战争,为了取得胜利,为了完成那件必须做的事情,这些代价都是值得的,”

    雷门g迎着李察已经开始喷涌出炽烈火焰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而我必须杀了你,”

    李察咬牙切齿地哈哈一阵大笑,用极为轻蔑的口气道:“从我踏进浮世德的大门,你们几个家族就从来没有停止过针对我和我家族的阴谋与战争!熊彼德,门萨,约瑟夫,还有躲在你们身后的威灵堡,一次又一次,你们是真的觉得我好欺负,还是认为我不敢反击,不敢杀人?!”

    “其实现在回头来看,我们当初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不惜一切代价铲除你,”说到这里,雷门g又自嘲地笑了笑,说:“该死的平衡法则,有限的利益有限的代价,这只能怪我长远,但你要知道,很多情况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每个家族,每个豪门中,每一年都会有许许多多天赋可能杀得完?古老的智慧说,强壮自身才是意力都放在歌顿身上,对你则定下了一个可以接受的代价,一旦需要付出超过预期的代价,我们就会放弃对付你,但现在看来,古老的智慧也有例外的时候,而你,就是那个例外,”

    李察本来已经想一拳挥过去,但是随着雷门g的絮絮而言,却慢慢地冷静下来,双眼中勃然玉发的火山也缓缓消退,他现在已经生气,等雷门g说完,李察只是挑了挑眉,淡淡地说:“很好,现在轮到我向你们收取代价的时候了,在未来,你必将看到约瑟夫家族的灭亡!”

    “我可活不了那么久,”雷门g自嘲地说,

    李察的声音中带着淡然和冰冷,说:“你放心,落在我的手上,你就你跟在我身边,亲眼见证我是如何覆亡约瑟夫家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