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四 战后

    雷蒙微微愕然,然后微笑起来,说:“这可有点难度。**泡!书。吧*我的生命,连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都挽救不了。”

    “听说约瑟夫家族最近很穷。没有能力献祭,和得不到需要的神恩是两回事。”李察冷笑道。

    “生命激流可挽救不了我的生命,这和有没有足够的祭品无关。”雷蒙淡然说,“另外,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或许并非如你所想的那样无所不能。过度依赖神恩,并不是一件好事。”

    李察说:“过度依赖神恩不是好事?大多数人恐怕都不是这样认为的吧!在大多数人和一个人之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你难道比诺兰德大多数人都要睿智?至少现在,你的军队在我的手里覆没,你本身也成了我的俘虏。”

    雷蒙始终保持着淡定从容,说:“我们所罗门堡学者法师,一生以探寻整个世界的真实为已任。在我和大多数人之间,错的很可能是大多数人。”

    李察只是哼了一声,不准备和雷蒙继续斗嘴。

    他在意识沟通了母巢,与它商议了一会,片刻后就从母巢的方向飞来一只如放大了几十倍的蚊子般的昆虫。那只虫子直接落在雷蒙的手臂上,尖刺一般的口器狠狠扎进肉里,痛得雷蒙脸色一阵苍白,冷汗从额头滚下。巨蚊很快就吸了一肚子的鲜血,然后将某些液体注入雷蒙的体内。

    片刻后,阵阵暖流就在雷蒙的身体内扩散开来,让他精神一振,觉得全身都轻了不少,体内许多濒死的组织和器官也渐渐有了新的生机。但与此同时,雷蒙却发现自己的魔力正在缓缓涣散,下降。自己法师的等级也随之降低,一直降到十级才停止。而此时他身体内的魔力空空荡荡的,根本无法调集,连一个魔法都放不出来。

    雷蒙感觉了一下身体的状况,惊讶道:“非常神奇!我不得不承认,你总是能够办到奇迹般的事情。”

    “我说过,落在我的手上,你想死的话,没有那么容易。”说完,李察就吩咐卫兵把雷蒙先带下去关起来。

    被拖走的时候,雷蒙回头叫道:“李察,把一个所罗门堡学者法师放在身边,你迟早会后悔的!”

    李察哼了一声,说:“以前我都不怕你,现在你落在我的手里,难道我反而还会怕了?”

    在李察面前,数以千计的法罗战士正在打扫战场。这些都是李察嫡系的战士,而贵族联军此刻都被撤到了战场之外,不被允许进入战场。

    贵族们对此并没有太多争议。一方面是大家都损失惨重,高位贵族大都是领军将领,不少人还躺在营帐里修养。就算有人心存不满,看到此刻战场央伏着的母巢,也明智地把抗议收回到肚子里去。战场上已经传遍,这就是在法罗历史上已经有几百年不曾出现的战争巨兽安其拉甲虫女王。

    母巢,人形骑士,以及李察那几十骑威力大到不可思议的构装骑士,仅此三样,就足以将在场贵族残余的全部军队消灭干净。

    另外,李察身边那个戴着面具的女魔法师更让他们感觉到敬畏,无人能够窥透她的实力。而在法罗,能够召唤出巨龙的法师都属于传说才会有的人物。

    当格拉斯堡公爵无意提起那个女魔法师的实力还在他之上,众人不由开始猜测,那就是李察的传奇老师,但是随即有人发现女魔法师对李察执的是从属之礼。这让所有贵族投向李察的目光立刻充满敬畏,就算女魔法师只是镇国强者,李察也已经具有了建立公国的实力。

    至于李察本人,整个战斗似乎没有太出众之处。可是他所站在的石塔曾经一度成为战场的心,整个队的诺兰德步兵轮番冲击石塔,然而李察却做到了战旗之前,一步不退的承诺。只看石塔周围堆积的厚厚尸体,就可知当时的战况是何等激烈。

    在战场央,母巢正安静地伏着,以节省体力。它庞大的身体依然笼罩在浓而不散的雾气,让人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那些雾气现在是无毒的,可是战士们却无人敢稍稍靠近雾气,他们按照李察的吩咐,将所有诺兰德战死战士的尸体搜检完毕后,都摆放到母巢附近。法罗的战士遗体则运到另外的地方,其大多数遗体需要就地掩埋。

    夕阳渐渐滑向天际,半边天空如火般殷红。

    李察带着参战的贵族们再次登上石塔塔顶。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战场,而那面绣着李察火山世界树徽章的战旗,依然飘扬着。

    站在石塔边缘,李察向战场一指,沉声说:“诸位,这是一场沉重的战争,请让我们记住这一幕,记住我们曾经在无比强大的敌人面前并肩战斗,共同流血和牺牲!我希望,从今以后,我们能够成为永远的盟友,永远站在同一个阵营里,不因暂时的利益而走向对立,不因一时的贪婪而背弃诺言,也不因敌人的威胁而出卖战友。”

    诸贵族凛然,他们明白,这即是李察的警告,也是他的宣言,更是他们的机会。

    大战终于结束了,以入侵者被全歼而告终。

    对整个法罗而言,这都是一场史诗般的战争,并且有了一个史诗般的结局。

    红杉王国的不败军神李察,在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彻底击溃了似乎无所不能的异位面大军。他将战旗插于身后,此旗之前,一步不退的壮举顷刻间传遍了人类的国度,并且成为整个法罗的英雄人物。

    而李察此前的种种辉煌战绩,也被人翻找出来,包括在黄昏城堡歼灭辛克蕾尔一役,也终于得到正名,主要功劳从死去的方丹男爵身上又回到了李察这里。于是无数贵族再次惊讶赞叹,夫人小姐们在大大小小的茶会上谈论着、倾听着李察的故事,再装出受惊的可爱样子,以吸引年轻贵族们的注意力。

    有心人这才发现,原来李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灭了两拨异位面的入侵者。特别是最近这一仗,入侵者异乎寻常的强大,不仅在极度不利的局面下正面击败了强大的巴洛克王国,还几乎摧毁了强大神力的战神路德瑞斯在凡间教会的全部高阶武装力量。就在众多国家都以为异位面大军将长驱直入,连遥远的国度都开始全面动员时,入侵者的征途却在李察手里嘎然而止。

    如此功绩,李察可以在所有颁发神谕的诸神那里得到神眷者的称号,并且终生受到神明的庇护。不过按照位面传统,李察只能选择一位神明,或是同一神系的几位神明,成为他们的神眷者。所以李察在成为三女神的神眷者后,就关上了皈依其它诸神的大门。

    曾经出现在各大教会高层的那份神秘报告,就此或是被扔进垃圾桶里,或是被直接烧掉。送上报告的人也得到相应的惩罚。李察可能是异位面入侵者的传闻,从此烟消云散。而他麾下超精锐的骑士团,几百年后再次出现的战争巨兽,以及种族形态各异的追随者,都成为李察传说与光环的一部分。

    由于李察最早的足迹出现于动荡之地,人们再次把目光投向那片充满时光乱流,法罗世界最神秘区域之一,早就几乎湮灭的传说再次兴起,人们相信在那片死亡之地另一头,是一片强大富饶的土地。

    而李察为什么会成为三女神的神眷者和神罚之矛,众说纷纭。有说李察其实是三女神的神子或者是神使,也有说李察背后的传奇或者其他存在与三女神有着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有人说李察是看上了泉水女神的新晋教宗菲伦的。无论说法有多少,都注定了不可能得到真实的答案。

    李察十分满意这次的种种传闻,位面战争领袖课程讲述了欺骗的艺术,那就是大部分的真实,然后在关键处点缀谎言。

    诸神教会的高层却十防羡三女神的信徒。战后重定神力分配格局,李察所代表的三女神俨然成为收获最大的一方,森林和狩猎两女神摆脱了神火熄灭的危险,泉水女神更是直接跃升到了微弱神力的级别。

    泉水女神甚至显示了一下神迹,给予参加仪式的大部放徒直接聆听神谕的荣光,指定菲伦为教会新一任教宗,并且将新大神殿的地址定在蓝水绿洲城。

    菲伦的神力等级更是直接跃升到了十五级。这是巨大的提升,却恰好体现出三女神的窘境。大陆其它真神的教宗都至少是十八级,甚至有二十级的传说人物。而菲伦十五级就足够出任教宗,其它两位女神的教宗更是只有十四级。

    除了菲伦之外,费米和希优也提升到了十三级,成为各自教会仅次于教宗的人物。

    经过这一场生死大战的洗礼,李察麾下的追随者们提升也同样巨大。

    PS:今天再度爆发,重新挑战一下一日七耕的战绩。至于爆发的动力,就是盖章吧!求每人一个保钓章,最小的那种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