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八 激动的与宁静的

章九十八 激动的与宁静的

    另一个震憾性的消息,则是李察居然公开招募候选构装骑士,这只能说明李察手头的构装已经多到了比候选骑士还多的地步。(_泡&书&吧)

    就在浮世德豪门忙于消化这两个消息的时候,永恒龙殿的传送门终于有了动静,从里面走出来的是李察。

    据说,当知道这个消息后,老约瑟夫公爵当场差点昏了过去。而神圣同盟的一位公爵、两位侯爵和四位伯爵,当晚情绪都非常暴躁,有的还杀了人。

    李察回到诺兰德后,立刻宣布将在两天后举办一次小型的构装发布会,由于时间关系,只面向浮世德各大贵族豪门。同时在发布会上将会随机选择与会者赠送五匹产自法罗的构装骑士座骑。至于送达各大豪门的构装发布会内容说明极为简略,说明此次仅会有一件三阶构装发布,并且不会出售任何构装。

    一个三阶构装就足以支撑起一个构装发布会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只有在某些极特殊的情况下,比如说构装师的初次发布会,才会允许没有三阶构装的出现。这是约定俗成的惯例。一般一位大构装师举行发布会,至少也得有两件三阶构装,而且要有所创新,才说得过去。

    所有的浮岛豪门都接到了邀请,连熊彼德、约瑟夫和门萨这样已经与阿克蒙德家族关系降到冰点的家族都不例外。但是每个家族都对明天的发布会有所期待,因为这件三阶构装多半非常特殊。

    另外,浮岛豪门对李察带回来的构装骑士座骑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构装骑士之所以叫做骑士而不是战士,就是因为座骑在其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在战场上,骑士和战士的冲击力是截然不同的。

    在构装数量有限,构装骑士的平均实力有限的情况下,提升座骑实力就成为重要一环。浮岛豪门有不少家族擅长培育各类魔兽,其实主要目的就是培育出更加强大的构装骑士座骑。构装骑士的座骑五花八门,没有特别的类别限制,只要有足够强的力量,骑巨龙的构装骑士都曾经出现过。

    李察回到诺兰德后不久,他已经是十级大魔法师的消息立刻在浮世德传开。算一算,哪怕李察天天呆在十倍时间流速的法罗,从十五级提升到十级的时间也没有超过半年!这是何等的升级速度!

    诺兰德历史上天才辈出,就是一个浮世德,不到二十岁就达到十级,甚至更高等级的天才也有不少。然而他们大多是自幼经过严格的训练,并且十几年如一日艰苦锻炼出来的。而李察前面十年不过是在小山村长大,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系统的训练和培育。

    在此之前,人们更多关注的是李察在构装上的天赋,而他的个人实力和等级一直可以说是一处硬伤,即使他的传承是深蓝,也没有让大部分人改变看法。要知道在强者之路上,师承只是一条捷径,甚至不是一块基石。然而现在,人们发觉,李察的等级提升也开始给他们带来压力了。

    这一夜,浮世德注定是不平静的。许多人都在为明天的发布会而感觉到心绪不宁,其有期待的,也有烦燥不安的。

    在这些人,心情最特殊的恐怕要算是神圣同盟另一位皇家构装师卢诺。这一次,他也收到了邀请,而且沉住了气,没有象上一辞样把邀请直接撕碎。

    他坐在办公台前,死死盯着面前的邀请函。那个人风格极为浓冽的黑白配色,深深刺痛了他的双眼。

    被刺痛的不只是卢诺,旁边站着的冯斯特更加激愤,原本英俊的脸已经因为仇恨而显得怨毒狰狞。他恨不得把那份邀请函抓过来撕掉,更想把这份邀请函直接砸到李察的脸上去。

    可是冯斯特就算被仇恨烧坏了脑袋,也知道后者只能是想象的场景。他也看过李察和小门萨的决斗,知道自己冲上去的结果就是送给别人切的菜。假如他和李察发生了冲突,现在皇室也一定站在李察那一边。

    可就在一年前,情况绝不是这样的。那时的冯斯特已经在数着自己成为皇家构装师的日子了,而李察,那个时候,谁知道李察是谁?

    冯斯特自己是拿李察没办法,但决定巩固一下卢诺对李察的仇恨:“老师,这个李察实在是狂妄,区区一个三阶构装就要拿出来单独开一个发布会,而且还邀请了所有真正的大人物!您可是能够做出十几个三阶构装的大构装师,过去这么多年,也没有这么张扬过啊!”

    卢诺眼闪过怒火,但是多年的城府和惨痛的教训让他把自己的火气强行压了下去,缓缓地说:“也许他这次的构装,真有些特殊的地方,那也是有可能的。”

    “但您真的要去吗?这可是很丢面子身份的事!我倒是觉得,李察其实是只想卖那些从异位面弄到的构装座骑。”冯斯特继续挑拨着。

    卢诺没有出声,只是直直地盯着那张邀请函。这张邀请函与众不同之处不仅仅是设计风格,而是在内页里列明了所有受邀的家族和一些重要的人物,比如说卢诺,诺兰和希茜两位大神官,以及龙殿骑士团的副团长等。

    “我会去的。”卢诺终于说,忽然间像是老了十岁。

    冯斯特不敢再劝,但又想起一事,说:“老师,皇室昨天派人过来,准备削减您的魔法材料供应。”

    “什么?!”卢诺用力一拍桌子,愤然而起。

    身为皇家构装师,他的丰厚身家都是建立在富余的魔法材料上。过去为了留住他,神圣同盟给与他的条件要比其它两大帝国好得多。这也使卢诺虽然水准不及其它两大帝国的皇家构装师,可是身家丰厚,却犹有过之。而且他的天赋已经达到极限,冲击四阶构装的希望就在于消耗大量材料后有可能出现的小概率事件上。

    卢诺也知道最近几年自己上交的构装越来越少,质量也有所下滑。但为了四阶构装,他才懒得去管皇室会有多么的不满。然而没想到,皇室在隐忍了数年之后,终于有了反应。

    可以说,皇室的这一决定,是对卢诺的直接打击和最强硬的表态。

    卢诺咬牙道:“都是因为李察!”

    “确实!我听说他向皇室开出的是惊人的低价!他就是一条只会舔皇室屁股的狗!”冯斯特煽风点火。

    卢诺脸上浮现出阵阵青气,说:“我倒要看看,他究竟能做出什么来。”

    回到阿克蒙德浮岛,李察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欣欣向荣。不时有搬着沉重货箱的力士在传送阵进出,不少地方围起护栏,工匠们正在辛勤劳作。

    有了李察支持的大把金币,老管家就有底气对浮岛的设施进行改造。浮岛做了一次系统性的修整,各个区域都有所有隔离,城堡内的守卫和魔法防御设施也得到了大幅加强。如果再发生一次底层阿克蒙德的叛乱,那么他们在冲进城堡踏足重点区域后,首先就会在魔法阵伤亡惨重。

    军营的训练设施也有所改进,但是最突出的问题是训练营太小了。本来浮岛上的土地就是寸土寸金,十四家豪门也只有歌顿会在浮岛上也弄一个训练营。

    距离上次离开仅仅是十几天时间,可是李察的办公桌上又多出了一叠厚厚的件,都是需要他亲自处理的。

    主要内容就是各处家族领地的税收和支出情况,以及将浮岛训练营迁出,择地重建的建议。阿克蒙德家族训练营当然不止这一座,但一般来说,由哪个支系负责日常经营的,多少会带上那个支系的烙印,因此李察认为很有必要保留浮岛训练营,并且对原有的章程进行一些调整。等待条件成熟时,再行迁出浮岛。

    再加上李察要求招募候选构装骑士,强化浮岛守卫的装备,以及增加浮岛守卫数量等要求,老管家估算今年家族总支出将超过两百万金币,而预估各领地税收不超过七十万。歌顿还在的时候,家族领地的总收入可是接近一百五十万,还不包括位面的收入。

    李察快速浏览完所有的报告,将马上能作决定的当场批掉。然后就坐在椅子上,直接把双腿搁上桌子,开始思索如何处理歌顿留下来的一堆烂摊子。

    目前领地的局势好坏各半,好消息就是这个月不交税和少交税的领地明显比以前少了。坏消息就是,这是因为还肯老实交税的附庸领主不多了。

    在这些事件,包括占据了黑玫瑰古堡的阿克蒙德长老会,幕后都有一个隐约的身影,索伦侯爵。

    李察倒想看看,在明天的构装发布会后,索伦侯爵还想干点什么。

    第二天上午十点整,李察的构装发布会在浮世德一座小型的公共神殿内准时召开。这座神殿不大,所处位置也很幽静,里面大约只能容纳不到一百人,原本李察以为已经足够大了。

    PS:我会告诉你们十二点过点的更精彩吗?显然不会!另外,这些章,也太多了吧!