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七 一个人的发布会

章九十七 一个人的发布会

    看着两名追随者在演武场上斗得昏天黑地,李察似乎也被他们所感染,心底涌上勃勃的生机和活力,甚至冒出想要上场大战一场的冲动。刚德拿躲在厚壳里的提拉米苏没办法,可不代表李察没办法。比如闪电就是金属重甲的克星,提拉米苏的装备还是比较简陋,目前纯粹在堆金属厚度,还没有附加各种其他属性。另外,李察吹出的炎息威力之大,可以轻易洞穿没有附加魔抗能力的盔甲。

    李察洒然一笑,不再看结果,而是向自己的住处走去。目睹追随者们一个个日益强大起来的感觉,真的不错。

    李察忽然觉得,自己心头积压的很多重负,悄然的就放下了。他回到自己的居所,吩咐没有重要的事,不许任何人来打扰,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冥想。

    这一关,就是三个月过去了。

    某一天,流砂躺在屋顶天台晒着太阳,懒洋洋的象只小猫。她也不去找李察,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从冥想室出来。反正知道那家伙是在干正事,而不是干珞琪,那就够了。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琥珀色的眉毛上似乎都泛起了一层朦朦的光华,显得说不出的可爱美丽。流砂翻着时光之书,懒懒地说:“神啊,你说李察那小子究竟想通了没有呢?他对战争现在是什么想法啊?”

    这本是她无意的自语,却没想到时光之书真的浮现出一段话:“不畏不避,当战则战。”

    流砂反复看着这八个字,心情忽然复杂,其有欣慰,也有寂寞。

    三月之后,李察终于走出了冥想室,这时候的他已经是一位十级的大魔法师了,而从法罗的标准来看,已经能够使用魔导师这个称号。

    李察只是短暂休息了半天,就又一头扎进了魔法实验室,夜以继日地工作着。除了追随者们,李察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的魔法实验室,这次的绘制容不得分毫打扰。

    一个月,就这样悄然流走。人们只看到海量的魔法材料被源源不绝地送入魔法实验室,李察的仓库也渐渐变得空旷,而各种废弃品源源不断被扔出来。

    当李察终于走出魔法实验室时,那曾经堆满了材料的库房已变得空空如也。一个月不见阳光,李察瘦了,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原本修剪精美的短须则成了有些杂乱的络腮胡子,而过长时间的工作,让他的双眼深深陷了下去。不过这样一来,李察身上本属于精灵的优雅倒更加突出了。此刻的他,就象一只颓废的高等吸血鬼,优雅却极度危险。

    没错,现在的李察给人的感觉,就是极度的危险。

    李察眯起双眼,看了看空的太阳,浮上一个淡淡的微笑。他手里拿着一个封魔盒,就那么随意地提着,丝毫不以为意,里面应该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那个封魔盒里确实只放了一幅构装而已,只不过,那幅构装有些特殊。

    珞琪这时走过来,说:“主人,您的工作完成了?”

    李察嗯了一声,随手把封魔盒递给了珞琪,说:“把这个收起来。另外记得做好准备,这几天内我就要回一次诺兰德。对了,通知其他人,晚上到我这里来开会。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们了。”

    “是,主人。”珞琪捧着封魔盒,转身离去。不过她心底却也有小小的疑惑,看李察那毫不在意的样子,似乎封魔盒内就是一件很普通的构装而已。然而珞琪或许比任何人都清楚李察在构装上的恐怖造诣,能够让李察埋头苦干一个月的构装,怎么可能普通?

    但是珞琪捧着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封魔盒而已,李察递过来的样子也非常随意。封魔盒没有封口,然而李察没有说,她就不会打开,无论多么好奇都不会。不过她如果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或许就有可能抵挡不住那种诱惑了。

    因为封魔盒内装着的,是生命诛绝。

    在走向实验室仓库时,珞琪忽然想起来一个差点忽略的细节,那就是李察递过封魔盒时,衣袖向上卷了卷,在他双手前臂上都露出几条构装的花纹,那是以往所没有的。

    珞琪离开后,李察走进已经好久没有回过的寝室,吩咐侍女放了满满一缸热水,躺了进去,舒服地出了口气,然后头一歪,发出微微的鼾声,竟就此睡着了。

    流砂走了进来,又悄悄地离开。珞琪也走了进来,为浴缸换上了热水,轻柔的动作并没能惊醒极度疲倦的李察,然后她也悄悄离开。

    日落,黄昏,然后夜归大地。

    时间在流逝着,而在会议室内,李察的追随者们都在,大家姿势各异,东倒西歪。

    早就过了约定的时间,但是没有任何人不耐烦。他们都在随意地天南地北地闲聊着,猜测着李察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一屋子的人,提拉米苏无疑是个关注的焦点。提拉米苏的潜力本就毋庸置疑,双头食人魔没有到不了圣域的道理。而他多了魔动武装这样大杀器后,实力完全可以用飞跃来形容。可以说,在提拉米苏的魔力耗干前,屋子里的追随者都得被他象撵兔子一样追到上窜下跳。

    就连战斗神官伊俄,看着食人魔的目光都有着不加掩饰的嫉妒。他从来没有把李察的构装放在眼里过,但那是指普通构装,如魔动武装这样的构装,所带来的冲击完全可以击垮任何人的心理防线,包括伊俄的。

    李察这时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沉浸在最深沉的睡眠。在无尽的黑暗,他觉得自己被片片柔软的深蓝所包围,说不出的安全和舒适。

    当李察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一屋子的追随者还在胡侃乱聊着,许多人在和提拉米苏斗嘴,因为在操场上打不过食人魔。说到斗嘴,提拉米苏倒也不惧,他毕竟嗓门够大,又有两张嘴。

    不过李察进来时,所有追随者都安静下来,目光一瞬间都落在李察身上。然而首先伊俄的脸色就变了,紧接着其它追随者也纷纷色变。到最后,就连感知理应最迟钝的山德鲁都下意识地挪了挪身体,离李察远了点。

    会议室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李察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的追随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最后还是刚德开口了:“那个,头儿,您似乎有些变了。变得有些让我畏惧,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象您是一头刚刚变成人形的龙族,靠太近了就是件很危险的事。而且您的目光有些不对,好象总在我们要害和破绽附近打转。”

    “哦,是这样?”李察一怔,随后深呼吸了几下,慢慢收敛了气势。这样总算让追随者们觉得正常了些,但他们仍然觉得偶尔会有淡淡的针刺感觉从李察身上传来。

    “现在好多了。”刚德点头。

    “那就好了。”李察直接坐到会议桌上,对着下面一群根本没有正经样子的追随者说:“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事情没有?”

    刚德对法罗形势最为熟悉,说:“红杉王国内部现在力量空虚,三大公爵和王室力量都遭到重创,所以很有一些人蠢蠢欲动。另外,最近铁三角帝国也有插手王国内部事务的迹象。我们的人最近在边境和铁三角帝国起了好几次冲突。看来他们是在试探我们的虚实。”

    李察眉宇间流露出一缕杀气,说:“诸神不是有神谕,讨伐入侵者有功的贵族是受到诸神庇护的,一年内都不得侵掠他们的领土吗?”

    刚德耸肩:“这种事,明着不会打,但是暗插手总是免不了的。”

    李察淡淡地说:“看来得找个时间,和铁三角帝国再打一仗了。他们总是记不住教训。不过不是现在,先等我处理完诺兰德的事。”

    “第二件事,头儿,苍狼公爵的继承人,托夫勒,现在还没正式继承到公爵头衔。”

    李察忽然想起了苍狼公爵,默然片刻,才说:“原因呢?”

    “还是有人插手,想要肢解苍狼公爵领,据说王室的动作挺大。”

    李察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这件事你们的意见如何?”

    追随者们大多默不作声,他们精于战斗,却不长于政治。最后还是伊俄说了一句:“通向王座的地毯,都是由鲜血染红的。”

    “好!就按你说的办!”李察直接把黑锅扣在战斗神官的头上。

    接下来,就没什么重要的事了。于是李察继续让刚德在法罗留守,自己则带着水花和流砂,以及十匹贩售版的魔骑,悄然回到了诺兰德。

    法罗位面的四个月,在诺兰德不过是十二天。这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日子,足够让一些消息传播开来,却又来不及采取大的行动。

    近期浮世德非常的不平静,约瑟夫家族集结盟友,倾巢而出,攻击法罗位面的消息已经传开。而以法罗位面十倍从容不迫神恩的情况看,到了现在,战争应该早就有了一个结果。

    PS:十一点半之前第五更!还差得不多了。第五更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